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今晚来我家

    而容爵惜此时看她的眼神,近乎一种赤果果的感觉,他那双深邃犀利的双眸完全有将她在此地剥光就地正法的样子。

    左天蓝被他这样一看,浑都开始不自觉泛红,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不想和容爵惜再有什么关联。

    此时,容爵惜站起,他高大的更是令她如愁云笼罩不得动弹。

    左天蓝知道他惩罚手段一向是花招百出非常邪恶,她不由自主的脸都红到了耳根。

    “想到了什么惩罚?”容爵惜的薄唇勾起一个妖孽至极的笑容。

    “没有。”左天蓝否认,但却是否认不了她嫣红的羞。

    容爵惜正准备说话时,在二楼的楼梯口出现了一抹倩影,她长发飞舞,一洁白的裙装非常漂亮和可,声音更是如铃声般好听:“大哥,蓝姐姐……”

    左天蓝一看,居然是容凌雪,她的心底微微松了一口气,天啊,终于来了一根救命稻草,否则她会被容爵惜连皮带骨的啃得一干二净了。

    容爵惜对于容凌雪下楼当然没有惊诧的,只是见左天蓝以为可以逃脱惩罚而松一口气感到了气恼,他低声在她耳边道:“今晚来我家。”

    这时,容凌雪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边,她一只手穿进了容爵惜的胳膊里,另一只手伸进了左天蓝的手腕里,“大哥,蓝姐姐,你们都在这里,太好了!不如今晚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听说《2012》在影院重新放呢,如果玛雅人靠谱的话,你们最想做什么?”

    对于电影,左天蓝自然是不陌生的,她虽然只是一个武打替,但却喜欢好莱坞的灾难科幻动作商业大片,反而是不喜欢卿卿我我的片。

    她微微一眯眼:“如果玛雅人靠谱的话,我只想带着父母和百川一起去旅行,去我们想去的地方。”

    “蓝姐姐好家呀!”容凌雪看着她笑道,“如果玛雅人靠谱的话,我想画一幅最后人类的样子,成为绝世之作,并签上我的大名——容凌雪三个字。”

    容爵惜宠溺的看着她:“还好玛雅人不靠谱,否则我就要欣赏一幅比灾难还要灾难的画作,多惨啊!”

    “大哥好坏!”容凌雪跺着脚嘟着嘴,一幅小女儿的羞之态全部表露了出来。

    当然,这个男人很坏很坏,左天蓝也是赞同的。

    “大哥,我和蓝姐姐都说了2012世界末的愿望,你呢?你想怎么样?”容凌雪拉着他的手臂晃啊晃。

    容爵惜眼中的温柔和宠溺看似不变,其实已经隐含了凌厉的杀机,如果玛雅人靠谱的话,他会在世界末到来之前,先将风家置于灾难之中。

    只是,这样的愿望只能是在他的心中。

    “我没有愿望。”他淡淡的说。

    “我才不相信呢!”容凌雪嘟起了她的红唇。

    容爵惜却说道:“你们在门口处等着,我去开车过来。”

    在容爵惜去停车场取车后,容凌雪悄声问左天蓝:“蓝姐姐,你和我大哥在约会?”

    “没有!”左天蓝马上否认,“我们是刚刚碰巧撞到的。”

    容凌雪又转了转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儿:“你相信我大哥他没有愿望吗?”

    “呃……”左天蓝不由一怔,然后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容爵惜这个人有没有愿望,他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她连他平里对她要做的事都猜不出目的,哪还知道他有没有2012世界末的愿望?

    容凌雪不由叹了一声:“蓝姐姐,别说你不知道,就连我和他一起长大,也不知道。”

    左天蓝拍了拍她的肩膀:“傻丫头,不知道就别猜了,猜人心思多累啊!对了,凌雪,我有事要先走了。”

    “你不等我大哥开车过来?”容凌雪拉住她。

    “不用了不用了。”左天蓝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容爵惜,对了,她可不可以重新许一个愿望,如果玛雅人靠谱的话,容爵惜这个人从此消失在她的视野里永不出现。

    只是,谁都知道,玛雅人恐怕是不靠谱的,看看这个世界,依然是每天忙碌不停,谁也不担心玛雅人会靠谱。

    容凌雪看着左天蓝像一阵风似的跑掉了,不由瞪大眼睛,而此时容爵惜也将车开了过来,他没有看见左天蓝的影,这个女人肯定是躲他了。

    “大哥,蓝姐姐是不是真的会轻功,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容凌雪上车时问道。

    那是,左天蓝躲他容爵惜,脚上像是装了一个哪吒的风火轮,何止轻功,简直就是腾云驾雾般。

    “我们回家了,爷爷刚才打来电话。”容爵惜只是说道。

    “好。”容凌雪也不再去想轻功的事了。

    ------------

    凌云堂。

    左天蓝回去了之后,屠第一时间就是审问她结果如何,左天蓝累得一直打呵欠:“妈,我好困,明天再念叨我好不好?”

    “你困?”屠的声音马上就升高了几十个分贝,“天蓝,你不要告诉我,你在和今晚的男士们相亲时,也是打着呵欠?”

    “谁叫你让我去批量相亲?”左天蓝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屠就快要河东狮吼了。

    这时,左百川从房间里跑出来:“妈妈,我有一道题不会做,去帮我看看好不好?”

    “好——”这救兵来得多及时,左天蓝就快要感激涕零了,还是养儿子比嫁男人靠得住啊!

    左天蓝脚底一滑,马上就跑进了左百川的房间里,然后闭着眼睛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总算是又躲过一场灾难的唠叨了。

    她在睁开眼睛时,却看到左百川一脸坏笑的望着她。

    当然,左百川也不是真的有作业不懂,他只不过来救左天蓝出“苦海”而已。

    “怎么?”左天蓝见他坏笑不止,不由奇怪了。

    左百川摇了摇头:“妈妈,其实摆脱外婆唠叨最有效的一个方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嫁一个男人嘛!”左天蓝又不是真笨,她哪不懂,可是,她不想随随便便找个男人嫁了,她的心中,还有一个人,还有的伤,还有的痛。

    左百川道:“我知道您还着谁,可是,您有争取过吗?”

    左百川完全遗传了容爵惜的头脑和智慧,还有对事洞悉的敏感度,他要的东西,就一定要争取。

    左天蓝苦笑了一声,她怎么去争取?容爵惜会放手吗?而她已经是容爵惜的人了,风御骋能够排除一切和她在一起吗?

    总之,想想这一切就觉得烦了,所以,她还是一个人过自由自在的子好了。

    “我喜欢一个人过。”左天蓝抚了抚他的头,“我只喜欢和百川一起过。”

    “又来煸?”左百川耸了耸小小的肩膀,“小心打雷下雨……”

    说时迟那时快,雨又下起来了!

    “快去收衣服了。”左天蓝趁机跑出了孩子的房间。

    这一晚,左天蓝趴在窗口,听着外面的雨声,雨打芭蕉声嘀嘀嗒嗒响不停,一份怀,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只是空留一丝惆怅。

    这一晚,不知道为何,她的心中都是风御骋的影子。

    是的,这些年来每次相亲后,她就会想念着风御骋,以前不知道风御骋去了哪儿,现在是知道他在哪儿,却没有办法在一起。

    左天蓝穿上了自己的蓝色夜行衣,戴上了蓝色面具,再次行进在了风雨之中。

    虽然风雨之中,需要帮助的人会少,可能,她更想救赎的人是她自己罢了。

    她能给别人很多希望,却给不了自己希望。

    飞跑在了风雨之中,她任由雨水淋湿自己,无论多少个相亲的对象,也进不了她的眼睛。

    因为,她的心里早已经被一个人占据。

    左天蓝今天晚上来到的是红灯区,雨夜里的红灯区有些寂寥,上门的客人也是少之又少。

    她以前排斥这些女人,觉得靠体赚钱是最可耻的一件事,当自己要回左百川的抚养权,也出卖体给容爵惜时,才发现,她也没有什么可高贵的。

    这时,下着雨的长巷里走来一位头戴黑色大沿帽的男人,距离左天蓝越来越近,却看不清他的脸,当左天蓝和他擦肩而过时,一阵凌厉的杀机顿现,而白色的刀锋也刺向了左天蓝。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