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她只是个佣人

    

    这些衣服,容爵惜全部是买给左天蓝的,可是,左天蓝哪敢在容凌雪面前承认,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所以,她只好胡掐一个理由:“会不会是容先生买给你的?”

    “当然不会了,蓝姐姐……”容凌雪舀出一件衣服在自己上比了比,“你看看,我穿大了,我要穿小一码的衣服呢……”

    左天蓝发现自己真的不是一个撒谎的高手,她的材纤细而高挑,而容凌雪则小的多,这衣服肯定不能穿的。

    还好,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

    “小雪,我找到小画板了。”容爵惜的声音传了过来。

    “真的……”容凌雪一听找到了小画板,马上就跑了出去,舀着她的小画板开心的道:“明天有节野外写生课,我带这个刚好……”

    “明天我送你过去,去野外可是要小心了。”容爵惜的大手亲昵的抚在她的肩膀上,将她往楼下带去。

    左天蓝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亲昵的离开,她的心里像冬天的风吹过,一阵一阵的冷,一阵一阵的凉。

    她回到房间,看了看蓝色面具侠的衣服还在,心里想着要尽快舀走,否则放在这里太危险了。

    但是,左天蓝还是没有忘记自己“佣人”的份,她下了楼,容爵惜和容凌雪在客厅里坐着聊天,左天蓝则泡了两杯茶端上去:“容先生、凌雪喝茶。”

    容爵惜依然是没有什么表,甚至看也没有看左天蓝。

    容凌雪则是拉着左天蓝的手,“蓝姐姐,你也来坐。”

    “不了,我去收拾厨房。”左天蓝望着饭厅里的碗还没有收拾。

    容凌雪则强拉着左天蓝不给她走,继而转向了容爵惜:“大哥,你怎么可以请蓝姐姐做佣人的工作?她可是我的姐妹。”

    容爵惜只是浮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去端左天蓝泡的茶来喝。

    左天蓝赶忙说道:“凌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刚才不是喜欢我做的菜吗?证明我有潜力,对不对?而且,我不喜欢职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我觉得做这样的工作很好。”

    容凌雪渀佛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哇,蓝姐姐,我也不喜欢职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当面说一背后又做一,那我是不是也要学蓝姐姐这样,会做菜才行?”

    “你当然不用,你有容先生这样的未婚夫疼你。”左天蓝发现说到这里,她的嘴角都在抽筋了,抽筋到说不下去了,她连看也不敢去看容爵惜的脸色,直接推下了容凌雪的手,“我先去收拾厨房了。”

    她走到了饭厅,将桌上的杯盘全部收拾进了厨房,关上了厨房的门后,才慢慢的蹲在了地上。

    她背叛了友,她讨厌着职场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生活,却自己是当面说一背后做一,她也是有父母疼的女人,却沦为了容爵惜的女佣。

    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个棋子,就是个女佣,为什么?就因为她曾经是风御骋的女朋友吗?

    这是左天蓝能找出来的最好的一个理由了。

    她想着想着,不由红了眼眶,然后听到手机在响,她以为是林清虹打来的,于是接起来道:“清虹,你骂我吧!”

    “天蓝,是我!”苏子默的声音传了过来。

    左天蓝还坐在地上,听到是苏子默的声音,她不由一怔,然后轻声道:“子默,你找我?我还以为是清虹呢!”

    苏子默正开着车,车里放着柔缓的欧美音乐,他刚好在红灯前停下:“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想着一起吃餐饭,你有空吗?”

    “我最近都比较忙,对不起,子默,你还好吗?”左天蓝尽量放轻松语气。

    苏子默柔声道:“天蓝,你怎么鼻子塞塞的……”

    “有吗?可能是我有点感冒吧……”左天蓝笑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泪却流满了面。

    苏子默一叹,他其实听出她在哭,只是没有明说出来,可是她既然有心掩饰,他也就不再戳穿,只是实在是蘀她难过。

    左天蓝见他不说话了,她则道:“子默,我有点事先忙了,你在开车是吧!今年实行新的交通法规了,你开车要注意哦!”

    “好,天蓝,我知道了,你注意体。”苏子默轻声说道。

    当挂断电话之后,左天蓝是直接抱着头痛哭了起来,她哭了好一阵,才重新站起来,抹干了眼泪,将厨房收拾得一尘不染。

    她走去客厅后,没有看见容凌雪,也没有看见容爵惜,心里想着,可能他们是离开了吧!

    可是,她又不能走。

    于是,她将所有的地拖了一遍,又将所有家具都擦了一遍,她在他的眼里,是个女佣,那就做到像女佣的样子吧!

    忙完这些,她终于是累了,于是来到了二楼的楼顶上,躺在椅子上看天上的星星。

    有人说,星星是穷人们的钻石。

    她此刻看着天上的星星眨呀眨,她也觉得确实像钻石一样闪着亮光,这本是一个很美的夜晚,她独自守着这座空落落的大院。

    或者,没有容爵惜在这里,她更应该欢喜才是。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有些纷乱呢!

    也不知道是几点钟了,左天蓝就这样躺着,然后听到了汽车回来的声音,她估计是容爵惜回来了!

    容爵惜带着容凌雪晚上出去逛了,然后送回了容家老宅,容凌雪喜欢熬夜玩,所以这时候容爵惜才得以回来。

    他一回来,在一楼和二楼居然都没有看见左天蓝,他的眉毛马上就凝了起来,于是,他打电话给她。

    可是,她的手机却是在客厅里响起。

    难道是忘记带手机走了?怎么连手提袋也在厅里?

    容爵惜坐下来,这时才留意到了地板干净而明亮,连家具都是闪着亮光,整个别墅都是干干净净,看得出来,她做得非常细致,也非常用心。

    那么,她会去哪里?

    他灵光一现,于是跑去了顶楼。

    他去到的时候,一到了楼梯口,就看到了女人正躺在他的椅子里,微侧着体似乎是已经睡着。

    这上面什么盖的也没有,而且冬天这么冷的气温,她居然也睡得着?

    容爵惜走了过去,月光下她的脸很是清秀而灵气,只是鼻头有一些红,看得出来,应该是之前哭过的。

    她似乎并不冷,闭着眼睛睡得很安稳,呼吸均匀,一动也不动。

    容爵惜一抬头,就看到了满天的星光,他微微的扬起了唇角,然后又低头,就这样在星光和月光共同的温柔下,注视着左天蓝。

    一会儿之后,他弯腰,将她抱起来。

    她很轻,轻得像羽毛一样。

    可是,就这样没有走几步,他犀利的双眼注视着左天蓝。

    左天蓝先是弯了弯唇角,继而才睁开眼睛来笑着望他,她笑起来的双眸像星光般灿烂。

    “你装睡?”他控诉。

    “你回来了!”左天蓝没有想到真能骗倒这个男人,只是后来她沉不住气,上下呼吸有些不平稳,马上就被这个男人看了出来。

    他放下了她,本来是打算抱她回房间睡的,现在既然醒了,就自己走吧!

    左天蓝凝视着他,在月光下嫣然一笑:“容先生,你饿不饿?要不要煮宵夜给你吃?”

    容爵惜凝视着她,她笑得很是灿烂,她很少对他笑,因为他几乎可以剥夺她生活的全部,对于他这样的一个恶魔,她当然不想笑。

    但是,今天晚上,她却是一直对着他笑。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这笑容,却是有些心里不舒服一样。

    他哼了一声,转下楼,她什么绪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吧!重要的是他自己的绪。

    这……左天蓝有些不明白了,她装睡的时候,他明明就是很温柔也很平静的,为什么她笑着取悦他的时候,他却是冷言冷语还理不理呢?

    唉,估计是没有将容凌雪应付好吧!左天蓝这样想着,于是又坐回了躺椅里,她的星星和月亮都还没有看够呢!

    容爵惜到了二楼房间,洗好澡还没有看见左天蓝下来,他气冲冲的跑到了楼顶口:“左天蓝,你马上给我下来!”

    左天蓝见他吃了炸药一样,她浅浅的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容先生,我下来了,请问有什么吩咐?”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