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长官,请勿动心!

    一想起容爵惜对她的所作所为,左天蓝也是又恼又火。

    她会这样说,也是长时间受他压迫所致了。

    容爵惜唇角扬起一抹笑容:“既然你违约了,那我们的关系只好继续了。所以,你必须和他离婚,还有,不准他碰你。”

    他说的并不重,但是命令式的语气却极强。

    左天蓝反过来质问他:“容爵惜,风御骋说了,他的隐瞒只是想对我,他已经向我道歉了,可是你呢?你再继续我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呀,究竟是为了什么?左天蓝想弄明白。

    容爵惜也想要要弄明白,他只知道,他不要她承欢于其他的男人,他不要她和别的男人一起生活,他对她的独占越来越强。

    “如果,我说我对你动心了呢!”容爵惜低声笑道。

    左天蓝吓了一跳,她从他的手掌中抽回了小手,然后像一个下属规规矩矩的站在他的面前,非常认真的说道:“长官,请勿动心!”

    他俊美的眉毛一挑,不置可否。

    左天蓝马上又说道:“我们之间只有契约交易,结束就是结束,谈动心谈感就太虚伪了!”

    是吗?她就是一直这样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容爵惜的脸色慢慢的变了,他的率先剖析,却没有得到她的喜欢,反而是被她指责,容爵惜也就正色说道:“那既然是这么说,我就告诉你,契约没有结束,你还得乖乖的跟着我!”

    左天蓝看着他,她可能开始习惯于他的反反复复,反正权势在他手,他说开始就开始,他说结束就结束。

    “我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她已经开始学会谈判和交易了。

    吃一堑,长一智,既然是交易,既然是不能结束,那以好吧!她也要学会利用他来保护自己的家人,不能让再让家人受到别人的伤害。

    容爵惜点燃了一支烟:“除了婚姻,其它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

    婚姻?左天蓝不由苦笑,他想给,她未必想要呢!

    “我要的东西也不多,我只想要我的家人平平安安。”左天蓝说道。

    容爵惜凝视着她:“那么就远离风御骋,你以的功力,还对付不了菀杰灵,别搭上自己的小命进去了,还连累到左家的人。”

    左天蓝这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次的车祸肇事案,真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从表面证据上来看,确实没有。”容爵惜显然是话中有话。

    “但是你还是怀疑,对吧!”左天蓝也多了一份心思去听他话中的含义。

    容爵惜捻熄了烟:“怀疑是没有用的,除非有有力的证据能证明。所以,伯母的肇事案,只能按普通的意外案来结束。”

    “我明白了。”左天蓝心中的疑虑依然还在,就连容爵惜在香城都找不出证据来,那么她还有什么办法?能令母亲的事真相大白?

    她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绝不让伤害母亲的凶手消遥法外,如果真是菀杰灵所为,她一定要那个女人付出代价。

    “左天蓝,我警告你,别乱来!”容爵惜无疑还是了解她的。

    她对着他淡淡一笑:“我要回去了,谢谢你给百川的礼物,他很喜欢。”

    父子深至此,当然,容爵惜今天来慰问市民们,来到左家,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见儿子。

    而确实两父子也相处得非常之融洽,令新年特别的愉快。

    容爵惜站在车旁,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他的眼中,他再次点燃了一支烟,才上车启动离开。

    新年之后,所有的人又忙碌了起来。

    左天蓝陪着母亲来医院里检查体,由于屠脑部被撞到,造成了左脚瘸了一只,左天蓝问医生:“如果后期复健做的好的话,能好吗?”

    “恐怕不行。”医生说道,“这神经线伤到就是伤到了,没有办法能弥补的。”

    屠见左天蓝伤心难过,她走路的时候微微也有一些瘸,她挽着左天蓝的手臂:“别听医生的话,妈妈明天开始跟你爸爸去练功,肯定能恢复的,而且那个医生定然是个庸医,我明明就是伤了头部而已,怎么可能是脚瘸了一只呢!”

    左天蓝听着时,自然是心酸的,她一定会为母亲讨个公道,否则愧为子女。

    当风御骋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下班了就在凌云堂里帮手,当他拿到了交警给的通知后,也放下了心。

    “天蓝,你看,这只是意外,我们还是好好的在一起过子,好吗?”风御骋凝视着她说。

    左天蓝沉重的说:“我们其实已经是回不去了,风御骋,你知道吗?”

    “那好,我们不回去,我们往前走,好不好?在这之后,你的路上有我,我的路也有你,我们一起走!”风御骋还是不肯放手。

    左天蓝抬起头望着他:“我想见一见你母亲,行吗?”

    “这……”风御骋始料未及。

    “我们既然是夫妻了,丑媳妇总是应该见公婆的,对吧!”左天蓝扬了扬唇。

    风御骋柔声道:“我担心会委屈你!”

    左天蓝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又不是弱柳之姿,也不得千金大小姐,哪有那么容易受委屈!你能请到假吗?我们什么时候回京?”

    她就是个风风火火的直子,说做就做。

    风御骋见她主意已定,也就道:“我今天回部队就请假,一请到马上就回去。”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左天蓝坚定的点了点头,她倒要见一见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