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他在逼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关上电脑,米予羲的心头越发乱糟糟,愤怒?谈不上!开心?也谈不上!

    反正……他不是好人!

    愣是将包袱甩给了她,有够诈,果然验证了那句无商不

    已经拍完一场戏的韩子月走了过来,她一手举着一杯饮,直到米予羲面前转坐在旁边空余的位置上,递给她一杯,“为什么不告诉我事实?”

    “什么事实?”米予羲扭头望着她。

    “虽然我不一定会相信,但是我想我的想象力还是够丰富的,再凭借着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肯定会认出你。”韩子月笑道。

    米予羲诧异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刚刚黑总对着全国朋友叫你‘予羲’了。”韩子月摇头笑着,“我想黑总一定惨了你,否则也不会把你到这种程度。”

    米予羲握着饮杯,淡淡地扯了下嘴角。

    “真庆幸……”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嗯?”米予羲看着她。

    “庆幸一开始你就是我的经纪人,所以才有了我的今天。我更庆幸……幸好黑总上的人还是你!”她撅嘴,似有着孩子气道,“对了,你好久没有见到杜宇了吧?”

    米予羲点头,“我来这里这么久了,的确没有看到他。”

    “黑总介绍他去拍摄好莱坞大片了。”韩子月一脸骄傲,“他说等这部电影拍完以后,我们俩就办婚事。”

    “真的?”米予羲惊讶地扬声。

    “嗯。”韩子月重重地点头,“到时候我希望你和黑总是一起来的。”

    米予羲努嘴,“当然,就算我们俩没举行那个仪式,也必须是一起的。”她拍着脯,保证道。

    “可我还是希望先参加你们的婚礼……”韩子月浅笑。

    ……

    “相亲?”米予羲扬声,“你说……黑廖风?”

    “嘘——”秘书比划着手指,“是真的,黑总本来不要叫我跟你说的。”

    “还不要叫你跟我说?”米予羲顿时气道,“为什么?他心虚?”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秘书为难道。

    “时间,地点,你这里有吗?”米予羲气鼓鼓地看向他。

    “有有。”秘书赶忙从桌面上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米予羲,“就是今天下午一点,如果您现在赶过去,估计两个人也就是刚刚才坐下来吃饭。”

    米予羲攥紧了纸条,不由气得牙咬咬地,“我去看看。”说完,转向电梯口走去。

    秘书望着米予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即将关闭的电梯门后,于是赶忙转用座机拨通了电话,邀功道,“黑总,已经按照您的指示给了白小姐信息。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

    金立帆是A市最为豪华的酒店,它宛如帆船一般倒影在蔚蓝的海水中,别致的外形,奢华的装饰,中庭前的喷水池,在灯光的映衬下婀娜飞舞。

    坐在这里的人无不是显贵之人,男的西装笔,女的瑶环玉珥,亮丽晚宴服,美不胜收。

    酒店大厅靠窗的位置,有一男一女,男的俊美,女的艳丽,按理说应当算是养眼的一副画面,就在服务员正在享受的时刻,突然大煞风景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穿着发旧的蓝色牛仔裤、随意绑着马尾的女孩儿走了进来,她直冲冲地向大厅内的两人走去。

    站在服务台的服务员看见后,刚要准备出去拦截,却被酒店经理拦住。

    “经理,那两位客人是包场!”服务生解释道。

    经理眼睛瞅着那女孩儿前进的方向,镇定道,“要不是认识的人,相信也不敢进来咱们这种场地!静静地看着吧,或者还有好戏!”

    “可是……”服务生叹了口气。

    于是几人又乖乖地坐在原位上,继续看着这越来越怪异的场景,那个女孩儿长相虽然普通,但貌似和那名帅气的男人认识。

    不,不该说是认识,应该是很熟悉很熟悉,而从男人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对这个女孩儿的无限宠溺与疼

    最为震惊的是,明明应该是漂亮女人与帅气的男人约会,但却好似成为了帅气男人与普通女孩儿桌子底下的偷,他们相互交织的双腿,虽然漂亮女人看不到,但服务生的她们却看得一清二楚,而且还是那么明目张胆!

    “吃慢点。”黑廖风扭头看着米予羲,“瞧你满手油,将盘子给我。”说完,就将米予羲面前的牛排叉走,放入自己盘子里,慢慢分开,又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到米予羲的盘内。

    “哦,好好吃。”米予羲毫不顾忌自己的吃相,大口地塞着,“姐姐,你不吃?”她扭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

    女人嫌恶地摇了摇头,端起水杯,抿了一口。

    米予羲扯嘴笑了笑,“姐姐真漂亮,要是再笑笑就好了。他就喜欢笑的女人。”用眼瞟了下黑廖风。

    女人一听,微咳了下,双唇微翘。

    而坐在中间的黑廖风却下脸,“吃东西时不要说太多话!”

    “哦,”米予羲吐了吐舌,“对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投资啊?我手底下的名星还等着你重金捧红呢。”

    “吃完再谈!”黑廖风脸色依旧难看。

    “我跟你讲哦,你可不许再给我耍赖。”米予羲在黑廖风面前晃动着食指,“不然晚上我才不给你按摩了呢。”

    晚上,按摩?

    女人立即警觉了起来,她硬是扯着唇看向黑廖风,怀疑道,“你们关系很好哦?”

    黑廖风没有回头望她,反倒是米予羲探过头,对她笑道,“嗯,他是我老板。”又忍不住眨眼补了一句,“可是他的脾气超级不好,不过他也有弱点哦。姐姐想知道吗?”

    “什么?”女人控制不住地好奇问道。

    “吃饭!”黑廖风冷声打断道。

    米予不吐了吐舌,“看吧,毫不近人,我都难以想象,如果姐姐将来跟他一起生活的话该是怎样悲惨的场景呢。”

    悲惨?

    女人颦起的眉头在看见黑廖风帅气的侧脸后不住又舒展开,她勾起嘴角,脑海中浮想联翩。

    幸好……幸好他们只是上下级关系!

    女人的心稍显踏实了下来,上下级乱搞她也见怪不怪,只是偶尔玩一玩相信就会厌烦,更何况她不信会输给眼前这个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米予羲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嘴角的笑意愈加深了几分,“口好渴……”她顺手就要端起水杯,没想却被黑廖风抢先一步。

    “这个水凉,你忘记你来事了?”他冷下脸,招手叫来服务员,“麻烦倒一杯水来。”

    米予羲撅嘴,也不辩驳。

    女人不由缓过神,她看了看自己一口未动的牛排,顿时感觉受到了冷落,她故意将体向黑廖风侧靠近,“我爸爸说等咱们结婚时,愿意将他底下最名贵的珠宝拿出来给你家亲戚每人一份。”

    “真的吗?”不等黑廖风反应,米予羲眼睛一亮,扭头过去,“我也要,我也要。”

    “我买给你的还少吗?”黑廖风气得真想堵住她总是叽叽喳喳的嘴巴。

    “是不少。”米予羲故作犯难道,“可是,这个是免费的。”

    女人有些气闷。

    吃完饭后,三个人站起,黑廖风很有风度地结了帐,并叫来了司机,打算先送走女人。

    女人扭头看着米予羲与黑廖风亲昵状,心越来越不爽,她侧绕过黑廖风时。

    “哎呀——”故意扭了下脚踝。

    黑廖风伸手扶了下。

    女人心底暗笑,果然不是对她完全无动于衷,“谢谢黑总。”说着,伸手从包里抽出一张明信片,“晚上回去多加小心,到了家,我会给你打电话。”

    黑廖风不为所动。

    米予羲瞥了一眼,故意上前一步,拿走了明信片,深深地闻了一下,“姐姐的明信片好香哦。”

    “这是法国希思黎香水。”女人尴尬地红脸,但心中仍旧有隐隐地期盼,可最终等她走到了酒店门口时,依旧没有看到黑廖风回头望她一眼。

    米予羲扭头看了一眼门口处的女人,不期然间与女人回眸的目光对视,她勾起唇角,拿起那张明信片贴于鼻尖处,深深地嗅了一下,“嗯,真的好香,你闻闻?”

    黑廖风愤怒地将她手中的明信片扯过,扔在了地上,“你信不信,我马上一通电话,全市香水店都关门大吉!”

    “生气了?”米予羲撅嘴,她当然相信黑廖风有这个本事,但是,“我可是做好了我该做的事,陪你来吃饭。你呢?明天还不赶紧给我投资?我底下的明星可等不得的。”

    其实米予羲从秘书那里走出来以后便觉得事有些蹊跷,等到了金华丽酒店门口的时候,看到黑廖风对坐在对面女人兴趣缺缺,以及还时不时地左右张望的样子,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既然如此,何不就陪着他玩一玩呢?

    “什么时候你签下那纸协议,我就给你投资!”黑廖风冷声回道。耍赖是吗?大不了陪你一起!

    “什么协议?”米予羲故意装作不知,看黑廖风脸色越来越难看,“哦——结婚协议?”

    米予羲白了一眼他,想求婚哪里有那么容易?

    “予羲?”黑廖风等得焦急,“回家后我就叫来律师,咱们就把协议签了,好吗?别闹了!”他知道她是故意地,他更知道她其实是怪他这样她!

    米予羲听着他哀求一般的语气,越来越觉得好笑,她突然快步向门口跑去,“黑廖风,只要你敢在酒店门口当着众人面向我求婚,我就答应你!”

    黑廖风不由得犯难,平常的他总是着一张脸,笑容总是对她一个人而言,柔的话依旧也是对她,可是现在却当众……向她求婚?

    黑廖风看到米予羲已经跑出了酒店,赶忙追上去,推开门,他看向米予羲疾走的背影,鼓起勇气,“米予羲——”

    这时,一辆车突然从面前擦过,直直地向米予羲开去。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