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男儿本色

    容爵惜低头,凝视着夜色下她的小脸,唇角染着一抹迷人的笑意。

    那笑容,则让她不好意思了。

    可是,她是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敢这样说。其实容凌雪格外向,她在学校男生们面前是敢说敢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容爵惜的面前,却总是不敢展露真实的自己。

    就连在风御骋的面前,她也是一样,敢说敢做。

    就容爵惜和风御骋长得一模一样,但两个人的格不同,容凌雪还是不敢造次。

    容爵惜何其不懂小女孩的心思,他则是牵着她的手:“走!我们回家。”

    容凌雪使上了小子不肯走:“大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容爵惜停下脚步,依然是双眸尽显温柔之色:“为什么这样说?”

    容凌雪的眼眶忽然就红了起来:“我只是觉得你对我很好很好,好到我很幸福,幸福得像吃了蜜糖一样。可是,大哥,你却从来没有将我当女人是不是?”

    容爵惜没有说话,只是专注的凝视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大哥,我长大了!我们之间……”容凌雪说着脸红红的,像苹果一样。

    是的,这个昔的青苹果已经长熟了。容爵惜用手捧起她的小脑袋,亲亲的在她的眉心烙下一个吻,一如蝴蝶展翅时的蹁跹飞舞,一如泉水流淌时的涓涓细流,一如夜色里弥漫着的怀,一如他用心为她铸造的一个港湾。

    在这样的夜色里,容爵惜无可否认了一点,他对她,宠溺多过于占有。

    他想将她捧在掌心,像捧起一颗明珠一样,当然更多的是对容家的感恩,而表现在了对容凌雪的盛宠。

    但是,这个小丫头现在不满足于被宠,她还要求被,像男人女人一样的

    容爵惜的吻从眉心落下,再在她粉嫩的唇片上轻啄了一下,容凌雪羞涩的醉了。

    他却是浅尝即止,然后笑道:“我们是恋人,我们亲吻拥抱。”

    但是,我们不上

    虽然这句话没有说出来,但容凌雪应该是想得到。

    她还想问为什么时,容爵惜已经说道:“走啦!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们要去给爷爷拜年,祝福老人家呢!”

    “是呀是呀!”容凌雪一想起爷爷,也就忘记了刚才未完的事了。

    于是,两个人牵手回容家去过年。

    ------------

    凌云堂。

    大年初一的喜庆,蔓延在了每一条街每一个人的心中,左天蓝一早起来时,就闻到了早餐的香味,而左百川已经乐呵呵的在玩放鞭炮了。

    鞭炮声声响,欢乐连连唱。

    左天蓝走出了房间,却看到一军装的风御骋正围着围裙端了早餐上桌,还冲着门口叫道:“百川,回来吃早餐才去玩!”

    左百川回来后,看着桌上的水饺:“爸爸,你亲手包的?”

    “来尝一尝好吃不?”风御骋盛了一碗给左百川。

    “好吃,比妈妈做的还好吃。”左百川笑着说完,冲站着未动的左天蓝道:“妈妈,快来吃早餐,新年好!”

    屠开始派红包了:“这一份是百川的,这一份是大力的,还有天蓝的,今年多了一份是御骋的……”

    “我也有?”风御骋不由笑道:“妈,我是大人了,不收红包了。”

    屠笑道:“红包无论人大还是人小,那都是一份过年时的祝福,一定收下的,这能保佑你平安健康快乐幸福的。”

    风御骋拿在手上,红色的纸袋映着他的俊脸,左家都是厚道之人,虽然风家的人家大业大,他却感受不到这样一份由内到外洋溢出来的亲

    “天蓝,过来拿红包,还愣着做什么?往年不是拿的欢喜的吗?”屠向她招了招手。

    左天蓝走过来,拉着屠的手:“妈,您的体还在恢复之中,要少走一些路,红包是您对我的祝福,我当然会收的,谢谢妈妈。”

    屠瞪着她:“天蓝,我还是习惯以前那个老跟我顶嘴的丫头,可是现在看着你乖了吧,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堵堵的难受的……其实呀,你也别为我受伤的事一直难过,我都不难过了,你们也是,今天大过年的,大家都开开心心的,知道不?”

    “是!妈。”左天蓝虽然嘴上应着,可是心里还是高兴不起来,毕竟肇事的司机没有找到,她的心里就有个心结一直都在的。

    风御骋盛了水饺给左天蓝:“来,尝一尝我的手艺。”

    左天蓝见全家吃着他做的早餐,心里是又酸涩又甜蜜,酸涩于这是迟早要散的宴席,而甜蜜于看着父母都高兴,她则是矛盾了,就在酸涩和甜蜜之间吃着水饺,品尝着新的一年到来时的味道。

    “左百川在家吗?有你的快递!”门外快递员在敲门。

    左百川马上就往门外跑去,左天蓝眼疾手快的抓住他:“让妈妈来给你收。”

    现在凡事都异常小心的左天蓝,不许任何人再伤害她家的人。

    风御骋自然是明白左天蓝的意思,他将两母子挡在了后:“我来收。”

    一家人小心翼翼的拿到了快递之后,打开来一看,却是今年在航空展上展出的航模,是歼17战斗机的模型,做的惟妙惟肖,非常的真。

    “哇!”左百川非常喜欢,他拿着就不释手。

    屠奇怪了:“会是谁送的?还以为是炸弹呢!”

    左百川骄傲的说道:“是容副市长送我的!”

    “你什么时候和容副市长混得这么熟?”屠疑惑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