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她为他担心

    很快,依然是戴着大沿帽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帆布袋,正朝着容爵惜站着的垃圾桶旁边走过来。

    这时,容爵惜将他的黑色袋子丢在了垃圾桶旁,而大沿帽的男人也将手中的帆布袋丢了下去。

    左天蓝远远的看着,心里为杀手丢左百川落地而生气,也为左百川被掷在地上心疼不已。

    两人交换了袋子,容爵惜打开一看,果然是左百川,他一手将左百川抱在怀,另外飞起一脚就向杀手踢去。

    显然,这杀手没有料到自己人会突然袭击,他赶忙用钱袋来挡,结果容爵惜踢中了钱袋,里面全是白纸,一张一张的飞了出来。

    左天蓝见容爵惜已经交上了手,飞奔而来,她看着容爵惜怀里的左百川安然无恙,只是嘴巴被封住不能讲话,那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灵活灵现的眨呀眨,她的心也马上松了下来。

    “容副市长,这里交给我!”左天蓝和这个男人见面,是分外眼红,她倒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要置她于死地。

    杀手见蓝色面具侠再加上刚刚交手的这个男人,他当然没有了胜算,何况透过光线的反光,他还看到了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如果他不赶快逃走,此命休矣。

    这里一打架,市民们就开始恐慌起来,聪明一点的还懂得躲起来,而吓傻了的,则是四处逃窜,一边叫着一边跑,杀手开始在人群中放枪,这枪声一响,更是乱成了一团。

    杀手一手抓了一个小朋友,拎在了手中:“全部退后,否则我打死他!”

    “不要!”被抢孩子的妈妈焦急的哭喊着要冲上去,杀手却朝她打了一枪,“砰……”

    这位妈妈倒在了地上,鲜血染了一地。

    左天蓝看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知道这些人做起事来都是不要命的,还好左百川没事了。

    这时,容爵惜已经解开了左百川嘴上的胶布,将他抱在了怀中,左天蓝看着父子俩在一起,心也安静了不少,她马上打电话给倒地的妈妈叫救护车。

    况一时之间非常危急,容爵惜沉声道:“蓝色面具侠,带我儿子先离开。”

    左天蓝叫其他的人护住这位受伤的母亲,她则上前从容爵惜的怀中抱着左百川,她将左百川紧紧的抱在怀中,自己的儿子终于安然无事了。

    可是,这位母亲的儿子却已经在了杀手的手中,同样为母亲,左天蓝自然觉得一样是痛心的。

    “容副市长,你可一定要将那孩子救下来。”左天蓝轻声道。

    容爵惜知道她一向善良,他点了点头:“嗯。”

    正当容爵惜准备上前的时候,风御骋带着人冲了进来,“百川,没事了吧!”

    他伸手从蓝色面具侠的手中抢走了左百川,一切的原因起源于他,他自然是愧疚之余也担心不已。

    左天蓝见他一进来就抢走自己的儿子,她正说话之时,才猛然想起自己穿成这样子,倒也没有理由再抢回来。

    她于是小声道:“风少校,先救回人质吧!”

    风御骋这时也看到了杀手手上挟制的一个小男孩,他差不多和左百川一样大小,他沉声道:“简直就是个疯子!”

    疯的不仅是这个杀手,还有风家的人!

    难怪要姓风了!

    “王昊,找狙击手干掉这个疯子!”风御骋当即就说道。

    王昊的声音传了过来:“少校,我们正在寻找有利的时机。”

    “切记,不可伤了人质。”风御骋马上补充。

    当杀手还在叫嚣着时,由制高点下来的一粒子弹让他体一抖,放出了最后一枪。

    容爵惜眼疾手快的上前护着孩子,然后往旁边一个翻滚,避开了下来的子弹。

    “小心!”左天蓝赶忙喊道。

    她看到了容爵惜义勇救人,而且还是这么危急的时刻,她那颗跳动的心脏,几乎是冲出了喉咙口……

    当看到杀手“咚”一声倒下,而容爵惜和人质小孩都安全之后,左天蓝才放下心来。

    孩子受到了惊吓哇哇大哭,医生们赶忙上来安抚,而那位受伤的母亲则被抬进了急救车里。

    左天蓝也悄悄的退开,她来不及想自己怎么会有刚才的绪,只是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换下了衣服,很快来到了公园里。

    她再次到来之时,公园里依旧还很繁忙,伤者被抬上救护车,而容爵惜正在安抚着群众,风御骋则抱着左百川。

    “天蓝,你来了!百川没事的。”风御骋赶紧迎了上来。

    左天蓝伸手,将左百川抱过来,再紧紧的抱在怀中,比刚才还要紧。

    “妈妈,您已经抱过了,还抱这么紧?”左百川在她耳边笑道。

    左天蓝大惊,她不敢置信的瞪着左百川,就连容爵惜和风御骋两个人都没有将她认出来,而左百川认出她来了吗?

    她眨了眨眼睛,“百川,你在说什么?”

    左百川伸出两只小手,抱上了她的脖子:“妈妈,您听见了的哦!”

    左天蓝轻笑一声,于是在儿子面前也不再装傻,“你怎么会知道?”

    而且这个儿子还刚刚经历了被劫持,他的脑袋还能转得这么快,此生有这样聪明的儿子,左天蓝觉得特别的开心。

    左百川也笑了:“妈妈用了我发明的变声器,妈妈曾在我面前试过一次,我记得妈妈变了声之后是什么样的声音,所以,妈妈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还有,您刚才拥抱着我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亲,也只有妈妈才有的。”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