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同居(上)

    左百川在哪里都能适应生活,即使是住在容爵惜家里,他也依然是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

    而左天蓝则很是拘束,两人虽然是人关系,但以往没有住在同一屋檐下,还可心避免一些尴尬的事,可是,现在同住在一起,她才发现一点也不习惯。

    当天晚上,左百川睡觉了之后,左天蓝也回到了她的房间里来,她没有和容爵惜同住一间房,这对她来说,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

    而容爵惜却是在书房里忙碌,香城的政绩如何,这可是咱容副市长要做的功课了。

    左天蓝勉强用一只手洗了澡之后回房间睡觉,由于她睡觉一直都有个认的毛病,所以很晚都睡不着,然后又想着那个杀手为何要杀她,这一想来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她坐起来,看着豪华的欧式别墅里,房间是又大又宽,外面的路灯灯倾泻进来,就连房间里的影子也是增长了几倍。

    无奈的叹了一声,左天蓝正准备躺下时,忽然,她想上洗手间,于是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却怎么也打不开马桶盖。

    这……可是急坏了左天蓝。

    她虽然已经来过不止一次容爵惜的别墅了,但是还没有在这里上过洗手间,这可是怎么办?

    于是左天蓝实在是憋不住了时,打开了她卧室的门,左右看了看,书房的灯已经熄灭,而容爵惜的卧室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难道……她要去他的卧室问他这个?

    而偌大的别墅,他并没有请别的佣工,只有他们三个人在这里。当然,还有隐藏在暗处的保镖。

    不得已,左天蓝只能敲开了容爵惜房间的门,他已经洗好了澡,穿着宽松的棉质的睡衣和睡裤,只是额上的头发还有点湿润的感觉。

    有的人即使穿着非常普通的衣服,也能表现出致命的感,而这种人非容爵惜莫属。

    左天蓝看着即使穿戴整齐,也依然露出了一丝邪气的男人,脸不自的红了起来。

    “果真是愿意乖乖做我人了,在我洗好澡之后过来了!”容爵惜凝视着她苍白的脸上染上了几朵红云,“进来吧!站在门口做什么?”

    她才不是呢,左天蓝不肯进来:“我想问问你……我房间的洗手间马桶盖怎么打不开?”

    容爵惜看着她,她正在为这个问题而憋得满面通红,对于她这次乖乖的带着左百川入住别墅,他的心里倒也觉得没有什么,除了左百川调皮一些,而左天蓝几乎是非常安静的。

    “你倒是说话啊!”左天蓝恼火的道:“你不说话,我砸烂了你可别找我赔!”

    对于左天蓝的急子,容爵惜倒也没有意外,他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她的房间里,以指纹开了锁,马桶盖弹跳开来。

    左天蓝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容副市长,你在马桶上装了机关啊?”

    “这是指纹锁。”容爵惜淡淡的道。

    左天蓝再一次目瞪口呆,炫耀高科技也不用装在马桶上吧!果然容副市长的思维就是与普通老百姓完全不同啊!

    “那……那我每上一次洗手间,要理万机的您抽出时间来解锁?”她不敢相信的问他。

    容爵惜却是道:“明天我会换上你的指纹……”

    左天蓝顿时就风中凌乱了!

    不过,目前她最想要做的一件事是解决内急的问题。

    “容副市长,谢谢你。”她想他离开,她要上洗手间。

    “嗯。”他当之无愧的点了点头,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左天蓝是最熬不住心理战术的,她马上道:“你快回房间休息吧!明天你还有很多事处理呢!”

    “你换药了吗?”容爵惜却问她。

    “没有。”左天蓝直接说。

    容爵惜看着她:“夏天的伤口容易感染,我给你换药。”

    左天蓝才不相信他有那么好,她推他出洗手间:“我不要你换,而且我现在要上洗手间,你快出去!”

    容爵惜却低笑道:“你上你的,我看我的。”

    就算左天蓝的体是没有受伤的,也不是容爵惜的对手,何况她现在左肩上有伤,单凭一只右手根本是撼不动容爵惜分毫。

    “哪有人看这样的!”左天蓝跺脚道。

    可是,容爵惜只是凝视着她,就是不走。

    左天蓝着急的道:“你要怎么样才肯走嘛?”

    容爵惜忽然觉得,左天蓝就是一个顶着二十八岁的年龄,但心智估计却只有十八岁光景,就是他们家容凌雪差不多的样子。

    他见她实在是又又怒又羞,于是也不再跟她耗下去:“你不给我一点甜头,我怎么走呢?”

    甜头?左天蓝正在不上厕所之事而犯苦头,他还索要甜头?

    她看着他的薄唇生得非常好看,但却偏偏又是非常的邪恶,她为了尽快解决内急问题,只好一手扯住他的手臂,借力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敷衍的亲了一下。

    可是,她这一亲上,想要再退回来时,容爵惜却一手搂着她的腰,加深了这一个吻。

    是不是吻着吻着就会习惯?左天蓝本来是抗拒他的吻的,无奈现在他要自己主动亲吻他,她的敷衍可过不了他这一关。

    于是,在他继续加深这一个吻时,她却轻轻的咬了一下他的唇,虽然力气不大,但却是让他的舌头退了出来。

    左天蓝赶忙道:“你再不出去,我真的要尿裤子了!”说完之后,她的大眼眸带着几分乞求。

    容爵惜喜欢占着上风的感觉,当看着这个女人臣服于自己时,他才放开了她。

    左天蓝解决完了上厕所的问题之后,走出来却见他仍然在她的房间里。

    “坐下,换药。”他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左天蓝知道,如果不让他换药,她今晚不要想睡觉了,好不容易退了烧感冒好了很多,她要好好的睡一觉,趁这几天养好精神,她还要找出那个杀手,还要积极努力的工作,还要改变凌云堂的现状。

    依他所言,她坐在了沙发上,解开了睡衣的前几颗扣子,露出了圆润而小巧的左边肩膀。

    而容爵惜在面对她的伤口时,没有再说一句话,整个过程都是静默的。

    他安静的换药,她安静的让他换。

    换好了之后,他才说道:“伤口虽然不深,但明天还是要让专业医生给你看看。”

    “不用了,过几天就好了。”左天蓝不想任何人知道她受过伤。

    容爵惜凝视着她:“需要不需要是你自己的事,只是你要明白一件事,你最想要得到什么,就要尽最大的能力去保护什么?”

    当然,他在提醒她,她是如此在意左百川,她只能快点好起来,如果是伤口发炎感染的话,她不仅是解决不了杀手这一件事,还不能带左百川回凌云堂。

    左天蓝抬头望他:“你帮我换,行吗?”

    反正他都已经知道了,她也没有必要隐瞒自己受了伤,而且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容爵惜的唇角溢上了一抹儿嘲笑:“你是不是想我看多了你受伤的这幅丑样,对你提不起兴趣来?”

    “最好是提不起兴趣,早点放我一条生路。”左天蓝恼火了。

    容爵惜脸上晴未变,他唇角的嘲笑也未减少一分:“就算我对你没兴趣了,你若不乖乖的听话,也别指望有好子过。”

    这个女人时时刻刻的想着要走?走去哪里?回风御骋的边?还是和新钓的苏子默在一起?

    可是,他偏偏不遂她愿。

    想走?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左天蓝转过了头不再看他,而是下了逐客令:“我要休息了。”

    容爵惜也站起,没有再说一句话,就离开了房间。

    左天蓝没有了睡意,只是望着窗外的那一轮明月,心里在念着苏轼的那首词:“月有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千里共婵娟……”

    若是问此刻,她最思念谁?

    她最思念的莫过于和她同住一间别墅的人,当然不是容爵惜,而是她的宝贝左百川。

    一想到了这里,她起去左百川的房间,为方便照顾左百川,她就住在左百川的隔壁房间,而且,晚上睡觉之前,屠还打电话来千叮万嘱给左百川盖好被子。

    可是,当她站在虚掩的门口时,却看见了一个高大的人影矗立在左百川的前。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