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受了伤

     039受了伤

    风御骋却温柔的笑了,他一向坚韧如刚,甚少这么柔的一面。

    “天蓝,你知道吗?你从不擅长说谎,而且世界上的任何人看了,也会认为百川是我的儿子,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因为我六年前不辞而别,我当时其实是回京有任务在,不方便说给你听,然后出了意外,所以现在才来。”

    听了风御骋的话,左天蓝却更加难过了,她当时也是错认了人,世界上就真有这么奇妙的事,她该怎么解释给风御骋听?

    “总之,风御骋,我现在跟你说清楚,我没有生你的气,也没有说谎,百川真的不是你的儿子,我和你之间在六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母子的生活。”

    左天蓝说完后,风御骋没有再说话。

    两人都沉默着,看着在风中摇曳的不知名的花儿,心中各怀心事。

    左天蓝确实是忌惮着容爵惜的权势,她不敢再和他硬碰硬,然后给容爵惜机会抢走左百川。所以,她和风御骋之间的感,就此停止。

    风御骋习惯了军事化的程序,两相悦就在一起,孩子更是两人连结的纽带,如果左天蓝选择结束他们之间的感,那么,他认为是左天蓝不再他了。

    “天蓝,我走了,今天部队还有任务。”风御骋不再纠缠,“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愿意为你们母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左天蓝看着他硬朗的背影,一袭军装英武人,多好的男人,她却要赶走他

    对于二十八岁的左天蓝来讲,不是不渴望和相的男人牵手一生,只是,幸福于她是一种奢望。

    所以,她只有硬起心肠让他走,然后一个人躲在山上静静疗伤——

    喜欢请收藏——

    影视城。

    左天蓝自从做了容爵惜的地下人后,他不传唤她,她当然是乐意之至。于是,在恢复了去影视城拍片后,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拍片上。

    这样,她就不用想起那谐心的事了。

    只是为何吊着威亚在空中飞的时候,她一不留神还是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刚好撞在了木柱子上。

    “左天蓝,你是怎么拍的?”副导演沉声喝道,“连一个替戏都演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请勿动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