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害羞

    所以,左天蓝当年在生孩子的时候,伤口开的很小,又有林清虹做她的产后营养师,恢复和保养的特别好。二五零 伤口看上去,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当容爵惜说到这个,也算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一说一个准。

    他一看到了左天蓝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说中了她的心思。

    当然了,容副市长察言观色的本事,那自然是数一数二的。别说要看穿一个左天蓝,就是十个左天蓝,她也是易如反掌之事。

    只是,咱们容副市长纠结了一个问题:“给你主刀的医生是男还是女?”

    “呃……”左天蓝顿时就黑线上头了,她不由皱眉:“关你什么事?”

    容爵惜将她重新拉入了自己的怀中:“我是你什么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左天蓝不习惯和他这么亲密,想要挣脱出来,可是男人却是不让。

    “容副市长,小民要睡觉了。”她无奈的说。

    容爵惜忙了一天的工作,回来后又和她进行了几个小时的体运动,最后还带着全家人去迪士尼玩。可是,他有着惊人的体力,似乎是一点也不累。

    “好吧,说了我就让你睡觉。”他道。

    这根本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左天蓝没好气的道:“男医生。”

    “呃……”这次轮到了容爵惜黑线上头了,她答得这么爽快?

    左天蓝有些得意,谁让他纠结着不放的,他越是喜欢纠结的事,她就越是让他纠结去!

    真不明白这事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左百川都已经五岁了,他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只是,被容爵惜提到,左天蓝才想起来,她好久没有去看林清虹了,也不知道林清虹最近在做什么,也没有约过她。

    容爵惜这一次只是纠结了一会儿,就在她的耳边轻笑道:“是女医生。”

    左天蓝英气的眉毛一挑,意思很明显,你怎么知道?

    容爵惜凝视着她:“你在我的下都是这么害羞,何况还是赤果果的躺在手术台上给男人看!”

    没有办法,咱们英俊神武的容副市长有时候骄傲的还真有道理了。

    后来,左天蓝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而容爵惜的睡眠比他们母子都要浅,他在看着左天蓝和左百川睡着了之后,他的眼神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温柔了许多。

    只是,左天蓝没有看到而已。

    ------------

    第二天一早,医院。

    林清虹开着自己的小车进去,别人用六年的时光组建家庭结婚生子,她则全部用在了工作上,以至于还不足三十岁就已经是产科主任医师了。

    “林主任,市委来人,说有关于医疗整改方面的文件,院长叫你过去一趟。”

    林清虹一进来穿上了白大褂,院长那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我马上就来。”

    她快步走进了院长办公室,敲门进去之后,“院长,您找我?”

    院长点头道:“小林来了,这是市委派来的关于医疗整改负责人容副市长的秘书长陈蔚……”

    林清虹一听,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向干练精明的她,此刻却像是一个无知的女生,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男人。

    陈蔚也是非常意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林清虹,几年不见,她成熟了很多,依旧是那么漂亮,只是,对他的态度冷漠讳深。

    “院长,我想我只是一个产科医生,我不懂医疗整改方面的事,请您另找别人吧。”林清虹马上拒绝,如果可以的话,她今生今世都不要再和这个叫做陈蔚的男人见面。

    她说完后,不等院长表态,马上就开门走了出去。

    院长推了推他的老花镜,不明白的道:“小林平时工作最为积极,也一心为病人着想,今天这是怎么啦?”

    她怎么啦?恐怕也只有陈蔚秘书长才能解释清楚吧!

    陈蔚说道:“院长,我想先私底下和林医生接触接触,整改的事您先别派别人,行吗?”

    “那行,这事儿我交给小林是最放心的。”院长说道。

    陈蔚隔着玻璃窗,看着林清虹一路快步走过林荫道,她上白大褂掀起一阵风。

    林清虹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整个人都好像失了魂丢了魄一样,不期而遇,不应该发生在她的上。

    可是,陈蔚并没有再追来,而是开着他的车离开了医院。

    这与刚刚到达医院的左天蓝碰上了,早上的时候,容爵惜开车去市政上班,而左天蓝则是送左百川去上课。

    她现在还没有上班,自从在麒麟集团公司出来之后,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于是乎,她想起了林清虹,心动不如行动,她马上买了水果就直奔医院。

    左天蓝没有想到,容爵惜的秘书长陈蔚来这里了。她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陈蔚就开车走了。

    医院里,林清虹一早就开始忙碌,今年是龙年,生龙宝宝的人特别多,作为产科医生主任的林清虹来说,自然是忙碌不已。

    她收起了自己的绪,全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中来。

    林清虹一看到左天蓝到来,她皱着眉头调侃:“怎么?又怀孕了?”

    “你个乌鸦嘴,别乱说话,每次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左天蓝坐下来。

    “我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十五分钟后我要继续给产妇做例行产检。”林清虹倒了一杯水给左天蓝喝,另外开了一张单给左天蓝,“记得去一楼大厅交钱拿药。”

    左天蓝瞪着她:“林清虹,你干嘛咒我生病?”

    林清虹摇了摇头:“左天蓝,你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怎么还和十八岁的小妹妹一样天真?你又和男人上了是不是?我问你,你有没有做保险措施?”

    左天蓝的脸马上就红得跟蕃茄一样了,她最近是和容爵惜做过了,可是,又不是她自愿的,而且她也确实没有做保险措施。

    “只是,清虹,你怎么知道?”左天蓝冒着被好友骂的危险,还是问道。

    林清虹怒气不争哀其不幸,“一看到你风满面的样子,就知道被男人滋润过了。那我问你,男人有没有做保险措施?”

    左天蓝看着好友在药单上开的是避孕药,她红着脸摇了摇头,容爵惜像个发的兽一样,哪会做保险措施!

    “这就对了,上一次生百川时疼得死去活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还记得呢!”林清虹看着她,“既然你搞不定男人做保险措施,那就只能你自己口服避孕药了。”

    “哦……”左天蓝知道自己很没有用,这些事还要好朋友心。“可是,清虹,我今天买水果来是特意来看你的。”

    林清虹只是拿了一个苹果出来,“好了,我接受了,其余的拿回去给左师傅和百川他们吃。”

    “清虹……”左天蓝的眼睛湿润了。

    林清虹当年是不同意她生下左百川的,毕竟一个单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之后生活会非常不易。可是左天蓝坚持要孩子,这些年左家生活不易,林清虹自然是知道的。

    “好的,可能我今天因为心不好,等一会儿还要接待产妇,说话语气不好。”林清虹见左天蓝这样,也不好再说她什么了,只是道:“你呀你,别再让男人欺负你了。”

    左天蓝瞪圆了眼睛神气活现的说:“哪个男人欺负得了我,你不用担心的。”

    “别的我不担心,可是男女之欢这件事,你就是个吃亏的命。”林清虹哼了一声。

    “难道……”左天蓝此时很想调侃回好友,“清虹在男女之欢这件事上,一向就是占据着赢的那一方了。”

    林清虹今天早上见过了陈蔚,前尘往事不由全部涌了上来,“我现在恨不能割了全天下男人的**!”

    左天蓝见她说完后,绪波动很大,而且体也在不自觉的颤抖,她赶忙上前抱住林清虹,“是我不对,亲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林清虹伏在了左天蓝的肩膀,她再能干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她闷声道:“左天蓝,我今天见过他了……”

    “谁?”左天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清虹没有再说话,但却越来越伤心。

    “当年欺骗你的那个男人!”左天蓝马上就扬高了声音,仗义的道:“在哪里,我马上就去阉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