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天蓝,不用怕

    然而,容爵惜却没有理会她,他在想,如果这只是单纯的绑架或者是强抢案,反而是简单的多,绑匪无非是为钱罢了,现在,他有预感是陷入了家族式的谋里,而且首当其冲是拿左百川开刀,这个女人可真是够狠够毒!

    容爵惜一想到了这里,他马上起往外走去。

    左天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马上跟了过去:“容爵惜,你去哪里?可不可以告诉我,事怎么样了?”

    容爵惜只是冷着一张俊脸没有说话,他走出了警察局,交待陈蔚亲自跟进,有进展马上打他电话。

    左天蓝就算再恨他,也明白眼下,依靠他的权利才能尽快的找到左百川,她小心翼翼的再次扯了扯他的西装衣摆:“我求你了,告诉我,好不好?”

    这一次,容爵惜没有甩开她的手,而是凝视着她,看着她时,她的泪流得更凶了。

    终于,他开口道:“不要担心,我会找到儿子的,你现在先回凌云堂去等我的消息。”

    “不要……”左天蓝一边流泪一边摇头,“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想在这里,你这里第一时间才会有百川的消息……我好怕,容爵惜,我真的好怕……”

    她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左百川是她的生命,是融入了她的骨血,几乎占据了她生活的全部,突然之间就没有了的话……

    容爵惜伸出手,将她拥进怀中,她的体在瑟瑟发抖,由于害怕引起的恐慌,让她不自觉的颤抖。

    “天蓝,不用怕,我不会给百川有事的。”他在她的耳边说道。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她,也不知道自己曾有没有只叫过她的名,而不会带着姓的。通常,他叫她,都是左天蓝三个字。

    左天蓝抬头望他,他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定,她这一瞬间也像是注入了无尽的勇气一样,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容爵惜放开了她:“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左天蓝拽着他的衣袖:“我不能留在这里吗?”

    “你留在这里,阻碍他们办公。”容爵惜说道,“先回去,有什么事我会叫阿森通知你。”

    是的,他的份现在是容凌雪的未婚夫,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别人的视线里,他是容家的人,而她和他,终是地下关系,又怎么能放在太阳底下?

    左天蓝亦是明白的,只是儿子的事紧急,她也才会请求于他,她低声道:“容爵惜,你一定要找到百川。”

    “我会的。”容爵惜叫司机小朱送左天蓝回凌云堂。

    他则马上打了电话给风御骋,风御骋一接到了他的电话马上赶了过来:“百川有没有进展了?”

    “风御骋,我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有人在跟踪你?”容爵惜盛怒,“你是一个军人,你的手这么烂,你怎么当特警,而且还做到了少校?”

    风御骋倒是见惯了容爵惜的不讲道理,他眉毛一凝:“百川失踪,跟我有关系?”

    容爵惜拿出了手机,调出了那个杀手来,只是一直看不到他的脸,“认识这个人不?”

    “是!他跟踪过我。”风御骋说完,脸色一变,“难道……”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母亲放在香城里的线人,无非是想着掌控他而已,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他劫走了百川?”

    “目前敢锁定是他,百川在菜市场失踪,而他是空手进了菜市场,之后拿着一个大大的帆布袋离开,百川只有五岁,足可以装得下他。只是在菜市场的监控录相坏了,拍不到他在作案。”容爵惜沉声道,“风御骋,如果百川有事,我要拿整个风家陪葬!”

    风御骋马上道:“现在不是说负气话的时候,我也不想百川有事。”

    他待左百川,也是亲生儿子一样的疼,哪能容别人伤害左百川分毫。

    “天蓝知道吗?”风御骋立即又问道。

    容爵惜点燃了一支烟:“这是我们的家事,我没有告诉她。”

    风御骋点了点头:“容爵惜,现在我们首先搞清楚母亲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她是针对你还是针对我……”

    “她在香城肯定有联络地点,走,我们去问问就知道了。”容爵惜上次叫阿森查了地址,两兄弟马上一起过去。

    在一栋新开盘不久的商业楼盘里,此刻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打电话给京城:“夫人,那个孩子已经被我们带走了!可是现在全城警戒,警察封锁了所有的出口,现在问您,该如何处置?”

    菀杰灵接着电话,她的儿子行动可真是迅速呢!“就先藏在香城吧!这次是给那个女人一个教训。”

    “是!”他挂了电话,抹了抹汗,然后举起双手望着正用枪对着他脑袋的风御骋:“您听到了,我们真的不会对那个孩子怎么样的,只是吓一吓左天蓝,让她不要和风少爷您在一起而已……”

    这已经是容爵惜和风御骋控制了和菀杰灵联络的男人后,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菀杰灵在搞鬼,而且她的目的也很明显,是针对着风御骋。

    这时,容爵惜才开口:“你跟她都说了些什么?”

    联络的男人马上说道:“就是风少爷在香城里的事,比如在军队受了什么委屈?比如和哪家姑娘走得近了?比如最近做了什么事……”

    “就只有风御骋的?”容爵惜打断了他的话。

    “是!”联络男人点头如捣米。

    容爵惜此时双眸犀利至极的凝视着他:“那你认识我吗?”

    虽然容爵惜是一西装,而风御骋是一军装,但是,相似到分不出彼此的一张脸,让他马上尖叫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