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两对一起结

    面对母亲的苦口婆心,左天蓝虽然以前是一再的推辞着不肯结婚,可是这一次母亲被肇事司机撞了之事,她也明白了亲的可贵。

    无论此次事件是人为,还是意外,对左天蓝来说,都是一个警醒之钟,树静而风不止,子养而亲不在。

    尽管她还是不明白为何一定要结婚,但是,这次,她不再违逆母亲。

    她只想着,母亲之后的岁月里,能看着她和老公还有孩子们是幸福的,就够了。

    所以,这次母亲一说,她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屠见她如此,也开心落泪,女儿的婚事是她唯一的牵挂,做人父母,越到了老年,越是觉得平凡生活更是重要。

    “你可有心仪的男人?”屠问。

    左天蓝凝视着母亲:“妈,我都听您的,我再也不惹您生气了。”

    “御骋……”屠见站在一旁的风御骋。

    “伯母,我一定会给您一个公道的。”风御骋沉重的说。

    屠看着他:“你喜欢天蓝吗?”

    风御骋一怔,马上答道:“伯母,我当然喜欢。”

    “那好,我将天蓝交给你。”屠有些虚弱的说着,休息了片刻,“这样有一个完整的家,也好,而且你是个军人,有责任有担当,我也放心……”

    风御骋上前坐在屠的病前:“伯母,我向您保证,我会以生命的名义起誓,这一生一定会保护天蓝不受任何伤害。”

    “我相信你……”屠微微的一笑,已经累极。

    左长河见屠一醒来就心这心那的,赶忙说道:“好了好了,先休息,天蓝和御骋这事既然是定了下来,就别心了,等你体好了之后,我们就办喜事。”

    于是,风御骋和左天蓝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左天蓝受母亲车祸事件的影响,早已经忘记了对容爵惜的承诺,她现在只是一心想要找出肇事者是谁,而风御骋也是这样的决心。

    两人一起去了交警局,调查了当时的录相来看,肇事者头戴鸭舌帽,看不清楚他的脸,他一边开着车,体在舞动,好像是车上放着DJ舞曲一样,一辆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在交通肇事逃逸之后,还连撞路上的其它几辆小车,令到小车的司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而现在,那辆大货车却找不到了,而肇事司机也是人间蒸发。

    当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新闻都有播报,这肇事的人不可能会自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了,藏起来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两人从交警局出来之后,风御骋买了两支矿泉水,一支递给了左天蓝:“来,喝一点水吧!”

    “谢谢!”左天蓝轻声道。

    风御骋伸手握住了左天蓝的手:“天蓝,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对我这么客气?”

    左天蓝不由迷蒙了眼睛:“风御骋,你应该知道,那是妈的意思……”

    “在你的心里,还是不愿意嫁给我吗?”风御骋当然知道那是老人家的意思,可是,左天蓝自己呢?

    左天蓝淡淡的道:“我这一生都不想结婚……”

    风御骋真挚的牵着她的手:“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照顾左家的每一个人,而且你要相信,天蓝,我是你的……”

    左天蓝的心现在,只牵挂于母亲这一件事上了。“风御骋,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我现在只想早点弄清楚是谁伤害了母亲。”

    “我一定会查出来的。”风御骋的眸光中坚毅无比。

    两人一起回到了凌云堂之后,屠在病稳定了之后,也接回了家中休养,今天左家再次有一个尊贵的客人降临。

    左长河正在陪着聊天,他就是容君德,他听说屠受了伤,于是带着容凌雪一起来了。

    此时,容凌雪正好去了练武场,和杨大力他们在一起玩。

    “天蓝,御骋,你们回来了,容老先生来了。”左长河马上说道。

    “容老先生好!”

    左天蓝和风御骋一起说道,并且上前来坐在了左长河的侧。

    容君德看着他们两个:“天蓝,你母亲的事我深表难过,但好在现在正在好转,肇事的人一定要严惩不殆,我听说你要和御骋结婚了,我会送上大红包来祝福你们。”

    “谢谢容老先生。”左天蓝轻声说道。

    风御骋此时坚毅的道:“我一定会揪出这个肇事者,不会让他消遥法外的。”

    他们正说着话时,容凌雪来了。

    “蓝姐姐,我来看过伯母了,是哪个坏人这么做,我们一定要将他抓起来狠狠的教训。”容凌雪和杨大力过来,她老远就叫着左天蓝,然后跑了过来。

    她跑过来和左天蓝拥抱在一起,左天蓝感动的说:“谢谢你,凌雪。”

    左天蓝在心里想着,还好容爵惜没有一起来,要不然这多尴尬,转念又一想,容爵惜应该是不会来凌云堂的吧!

    “蓝姐姐,你要和风御骋结婚了,没有想到你们还结在我和大哥的前面呢!”容凌雪开心的说着,“如果我们两对能有机会一起结婚多好啊!”

    左天蓝对于结婚,也是为结婚而结婚,一听容凌雪这样说,她不由一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风御骋则在一旁解了围:“凌雪,我们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如果你想要和我们一起结婚,只能跟我们同一时间了。”

    容凌雪想了想:“可是这么早就结婚,我还在上大学呢!”

    这时,容君德笑道:“一起结婚?这个提议不错,不过,就是要看看爵惜是怎么想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