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出差玩亲密

    左天蓝回到了凌云堂,屠已经收拾了茶几上苏子默喝过的茶杯,将整个厅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天蓝,你答应我的事呢!”在苏子默走后,屠第一时间问她。

    “什么事?”左天蓝还在想着风御骋的事,哪记得屠交待过自己什么?

    屠瞪着她:“敢你将什么事都忘记了,还说一定会办到。左天蓝,你这次带着川川究竟是做什么去了?你根本就没有去找心仪的男人是不是?”

    “妈,对不起……”左天蓝忽然之间就觉得,她是不是辜负了所有人对她的期望。

    母亲希望她能找一个相的男人,和她相守一生,这做母亲的也就能放下心来。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和风御骋相守一生。

    父亲希望她能担起凌云堂的重任,将凌云堂的武术弘扬光大,可是,她也没有能力办到,反而是让凌云堂越来越没落了。

    屠往常教训左天蓝时,左天蓝总是会顶嘴,而今天,她却道歉,这倒是让屠一时之间也难过了起来。

    所谓知女莫若母,她轻叹了一声:“天蓝,我知道你一心为了凌云堂在外奔波,可是,这并妨碍你找寻另一半啊!我刚才见到风御骋来我们凌云堂,如果你还是喜欢他,我也不生气他上次抢百川的事了,你和他真的是一对金童玉女,你为什么要拒绝他?”

    左天蓝听她说起,眼圈儿一红:“妈,您别说了,我和他不可能的。”说罢,左天蓝左右望了望,“对了,妈,怎么没有见到爸呢?”

    说到了这事,屠有些开心了:“听说,容副市长找你爸谈事呢!”

    “是吗?”左天蓝自从知道了容爵惜舀她做棋子只是为报复风家后,她连和他扮地下人的兴趣都没有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找她爸爸去是做什么了,是真的谈公事谈凌云堂的发展前景呢?还是随便忽悠一下左长河呢?

    -------------

    香城市政府办公室。

    容爵惜抽出时间看了凌云堂的整改方案,他亲自接见了左长河。

    “容副市长,要您抽出时间,真是太感谢了。”左长河终于得以见到容爵惜,自然是非常的兴奋和开心。

    “对于凌云堂,我们都非常重视,所以整改方案一定要完善,还希望左师傅能理解。”容爵惜此时的亲和力表现到了极点。

    左长河连声点头:“知道的知道的。对了,容副市长,天蓝她说有些不舒服,于是带着百川去旅游了,所以今天没有来。”

    原来她的借口是去旅游,那么她家就成了旅游景点?容爵惜不动声色的凝了凝眉,“我这次跟左师傅说也行,下次让左小姐自己来就行了。”

    “您说让天蓝自己来?那丫头我担心……”左长河不由有些担心。

    容爵惜却说道:“左小姐是凌云堂第十代传人,功夫自然也是得到左师傅的真传,而且她要担当的重任,不仅是负责凌云堂的兴衰荣辱,而且我还希望她能将香城的武术行业发扬光大,走向全国甚至走向全世界。”

    对于左天蓝对武术的天赋,容爵惜就才方面来说,她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容副市长,我该怎么多谢你……”左长河感动得已经是语无伦次了。

    每一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他们将来能够有所成就有所作为,如果左天蓝真的能做到这一步,左长河作为父亲来说,自然是非常之开心,也是非常荣耀的了。

    容爵惜站起,“左师傅这样的武术大家,理应政府扶持进行推广,将我们中华民族的武术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并且越来越辉煌。”

    “谢谢容副市长……谢谢容副市长……”左长河所有的话里,翻来覆去的只有这一句了。

    容爵惜的话,无疑是给左长河吃了一粒定心丸,他在回到了凌云堂之后,非常的开心。

    而左天蓝深知容爵惜的狡诈和腹黑,她却不敢相信容爵惜会这么好心。

    差不多一个星期过去了,容爵惜没有再找过左天蓝,而左天蓝也恨不得一世都不再见他。

    只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很快,相邻不远的同省韶城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旅游节,邀请了香城的领导前去指导工作,而容爵惜就是其中之一。

    &nbs

    p;非常“荣幸”的,左天蓝是他随行的“助理”。

    在市政出差帐上,只记录着容副市长及其助理到达韶城宾客,而左天蓝当然不想去,可是,凌云堂的命运还握在容爵惜的手中。

    到了宾馆之后,一人一间房,这倒是让左天蓝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晚上,韶城旅游局长请客吃饭,容爵惜则是带着左天蓝一起去。

    “我能不能不去?我不喜欢应酬。”左天蓝拒绝。

    容爵惜扬起了一抹嘲笑:“作为凌云堂的第十代传人,你应该明白有些东西不是你喜欢不喜欢才去做,而是你应该不应该去做。”

    左天蓝瞪他:“可是,我根本不懂你的助理要做些什么?”

    “既然你做不来助理的工作,那就做保镖的工作,这会做了吧!”容爵惜的语声透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保镖?”左天蓝嘲笑了一声自己:“我的武功根本不及你,何谈保护你?”

    如果她的武功比他好,六年前那一次她也不会被他施暴了吧!所以,除了恨他之外,也怪自己学艺不精。

    容爵惜看着她,那天她离开他别墅时还好好的,就连两人的鱼水之欢也有几分缠绵缱绻,为何才一个星期不见,她就又开始违抗他的指令。

    “左天蓝——”他轻哼了一声。

    左天蓝转过头不望他,因为她握紧的拳头,怕自己在下一秒时迫不及待的揍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容爵惜当然有看到她握紧的小拳头,他冷声道:“你就是这样的脾气担当一个凌云堂堂主?你知不知道,你如果不是左长河的女儿,根本不够资格做凌云堂的堂主!”

    左天蓝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指指着他吼道:“容爵惜,我够不够资格,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因为你也没有资格!”

    容爵惜看着她今天像一只小母狮般凶猛,尽管这在异地,可他依然是权倾世间的大人物,何况,这样的左天蓝,让他忍不住教训她。

    “凌云堂现在是政府扶持的项目之一,而我是这次项目的最终负责人,左天蓝,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教训你?”容爵惜的双眸犀利的向了她。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法则之一,何况容爵惜这个副市长不仅是官大几级,简直就是扼住凌云堂命运的咽喉之人,左天蓝知道自己太冲动了,这样顶撞于他是对自己无益,可是,她做不到表面一心里一,当面一背后一

    所以,她只有握紧了拳头,咬着牙齿瞪向了别处,可依然能感受到容爵惜那双犀利至极的双眸停留在她的上。

    “我去。”终于,她主动说。

    “走。”容爵惜率先走了门,左天蓝只能跟上。

    两人一起下了楼之后,司机早已经在此等候,两人都坐上了后车座之后,却是驶向了一家高级服装店。

    “去选一工作服。”容爵惜只是淡淡的说。

    今天左天蓝穿着t恤衫和七分裤,从上到下都是清爽怡人的味道,却少了做助理的干练,而且服装也不够正式。

    左天蓝见他上穿着白色衬衫和西裤,她似乎什么时候见到他,他都是这样的穿着打扮,她极少和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个个都是西装革履皮鞋裎亮,头发一丝不苟,而且整个形象都是完美无缺。

    不过,容爵惜却是坚持她要有助理的样子。

    所以,左天蓝只好去选了一白色衬衫和黑色的短裙,再搭配上黑色的女式西装,她快认不出自己来了。

    怎么着?做政府的助理都是这样的派头吗?

    由于她还在和他赌气,清新俏丽的脸上冷若冰霜,这更加增加了她几分能干的感觉。

    但是,只有左天蓝自己知道,她习惯了自由自在的休闲服,这样的正式工作服,让她全上下都充满了紧张的绪。

    而且,容爵惜居然将大手放在了她的腰上,这样的亲密礀势,让她马上就弹跳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