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酒后真言

    左天蓝见他终于开始正视这次的问题,她转过,甩开他的手:“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想要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房子不用太大,够住就行;生活不必太好,够吃就行;前途没有那么重要,做什么都行。”容爵惜也设想过了这一切,“天蓝,我要的生活,有你,有百川,就足够了。”

    左天蓝第一次听他剖析自己的心扉,她却是再一次的拒绝了他:“可是,我不想要。”

    容爵惜:“……”

    是的,她不想要,因为,她要不起。

    “我话已经说了这么多了,还是希望你能够回心转意。”左天蓝说完就走了出去。

    莲姨看着容爵惜落寞的眼神,她也知道,容爵惜就是陷于左天蓝上了。

    晚上,左天蓝去了超市买菜,刚好和莲姨碰上。

    她看中了那个大蕃茄,真是漂亮,又红又大又好看,如果用它来做菜的话,一定会好好吃。

    左天蓝不由伸手去拿时,然后看到一双比较粗糙的手也摸在了蕃茄上,她一怔,抬眼望去,竟然是莲姨。

    莲姨买去也是给容爵惜吃的吧,左天蓝不由收回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将蕃茄让给了莲姨。

    莲姨自然也是看到了她,不由冷声道:“枉小姐还当你是好姐妹,你竟然抢小姐的未婚夫!”

    对于容家的指责,左天蓝一向也没有解释,她只是道:“莲姨,我没有想过要抢。”只是,有些事不由己。

    人在江湖,又有哪些事能由得了自己呢!

    莲姨微微一怔,左天蓝又选中了一个漂亮的蕃茄,放进了莲姨的篮子里,才轻声道:“容爵惜是什么样的人,我抢,他就会任我抢吗?”继而,她马上又道:“这个也很好。”

    莲姨虽然听着有道理,但是,事关容凌雪的幸福,她还是哼了一声:“总之,你离少爷远一些就是了。”

    “是!”左天蓝转离开,她也想离容爵惜远一些,再远一些。

    她也买了另外的菜回家,风御骋说他今晚会回来吃饭,他这几天都有任务,一直没有回来。

    晚上,她做好了菜,而风御骋也带了酒回来。

    “不怕今晚上有任务?”左天蓝见他喝的是烈酒。

    风御骋道:“我跟大队长说了,今晚要喝酒,他不会叫我。”

    于是,风御骋倒了两杯酒,他举起杯来:“我最近破获了一个贩毒集团,今天特别开心,天蓝,陪我喝一杯。”

    左天蓝端起了酒杯:“恭喜你!”

    两人开心的碰了杯,然后各自饮掉了酒。

    风御骋喜欢喝烈酒,而左天蓝毕竟不行,一杯酒喝下去后,她就有些晕乎乎了,白酒太烈,太容易上头了。

    左天蓝今天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祝福风御骋的话,还说了很多要风御骋出行任务的时候要小心的话。

    “风御骋,你体好了没?就去接任务……”

    “风御骋,你还做这么危险的任务,你知道吗?毒贩都是不要命的……”

    “所以,风御骋,一定要小心……”

    风御骋听着左天蓝关心他的这些话,他自然是非常开心。

    酒喝完了一瓶,菜也吃光了,之后,左天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风御骋去收拾厨房。

    等他出来的时候,左天蓝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的她,眉头轻蹙,似乎有解不开的忧愁。

    风御骋将她抱起来放在了,女人的清幽香味,直直的入了他的鼻息,她酡红的脸蛋,晕染着时比水彩画还要好看,他不由自主的亲了亲她的面颊。

    女人的馨香,再加上酒精的催化,房间的温度变得炙了起来。

    左天蓝迷醉着眼睛,感觉到有人抱住她,她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容爵惜……”

    这一声叫声,让风御骋所有的都化为了乌有。

    这就是双胞胎格的不同之处,风御骋在听到左天蓝叫着容爵惜时,他不能再继续下去这样的激。而容爵惜则是刚刚相反,她的心里越是有别人,他就越是占有。

    左天蓝刚刚还感觉到男人的温度,怎么转瞬就没有了,她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笑了一声:“你知不知道你温柔起来特别的妖孽……”

    风御骋站起,将被子盖在了左天蓝的上,他走出了房间,天的温度并不低,但他却觉得冷到了心里面。

    第二天,左天蓝起后只感觉到头痛,这就是宿醉的后果,她拍了拍头,然后起,去到浴室洗漱时,却发现颈部有着吻痕……

    OMG!

    左天蓝不料事会是这样,她忘记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好想喝酒,好像是醉了,然后……

    她是不是和风御骋做了什么事了?

    虽然两人一直以夫妻的名义在生活,但是,他们始终是没有越雷池半步,而风御骋也尊重她,她自然也不想和风御骋发生关系。

    可是,这个暧昧的吻痕,该如何做解释?

    她懊恼不已,却已经是没有办法了。

    而且,风御骋并不在房间了,他是不是又去执行任务了呢!

    左天蓝有些神乎恍惚的回到了凌云堂,这一次迎来的却是容君德的登门造访。

    “容老先生,您来了!”左天蓝赶紧恭敬的打招呼。

    容君德凝视着她,而左长河在一旁沉默着抽烟,屠在一旁静静的泡着茶,左天蓝也过来坐在了屠旁。

    于是,屠行发制人的说道:“天蓝,我们左家的人,不许破坏别人的婚姻,你给我听清楚了,若是你做出这等之事,就不是我们左家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