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打断好事

    <;">

    说到了这个人,陈蔚是自然不能忘掉的。

    “具体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容副市长在负责,我只知道凌云堂的资金进展的并不顺利。你若是想投资凌云堂,就可以马上行动了。”陈蔚说道。

    苏子默却道:“我要凌云堂现在交到政府部门的资料。”

    “子默,你在难为我?”陈蔚有些为难,毕竟这是工作上的正事。

    苏子默则凝视着,眼神一片清冷,却又似笑非笑:“表姐夫,我要投资凌云堂,也要看准来是不是?免得投资失败就不好了,而你是市政的人,这个小忙,你不愿意?”

    陈蔚欠着他的人,虽然为难,他没有想到会是其它,只真以为苏子默是生意人为投资的事,倒也是拿了凌云堂的资料备份了一份给苏子默。

    苏子默仔细研究过后,先去和左长河处了解了况,他想找左天蓝,却没有找到她在哪里。

    “天蓝?最近也不知道在忙啥,早出晚归的……”左长河说道。

    苏子默知道左天蓝还有一个份是蓝色面具侠,分乏术,左天蓝自然是非常忙的。

    “没关系,伯父,我什么时候见到天蓝都行。”苏子默说。

    而左天蓝最近在忙啥呢!

    她就是做一个典型的小女人,忙着在容爵惜家做饭,忙着主动讨他的欢喜,这不,正“感谢”着他放过左百川吗?

    市政办公室。

    陈蔚敲门进来拿审批之后的文件,容爵惜抬头问他:“医疗改革试点的工作怎么样了?”

    “容副市长,正在进行之中,现在还不是很顺利。”陈蔚马上答道,“对于民众反映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医院也有医院的说法,他们要养活这几百号人,还有购买机器的债务都没有还清等等。对于反映的有关于滥用抗生素的问题,他们的反应更是激烈了一些,直接说要人活着,还是要死掉了的。”

    市民反应强烈的医疗问题,容爵惜也亲体验了一下,他送左天蓝去医院,左天蓝坚持不用输液,因为输液占了大部分的医疗费用,稍微有一点不适,就用抗生素,破坏体里的有益细胞。

    容爵惜点了点头:“你再搜集多一点这方面的信息,我们开会时再讨论。”

    “是!容副市长。”陈蔚走了出去。

    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间,陈蔚来到了医院。

    林清虹还没有下班,终于看完最后一个病人之后,她整个人慢慢的松懈了下来,一天紧张的劳动,让她的神经都处理绷紧的状态中。

    她看到了陈蔚过来:“今天不谈公事了,我太累了。”

    “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放松一下。”陈蔚凝视着她,医生这个职业很多人羡慕,但是辛苦不说,而且所受的压力也是常人所不能比的。

    “不用了,我要回家去休息。”林清虹拒绝。

    陈蔚则说:“我送你回去。”

    林清虹的头有点痛,于是也就不想自己开车,坐上了陈蔚的车,他送她到家门口,林清虹住在花园小区里,这是她自己赚钱买来的,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她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即使是一个人住,这可能是她最有安全感的一个地方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陈蔚看着她要关门。

    “不了。”林清虹直接拒绝。

    陈蔚一脚抵在了门上不让她关,“清虹,我们重新开始吧!”

    林清虹扬起了一个嘲笑:“我对已婚男人没兴趣了。”

    陈蔚的脸色有一些难看,但最终他没有解释,林清虹则是一手关上了门,然后背靠着门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没一会儿,她的眼神一片清冷,她打开冰箱,拿出一缸啤酒来喝,站在窗边,看着这个五花十色的城市,她不再是小女孩,她不是小三。

    而陈蔚则是大步的走开,很快隐于汹涌澎湃的人海里。

    林清虹倒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奋斗得来的小屋,女人年纪越大,越是觉得实质意义的东西最可靠。

    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上树。

    所以,林清虹靠自己。

    她摸出手机,打了电话给左天蓝,左天蓝此刻正在厨房忙着吵菜,没有听到手机在响,于是林清虹又打了电话去左家,屠说她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清虹,天蓝会不会出事了?”屠有点着急。

    林清虹笑道:“她一向是迷糊惯了,能有啥事,肯定是手机放在手提袋里没有听到,我也只是找她闲聊而已,没什么事,阿姨,我这周末放假,我过去看您和左师傅啊。”

    “好好好……”屠开心的挂了电话,心里琢磨琢磨着左天蓝忙啥呢!

    容家别墅。

    左天蓝端着菜出来,就听到了她的手机在响不停,而此时容爵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且正站在餐桌前,盯着她的手机。

    她赶忙拿过手机一看,是林清虹,她按下了接听键,小声道:“清虹,你找我……”

    “左天蓝,终于有空接电话了?”林清虹没好气的道。

    左天蓝眉毛微蹙:“我刚才在忙……”

    “忙什么?”林清虹哼了一声。

    “我……”话到了嘴边,她又忍住没有说,她哪敢说她在男人家吵菜。

    林清虹马上反应过来:“忙着跟男人偷欢?”

    “我没有。”左天蓝的脸色一红,恰好这时容爵惜又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她赶忙背转过体接电话。

    “没有?”林清虹显然是不信,“没有的话,你干嘛说话这么小声?”

    “我……”左天蓝找不到一个好理由。

    林清虹提高几个高音:“还是,我打断了你和他的‘好事’?”

    左天蓝窘了:“真的没有……清虹,我现在很忙,晚点才跟你说了。”

    说着,她就先挂了电话,即使她背转过体,也能感觉到容爵惜灼灼人的视线,正落在她的后背上。

    左天蓝定了定心神,才转过体,脸色还有些红晕的道:“你回来了,菜马上就做好。”

    她拉开椅子,让他坐下。

    容爵惜坐下时,左天蓝的手机再一次响起来,她一看,还是林清虹打来的,她赶忙跑进了厨房去接:“还有什么事?”

    林清虹恼火的吼道:“左天蓝,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看不见,就不知道你正在男人家里,那个男人他对你好不好?你心中有没有一把秤?你过完年都是二十九的人了,你还糊里糊涂的过子,还一心栽在里不能自拔,他若真对你好,就应该娶你,而不是只是同居!”

    左天蓝的心神一震,娶她?这是何其遥远的事啊!她觉得,这比地球人去月球居住还不靠谱的事儿。当然,她还不想嫁他呢!

    只是,有些人,不是因为才不要名份,有些人,因为恨,才不想要名份。

    比如,左天蓝就是。

    左天蓝知道林清虹心疼她,她却俏皮的笑道:“清虹,你是不是求不满啊?今儿个怎么这么大火气?如果真是这样,我今晚去你那里,使出浑解数满足你,如何?”

    “你少给我瞎扯!”林清虹笑骂道,“你不听也好,我就是提醒你,别再一厢愿的栽进男人编辑的陷阱里了。”

    左天蓝叹息了一声,才认真的说道:“清虹,你放心吧!我不会乖乖的往陷阱里跳的,我真的在忙一些事,跟无关的事。我现在的忙,都是有目的的忙,早已经不是小女生时代盲目的无用的忙了。”

    “每一句都有一个忙字,好了,你去忙吧,忙完了上别忘记吃避孕药!”林清虹说完千金挂了电话。

    左天蓝在放下手机时,却蓦然见到了厨房的门口正倚着一道高大的影。

    她心里一惊,容爵惜什么时候来的?他都听到了一些什么?

    可是,她看他的表没有什么变化,她马上道:“我最后才蒸鱼,鱼要吃鲜才美味,时间够了,我马上端出来。”

    左天蓝端鱼上桌,容爵惜吃着鱼,表依然是没有什么变化。

    她也低头吃饭,一时餐桌上气氛静默。

    左天蓝吃着吃着,忽然伸手给容爵惜夹了一块鱼腹上的在他的碗里,“百川最喜欢吃这里的,又嫩又滑,在我们家里,每次蒸鱼,最好吃的这里,总是他的。”

    而她,现在夹给他吃,那意思是非常明显的,她在对他好。

    如果,容爵惜没有听到她对林清虹说的那一番话,可能会认为她是真心的。

    但是,他听到了。

    而且,他本来就对人没有多少信任度,现在对左天蓝也是一样。

    当然,她做这么多,无非也是为了左百川罢了。

    容爵惜看着碗里的鱼腹:“知道这里为什么好吃吗?”

    左天蓝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她摇了摇头。

    容爵惜却是扬起了一个邪恶的笑容:“母鱼才会好吃,公鱼却不会。”

    “还有这事?”左天蓝自然不知道这男人说的是真还是假。

    “母鱼的鱼腹处是装鱼卵的,鱼卵是用来生小鱼的,这和女人的体结构有雷同之处……”他说到了这里,凑近左天蓝道:“跟你那里一样,又嫩又滑又美味……”

    “你……”左天蓝见他说起荤段子是眼神未眨表未变,她则是羞得满面通红躲无处躲。

    接着,容爵惜话锋一转:“去我房间洗澡。”

    左天蓝一愣,她还没有吃饱,但还是乖乖的去了他的房间洗澡。

    而容爵惜则是自己在饭厅享受着左天蓝做的菜,他不疾不缓的吃着,就连看着菜的眼神也是那般深邃,继而,变得更加幽深。

    有目的是吗?那就呈现出你的目的吧!容爵惜吃饱了上二楼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带着浴室,他打开了浴室的门,看着一具美的段在水雾下,发出人的邀请。

    她的段,比起明星都要好看,明星们大多是维持漂亮的材,而左天蓝是从小锻炼出来的,有一种力量的美感,但却又是纤细得惹男人想要狠狠蹂躏的柔软。

    左天蓝感觉到男人的入侵,她马上关掉了水龙头,扯过大浴巾包住自己。

    她还没有走出浴室时,容爵惜率先坐到大边沿,像一个雍贵的帝王一样命令着她:“过来取悦我!”

    左天蓝握着浴巾的手差点一松,她凝了凝心神,是的,她留在他边的目的,就是为了保住左百川的抚养权,任他予取予求。

    她站在原来没有动,只是凝视着他。

    他挑了挑眉,似乎是有些耐烦了。

    左天蓝走过去,一只小手握着浴巾,一只小手去解他的衬衫钮扣,由于一只手不够灵活,再加上她的手有些颤抖,根本就解不开。

    她一咬牙,将浴巾叠成活扣压在前,遮住重要的光,才两手一起伸出去解扣子。

    容爵惜不由唇角上扬,取悦他,还不给看他看到吗?

    他正说话时,忽然手机在一旁响了起来,他微微的转过头一看,左天蓝也看到了,不脸色一变。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