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我想你了

    她错了,她不该这时候来的……左天蓝只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袭来,这个喝了酒的男人更是粗暴得让她承受不住!

    她想离开,可是,他死死的压着她……

    左天蓝一行晶莹的泪水滑落,她应该趁明天他上班之后,她才来的。

    容爵惜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或者,他要她,根本不需要理由!

    他只知道,他这一刻,只想狠狠的冲进她的柔软最深处,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觉得,没有那无边无际的寂寞。

    他却不管,别人的最柔软的地方,是不是要容一个这样的他?

    当这场以她闯入他的世界为由的动作片结束之后,容爵惜在她的沉沉睡去,甚至,他的衣衫也是凌乱不堪,裤子并未全部解开。

    而左天蓝的衣服却已经成了碎布,这个男人特别喜欢撕衣服,她颤威威的站起,在衣橱里随便拿了一衣服来穿,然后取走壁橱里的蓝色面具服,再也不看他一眼,匆匆离开。

    这一次,她得了教训,她走得远远的,不和他的生活有任何的交集,这样一来,他总是没有理由再霸占她了吧!

    第二天,容爵惜是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中醒过来,他翻而起,发现这是左天蓝的房间,他昨晚喝了酒之后的事不记得了。

    他看着衣衫凌乱,裤链拉开,一柱擎天正高高耸立,怎么会成这样的姿势?

    难道昨晚他来这里,是想要她?

    可是,左天蓝恨不得逃得远远的,又怎么可能会回来?

    但是,依稀记得昨晚有一具柔软的女体,被他纵力驰骋,似乎只有那样,欢乐才会无限一样。

    他蹙紧了眉头,然后点燃了一支烟,回自己的房间去洗个冷水澡。

    到了市政办之后,他拿出了凌云堂关于第三期资金拨款的文件,于是打了电话给左天蓝。

    “喂,你好……”左天蓝不知道这是容爵惜办公室的电话。

    容爵惜听着她清脆的声音,他淡淡的道:“过来,我们谈谈第三期的资金况。”

    容爵惜?左天蓝吓得手差点一抖,他昨晚对她做了那样的事,今天就给她拨款。他可真是典型的打她一顿再给颗甜枣儿来哄她!

    但是,她能不去吗?

    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要去的。

    “好。”过了好一阵,她才答他。

    今天的温度很高,差不多有二十度左右,很多人都穿起了单件式,甚至夸张的是,中午的时候,还有人穿短袖衣服,可是,左天蓝却是穿了一件高领的衬衫,外面披了一件黑色的针织衫。

    杨大力一看到她,就嚷嚷了起来:“师姐,今天这么,你还穿高领?不怕捂出痱子啊?”

    “吗?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左天蓝瞪了他一眼,“还不带领着新来的徒弟们练武去。”

    左天蓝坐车来到了市政办公室后,当她敲门进来的那一刻,容爵惜就抬头望着她。

    望什么呢?望走路的姿势,望她的上有没有留下他昨晚的证据,望她的表

    左天蓝见他不说话,就一直盯着她看,她垂了垂眸,“容副市长,请开始谈第三期的资金况吧!”

    她来是说正事的,不是给他看的,甚至她将昨晚所受的屈辱也咽了下去,只为今天的第三期资金。

    容爵惜却是突然起,并且走到了她的面前,左天蓝马上后退一步,他却快速无比的伸手撩她的衣领,露出了昨晚的吻痕来。

    “容副市长,请你自重!”左天蓝马上拍掉了他的大手,怎么?昨晚施暴还没有够,今天在市政办还要来吗?她今天故意穿高领就是为了遮吻痕。他还……

    容爵惜肯定了是她之后,语声不紧不缓的问道:“昨晚回来做什么?”

    从她避开的眼神,从她这么大的反应,从她明明是生气之极却又不敢发作的样子,容爵惜也猜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左天蓝却予以否认,她宁愿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反正他扑倒时就已经醉酒了,她走的时候,他还在醉着的。

    容爵惜倒是有些意外了,他想负责的,她却恨不得什么也不再说。

    “左天蓝,你应该知道,就凭你的那点儿智商,还瞒不了我什么!”容爵惜哼了一声。

    左天蓝瞪了他一眼,昨晚的疯狂像禽兽一样,他只顾发泄自己的绪,还怪她回来就是给他享受的,现在却又问为什么?

    容爵惜这时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椅里:“如果你愿意在这里耗时间的话,就请自便。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别在我面前耍花样,否则我查出来,你应该知道后果。”

    左天蓝怎么可能会告诉他,她是回来拿蓝色面具侠衣服的,她见他拿手段威胁她。

    于是,她忽然轻声一笑,脚步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他的面前,凝视着他:“我昨晚睡不着,于是就起来走一走,谁知道就走来了你家?可能是……我想你了吧!”

    她的浅笑嫣然,让容爵惜并没有觉得温暖,没有办法,左天蓝的演技在他的面前太过于蹩脚。

    他也顺着演下去:“那昨晚享受到了吗?”

    无耻!左天蓝马上就红了脸,她别过头,不去看他唇角讥讽的笑容。

    继而,她再次凝视着他:“小民提个建议,行吗?”

    “说!”容爵惜薄唇一勾。

    左天蓝凝视着他那张嚣张的俊脸,也浮上了一丝笑意:“容副市长可是要为香城人民谋福啊!小民建议:您的市政工作希望不要做的和女人做的一样烂!”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