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发烧

    

    左天蓝想着,容爵惜昨晚没有回来,应该是在容家老宅,和容凌雪在一起吧!

    她这一次,为了能保住左百川,真的真的是没有了退路。

    对不起,凌雪!

    她不是有心要破坏她和容爵惜的感的,只是她没有办法不去这样做。

    既然是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她也只能是走到底了。

    上班的时间已经过了,容爵惜还是没有出现,左天蓝这时也收到了杨立威的电话:“左小姐,容先生已经撤诉,我特意告诉左小姐一声。”

    “谢谢杨律师。”左天蓝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泪水无声滑落。

    总算是雨过天晴了吧!

    左天蓝慢慢的坐了下来,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很是厉害,她想着爬在桌上眯一会儿眼睛,就去买菜,今天早上她看冰箱里什么也没有了,晚上如果容爵惜回来吃饭,她根本无菜可做。

    就这样,她趴在桌上睡着了,而且一睡就睡到了晚上。

    晚上容爵惜回到了家,并没有意料中的晚饭,连整个别墅的灯的都没有打开,他的脸上一冷,左天蓝还真是一个懂得过河拆桥的家伙!

    当他进了房间,打开了灯之后,却看到饭厅里有一个影,她正趴在桌上睡大觉。

    他走了过去,餐桌上还是早上的早餐,是一碗清淡的瘦粥,早已经冷掉,难看的摆在桌旁。

    “左天蓝!”容爵惜低喝一声。

    左天蓝吓得马上跳了起来,她此时全发冷,但脸蛋却异常的红,一双眼睛也是迷蒙蒙的,她很想睁大看他,无奈却是怎么也看不清楚。

    她好像是看到有灯光,才猛然想起她是来做饭给他吃的,可是……

    她连菜都没有去买,怎么就已经晚上了啊?

    左天蓝赶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去买菜……”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在经过他的边时,头重脚轻一下就跌倒了下去。

    “不想做菜也不用这样做戏吧!”容爵惜冷哼了一声,却见左天蓝没有反应。

    他暗骂了一声,然后去拉她,才发现她的手头烫得厉害,他伸手一摸她的额头,更是在发烫。

    该死的女人发烧了,也不懂得去医院看病?

    容爵惜抱着她往外走,将她放在了车后座上,他则开车急忙向医院驶去。

    医生打了退烧针,然后又输液,左天蓝醒转后,发现是在医院,只是,边没有其他人。

    是……容爵惜送她过来的吗?

    应该是吧,她记得最后的影像是,她倒在了他的脚下……

    她赶忙问道:“护士小姐,我现在想要离开,请帮我拔一下针头吧!”

    “你刚刚开始输液,怎么就能离开呢?而且你还在发烧。”护士说道。

    左天蓝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不需要输液,我只是发烧,打了退烧针吃了退烧药即可,加起来也就二三十块钱左右,可是,如果是输液的话,最少都要一百多,这不仅是浪费钱,还会降低体里的免疫力……”

    “行了,不用你付钱,送你来的人已经将钱付清了。”护士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

    这时,容爵惜高大的影从外面进来,他示意护士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容副市长,对不起……”左天蓝看着他,她不仅是没有做到饭,还要他送她来医院。

    容爵惜只是凝视着她:“你输完液后,就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再回去。”

    他说完,就准备离开。

    “容副市长,等等……”左天蓝忽然叫住了他。

    容爵惜一侧,凝眸望她。

    左天蓝说道:“我能不能提一个建议?”

    “关于医疗方面的?”容爵惜直接说道。

    “是!”左天蓝点头,“医疗方面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今天你也看到了,打针能好的病,却非得要输液,这无非就是金钱在做怪罢了!因为医生有提成,医院的收入会增多,而只有病人苦不堪言,背着沉重的医疗负担寸步难行。有钱的人当然希望是用最好的药,但是穷人呢?在香城,普通老百姓居多,老百姓一个普通感冒病都是要花一百多块钱的,其实真的是看病难,很难很难。”

    容爵惜认真的听她说着,“医疗改革是重中之重,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如果的医疗制度还不完善,医生的道德水平也不在同一线上,对于什么病开什么药,这个还没有谁开先河来立法吧!”

    所以,即使是感冒病,花多少钱才能看好,也立不进法律。

    “我知道,我只是提一个小小的意见,希望容副市长能为民着想。”左天蓝凝视着他。

    容爵惜的双眸犀利中带着一些暖意,左天蓝体恤民的心,他当然不会意外,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准备离开。

    左天蓝又补充了一句:“今天的医疗费我明天再还给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容爵惜的双眸瞬间变得冷厉,看来,她又踩到他尾巴了!

    她虽然是他的契约人,可是却不想受他的恩惠。

    但是,在于容爵惜看来,她却是不想接受他的好意。

    早知如此,他就任由她躺在他家地板上,根本不用管她了。

    左天蓝咬了咬唇,可是话已经说出口,她还能收回来吗?

    但是,她此刻怕他发怒,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异常,而左天蓝肚子里传来“咕”一声打破了僵局,却也让左天蓝羞红了脸颊。

    她今天什么也没有吃,此刻才发现肚子特别饿。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