第一百五十章 红色鬼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勾玄 书名:大掌控
    飘渺宗,宗主,三位宗主上排而坐,四下长老一片肃静,且在门口前,站着一名聚神宗的弟子,孙白。

    这是第二道关卡结束的第一天,内气氛严肃,三位宗主齐聚一堂,这样的事在飘渺宗还是百年难得一见。

    飘渺宗宗主燕侠沉静的问道:“兽潮是你一人引发的?”

    大部分长老都清楚,那一场恶沼兽潮的恐怖,所有弟子毫无还击之力,只能奔跑,就连长老都不敢靠近,在这场兽潮中死去的弟子不计其数。

    而且,若此现象真是人为造成的,那此人的修为,难以想像,是如何做到的。

    很多疑问,在众人心中生起。

    唯一能解决他们疑问的就是几位长老看到兽潮之上坐着的弟子,孙白。

    燕侠神识扫过孙白,在他上仔细的感知,感知每一寸,感知经脉、骨骼,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一切正常,修为也和普通筑基修士一样,也没有魔修的迹象,不有些奇怪。

    孙白脸色有些紧张,立即回答:“回禀宗主,不是弟子,弟子什么也没有做。”

    孙白的回答让场上的许多人都震惊了,有几名长老是见过孙白的,可他们听这语气,完全不像是他们见过的孙白,还有这孙白竟然全部否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燕侠也是一愣,心有疑惑,但孙白死不承认,他也没有看出孙白有什么异样,这就有些难办了。

    “不过,有很多长老都看见了,发生兽潮之时,你就坐在一只妖兽的头上,安然无恙!”燕侠透着一丝不相信语气问道。

    “孙白,别想抵赖,老夫可是亲眼所见!”一名飞空宗的长老有些生气的忽然发话。

    因为要是宗主门都相信孙白是无辜的话,那他们岂不是落下了一个欺瞒宗主的罪名,这名长老有些激动。

    “孙白,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吗?”飞空宗宗主陵园神色凝重的问道。

    “回禀宗主,真的不是弟子,弟子什么都不知道。”孙白一脸坚决的否定,好像这件事真的与他无关一样。

    场上众长老脸色都很沉,面对这种况,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对这弟子进行搜魂,可是,孙白是聚神宗的弟子。

    “赵汉兄,孙白是你宗的弟子,你说怎么办?”燕侠看赵汉一直没有说话,最后问道,只要赵汉表明态度,燕侠就好办了。

    “孙白是我宗筑基初期中的天才,实力甚至可以挑战筑基中期,而且他为人忠厚,从不与其他弟子发生争执,我相信他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另外,我想请问两位宗主,你们能用一己之力发动数千妖兽的暴动吗?

    想想也不可能。

    马上就要进行第三道关卡了,我建议,等大斗结束,再对孙白进行搜魂,以确定这件事的真假。”聚神宗宗主赵汉浑厚的声音慢慢道来,说之有理,让人无法拒绝。

    两位宗主听了都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因为赵汉已经决定等大斗结束后,把孙白交由搜魂处置,如果现在他们紧咬不放的话,就显得他们不仁道了。

    下面的长老们也没有异议。

    “好,既然赵道友这么说的话,这件事就等大斗结束后在做决定把。”燕侠有些不愿意的道。

    赵汉暗紫色的斗篷之下,嘴角微微上扬。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暂时被搁下了,所有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二后的大斗比试,这才是最精彩的表演,最顶尖的天才放手搏斗的地方。

    而金坤长老和贺刚长老的赌局,以贺刚长老完胜,虽说这样,但两人的好关系还是没有变,于是,贺刚长老请金坤在飘渺宗的一个酒铺子大饮一天。

    “你说那方鱼是怎么回事?竟然以那么好的成绩通过了两关,这还是炼气七层吗?”金坤有些不平的抱怨道。

    “我也很奇怪,以后若有机会就收他为徒,好好培养,说不定将来还可以享他的福!”贺刚大饮了一碗酒,开玩笑道。

    两人喝的十分畅快,他们也忘记了上一次这样喝酒时什么时候。

    天色渐暗,半月升起,几朵乌云嚣张的前去遮

    “哈哈哈哈,等我收了方鱼为徒,我们再来喝!”贺刚已经说话不清,动作无力,喝了一碗,大声喊道。

    但是,他们没有发现,在这家店子的最后面,也有一名修士,从刚开始来就一直坐在这里,从两位长老开始说话就没有喝酒。

    他的双目始终盯着那昏暗的酒水,映衬出一丝诡异的红芒和嫩白的皮肤,此人正是孙白。

    孙白突然起上淡淡的飘着一些淡红的雾气,很淡,很少,常人不容易察觉,他大步跨了出去。

    “咦,那人怎么回事?好强的气息啊!”金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迷糊的说道。

    “谁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咦,那人怎么好像孙白啊?不管了,我们继续喝。”贺刚倒是认了出来,不过他对孙白不感兴趣。

    夜色朦胧,孙白一人悄悄前行,漫无目的,好像在寻扎什么,他那血红的双目中透着一丝迷茫。

    周围不断的有修士飞过,却没有一人落在孙白的眼中,他好像与这世界格格不入,他的存在,好像与周围的一切都不和谐,也没有其他弟子注意到这一奇怪的人。

    走着走着,孙白眼中的血红渐渐消失,变为灰白,无色,从他的眼睛中只能看到空白,无法理解他此时到底是何心,何想法。

    月,越来越高,人,越来越稀,孙白来到一高大建筑的屋顶,躺在上面,感受着月光洒在他上。

    许久,一阵微风吹过。

    “你就是那嚣张的孙白?”以冷漠男子的声音传来。

    孙白缓缓睁开眼睛,没有转动,道:“你是谁?”

    “我是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嚣张的资格。”

    方鱼起,看向后面一着飘渺服饰的弟子,他材高大,修为也是筑基初期,飘渺宗仅有筑基初期中的一员。

    孙白没有说话,而是刚刚灰白的眼珠再次染红,周也腾起了一些暗红色的迷雾。

    筑基中期的飘渺弟子双掌抬起,强烈的灵气波动从其上传来,随即结印数次,一个庞大的手印虚影散开,他双手猛然推出,一团耀眼、闪亮的椭圆形光团从他手中推出,周围瓦片立即横扫开来,狂风肆掠。

    孙白看着冲击而来的巨**术,他的脸色有些痛苦,他血红的眼珠甚至要流出血红的泪,他看着血红的月亮,那月亮和他的眼珠,仿佛重叠,他好像在向月亮哀求什么,可血月不会回应。

    随即,孙白头部垂下,盯着前方笑的筑基中期弟子,一股惊天杀气散发开来,四周的瓦片全都碎裂开来,无法承受他的灵压。

    “啊!”孙白痛苦的嘶叫了一声。

    一阵阵浓浓的红色烟子从他体表面出现,不断的升起,在上空胡乱的交织,最终形成一只高近十丈的暗红色巨影,他的双目和嘴的位置都是漆黑的暗洞,从他上能够感觉的只有,对一切的怨恨。

    在这巨大鬼物的周围,无数细小的鬼团飞舞着,在空中嘶叫着,吆喝着,此景,在血月的映衬下,宛如地狱妖魔的聚会,空气中都弥漫着血红。

    孙白的子,在这无数鬼物的承托先,显的微不可及,极其渺小。

    筑基中期弟子大惊,恐惧的道:“这是什么?你是魔修,你是鬼,怪物……”

    那巨大的红色鬼物单手一爪,那巨大的灵气冲击波瞬间消失殆尽,整个房顶爆出一个大洞,洞口边缘的石块颜色都变的灰暗。

    嘭!

    在这一爪之下,那巨大的冲击波直击筑基中期的弟子,宛如五把死神之镰,将他的躯、灵魂给撕碎了,他只能眼真真的看着死亡的降临,毫无反抗,他绝望,他的恐惧已经让他感觉不到体的存在,他眼前一黑,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嘭!

    他的体爆裂开来,就像一个水球爆炸了一样,无数血滴飞溅看来,染红了整个屋顶,染红了这一片空气。

    乌云密布,血月被遮。

    也许有人听到了这寂静的夜晚,有一声凄天惨叫传出!

重要声明:小说《大掌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