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黑廖风看了一眼米予羲,揽住她的腰,宣示的意味十分明显,他径自夺走她手里还没倒好的咖啡,“这杯是谁的?”

    没有人敢应声。

    “谁、的?”黑廖风压低了音量,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再不承认,下一步就会大发雷霆,还会殃及池鱼。

    “我……我……的。”男的走上前,颤抖着双腿应道。

    “很好。”黑廖风笑着,却不由令人打着冷颤。

    “风,没事的。”米予羲推着他的手,想要劝道,“正好我也没别的事,帮帮你们也好。”

    “你们?”黑廖风显然很在乎将他和他们这些人归为一起,更为关键的是,他们这些人还要共享一个‘她’!

    “不……不敢。”女的经理连忙摆手,“黑总,我们不敢。”

    “开会!”黑廖风揽着米予羲向办公室走去。

    ……

    “风,你不觉得有点残忍吗?”米予羲趴在桌面上,看着正沉着脸色的黑廖风,“他们再怎样,也是你的下属啊?这样毫不近人,他们会辞职的。”

    黑廖风瞥了一眼时间,还差两分钟,会议开始。

    米予羲壮胆将黑廖风的头掰了回来,“风!”

    黑廖风蹙眉,就好像脸上在写着‘干嘛’?

    米予羲叹气,“我是觉着啊,作为一个老总,是不是应该和善一点?毕竟都是为你卖力的人,就算是做得再不对,也有他擅长的地方。不然怎么能进入到咱们这种公司呢?”

    “咱们?”黑廖风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显然很喜欢这个‘称呼’。

    米予羲依然喋喋不休道,“你应该多笑笑,不要总是板着脸,难怪艾米现在都不怎么喜欢你。”

    “谁说的?”黑廖风立即反驳道。

    “本来就是。”米予羲瞪向他,“艾米一听到你声音就哭。难道不是因为你总是臭着一张脸吗?”

    黑廖风默默地盯着她,不再反驳。

    “你长了一张多好看的脸啊,怎么就不会好好利用呢?”米予羲不摇头,“明明只要笑一下,就会有大片大片的女愿意为你免费泡咖啡。”

    “有你一个就够!”

    “明明你笑一下,就会有大堆大堆的男为你做工作。”

    “有你在边,就算没有他们也可以。”

    “你哪怕笑一下,保洁阿姨就会帮你把办公室整理得更干净一点。”

    “你也可以。”

    “……”

    “有你。”

    米予羲顿时气结道,“要是我不在呢?”

    黑廖风眉头蹙起,脸色煞白地望着米予羲,“你又要去哪儿?”

    米予羲翻了个白眼,“不是我去哪里,而是……”

    “那你会一直在我边的!”黑廖风站起,紧紧地将米予羲束缚在自己的怀抱中,“从今天开始,我决定我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

    米予羲不由瞪大眼,“不行不行,我可干不来你的工作。”

    “你不用干,有秘书,你只要在我旁边看看书,玩玩电脑,陪着我。”黑廖风笑道,“这样我就踏踏实实地工作。”

    “当花瓶吗?”

    “呃……如果你这样比喻,也可以。”

    米予羲嘟嘴,“干嘛‘呃’,你是觉得我不够资格?”

    “没有没有。”黑廖风摆手,讨好道,“为什么现在不问我复婚了?”

    米予羲转过头,“因为问了也白问,我决定以后还是不问了。”

    “你再问一遍!”

    “不要!”

    “再问一遍!”黑廖风极力要求道。

    “不要!”米予羲摇头。

    “予羲,再问一遍,好吗?”

    米予羲子一顿,她不敢置信地扭过头,看向黑廖风,“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黑廖风嘴角扬起,“予羲?”

    米予羲咬着唇,试图想要控制自己即要夺眶儿而下的眼泪,她咽下哽在喉间的咸涩的液体,“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复婚?”

    “要!”黑廖风嘴角牵起,“有戒指吗?”

    “戒指?”米予羲瞪大眼。

    “求婚当然要有戒指。”黑廖风故意作弄她道。

    “有……有啊。”米予羲站起,“你晚上回去一定会看到,我马上就去买。”

    看她要离开,黑廖风也跟着起想要抓住她,但没想却扑了个空,他无奈地看着米予羲着急离开的背影,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总裁,还要开会吗?”秘书走了进来,斗胆问道。

    黑廖风慢慢敛回笑意,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吧。”态度明显和善了许多。

    据有关人士告知,那天会议结束后,公司所有员工,不管是领导还是小到一个打字员,全都领了额外津贴,另外,总裁宣布以后有事可以直接来找!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只要是有个叫‘米予羲’的人来找他,不论现在是在开会,还是怎样,都必须第一时间传达上去!

    好吧,有人会问‘米予羲’是谁?

    于是,当天下午所有人都接收到了一份e—mail,那便是现在米予羲的照片,另外一点,不许任何人外传!

    ……

    黑廖风满满载着期待地回去,没想等来的却是米予羲收拾好的行李箱,原来她下午背着他偷偷给仆人通了电话,后来得知黑艾米那个小家伙竟然发烧了。

    米予羲坚持要回去,‘戒指’两个字恐怕早已被抛到了八丈远。

    黑廖风嫉妒得快要发疯,他发誓回去一定好好地‘嘱咐’那两个仆人,简直太不会办事了!

    “你回去吗?”米予羲抬头看黑廖风。

    黑廖风盯着她,“你回去,我还不回去?”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道。

    突然间,他才发觉到,他们之间似乎已经变成了她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

    ……

    等到米予羲他们赶到,小艾米早已熟熟地睡下,额头已经退,脱离了危险。

    米予羲望着小艾米的小脸儿,嘴角不自地扬起,“他的眼睛和鼻子跟你好像。”

    黑廖风白了一眼她,仿佛她说的简直都是废话一般。

    他最搞不懂的是,只是一个小孩子的睡颜却可以令一个女人足足看一个小时?而最最不争气的是,为堂堂黑氏总裁的他却可以足足傻站着陪她待了一个小时?

    两人洗完澡后,躺在上。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米予羲扭头,看向躺在自己边的黑廖风。

    黑廖风闭着眼,轻声应道,“嗯。”

    “我想重新做回经纪人,至少韩子月和杜宇要在我底下。”米予羲抿唇。

    黑廖风慢慢睁开眼,“韩子月可以,但是杜宇……现在发展得太好,恐怕很难在你底下了。”

    “这么说你同意了?”米予羲听出他的潜台词,惊喜万分。

    黑廖风忍不住叹气,“你说的所有话,我哪句没有不同意的?”

    米予羲‘蹭’地一下扑了过去,紧紧地搂住黑廖风,“还是你最好。”

    “知道我好,明天就赶紧跟我一起办了手续。”黑廖风伸手揽住米予羲,防止她滑落到地上。

    “明天?”米予羲瞪大眼,“不行呢,明天是艾米的生,我要带他出去买礼物。”

    “他那么小,懂什么礼物啊?”黑廖风蹙眉,不满道。

    “怎么不懂?”米予羲反驳。

    黑廖风一看米予羲要生气,赶忙伸出手安抚道,“好好好,懂懂懂,行了吧?”

    米予羲不由一笑,“这还差不多。”

    黑廖风真是无奈,明明他应该是占据优势的才对,怎么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呢?应该是她天天追着他问‘复婚’啊?

    “还有一件事……”米予羲贼贼地一笑。

    黑廖风直呼‘不好’,他刚想要转过,却被米予羲按住,“什、什么?”

    “就是……嘻嘻,再让你帮个忙呗?”米予羲眼球一转,“据我所知,韩子月虽然现在人气不错,可还不够高,要想获得今年的最佳女主角,需要一个背后的势力。”

    “然,然后呢?”黑廖风隐约觉得她话里有话。

    “然后……然后就是你!”米予羲坏笑,“只要让她和你传出一段绯闻来,我想,她绝对价倍增!”

    “想都别想!”黑廖风直接甩开她,翻过

    “为什么?”米予羲嘟嘴,“只是假的啊?”

    “难道你不怕假戏真做?”黑廖风气道。

    “才不会。”你那么我,怎么可能呢?米予羲可是打定了这一点,所以才敢有这个想法!

    “不可能!”黑廖风依然坚决道。

    “求你了……拜托,求你了,就这一次?”米予羲比划着手指。

    黑廖风嘴角牵起,转过再次面对她,“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明天和我去登记。否则……免谈!”

    “去民政局?”米予羲问道。

    “你想去那里也行!”黑廖风握住她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显然已经有些冰凉,不放在了他的前,吸取他的温暖。

    米予羲抿唇,笑道,“那好,就这么定了。”闭上眼,开始睡觉。

    黑廖风望着米予羲的脸,伸手为她捋好了发丝,眼底尽是无限的宠溺与期盼。

    心底竟是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吻她,可刚一靠近,却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他不由压下了心中的**,无奈地叹口气。

    ……

    第二天中午刚忙完公司事,黑廖风便如约来到了民政局的门口等待,本来他是打算去接她,但偏偏米予羲说要回去拿户口本,他不方便出面。

    此时此刻,黑廖风恨极了白家人,可是没有办法,却也是因为白向北的体,米予羲才得以重生。

    黑廖风看了看手表,已经快要下午两点半,他整整等了半个小时之久。

    一扭头,瞥到一抹白色人影正慢慢向这边走来,黑廖风不住扬起嘴角,可再一看,不由一怔,“你怎么过来了?”

    韩子月波浪式的卷发犹如洋娃娃一般,本就白皙的肤色在褐色发丝的衬托下显得愈加美艳,她无辜地瞅着黑廖风,“黑总?”语气中带着疑惑,“不是您让秘书通知我到这里来等我的新经纪人吗?”

    黑廖风蹙紧眉头,愣住,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一辆辆采访车已经停在了面前,从上面下来各个媒体记者,拿着摄像机和照相机拍摄个不停。

    “快走!”黑廖风拉住韩子月的手臂向不远处停着的车子奔去。

    两人驶离了民政局。

    车内,黑廖风煞着面孔,他拨通了米予羲的手机。

    “喂?”电话那端的米予羲听起来似乎很悠闲地在吃着卡彭卡彭脆的膨化食品,隐约还有韩剧的声音,“哇,怎么这样就分开了?”貌似是看得韩剧太过入迷,忍不住跟着节喊了出来?

    黑廖风的面孔更是恐怖了几分,他紧握着电话,“你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啊?”米予羲悠地反应了过来,她赶忙坐直了体,心虚道,“没,没啊?”

    “难道你想说,你昨天跟我说的话都是假的?”黑廖风吼道。

    “不,不敢。”米予羲忍不住讨好地笑着,“只是……借助登记的机会先达到我的目的嘛,省得达到了你的目的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

    “所以,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他强忍住心中的怒火。

    “怎么敢?”米予羲瞪大眼,“我不过是将事的顺序颠倒过来而已。”她接着笑着。

    半天,米予羲听不到黑廖风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叫道,“风?”

    “……”

    “你生气了?”她扬高了音量,“你真的生气了?”

    黑廖风叹道,“没有……”他现在根本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她闹着,任着,无论怎样,他都对她无法大发脾气,她只是讨好地说上一句,顿时他的火气就没有。

    说他是个怕老婆的人?或许吧!

    但更多的是……太了!

    挂断了电话,黑廖风继续开着车,“我将你送到公司门口。”

    “是不是我的经纪人搞的鬼?”韩子月隐约猜出几分,“她……”她咬着唇,自知不该问,但是莫名地一想到‘米予羲’三个字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这么快就要被另外一个人顶替了,心中还是难免感伤。

    黑廖风将车子停下,“下车吧。”没有多说一句话,依然面无表

    韩子月瞥了一眼黑廖风英俊的侧脸,轻吐了一口气,下了车子。

    ……

    果然,事发生的第三天,黑廖风就接到了电视台的专访电话。

    秘书本打算按照往常一般地帮他拒绝,然而,这次他却意外地要接受这次采访。

    “黑总,”主持人不笑道,“坦白讲,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如果是艺人的话,我们可能就直接称呼您的名字,但是您又是企业家,作为尊重,我们该称呼您为黑总。”

    黑廖风面无表道,“黑总吧。”他不喜欢别人称呼他的名字,只除了一个人!

    主持人点头,依旧保持着职业笑容,“那好,黑总,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独家采访。据我们所知,您以前似乎很少在媒体上露面,大概从一年多以前,有传闻说您为了一个演艺圈的经纪人,愿意屈为她底下艺人,甚至还拍摄各种杂志封面。”

    黑廖风没有辩驳,默默地听着。

    “可是,黑总,但愿您不要见怪,我们调查出,其实您在很早以前有过一段婚姻,不知道您在媒体上露面与那段婚姻有没有关系?”主持人言辞犀利。

    黑廖风抬起头,牵起一端嘴角,他坦白道,“是我妻子。”

    “您妻子?”主持人大吃一惊,“这么说,这些传闻都是真的?那……那个经纪人就是您的前妻?”

    “是她。”他难得配合道。

    “那我们就更搞不懂了,为了她,您都愿意屈为艺人,可为什么您们的婚姻只维持了短短不到一个月呢?”主持人将话筒递给黑廖风。

    “既然有本事已经调查出这么多来,为什么不接着调查下去?”黑廖风不反问。

    主持人尴尬地笑了下,“啊……黑总说的是,只要您不见怪。”她红了脸颊,“呃,是这样,我们这里还有一手资料,是前几天刚传出来的,您和您旗下的艺人韩子月小姐有暧昧关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不继续查?”黑廖风扭头邪笑。

    “您知道的,我们媒体虽然说报道了不少娱乐新闻,但是也至少会尊重事实,没有的事也不敢去捏造,尤其是黑总您这样份的人。”主持人客气道,“或许,我们观众们更多的是希望能从你的嘴中听到事实。”

    黑廖风忽地低下头,浅浅地笑了。

    “黑总……”

    不等主持人说完,黑廖风抬起头对着镜头说道,“如果大家真想知道答案,有一个途径可以走,那就是韩子月的经纪人,我想她会告诉大家一个真相。”他扬起嘴角,“予羲,该看你的了!”

    似乎就像是一个推皮球,现在轮到了米予羲。

    ……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