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这夜……

    左天蓝将他越抱越紧,而且双手也不安分的往他的衣衫里伸去。

    容爵惜一手将她抱起,大步往二楼卧室走去。

    “该死的!你被谁下药了?”他将她放在了

    左天蓝穿的衣服很少也很短,她在离之前双腿将他勾住,而小背心也被她卷了起来,如此血脉贲张的画面,容爵惜哪能抵挡,何况他已经是许久没有碰她了。

    她的小手抚着容爵惜的腰,小嘴也叫着他的名字:“容爵惜……容爵惜……”

    容爵惜朝门外叫了一声:“阿森,你去!”

    “是!容先生。”阿森自然明白容爵惜叫他去醒左天蓝被下药的事

    容爵惜从未见过左天蓝如此主动,她一双如藕般美丽的双臂也缠了上来,他迅速的脱去了两人上的障碍物,与之合二为一……

    “天蓝……”他低声叫她。

    左天蓝迷迷糊糊中看到了眼前的人,两人缠在了一起,她不由惊呼:“是你,你做什么……”

    她想推开他,可是,却是更靠近了他,她不要这样子,可是,她却控制不了自己。

    容爵惜却不容许她再推开,将自己融入她的体里……

    这一晚,由于药物的作用,她缠着他一次又一次。

    直到天色要亮时,才沉沉睡去。

    容爵惜去浴室冲洗回来,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他不由扬起了唇角,如果醒来后,她看见自己的样子,会是怎么样的况。

    门外,去调查事的阿森回来了。

    “容先生……”

    容爵惜开门出来,阿森说道:“左小姐昨晚喝了酒,在路上碰上要非礼她的小混混,结果被她全部打趴下,可是她也着了道,吸入了有药的烟草,刚好陈蔚经过,于是送到了这里。”

    “将那些想要非礼她的小混混全部废了。”容爵惜下令。

    阿森道:“是!陈蔚呢?”

    容爵惜点燃了一支烟,陈蔚倒戈向他了?还是想赎罪?他当然知道陈蔚投诉他的事,敢和苏子默合作来整他,陈蔚,你够胆吗?

    “将他和那个女人同居的事捅到他老婆那里去!”容爵惜向来是有仇必报之。

    阿森马上去照办。

    容爵惜抽完了一支烟,回到了房间,将左天蓝拥入怀中睡觉。

    时值中午的时候,左天蓝才醒来,她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俊颜。

    天……

    她怎么会在容爵惜的旁,而且这是在他的房间里,她马上要爬起来,却不料被单下的她寸缕未穿……

    而两条腿之间也是酸痛难忍,昨晚他们的激战不用想也是战况激烈。

    此时,容爵惜也醒过来,正神彩奕奕的凝视着她。

    左天蓝一碰到了他的视线,她马上就要躲起来,“我……”

    男女的体结构果然不同,男人要喂饱之后才神清气爽,而女人却是累得精疲力尽。

    “你怎么可以这样?”左天蓝见他不说话,只是凝视着她。

    容爵惜推开了上的空调被,露出了他肩上的肌肤,全是一条一条的抓痕:“天蓝,我怎么样了?”

    “呃……”左天蓝不由愣住了,这些……都是她抓的吗?

    她昨晚有这么粗鲁?这男人,分明就是让她不要见人了!

    她又你头看了看自己的上,除了遍体的吻痕之外,没有其它的青青紫紫的伤痕,她将头趁势埋在了被子里,来个眼不见为净。

    容爵惜却是笑道:“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

    左天蓝一向是敢做敢当,唯独感除外……

    她闷声道:“你想我怎么样?”

    容爵惜将她从被子里扯出来:“将我吃干抹净了,你说呢?”

    左天蓝贴在他的膛上,看着自己昨晚的举动,她怎么会这样?“我昨晚也是被别人下药了,才会这样,可是陈蔚将我送到你这里来的,否则我哪里会……”

    容爵惜扣着她的腰,“你是说,否则你根本不会找我?你要找谁去?”

    “我……”左天蓝被他得一怒:“我找医生行不行?”

    “也不行!”容爵惜哼了一声。

    左天蓝见他这么霸道,她则是懊恼不已,父亲一直反对,她现在还和他又上了,这事儿会不会越弄越复杂了呢!

    “昨晚只是一个意外,忘了它吧!”她说着就要推开他离开。

    容爵惜握住了她的手腕,她一向害羞而且保守,他们这一晚发生的事,他们之间的极尽缠绵,他们之间的心融合,她居然说是个意外!

    “天蓝,我可不当它是意外。”容爵惜正色说道。

    左天蓝转过了脸去不理他,容爵惜扳过她的脸,凝视着他的眼睛:“天蓝,三期限已经过了,我要履行我的承诺,我要去向凌云堂左师傅提亲,请他将你嫁给我!”

    “不要!”左天蓝吓了一跳,曾经她也好盼望遇上一个喜欢的人,穿上婚纱出嫁的那一天,可是,当容爵惜这样说时,她却是心惊胆颤了。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容爵惜说道,“我一分钟都不能等下去,我要和你生活在一起,我要和百川在一起,我们三个人都应该生活在一起的。”

    左天蓝喊道:“可是我不能!百川一直和爸妈生活在一起,我也是和爸妈生活在一起的,我们的世界是没有你的……”

    容爵惜慢慢的放开了她,他点燃了一支烟,俊美的脸庞染上了一层冷霜。

    左天蓝见他的心思再次变得捉摸不定,她咬紧了嘴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