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求你,别说了……

    对于一向不关心政治和商业的菀杰灵来说,菀家以至于菀杰灵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

    她自然是会问出菀杰灵是谁人来的问题,也自然的引起了容爵惜的嘲笑:“左天蓝,你不是在嫁人吗?怎么?连你婆婆是谁都不知道?”

    “婆婆?”左天蓝马上脸色大变,她的体力已经耗费完,可现在,就连脑袋似乎也在缺氧状态之中,不够灵活的运用,“你是说,菀杰灵是你的母亲?”

    容爵惜看着她错愕的小脸,嘲笑更甚:“宝贝儿,你搞错了一件事,你不是嫁给我,那也不是我的母亲!”

    说他容爵惜天打雷劈也好,他就是没有这样的母亲,也不承认有这样的母亲。

    左天蓝含泪凝望他,关于风家的事,她也只是从风御骋的口里听到片言只语。

    而此时,从容爵惜的口中说出来,她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风御骋的母亲所作所为。

    “你没有骗我?”她还是不敢相信。

    容爵惜只是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骗你?”

    是啊,他没有道理要骗她,左天蓝看着他,他的脸色冷峻而充满着嘲讽之色。

    容爵惜见她还是不怎么相信,于是问她:“你和风御骋结婚,为什么风家的没有一个人参加?”

    左天蓝一直在忙着母亲车祸的事,也就没有去在意风家的人为什么没有来参加,而只有风御骋部队的人来了。

    “那……风御骋知道吗?”左天蓝知道这话问得很没有水准,可是,她还是抱着一线期望。

    这时,容爵惜从浴缸里起,他围着一条大浴巾,去拿了他的手机进来,放了一段去联络员处的视频给左天蓝看。

    画面上,风御骋用枪指着联络员的头,而联络员正在给菀杰灵打电话:“夫人,那个孩子已经被我们带走了!可是现在全城警戒,警察封锁了所有的出口,现在问您,该如何处置?”

    菀杰灵的声音传了回来:“就先藏在香城吧!这次是给那个女人一个教训。”

    “是!”联络员挂了电话,抹了抹汗,然后举起双手望着正用枪对着他脑袋的风御骋:“您听到了,我们真的不会对那个孩子怎么样的,只是吓一吓左天蓝,让她不要和风少爷您在一起而已……”

    左天蓝看着容爵惜用手机录下的画面,她一瞬间几乎是完全崩溃了。

    风御骋自始至终是知道左百川的事是何人所为,但是,左天蓝无论如何问他,他都是不说。

    她怎么可以这么笨,在什么也不知道的况下,就和风御骋结了婚。

    而现在,菀杰灵会善罢甘休吗?

    左天蓝想,肯定是不会的。

    左天蓝独自躺在浴缸里,她现在怎么办?

    容爵惜将她从浴缸里捞起来,也用一块大浴巾包住,然后,将她抱到了卧室里。

    “左天蓝,再看一看你的结婚照,你和他笑得多甜啊!”他指着那幅巨大的结婚照说。

    左天蓝看着看着,眼睛就痛了,那一份甜蜜确实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侧过了头不想再看。

    可是,容爵惜却不打算放过她,他继续说道:“你不是他吗?你不是一直着他吗?你现在好好的看看,你着的男人是怎么欺骗你的?”

    不得不说,风御骋和她结婚,是隐瞒了一部分的真相,虽然他是屠钦点的。

    左天蓝的心里好痛好痛,正如容爵惜所说,她风御骋,一直着他,一直因为做了容爵惜的人而觉得对不起风御骋。

    尽管这桩婚事不能全怪风御骋,可是,他隐瞒了菀杰灵是幕后黑手这件事,她真的真的不能原谅他。何况,还有这次母亲的车祸,都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菀杰灵所为!

    一想到了这里,左天蓝的心痛得揪了起来……

    “容爵惜……”她痛苦的叫了他一声。

    容爵惜凝视着她,再次将她甩向了这张极具讽刺意义的婚,他欺而上,撑着双臂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左天蓝,现在还有没有为昨晚你不能为他守如玉而难过?”

    “不要再说了!”左天蓝捂着耳朵不肯听,“求你了,不要再说了……”

    是的,昨晚她一再为容爵惜强占了她而生气,她结婚之后,一切都是跟风御骋有关的,她的体,她的心……

    可是,容爵惜这个险狡诈的男人,却是在强占了她之后,才告诉她这一切!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都犹如锋利的毒针刺中了她的心,让她痛,痛痛痛!

    她从来没有这般痛过,即使在得知了容爵惜当年强迫她的原因后,她都比不上此刻的痛。

    原来,这世界上最伤最深的痛,是最的人给的伤害。

    而偏偏,这一切,是一直看她笑话嘲讽着她的容爵惜来告诉她的真相。

    左天蓝难过的蜷缩成了一团,她现在是什么人也不想见,什么话也不想听。

    忽然,她坐起,恼火的推开她体上方的男人:“容爵惜,你也是知道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想看我的笑话是不是?你就是想看我痛苦是不是?我怎么忘记了,你就是一个是险家,你就是个谋家……”

    她一说到了这里,还将体压向了他,伸手在他的肩上捶打着:“我已经够痛了,你还在我的伤疤上洒盐,我哪里得罪你了,容爵惜……”

    她撕打着容爵惜时,由于两人都只围了一条浴巾,动作的幅度太大,很快是两个人都光乍泄,而且,她还以不文雅的姿势欺压在他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