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灵树功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勾玄 书名:大掌控
    云雾缭绕下的方氏家族,阵阵喧闹,一片祥和。

    寂静的传功房内,一老一少。

    少年专心一致,看着面前的书简,连上面印字的格式也仿照过来,他笔酣墨饱,幼嫩的小手轻悠自动,字形正倚交错、跌宕有致、自成格调。

    老者喝着小酒,但微眯着双眼看着方鱼的笔走龙回,一脸惊讶,酒水都滴到了上,却全然不知。

    房间内异常安静,隐约可以听到两者的呼吸和笔墨游动之声。

    半晌,方鱼按照书简上的格式一模一样的抄录下来,欣喜的抬起了头,却发现方德呆滞的神,才想到自己写出的字,让方德看出了一丝疑惑,连忙瞎扯解释道。

    “因为一直没有修炼,照顾花草的同时也练练书法。”

    方德这才发现,方鱼已经抄录完毕,刚才他被那字体给吸引进去了,因为他本写的字非常的邋遢,有些不好意思。

    “字是写的不错,希望你回去之后认真修行,为方家争光。”方德回过神来,放下酒杯,一脸正气,严肃的道。

    “是。”

    听着少年坚毅的回答声,方德长老感觉有些恍惚,仿若昨他也是如此天真,今却懒的什么都不想管了,他感觉自己真的老了。

    “对了,他刚才抄录的好像是灵树诀,算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方德长老长老准备叫回方鱼,但还是止住了,摇了摇头,继续喝美酒。

    灵树诀第一层较容易修炼,但从第二层开始,基本可以说无法修炼,所以一直挂在最末端,没有弟子碰过。

    也没有人记得这门功法是怎么流传到方家来的。

    方鱼拿着抄录的功法,放在怀里,满面风的向灵果园走去。

    边走着,方鱼不断的闭上眼睛,放大或缩小石盘,观察周围的一切。

    在外人看来,方鱼就是闭着眼睛走路,但没人会觉得他有什么奇怪,因为这世间还有不想修仙之人。

    虽说闭着眼睛走路是在修士拥有神识后才能勉强做到的。

    突然,方鱼停住了脚步。

    “我房间里面有人?不会是发现了我偷的丹药吧?”方鱼突然在石盘上看见他住处的位置里面有一个光点,有些惊诧,因为那些丹药就放在底下。

    但方鱼很快平复心境,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对方可没有石盘,怎么可能准确的找到丹药。

    “这个时候来的,就只有方尚了。”左天回忆着脑海的信息,淡淡的道。

    方尚是另一个方鱼的父亲,在方家这样的形下;没有阻拦不修仙的方鱼,还向族长求来一座果园,赐给方鱼,可见这父亲是多么的慈祥。

    要是让方尚知道他的儿子已经死了,方尚不知道会怎么样。

    方鱼也不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在他十二岁就去世了的父亲。

    “虽然不是我的父亲,但也得装装样子。”方鱼松松双肩,无奈的道。

    还没进房间,方尚便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正色的盯着方鱼,喝道:“你不是喜欢花草吗?现在我给了你一座灵果园,你不好好的种植,去瞎逛什么?”

    方尚知道,族里的一些弟子经常嘲笑方鱼,但作为长老,总不能一直跟着方鱼,还训斥其他弟子吧;所以方尚还是希望方鱼一直呆在这里,过过安乐的生活,不要去外面当笑柄。

    “我刚去传功房,抄录了一卷功法。”方鱼第一次看见所谓的父亲,对于他的呵斥,露出了害怕的神,小声的道。

    “什么?”方尚懵住了,儿子说了什么疯话?

    “你去抄录了一卷功法?”方尚睁大眼睛,满脸震惊的问道。

    方尚怎么也不相信,方鱼竟会去传功房抄录功法,因为他当初可说是想尽办法让方鱼修炼,但也没有半点成效;族内弟子每天嘲笑着方鱼,可方鱼还是不肯修炼。

    现在方鱼说他去抄录了功法,打死方尚他也不相信;但方尚又想了想,方鱼什么时候会说谎了?

    “嗯。”

    看着儿子真诚的目光,方尚半信半疑的问道:“抄的什么,给我看。”

    方鱼踌躇了一下,从怀里拿出一张宣纸,递给了父亲。

    但方鱼内心却满是欣喜,以往的方鱼因为讨厌修炼,不知道让方尚多痛苦,多难看,现在他反而主动去传功房抄录功法,定会让方尚大吃一惊,欣喜若狂。

    方尚结果一卷长纸,打开来,半信半疑的看起来了。

    陡然,方尚放下纸张,盯着方鱼,并凝聚一丝灵气向方鱼天灵盖摸去,而方鱼也没有闪躲。

    他可不相信,这所谓的父亲能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不是本人,更不会相信方尚能发现,石盘的秘密。

    方尚一惊一乍,突然喝道:“种树种的好好的,修什么仙啊?”

    此言让方鱼很是纳闷,难道父亲真的希望他种树,而不是修仙吗?

    “闲得无聊,就想修炼了。”方鱼觉得父亲有点奇怪,随意答道。

    “既然选择了要做的事,就不要后悔。”方尚脸色变的一场严肃,淡淡的道,内心却强压着无限的兴奋、激动,以致他的眼眶都红了。

    因为修仙者和凡人最基本的区别就是寿命的长短,方尚可不希望白发人送黑发人,而方鱼修仙是否有前途,这都要看个人的造化,方尚也管不了。

    “我会的。”方鱼简单的回答,却十分肯定。

    看着现在的方鱼,方尚还真有点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那这灵果园,你目前还是照看着吧,族里不回收的话,你还是要每个月上交一定的灵果。”方尚看看四周参天的灵树,带着一丝关怀的语气道。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我今天还有事,你就好好修炼你抄录来的功法吧。”

    方尚作为长老,每天管理的事还是很多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知道方鱼的修炼,他也觉得很可惜。

    “对了,你怎么选了灵树诀?不会是方德给你选的吧?”方尚突然想起方鱼抄录的功法,竟是灵树决,不有些奇怪,以为是方德故意而为。

    “这是我自己挑选的,我觉得还不错啊。”方鱼虽对这功法没有任何了解,但他相信石盘的眼光,于是笑着随意答道。

    “这灵树诀族内早就决定回收了,可这事太小了,总是忘记了,灵树诀的第一层较为容易,但后面几层非常困难,每一层都需要极具灵气的草木作为媒介,而且成效也不大,一般弟子没有这样的资源,所以很难修炼;要不你跟我再去选一门吧?”方尚一字一句的说着,脸色不是很好看,有些焦急。

    “不了,父亲,这是我选择的。”方鱼只有这样回答。

    看着方鱼简单的话语,方尚也知道他儿子的格,就像当初一样,不管怎样都要养花种草,不见棺材不落泪,于是轻叹了一声,道:“那你就修炼这门功法吧,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和我说。”

    感受着方尚的关怀,方鱼不有些感动,也许这是方鱼第一次感受到父吧。

    绿意盎然的果树下,异常寂静,方尚慢慢离去,薄雾下方尚的影,略显苍老。

    听着那踏在叶子上擦擦的声音,方鱼决定,一定要努力修炼,让父亲安心。

重要声明:小说《大掌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