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躲避

    她们都是良家妇女,根本就没有能玩的本事,因为她们,压根玩不起!

    就算是嘴上说的要怎么怎么样,可是真到了实际行动的时候,却是不敢。

    而现在,林清虹就尝到了这样的苦果。

    左天蓝也知道,前不久,林清虹医院的内科部门有一个男人因为一夜玩,患艾滋病去世了,这更是给林清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影。

    其实也怪她,明知道她昨晚喝多了,却没有送林清虹回去。

    “好,我答应你。什么时候去?”左天蓝点头。

    林清虹道:“就今天吧!”

    两人收拾了下了楼来,在路过前台的时候,左天蓝不由道:“清虹,要不要我去问问昨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带你来这里的?”

    “不用。”林清虹恨不得和那个男人撇清所有关系,从此再也不相见。

    于是,两人来到了一家声誉非常良好的私家医院,这里为病患的保密度也非常之高,所以特别受上流社会名流贵族的人们所好。

    而今天,林清虹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她也是医生,却不敢叫同医院的同事们帮她化验,只能舍近求远,而且是破财免灾,抽了血送去检验了之后,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互相的摇了摇头。

    左天蓝道:“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你要不要回医院去上班?”

    “我今天请假了。”林清虹还是烦恼不已,这鉴定结果一未出,她都是心烦气躁。

    “好了,不用烦了,中午我请你去吃火锅,那种辣乎乎的火锅,吃下肚之后,将体里所有的细菌都能杀死了。”左天蓝逗着她。

    林清虹瞪她一眼,左天蓝无辜的眨了眨眼,其实她也急需要去吃东西,这样可以将体里不开心的绪给挤压出去。

    于是,两个受了伤的女人跑去火锅城吃火锅,吃完后分手,林清虹道上:“三天之后拿报告,你别忘记来拿了。”

    “一定会记得的。”左天蓝保证道。

    两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之后,左天蓝一上午都是陪着林清虹,下午回到了凌云堂。

    左长河正在找她:“天蓝,我们凌云堂的第一期资金已经用完了,第二期的时候,市政那边还没有批复吗?”

    “爸,我先问一问。”左天蓝说着,回到了房间,她是不想直接去问容爵惜,那个男人恐怕正得意着她主动找上他吧!但是,她又不能不问,于是,左天蓝打电话给陈蔚。

    “陈秘书长你好,我想请问一下,关于凌云堂的第二期资金,你知道什么时候能拨下来?”左天蓝问道。

    陈蔚见左天蓝是林清虹的闺蜜,也客气了三分,于是给了一个小道消息:“左小姐,今天容副市长脸色不太好,估计资金方面的事会延迟一点。”

    他脸色不好?他为什么脸色不好?左天蓝不由奇怪了,容爵惜强取豪夺之后,还去了容凌雪的画房做模特儿,这男人还真是有问题!

    左天蓝自然是不明白陈蔚为何会给她这个小道消息,她只是觉得陈蔚比起容爵惜要好相处多了,只是,陈蔚并不是主事者,关于资金这事儿还得等容爵惜的批复。

    “陈秘书长,如果资金方面有消息了,麻烦你通知我一声,好吗?”左天蓝说道。

    陈蔚马上答应:“没问题,左小姐,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左天蓝陷入了沉思,容爵惜对她做了这样的事之后,她是这一辈子也不想再见他了。

    只是,凌云堂的资金,还在容爵惜的手上掌控着,她有什么办法呢!

    下午,左天蓝离开了凌云堂,她去街上走走,去散散心,去理一理心

    却不料,在半路上碰到了容凌雪,她闪避入人群时,容凌雪却非常眼尖的叫了起来:“蓝姐姐……”

    左天蓝不想见她,于是低着头继续往前走去。

    可是,容凌雪却飞奔着跑上来,然后挡在她的前面:“蓝姐姐,你怎么不答应我,我叫了你好久了,跑得我累得快不行了……”

    容凌雪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脯出气,确实是又急又累。

    “你有叫我吗?”左天蓝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我可能是没有听到。”

    容凌雪笑嘻嘻的拉着她:“蓝姐姐,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没有。”左天蓝马上否认。“对了,你叫我什么事?”

    “我昨天没有空陪你,今天见你在逛街,于是我陪你一起逛,好不好?”容凌雪开心的看着她。

    左天蓝凝视着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她的眼里盛满了内疚和难过,“凌雪……”

    容凌雪瞪着她:“蓝姐姐,看看你一定是有心事,眼睛红红的,而且还肿肿的,说吧,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报仇去!”

    “你要怎么报仇?”左天蓝不由笑了。

    容凌雪单脚支地,一只脚踢出去,一只手别在腰间,另一只手挥拳出去,“我揍他!”

    就是容爵惜,你舍得吗?左天蓝叹了一声,然后伸出右手轻轻一挑容凌雪的腰间,容凌雪子一斜就跌倒在地,“就你那绣花拳腿,还去揍人?”

    “对呀,蓝姐姐最厉害了!”容凌雪爬起来,“我送一件礼物给蓝姐姐,这样蓝姐姐就会开心了。”

    她说着,拉着左天蓝就往前面的珠宝店跑,“蓝姐姐,这款钻石耳钉好好看,我送给你好不好?”

    “不好。”左天蓝马上拒绝,她还有一只钻石耳钉在容爵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回来,但是,容凌雪送的,她再也没有脸面接受了。

    容凌雪拿着那对钻石耳钉在左天蓝的耳朵旁比划着,“蓝姐姐,你是瓜子脸短发女生,戴耳钉好好看,你就收下嘛,广告上说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我们的友谊也像钻石一样永远永远……”

    “容凌雪,我不要!”左天蓝沉声打断了她的话,她们之间的友谊已经破裂了,只是左天蓝在受着煎熬,而容凌雪并不知道罢了。

    “蓝姐姐,你不喜欢吗?”容凌雪的一片好心,她无辜的看着左天蓝。

    左天蓝难过的说:“凌雪,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是我不喜欢总是接受别人的礼物,那样我的心里会不安的,你虽然不介意,但这并不代表我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不要再买东西给我,好吗?”

    容凌雪见她这样,于是说道:“蓝姐姐,你只要不生气,我不买就是了。”

    左天蓝点了点头,“好了,凌雪,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那好吧!”

    容凌雪和她一起走了出来,两人刚要分手的时候,容爵惜开车过来接容凌雪,他看到两个女人在一起,不由眉毛微微一凝。

    “大哥来接我了,蓝姐姐,我们送你一程吧!”容凌雪不已。

    左天蓝的脸色瞬间苍白,她马上道:“不用了,凌雪,我走了。”

    说完,她不再理他们,而是背向着他们快步的消失在了人群里。

    容爵惜看着左天蓝避他如蛇蝎的画面,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连表也没有什么变化。

    容凌雪跑到了他的车旁:“大哥,你今天下班这么早的?”

    “刚巧路过,我还要回办公室去。”容爵惜说道。

    “那大哥先忙,我去逛街。”容凌雪笑道,“大哥,昨晚你忘记了什么?”

    “谁叫小雪像小猪一样睡着了呢!”容爵惜宠溺的笑了笑。

    容爵惜回到了市政,陈蔚将凌云堂的第二期资金项目放在了他的桌上审批,他只是看了一眼,却并未签名。

    下午下班的时候,陈蔚没有看到要审批的文件,不由问道:“容副市长,凌云堂的还没有审批下来吗?”

    “怎么?”容爵惜的语气有几分冷厉。

    陈蔚小心翼翼的道:“左小姐打电话问过。”

    容爵惜没有说话,她不敢再来找他吧!于是去问他底下的人,可是,左天蓝,你避得了吗?

    你知不知道,你越是想要躲避,他就越是想要她乖乖的回来。

    所以,容爵惜并不急于审批,他倒是要看看左天蓝和凌云堂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陈蔚见容爵惜没有表态,于是也什么都不敢再说,只好静静的退了出去。

    容爵惜则点燃了一支烟,烟雾之中,他的脸色异常冷峻,双眸也深邃如海。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