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一家三人同睡

    可是,这个问题怎么能难倒我们的容副市长呢!

    只见他一手抱起了左百川,另一只手拉着左天蓝,将她拉向了驾驶位的车门旁:“我喝酒了,你来开车!我告诉你怎么走!”

    左天蓝打开了车门,原来这个男人不是要她做司机,是因为他喝了酒,容副市长如此遵守交通法规,倒是让左天蓝刮目相看了。二五零 她一直以为他只会用权谋势呢!

    于是,夜色下,一辆高级小车驶离了凌云堂,在夏夜里向前行驶。

    左天蓝比较少开车,对于路况并不熟悉,她专心的开着车,而左百川却是坐在容爵惜的怀里,两父子一起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们上,她眼角的余光能看到父子俩相依相偎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柔软。

    按照容爵惜的指示,左天蓝将车开到了迪士尼乐园。

    夏天的迪士尼乐园经营到凌晨一点钟,此刻,像童话中一样美丽的背景,梦幻般奇特的堡,这夜间的城堡,仿佛是人间的天堂。

    这是所有小孩梦幻中的天堂,游乐的圣地。左家的经济一向短缺,自左百川出生以来,左天蓝还没有带他来过。

    此刻,一家人来到了迪士尼乐园,左百川再人小鬼大,还只是一个孩子,对着新奇事物有着强烈探索的孩子。

    在这里,灰姑娘可以穿上水晶鞋,从此成为公主;有纯真活泼的小飞象;还有天真可的小熊维尼;但是,父子俩意见不需要商量,就达成了一致。他们要一起去看“明世界”,探索宇宙的奥秘,领略太空惊险之旅。

    左天蓝和他们一起,看到星星仿佛就在眼前闪过,那好像是光速般的体验,即使她是大人了,还是觉得非常的新奇和喜欢,这也是迪士尼吸引着众多游客的原因吧!

    那些只是在动画片里感受过的场景,比如女孩会更喜欢白雪公主、小熊维尼之类,但男孩会更钟于惊险刺激的节目,好在左天蓝这人,从小对洋娃娃并不怎么喜欢,她像个假小子一样,也是喜欢这样惊险又刺激的节目。

    今天晚上,一直玩到了迪士尼结束一天的营业。当然,这一家三口都是意犹味尽。

    左百川不想走,他道:“爸爸,我们藏在城堡里,好不好?”

    左天蓝见他玩得不想回家了:“左百川,明天还要不要上学?”

    容爵惜抚了抚儿子的头:“听妈妈的话。”

    左百川望着左天蓝,左天蓝拉着他的手:“今天已经很晚了,下次我们再来。”

    容爵惜也说道:“下次我们提前安排,玩上一整天,一天玩不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当然,这里的迪士尼是全球最小的一个,我们下次去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迪士尼玩,那里的最大节目又多。可以看动物王国、魔幻影城、科幻天地、梦幻世界,还有水上乐园……”

    左百川马上伸出小小的手指:“拉钩!谁说了话不兑现牙齿就要掉光光!”

    容爵惜伸出大手指和他拉钩,左天蓝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一大一小约了下次的节目,她扬唇笑了笑,只要左百川开心,她就开心。

    回去的时候,依然是左天蓝开车,容爵惜在给她指路的时候,左天蓝道:“不对呀,我们是要回凌云堂,百川要回去睡觉,明天要上课了。”

    容爵惜所指的是去他别墅的路线,“你让我喝了酒自己开车回去?”

    果然,左天蓝马上就上当了,她更不会想到男人还会有其它的心思,“唉呀,对不起,我忘记你喝酒了,好吧,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和百川再坐车回去。”

    对于左天蓝有责任心,恰恰就被这个男人掌握住了弱点。

    于是,左天蓝将车开回了容爵惜的住处后,她下了车,却看到左百川已经在容爵惜的怀里睡着了。

    “这么晚了,你带着睡熟了的孩子怎么去搭车?”容爵惜说道。

    左天蓝看着左百川,她也知道,这边很难拦到车。

    容爵惜道:“今晚就住这里了,明天直接去上课。”

    “可是……”左天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容爵惜就抱着左百川去了他的主卧室。

    左天蓝只得跟着过去,她以为他会让左百川住小孩子的房间,“他不是有房间吗?”

    “好久没有清理了。”容爵惜说着,并替左百川脱了凉鞋,再将他放在了他平时睡的大

    左天蓝赶忙道:“我去清理。”

    “站住!”容爵惜冷声道。

    左天蓝走到了门口,又只得停下来,她看着他,他已经给左百川盖上了空调被,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凝视着她。

    她不由眨了眨眼睛,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接着是不好意思。

    只见容爵惜伸出了手,拂了拂她的脸颊,上面还沾着油蛋糕的香味,她连洗也没有洗。

    这样一个细小的动作,却是让左天蓝莫名其妙的就红了脸,其实她也曾问自己为何不争气,干嘛那么容易红脸!

    “不用去清理了,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容爵惜凝视着她。

    左天蓝有些受宠若惊:“不……我不累……”

    “真的不累吗?”容爵惜的语气意有所指,而那双一向犀利至极的双眸,开始从上至下的打量着她。

    她不是不累,只是不想左百川睡在这里。

    她今天本就忙左百川的生忙了一天,而晚上又被这个男人差点榨干了,晚上又是做司机又是去迪士尼乐园玩,她累得快变猪了。

    左天蓝移开了视线,“那我回去休息了,如果百川有什么需要,你叫我。”

    “有什么需要,一叫你你就过来?”容爵惜问她。

    “当然!”左天蓝保证。

    容爵惜扬唇一笑:“去吧!”

    左天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去洗了澡之后,觉得浑上下舒服很多了,正准备睡觉时,却听到了左百川打电话给她。

    虽然是只隔了几间屋,左天蓝还是接了起来:“喂,百川,你怎么啦?”

    手机里传出来一阵轻笑:“是我……”

    “呃……”左天蓝不由一怔,他干嘛拿左百川的手机打电话给她?“百川怎么样了?”

    “还在睡。”容爵惜说道。

    左天蓝有些莫名其妙:“你……有事吗?”

    容爵惜头上黑线升起,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她吗?

    “那个……我能不能问问,有关于你说凌云堂签字是真的吗?”左天蓝不想让父亲再失望,于是又问了容爵惜。

    可是,容爵惜却没有正面回答她,他却是问了另外的一个问题:“生左百川的时候疼吗?”

    左天蓝顿时就觉得风中凌乱,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嗯……”她轻声答他,然后又道:“其实做母亲最幸福的就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她至今仍然忘记不了左百川第一声哭声时的样子,她道:“我当时躺在手术台上,由于施了麻醉后,我全都不能动,而牙齿冻得咯咯响,偶尔听到金属器皿的声音,那一刻,对我来说是煎熬,最后等待的煎熬,可是,百川的第一声哭声时,我就激动得忍不住要流泪了。我还记得,医生抱着有婴儿布裹着的百川,放在我的面颊旁,我和他亲了亲,他睁着一双灿若星辰般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我那时候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左天蓝讲到了这里,自己也沉浸在了回忆之中,脸颊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而电话另一头的容爵惜只是沉默着听着,过了好一会儿,左天蓝才道:“我是不是好啰嗦,你还在听吗?”

    容爵惜轻笑一声:“你是动手术的?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小腹上有疤痕呢?”

    窘!左天蓝脸上一红,这男人……

    “你脸红了,对不对?”容爵惜笑得更得意了。

    左天蓝咬唇:“我不跟你说了。”

    有些事,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当着面的时候,左天蓝估计是怎么也说不出这一番话来,可是有电话传达,她就不知不觉的讲了出来。

    “我要挂电话了……”左天蓝道。

    “妈妈……”左百川醒来了,“妈妈……”

    左天蓝一听左百川的声音:“百川,你醒了?”

    左百川稚嫩的童音传了过来:“妈妈,我要洗澡……”

    “我马上来。”左天蓝赶忙起,拿着电话就往容爵惜的卧室跑去。

    而在容爵惜的主卧室里,左百川和容爵惜并排躺在,左百川笑道:“爸爸,妈妈来了!”

    “你的功劳最高。”容爵惜也笑了。

    左百川乐了:“有没有奖励?”

    “奖励你做副市长助理。”容爵惜这个奖励的惑可真够大的了。

    两人正聊着时,左天蓝敲门进来了。

    “妈妈,我上臭臭,我要洗澡……”左百川坐起来。

    左天蓝弯腰,将他抱起来:“妈妈带你回房去洗。”

    “我要洗爸爸的大浴缸。”左百川指着这个主卧室带的浴室。

    可是……左天蓝望向了容爵惜。

    “去吧!”容爵惜已经洗好了澡,上依旧是一简单的纯棉睡衣。

    于是,左天蓝抱着左百川去他的浴室洗澡,主卧室带的浴室自然是一应俱全,她给儿子洗好后,拿一条新毛巾将他裹起来抱出去。

    左百川则是指着容爵惜的大,左天蓝明白,于是抱着他过去放在了容爵惜的边。

    “妈妈……”左百川在上一翻滚,小肚皮都露了出来。

    左天蓝赶忙拿毛巾盖着他:“小心着凉了!”

    左百川的小手勾着她的脖子:“妈妈既然是担心我着凉,您陪着我边睡好不好?”

    左天蓝对于孩子的话,自然是一点抗拒力都没有,只是这是容爵惜的,她哪能和他睡?

    容爵惜这时也道:“今晚如果受凉,明天就不能上学了。”

    左天蓝只得留下来,她躺在了最远处,让左百川睡在她和容爵惜的中间,左百川看了看左边的容爵惜,又看了看右边的左天蓝,他也有爸爸和妈妈一起睡觉了。

    “看看你,像个小老鼠一样动不停,该睡觉了。”左天蓝轻声道。

    左百川却是兴奋的很:“不是的,妈妈,我不属小老鼠,我属猪,您才是属小老鼠呢。”

    容爵惜看着这娘儿俩躺在边,心里有一股暖流在充斥着他。

    “爸爸属什么呢?”左百川一点睡意都没有。

    “爸爸属猪。”容爵惜扬起薄唇:“咱爷俩同一生肖。”

    左天蓝马上嘀咕:“没见过这么聪明的猪!”

    “小老鼠说什么?”容爵惜带着笑的双眸望向了快掉下的女人,然后对左百川道:“看你妈妈快掉下了。”

    左百川一个翻,去拉左天蓝,他的力气当然是拉不动,但是,这个小腹黑是大腹黑的种子,大腹黑的长臂一伸,就将左天蓝捞到了大的中间来。

    这一大一小两个腹黑将她困在了中间,她看了看左百川,左百川非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妈妈,您睡中间就不会掉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