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第二个孩子

    容爵惜将这支烟抽到了一半,才说道:“天蓝,你真自私!你明明就是动了心,却死都不肯承认。你明明就是看到百川有多么渴望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却是假装视而不见。你明明就是能够和我生活在一起,但却是担心这担心那的游移不定。”

    左天蓝见他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再遮掩:“是!容爵惜,我喜欢你!我也知道百川想要一个幸福的家庭,我是有很多的担心,你知不知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止是有的,还有亲,还有友,我如果想要收获,就会同时失去亲和友!”

    “那么,你就能为了亲和友而不要了吗?”容爵惜反问她。

    “我……”左天蓝一时语塞。

    容爵惜继续说道:“亲是左师傅他们的阻碍是不是?我已经跟你说过,左师傅只是不好意思面对爷爷,而友则是你觉得对不起小雪,如果要论先来后到的话,如果要讲逻辑推理的话,如果要讲门当户对的话,那么就只是计算机里置入的一个公式,它是冷冰冰的作程序,并非让人心跳加速的让人向往的幸福生活了。”

    左天蓝不由掩面:“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容爵惜,你知不知道,你总是这么霸道,以前你着我做你的人,现在又着我和你在一起,你能不能让我自己选择一次?”

    “我你?”容爵惜的眼神似乎有几丝受伤,“天蓝,我你什么了?真的就一直都是我在你吗?你就没有动过心吗?既然是动了心动了,你就不应该做出一点实际行动来吗?我一向欣赏你的处事方法,干脆利落是你的本色,可是,在面对着感的时候,你却是两个字:懦弱!”

    左天蓝的躯一震,是的,在面临感的时候,她是懦弱的,可是,因为她受不起的伤。

    容爵惜见她眼眶含着泪水,他又近了她一步:“天蓝,你昨晚曾问我,会不会一辈子只对你好?我现在回答你,我在你清醒的时候才回答你,我会。”

    “我……”左天蓝的泪水,毫无预兆的全部涌了出来,她哭着喊道:“容爵惜,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弄哭我?你知不知道,我从来不哭,我每一次的落泪,都是因为你……”

    容爵惜伸出手,重新将她拥入了怀中,她捶打着他的膛:“你是个坏人,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很坏很坏的男人……”

    “不哭了!”他低声道。

    “呜……”她哭得更厉害了!

    容爵惜沉声道:“天蓝,我命令你,不准哭!”

    “我凭什么听你的?”左天蓝怒。

    她的泪水,让他心疼,他低下头,吻上了她的泪,也吻上她的小嘴,极尽缠绵缱绻,极尽柔似水。

    她慢慢的止住了哭声,他才放开她:“好了,不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左天蓝不由被他逗笑了:“你哭一个给我看看!”

    容爵惜伸出手指抚了抚她的鼻尖,“饿不饿?我们出去吃饭。”

    “我想要回去了。”左天蓝低声道,她昨晚一夜未归,而且凌云堂的进度她也要跟紧一点。

    “吃完饭我送你回去。”容爵惜道。

    左天蓝没有再拒绝,“好。”

    于是,两人洗漱完了穿上衣服之后出去吃饭。昨晚累了一晚,左天蓝早就饿得呱呱叫了,在吃饭的时候,也是毫不客气。

    两人快到凌云堂的时候,左天蓝叫他停车。

    记得两人最先做人的时候,他主动的停在了远处,而现在是左天蓝叫他停下。

    容爵惜虽然不愿,但还是停了下来。

    “我回去了!”她说。

    容爵惜的脸上有几分不好看,但还是打开车门让她下车去。

    左天蓝回到了家中,还好也没有人问她昨晚去了哪里,她于是全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去。

    凌云堂的建设也很快完成,她每天忙来忙去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快两个月过去了,她吃着杨大力买来的饭菜,一打开饭盒,就想呕吐……

    她推开了饭盒,就往洗手处跑去,吐了半天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杨大力看着掉在地上的清蒸鱼,“师姐,你怎么啦?”

    左天蓝难受得说不出话来,杨大力看着她,想起七年前她也曾这般吐过,他双眼圆瞪:“师姐,你不会是有了吧?”

    “啊……”这次轮了左天蓝瞪大了眼睛,她努力的想了想,她的月事好像没有来,一直在忙于凌云堂的建设,她都记不清楚了。而且那一晚和容爵惜放纵后,她忘记了吃避孕药……

    难道真的是……有了?

    左天蓝咽了咽口水:“小师弟,别乱说话,我只是昨晚吃错了东西,今天才会想吐,你快回去吃饭吧!我还约了建村商谈重要的事,我先出去了。”

    她马上离开了凌云堂,然后找了一间医院来做B超,当医生告诉她,确实是怀孕后,她闭上了眼睛,她后来一直小心翼翼的,就是为了避免和容爵惜再有孩子,一个左百川没有父亲就算了,如果再来一个,她真的是如何面对。

    走出了医院,左天蓝不知是喜还是悲,她是喜欢孩子,可是,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叫她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一切问题!

    而容氏大楼里,阿森正在给容爵惜报告着:“容先生,左小姐去医院检查,证实已经怀孕。”

    “好,你去将这个消息传到左师傅他们的耳朵去!”容爵惜笑了,他这些天没有出现在凌云堂,并不表示他在放弃左天蓝,相反的,他正在谋划着这一切。

    PS:今天三更毕。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