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归来如松 书名:气玄天下
    (五)

    “妈妈,怎么你也有这个”我好奇地问。

    妈妈看着我一脸稚嫩的样子,拿起她前的那块玉,说,

    “这块玉是你,我的宝贝”。

    “那这一块呢”我拿起自己的那块玉,喃喃地问。

    妈妈笑了,夕阳下,妈妈的笑好美,她的头发都是金色的。

    “这一块,当然是妈妈了”。

    “哦”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胡的毛病改不了了,他经常有意无意的摸一下妈妈的手,然后又像受惊似的闪开,似乎要保持自己在晚辈面前的威严。

    胡的工作待遇是很好的,不但有作为厂长的工资,而且还能捞些外快。每天早上,一个专门的司机来接他去上班;晚上,又送他回来,真是个不错的差事。

    瑞泉搓澡房不在了,被查封了,那些女的也不知道去哪了。谁知道是被抓起来了,还是又挪到别处去了。对于那些常客来说,他们还是很伤感的,毕竟那里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可惜她们不是归人,而是过客。

    胡也是很久才从伤感的影中走出来。可是他是男人呀,她有需求呀,怎么办呀?

    说要去娘家看看,胡燕非要跟着去,索,也戴上了我。我们三个人坐着爸爸上班的专车去了的娘家。

    胡宁去上班了,家里就剩下妈妈和胡,因此发生了叫人发指的一幕。我一直都在想,妈妈那个时候有没有反抗,她为什么就从了胡这个禽兽。

    胡的司机开车比较快,很快就把人送到的娘家,然后原路返回了。司机很懂事,经过自己厂长的家里怎么着也得打个招呼吧。为了保持尊敬,他轻声轻脚的走进了胡的家。在随后喊了一声“厂长”之后就走进了胡家的内屋,因为司机和厂长也算很熟,平时就是这么着的。

    司机走进屋里之后,正好看到了胡和妈妈躺在上,搂在一起。胡看到走进来的司机,先是害羞,然后迅速的穿上衣服,从上跳下来,对那个司机怒吼,

    “你进门之前不知道敲门呀,谁叫你进来的,你混蛋。不称职的东西,我开除了你”。

    就这样那个司机被解雇了,但是司机的嘴也不是闲着的。别人问他为什么被解雇了,他一脸无奈的说,

    “我送厂长的媳妇去娘家,厂长在家里和儿媳妇睡起觉来了,让我看见了,说我混蛋,然后就不让我干了”。

    这件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开了,当然影响最大的还是胡自己的村子。对于胡能做出这样的事,村里的人并不是很稀奇。但是大家还是把目光投向了胡宁的媳妇,这个在他家没有什么地位,一老实巴交的媳妇,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事就这样发生了,胡全家人陷入了沉默。胡心里怎么想呢,懊悔,不是吧,他还是每天去上班,只不过换了个司机而已。知道胡的人,拿胡没有办法,把怒火全都释放到妈妈上。她没有明着骂妈妈不是东西,勾引长辈,却总是在背地里和胡宁说妈妈的坏话。

    胡宁面对这样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个时候的胡宁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而胡四五十岁,又结实强壮,胡宁不一定打得过他爸爸。况且胡宁是在胡威严的影子下长大的,胡做什么,他都不敢管,这也是胡敢做出这种事的原因。

    胡宁好几天都是愁容不展,他倒是没有打骂自己的妻子,因为这一次好像不只是打骂这么简单了。他心中有一团火,这几天在迅速的积蓄,终归会有一天爆发。

    妈妈每天也是魂不守舍,各方面的压力特别大,每天战战兢兢的。唯一时刻不放开的就是抱着我,时时刻刻都在抱着,连晚上睡觉都搂着,害怕我被人抢走似的。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但是却能感觉到家里不寻常的气氛,所以我经常的哭。妈妈看到我哭,她抱着我也哭。

    有一天,和爸爸在地里的一个安静的地方商量了很长时间。认为这个媳妇要不了了,这样下去全家人都会别扭死,而且在外面连头都抬不起来。

    爸爸说,

    “难道要离婚吗”他心里也是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有。

    这时候的目光变得异常狠毒,狠狠地说,

    “你们两个有孩子了,离婚也是个麻烦事。弄死她算了”。

    杀人,杀了自己的妻子,胡宁在事发生那天想过,可这毕竟不是吃饭那样的小事。胡宁不喜欢现在的这个妻子,觉得太软弱,但也不至于害死她。

    看出了爸爸眼中的犹豫,说,

    “这个媳妇和咱整个家的运势不和,家迟早会败在她手里。弄死她吧,再找个好一点的媳妇”。

    胡宁自己一联想到妻子和胡上的事,顿时火气就上来了,这样的媳妇,岂不是让自己连头都抬不起来。离婚,太便宜了她了。

    妈妈和我正在里屋里玩,她看起来脸色好看一些了,也开始逗我笑了。母子连心,她开心,我才会真正的开心。

    爸爸这个时候进来了,一只手被在后,表显得很异样,他平和的对我说,

    “小鑫,你去客厅看会电视,我和妈妈有话要说”。

    我看了一眼妈妈,妈妈的表平静,也笑着示意我出去玩一会儿。我于是就去了隔壁的屋子,自己玩了起来。

    胡宁看到我出去了,一把把妈妈按在地上,一边往妈妈嘴里灌毒药,一边还说,

    “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死了算了”。

    妈妈一个劲的挣扎,但是药水还是灌倒了妈妈的嘴里,随着她嘴的张合,毒药进入了体内。胡宁把一瓶毒药都灌倒了妈妈的嘴里,随后妈妈浑没有了力气,瘫躺在地上,死了,地上有一大片洒出来的毒药。

    胡宁杀了妈妈,当时也吓坏了,他立马扔掉了药瓶子,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妈妈死的时候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其实,当时她可以大喊大叫,拼命挣扎的,可是她没有,好像只是象征的反抗了一下,就这样走了。妈妈躺在地上,那块母子玉还挂在她的前,那个“”字显得更加红艳了。

重要声明:小说《气玄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