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跪下求他

    容君德一早来看望容凌雪,莲姨做了汤来给容凌雪喝,医生说容凌雪多多休养就没事了,于是容爵惜则赶回市政办公室。

    他在下楼开车出来医院门口时,见到左天蓝的影愈显单薄,却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而当左天蓝看到他车的时候,已经是他驶出很远很远了。

    左天蓝心里想着,容凌雪应该没事了吧!所以容爵惜才会离开,要不然他肯定会寸步不离的守在医院的。

    于是,她也转离开,搭地铁回到了家。

    她一回去之后,左长河就笑容满面:“天蓝,我们凌云堂的第二期资金已经批下来了。”

    “真的?”左天蓝也高兴。

    “当然,估计是你昨晚的功效吧!”左长河道。

    “呃……”其实昨晚容爵惜并不知道去救容凌雪的是左天蓝,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快拨款下来,她也不知道原因。

    自从容凌雪受伤之后,容爵惜就再也没有见左天蓝,这于左天蓝来说,当然是最好不过,她还希望,生活里从此之后,也不要再有容爵惜这个男人就最好了。

    很快,左百川就放寒假了。

    上次吃烧烤两父子闹翻了,之后发生了容凌雪的事件,容爵惜也一直没有空见儿子,当然,左百川也还在生他的气。

    左百川在寒假里,做了小老师,教着他的小同学们。

    而凌云堂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说他特殊也没有多特殊,说不特殊也有几分特殊。他就是风御骋。

    随着容爵惜和容凌雪的订婚,他对左天蓝的感又重新燃得炙了起来,而左百川一直和他的关系都不错,他一有空就来凌云堂,和左百川一起教孩子们练武。

    左天蓝拿着毛巾走进来,给左百川擦汗,“看看你,满汗,不擦容易受凉,说多少遍也不肯听。”

    风御骋则是自己拿了一块毛巾在擦汗,他一军装也已经汗湿。

    左天蓝看着他:“你穿我爸的干净衣服吧,这样受凉对体不好。”

    “好呢!”风御骋欣然答应。

    风御骋穿着左长河的衣服,略显短小一些,怎么看都不合适,他穿着拘谨,左天蓝看着也够别扭的。

    晚上,风御骋留在左家吃饭,他见屠对他有意见,于是说道:“伯母,上次我抢百川的抚养权,是我不对,希望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照顾好两母子的。”

    屠见他最近的表现也不错,在凌云堂里兢兢业业,也很是疼左百川,而且对左天蓝也好,她说道:“我现在给你机会,第一是看在百川是你儿子的份上,第二是你最近的表现还行,不过,要继续这样,否则我也不同意。”

    风御骋听着儿子是他的,不由望向了左天蓝,左天蓝垂眸不语,至于儿子是谁的真相,她一直没有给家里人说。

    “多谢伯母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好好争取,争取早转正为左家女婿。”风御骋马上“啪”一个军礼。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左天蓝送风御骋出凌云堂。

    “天蓝,不用送了,回去吧!”风御骋准备上车。

    左天蓝凝视着他:“对不起,风御骋,让你承受着妈的误会。”

    “如果要说对不起,应该是容爵惜说,不是你,也不是我。”风御骋认真的说,“天蓝,你为什么不说清楚?”

    左天蓝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已经含着泪光。

    风御骋伸手扳正她的肩膀,“容爵惜威胁你了,是不是?”

    左天蓝不说话,却是死命的咬着嘴唇。

    “果然是这样!”风御骋恼怒不已。

    “好了,别生气了。”左天蓝说道,“他是副市长,总得要有个好形象吧!而我,也不想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所以也就什么都不想说。”

    风御骋凝视着左天蓝的眼睛,他伸出手,抚去了她眼角的泪水,他长年摸枪,手上也有着一层茧。

    “以后若他还敢威胁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有办法整治他的。”他承诺着。

    左天蓝摇了摇头:“他很生你的气,你就别再惹他了,而我,也好的,你不用担心。”

    她不想两兄弟的关系破裂得没有办法修补,而现在的况,也让她觉得过得下去,这样就好了。

    送走了风御骋之后,左天蓝独自站在凌云堂的门口。

    第二天一早,太阳照常生起,人们依旧忙碌,每一个人各司其职,无论地球如何转动,地球上的生物们都在为着生活奔波忙碌。

    左天蓝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

    “左小姐,早上好!我是律师事务所的杨立威,你今天有空吗?我们见面谈一谈。”律师很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左天蓝一惊,一听是律师事务所,她吓了一跳,“出什么事了?”

    “左小姐不用着急和害怕,是有人送左小姐钱了,我想问一问如何处理。”律师杨立威说道。

    天上掉馅饼了?左天蓝是从来不会相信这些的,她赶忙说道:“不用了,我没有人送钱的……”

    杨立威这时才说道:“左小姐,我是容先生的代表律师,约左小姐谈一谈有关的事。”

    “容先生?哪个容先生?”左天蓝可能是好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容爵惜,竟然将他给忘记了。

    杨立威在电话里一笑:“容爵惜先生。”

    “哦……那好吧!”左天蓝答应了下来。

    很快,她来到了律师事务所,进了杨立威的办公室:“杨律师,我们要谈什么?”

    杨立威凝视着她,清爽怡人而且干脆利落,他也不拐弯抹脚:“左小姐,我是容先生的代表律师,代表的是他的权益,现在我方的权益就是,容先生会要回左百川的抚养权,而容先生给左小姐开了一百万的支票,感谢左小姐五年来对左百川的抚养和照顾……”

    “什么?”左天蓝不敢想信自己的耳朵,容爵惜这一段时间没有动静,一有动静就是要抢回左百川的抚养权,而且他现在不见她,是直接委托给了律师来做。

    左天蓝的脸色瞬间苍白无比,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她招架不住,她已经是做了他的地下人,他也答应了左百川归她,为什么现在又要抢走?

    杨立威拿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放在了左天蓝的面前,“这是容先生给左小姐的。”

    “我不要!”左天蓝失控的吼道,“你告诉他,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百川……”

    “左小姐,你再吵再闹也是没有办法的,不如拿了这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让凌云堂好好的经营下去。”杨立威显然也是做足了功课,才敢约左天蓝,而他也是以必胜的信心来处理这一件事

    一提到了凌云堂,这就是左天蓝最软的软肋,凌云堂现在正是需要资金的时候,这一百万确实能让凌云堂继续经营下去,可是,她怎么能卖掉了儿子?

    “是的,凌云堂现在很困难,可是,杨律师,你告诉他,我也不卖儿子!”左天蓝生气的喊道。

    杨立威反而是不生气:“左小姐意为何?”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百川跟我们左家一起生活,我……我不想和百川分开……”左天蓝说到了最后,哽咽了起来,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绝,一定要抢走她的儿子!

    杨立威站在她的角度上分析:“左小姐为母亲的心,我能够理解,但是,左百川如果跟着容先生,他将会得到最好的教育,有一个前程似锦的将来,在长大以后,无论是从商还是从政,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左小姐,你不舍得,我是知道的,但是,为了孩子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你应该学会放弃!”

    律师就是律师,说的巧若舌簧之时,这一番话确实是让左天蓝有些动容,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不再重复自己走过的艰辛之路,她一时没有说话。

    杨立威继续游说她:“左百川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他也是左家的孩子,左家依然是光宗耀祖,这是一件双赢的事,一个伟大的母亲,必须学会放弃生活中的一部分,左小姐只会学会了放弃,才会收获一个更为厚实的现状。”

    左天蓝凝视着他:“杨律师,你说的是很好,可是我不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是一个平凡人,我只想要守住和儿子成长的岁月。我还是不同意,你说什么我都不同意……”

    “那好吧!左小姐,我们法庭上见。”杨立威客气的说,“不过,我要提醒左小姐的是,左小姐胜诉的机会很小,单从个人财产和家庭状况方面来看,左小姐并无正当职业,而凌云堂一直是亏损状态,法院只会将左百川判给有抚养能力的一方。”

    左天蓝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律师事务所,她绝对料不到会和容爵惜走到这一步,从最先的强抢,到现在走法律之路,容爵惜都要抢走左百川。

    左天蓝在伤心难过之后,第一时间去咨询了律师,律师给她的意见最好是庭下和解,因为上庭之后,她的胜诉机会确实很小,这让左天蓝几乎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于是,左天蓝强撑着体,来到了容家别墅,可是,自从容凌雪受伤之后,容爵惜在容凌雪出院之后,就一直住在容家老宅那边,他根本没有回来过这一边。

    她在市政外见不到容爵惜的影子,就算是她求陈蔚,陈蔚道:“左小姐,你是清虹的好朋友,我肯定是会帮你的,可是容副市长这一次态度非常强硬,凌云堂的事政府不再支持,我也是没有办法。”

    在容爵惜的别墅等不到他,在他工作的地方见不到他,左天蓝只有最后一招险棋,那就是去容家老宅那边。

    为了儿子,左天蓝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容凌雪,提出要去看她。

    容凌雪自然是十分的高兴,当天晚上,左天蓝在容爵惜没有下班之前就来到了容家老宅这边,看着容凌雪恢复得很好,左天蓝也为她开心。

    晚上,容爵惜下班回来,看到了左天蓝也在,他犀利的双眸马上向了她,左天蓝不由揪紧了口,那双墨眸,冰冷而严厉,像一只毒箭,要将她穿一样,她吓得没敢动弹。

    容凌雪见状,赶忙道:“大哥,你别吓坏我蓝姐姐了,蓝姐姐,来,坐下吃饭。”

    左天蓝很想逃走,但是,为了儿子,她必须留下来,找到单独会见容爵惜的机会,于是,这一晚上,三个人同桌吃饭,好在容君德今晚有事没有在家吃饭,要不然左天蓝更加是手足无措。

    这一餐饭,左天蓝是食不知味,任容凌雪多么的为左天蓝夹菜,她也是什么也吃不下。

    反观,容爵惜,却是吃得悠然自在,仿佛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容爵惜自始自终,没有和左天蓝说过一个字,左天蓝自然也是不敢冒冒失失的说什么,她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受着煎熬,但是,又不得不熬下去。

    终于,在饭差不多结束之前,左天蓝收到了一条短信,她赶忙去打开一看:“现在去我家。”只有五个字,没有称呼,没有署名,但是,熟悉的号码上,却是来自她对面坐着的男人。

    左天蓝赶紧起:“凌雪,我有事先走了,你多多保重体。”

    “蓝姐姐,你饭还没有吃完就走啊?等一会儿大哥送你走嘛,难得你有空来看我,你就玩晚一点,或者今晚就住在这里也好。”容凌雪留着她。

    “不不不!”左天蓝马上推辞,“凌雪,我真的有重要事马上处理。”

    就这样,左天蓝慌忙出了容家老宅,然后搭车来到了容爵惜所住的别墅处,她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可是,过了很久,也不见他回来,左天蓝越来越绝望,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在凌晨来到时,左天蓝才听到了汽车驶进来的声音,她马上冲出了客厅,然后看到容爵惜停了车,走了进来。

    她赶忙走过去他旁:“求求你不要跟我抢百川,好不好?”

    容爵惜自然猜得到她来的目的,可是,他已经下了决心,当然是不会再改变的了。“不行!”

    左天蓝凝望着他冷峻的俊脸,“容爵惜,你当初说了的,只要我做你的人,你就让我拥有百川的抚养权,我也照做了,你也要履行你的承诺,对不对?你是一市之长,你说话要算话的,对不对?”

    容爵惜看着她眼睛红肿,脸色也憔悴不堪,他冷声道:“这你还不明白吗?我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

    “……”左天蓝马上就瞪大了眼睛,他订婚了,而且对象是于他有恩的容家独孙女,自然就要和她斩断所有的关系,也就是说,她不再是做的人了。

    左天蓝惶恐的道:“不要结束,好不好?我会做一个好人的,我……我什么都做……”

    容爵惜的脸上浮上了一丝讥诮的笑容,当初他订婚时,她千方百计的想要离开,以为最好的机会来了,可是,现在当他真正想要结束的时候,她却求着不要!

    她伸出手,主动的去抱上他的腰,哽咽着说道:“不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好不好?”

    容爵惜叹了一声:“左天蓝,不要跟我纠缠不清,我的代表律师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拿着一百万去将凌云堂经营起来。左百川我是要定了!”

    “我不卖孩子!”左天蓝几乎是哭着说,“容爵惜,我不卖,你给我什么我也不卖,而且你和凌雪会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可是,我只有百川一个!”

    容爵惜态度强硬:“你也可以生很多很多孩子,不用再说什么了,我的决定已下,你若执意要闹,后果自负。”

    左天蓝看着这个绝至斯的男人,她扶着他腰的手往下一滑,双膝一矮跪在他的脚旁:“容爵惜,我求你,求你不要抢走百川,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