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掠夺

    

    她们会记得那个吻的味道,会记得一场欢的细节,给她们的不止是感官上的盛宴,还有心灵的触动。

    那样的触动,会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将她们网在中央,越是挣扎就越是缠得更紧。

    “50……53……56……”众人齐声数着计时器。

    这一分钟还没有完吗?左天蓝望着台上,容爵惜只留给她一个侧面,他的侧面非常的好看,像模特儿般棱角分明,而且,他亲吻得非常投入。

    当容爵惜亲吻她的时候,左天蓝只能感觉,她是看不清他的表,因为两人相隔得太近,现实生活中,距离太近则消失了美,可能也是如此吧。

    就像现在,左天蓝做为一个旁观者,“欣赏”着容爵惜和容凌雪的亲吻画面,她看得到他的唇片,看得到他手握容凌雪后脑勺的力度,能看得到他此时宠溺有加的样子。

    而容爵惜在亲吻容凌雪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恐怕只有容爵惜自己才知道。

    容凌雪虽然一向是狡黠多变,但是,容家的家风甚严,容君德管她管得很紧,她没有机会和其他的男人吻过,只是从电视和书上看到过,自然也不知道真正的吻究竟是什么味道。

    此时的她,被经百战的容爵惜吻着,还有众人的起哄声,她就算平时聪明伶俐,也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糊里糊涂的只感觉到容爵惜的强势中有着温柔和宠溺。

    容爵惜在容家一向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他会听容君德的话,他会对容凌雪宠有加,却不会做出逾矩之事,就算这一个吻,也是他第一次亲吻这个小丫头。

    当然,他亲过的女人,不止容凌雪这一个,还有左天蓝。

    他的余光能看到左天蓝的方向,她此时是背向着他们,依然是端着酒杯,他看不到她的表,只是将她美的材纳入了眼中。

    很快,一分钟过去了!

    但是,容爵惜还是没有放开容凌雪,陈蔚马上笑道:“比一分钟还要长些,足可见比一生一世的还要久些……”

    左天蓝没有再看他们,她选择了背向他转面,手中的红酒漾起一层细小的波纹,对于擅长功夫的左天蓝来说,端平一只酒杯实属易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在颤抖!

    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她将酒杯放在桌上,脑子里乱哄哄的,台上的人们究竟怎么样了,她也没有心思再看,现在她可以走了吧!

    刚好,林清虹也舀起了自己的手提袋:“天蓝,我们一起走吧!”

    “好。”左天蓝挽着林清虹的手,两个女人先行离开。

    在容爵惜的眼里,此刻的左天蓝则是挽着闺蜜的手潇洒的离去,他停下了眼前的吻,双眸变得异常深邃。

    而容凌雪则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尽管众人怎么起哄说要吻够一个钟,容爵惜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当容爵惜向陈蔚望了一眼,陈蔚心神领会,其实他也急着要去追佳人,于是乎:“女士们先生们,今晚的订婚宴到此结束,每一个人都非常开心,谢谢你们,这一夜有你们真好,最后,祝容副市长和容大小姐白头偕老,祝各位体健康心想事成!当然,我们更加期待容副市长的结婚宴了,对不对?”

    “对!”众人齐声笑道。

    宾主尽欢之后,宾客们陆续离场。

    而左天蓝和林清虹已经走到了外面,林清虹的脚步虚浮,她很少喝酒,明显是过了量。左天蓝扶着她:“看看你,怎么有借酒浇愁的意思?”

    “才没有!今晚我要重新去找个男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林清虹的眼睛雾蒙蒙的。

    二十八年的光,不要浪费在了一个人的上。

    而左天蓝自然也是开心的,终于,她也可以新生了!

    其实她的要求不高,她只是想要和左百川和凌云堂简简单单的生活,就足够了。

    只是,她这个简单的愿望,能实现吗?

    就在两人准备等车的时候,阿森向着他们走了过来:“左小姐,容大小姐说有重要事跟你说。”

    “凌雪找我?”左天蓝其实是不想再见容凌雪了,毕竟容爵惜现在是她的未婚夫,她和容爵惜之间见不得光的关系,会给容凌雪造成伤害。

    &nb

    sp;  “是的,左小姐,大小姐说你一定要去。”阿森的脸上没有表

    左天蓝点了点头:“好!”

    她转头对着林清虹道:“清虹,我去去就来,你能不能自己搭车先走?如果不能的话,就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回来先送你回家。”

    林清虹倚在了出租车的站台前:“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能回去。你自己回去时也小心些就是了。”

    于是,左天蓝跟着阿森来到了一间房间里,当她看到了房间里的全是男的物品时,她马上就知道上当了!

    阿森根本就是骗她,并不是容凌雪在找她,而是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在找她。

    左天蓝明白过来时,马上就要夺门而出,阿森比她更快,关上了密码锁的门。

    她马上就去找其它的出路,可是,房间像城堡一样的坚固,她根本是无路可寻。

    左天蓝正在苦恼之际,门被打开来,她的眼睛被一道白晃晃的影所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容爵惜进来了!

    他依然是一雪白的西装,在诉说着他今天的大喜子,一丝不苟的头发,饱满的额头,还有那双深邃而犀利的双眸,抿紧的唇片意味着他的怒气正在蔓延。

    笔直的西裤下,是一双黑得发亮的皮鞋,左天蓝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近,她本能的再次夺门而逃。

    可是,男人哪会给她机会逃掉!

    左天蓝先发制人的首先出招,尽管她也知道这样从他手上逃走的机会是微乎其微,可是她也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

    穿着一漂亮的蓝色晚礼服,再加一对同色系的高跟鞋,她此刻顾不得穿晚礼服的形象,只是一心想要逃走,出招之时也是倾尽全力,将左家拳法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容爵惜的手上吃过太多的亏,这一次,左天蓝是一句话也不说,就直接动手。

    她的拳法赫赫生风,但是容爵惜却并没有还手,他只是形错开避过了她凌厉的招式。

    左天蓝五指发力,双腿也是毫不留的向容爵惜扫过去。

    容爵惜见她一心想要逃,他若不是使计引她上钩,恐怕今晚他是见不到她,一旦见了他,她又动手起来毫不留

    如果他再继续避让下去,左天蓝定是占上风,容爵惜出的相接,掌风恻然,寒光四

    左天蓝在他一出手之后,刚开始还能在交手的时候相互过招拆招,时间一长,她毕竟不如容爵惜。

    而容爵惜却并不想一招就这样擒住她,他在她落于下风的时候,说了一句:“怎么?见我订婚,心生恼意了?”

    “没有!我只是想离开这里。”左天蓝见他往自己脸上贴金,倒也只是说了自己的目的。

    容爵惜扬起了一个讽刺的嘲笑:“既然是离开,为何出现在我的房间?分明就是想来见我!”

    “容爵惜你不要脸!”左天蓝被他一激,马上就生气了,“明明就是你让阿森来说谎骗我,说凌雪找我,我才会来,可是我一来,却是你的房间。现在放开我,我要走!”

    容爵惜在她气得发抖之时,趁着一个空档,一手将她擒住,将她抵在了墙壁上,他高大的体将她完全包围住,然后才凝视着她:“左天蓝,既然来了,我怎么会放你走呢?”

    “你……”左天蓝一惊,“你想做什么?”

    容爵惜一只手将她抵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肩头,抚着她小巧而美丽的形似蝴蝶的锁骨处,慢慢的再滑入了领口里。

    他的手指一触上了她的肌肤,她就像是触了电似的跳了起来,他的手指粗糙,渀佛带着电流,从某一点处开始,然后蔓延至全……

    左天蓝拼命的挣扎,她每一次落在她的手上,都是有一个不好的下场,而这一次,她也预感到了。

    但是,她的挣扎,更是激起了男人的征服

    他森冷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如果不想这条美丽的裙子毁在我的手上,光溜溜的出容家的大门,就乖乖的取--悦我!

    掠夺成的男人,哪容左天蓝忽视他,又哪容左天蓝想逃开!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