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当她是服务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生气了?

    米予羲扭头望着坐在自己边的黑廖风,依然黑煞着面孔,从A市离开到机场,再从机场到了Z城,已经整整三个小时过去了。

    米予羲承认自己没有骨气,只是看他还在生气,就不敢吱一声,问问他们到底是去哪里?就连自己的手机先后响了三次,甚至都不敢低头拿起来去看一眼。

    好吧,她承认自己回来的目的只是为了他,所以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事可以阻止她他!

    米予羲看着黑廖风拖着行李到了一处别墅,她默默地打量着四周,具有现代华丽的同时又不失古典美,矛盾却又看似如此协调。

    她扭头瞥向站在自己侧拖着行李走进来的黑廖风,“这里是?”

    “我上个月买下来的。”黑廖风难得的回答她道,转将行李放进了一个大卧室,“衣服我都给你装过来了。”

    “衣……衣服?”米予羲诧异地扬声,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大箱子,“那也没有那么多吧?”

    “里面还有我的。”黑廖风白了一眼她。

    “哦。”心中又不住暗喜。

    看来,他的确是有承认她的了。

    米予羲纳闷道,“你要这边做生意?”低下开始整理行李箱。

    半天没有等到回答。

    米予羲努嘴,“那会待多长时间?”

    好吧,算她自言自语。

    “一个星期?”米予羲将两人的睡衣叠放好,一起放在了衣柜里。

    “半年!”

    冷不丁的一句回答,倒是令米予羲吓了一跳。

    她扯起嘴角,诧异地扭头,“半年?”提高了音量,“那艾米怎么办?”

    “那边会有人照顾。”黑廖风坐在了沙发上,燃起一根烟头。

    米予羲不颦起眉头,走上前,一把将他手中的烟蒂抢走,“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大烟瘾?”

    黑廖风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眼神变得深邃。

    米予羲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怎、怎么了?”难道她说得不对吗?

    黑廖风嘴角忽地牵起,“回来了……真好。”

    无头无脑的一句话令米予羲一头雾水,她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什么意思?”

    黑廖风站起,向客厅走去。

    米予羲攒紧眉头,愣在原地。

    回来了……

    如当头一棒,难道……难道他的意思是……

    米予羲快速追上黑廖风,扯住他的手臂,“风,你知道了?知道了对吗?”

    “什么?”黑廖风早已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地问道。

    “就是你刚刚那句,你说我‘回来了’,对不对?”米予羲提醒道。

    黑廖风盯着她,没有吱声。

    “所以是说……你知道我是谁了?是不是?”米予羲笑得简直快要合不拢嘴,“你知道我不是白向北了,你知道我是……”米予羲了?

    手机铃声不适时地响起,黑廖风接起电话,简单说了几句,放下。

    “我先去趟这边的分公司。”黑廖风换上鞋子,向外走去。

    不对不对,她还没说完,就差一点点儿,大功告成,怎么可以现在半途而废呢?

    米予羲追上前,“风,你答应跟我复婚了吗?”一句‘复婚’难道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吗?

    她笑得异常灿烂夺人眼球。

    黑廖风眉头拧了下,“这次的理由?”

    “就是你刚刚说的‘回来了’啊!”米予羲瞪大眼,“这么明显的一句暗示!”

    黑廖风冷瞥了一眼她,甩下一句,“好好在屋里待着,别乱跑,还有手机……”他突然近,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塞入他的衣服里,“我先收了。”

    米予羲嘟嘴,“喂,这样就不对了。”

    黑廖风邪笑,“对于一个即要背叛我的人,你没资格说这句‘不对’!”

    “我怎么背叛你啊?”米予羲不满道。

    “擅自出家门,不知道先跟我打个招呼,然后被别人怂恿去相亲,竟然还能和一个陌生男人相谈甚欢?”黑廖风越说脸色越是暗沉。

    米予羲越听体越是缩成一团,她坐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瞅着黑廖风,“可……她毕竟是白向北的妈妈啊?”

    黑廖风忽地笑了,莫名地令米予羲看着有些恐怖,“在你自己还没分清到底是谁之前,不要再问我复婚的事!”说完,向门外走去。

    米予羲不住撅嘴。

    是吗?是她的错?可怎么想也不应该啊?

    还是说……他自己在吃醋?!

    ……

    已经来到Z城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黑廖风每天早上六点半就准时离开,但每天下午五点一定会准时下班回家。

    米予羲虽然手机被没收了,但黑廖风却给她购置了一台新的,上面仅有一个号码,那便是他的,如果打给黑艾米的电话,一定是晚上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虽然黑艾米现在还不会说大人的话,但每次她只要一叫‘艾米’的时候,小家伙一定非常可地回应她一声。

    黑廖风虽然很少跟她一样开怀大笑,可每次米予羲笑得抱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的时候,黑廖风一定会搂着她,防止她滚到地上,甚至怕她看喜剧电影的时候会吓得岔不过气,所以他会一直坐在她的边上陪着她看完,虽然会伤大雅的手里还拿着公司文件。

    一切的关心都在不言中。

    但是一到了公司,黑廖风就是一个黑脸公,面对所有人都是一个面孔,没有一丝的笑容。

    这家分公司底下的员工都是第一次和黑廖风见面,以前顶多在报纸上看过,也曾有小女生在心底暗恋过,可当看到真人时,所有美好的幻想全部都化为了泡影。

    “黑总好。”

    “黑总……”

    “黑总,这是今天的程……”

    所有的招呼,黑廖风全都置之不理,直到进了办公室,秘书跟进来,递过一份程表。

    “取消!”黑廖风冷声道。

    秘书不敢问一句为什么,咬着下唇,“是。”转走出。

    何经理凑上来问道,“怎么样?”

    秘书叹了口气,“黑总说今天晚上的聚餐取消。”

    “为什么?”何经理诧异地扬声,“这个可是咱们公司比较重要的客户,人家都亲自过来了,咱们怎么可以怠慢?”

    “人家是老总,你要是有能耐,你去说?”秘书冷瞥了一眼何经理。

    “我……我不敢。”何经理连连摆手,忍不住叹气,“可这样,以后还叫咱们怎么和他们开展业务合作?”

    “我怎么知道。”秘书撇嘴,拿好文件,“我先回去了,手上还有一堆事,自从黑总来了以后,我的工作时越来越多,不抓紧,我根本下班都难。”说完,赶忙回到了座位上。

    午饭时间。

    “喂喂,我真不敢相信?”一个女同事惊讶道。

    “什么什么?”

    “咱们黑总竟然结过婚!”她拿出一份报纸来,“你看嘛,这上面写着清清楚楚。”

    “竟然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另外一个女人扬声。

    “拜托,你不要这么说,再怎样人家也有副好相貌呢,他对咱们这样,对自己女人不一定的喽。”女同事YY道,“或许,黑总那方面很强呢。”

    “你试过啊?”所有人不由扭头看她。

    女同事连忙摆手,脸红道,“没没有,我哪里有这种福分啊。”

    另外的一个女人端着餐盘走了过来,“依我看,根本都是绯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黑氏集团一直以来都投资娱乐这块儿,底下栽培的艺人也不少,不过都是为了搏版面。这种伎俩是一个娱乐圈的人物该有的。”

    “也对啊,看黑总现在这么拼,连中午饭都没见他下来吃过,也没见他和哪个女人走得亲近过啊?”女人撇嘴,“就连前两天有一家公司的女董事亲自来拜访,都被黑总拒之门外。”

    “真的假的?”其他人不敢置信道。

    “我亲眼所见,还有假?”

    ……

    黑廖风关上笔记本,看了一眼时间,不过才中午十二点半,为什么每天都感觉过得那么漫长?

    他不由打开手机,翻阅着手机上的相片,有米予羲曾经的照片,也有现在……白向北的……虽然面孔不一样,但表却是惊人的相似。

    黑廖风看着看着,却不自地笑了起来。

    他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想念,拨出了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喘的声音,“喂?”还有音乐的伴奏。

    黑廖风蹙眉,“在干什么?”

    “跳舞啊。”米予羲说得理所应当,“我都没事干,也不能老是这样待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今天是不是没拿饭盒啊?”

    黑廖风‘嗯’了一声。

    “我给你送过去?”米予羲问道,又是摇头,“算了,还是不要了,你现在是公众人物,很容易被人偷拍,万一又被写成了头版怎么办?”

    “过来吧。”黑廖风不等她说完,直接说道,“打车过来,小心一点,记住车牌号码,上车就给我发过来。”

    “咦?你今天就上头版了,真的不怕明天也上?”米予羲故意取笑道。

    “如果是和你,不怕!”黑廖风抱着电话,轻声道。

    这……这算是告白吗?

    米予羲简直快要笑坏了,她赶忙再接再励,趁打铁道,“风,复婚吗?要不复婚啊?”

    黑廖风敛回笑意,“为什么又突然冒出这句?”

    “难道不是吗?你刚刚都说是‘如果是我,你不怕’!”米予羲重复道。

    黑廖风无奈道,“你先过来,我再告诉你。”

    咦?貌似今天是个好子哎!

    “等我十五分钟哦。”不等黑廖风再啰啰嗦嗦地嘱咐,她快速地挂断了电话,迫不及待地从厨房里端出新炒的菜,装好饭盒,换好衣服,赶忙向外冲去。

    ……

    这就是分公司?

    怎么也那么气派?

    米予羲就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刘姥姥一般,土里土气地,她找寻着服务台,“您好,我和你们黑总有约。”

    “现在?”服务台小姐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我们休息时间。”

    旁边的一个小姐侧了侧头,小声问道,“你是不是饭店服务生?”

    “我?”米予羲指着自己。

    “是不是我们黑总从你们饭店订了饭菜?”服务台小姐看着米予羲手里拿着的饭盒。

    “啊……是是。”米予羲尴尬地笑道,频频点头,“那我可以上去了吗?”

    “那你顺着那边走上去,你就直接给秘书就可以。”她好心提醒道。

    米予羲努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直到电梯旁,手机铃声响起。

    “怎么还没到?”黑廖风似有着急的声音。

    “到了到了。”米予羲不耐烦,“真麻烦,来你一次公司那么多门槛。”

    “什么门槛?”黑廖风不解。

    “就是……”米予羲戛然而止,糟糕,他不会因为她说了其他人坏话,就会辞退她们吧?

    “就是什么?”黑廖风问道。

    米予羲摇头,“哎呀,不说了,我上电梯了,你在电梯口等我吧。”省得一会儿秘书又挨了枪子儿。

    ……

    奇怪了,难道是眼花了?

    堂堂黑氏集团总裁竟然守在电梯门口,就为……等待一个送饭服务生?

    秘书摘下眼镜,揉着自己的眼睛,直到黑总已经揽着那个‘服务生’进了办公室。

    天啊,多么大的消息啊!

    她恍惚间看到他们老总的笑容了……

    好好帅啊……

    ……

    米予羲站在黑廖风的面前,看着黑廖风优雅地用着午饭,不由撅嘴道,“我的样子像服务生?”

    黑廖风抬头看了一眼她,夹一块放入嘴里,摇头。

    “就是啊,我也不觉得像啊。”好歹,上这家衣服可值将近五万块呢!都是黑廖风花大手笔为她买的。怎么就像是服务生了呢?

    黑廖风看着米予羲正低头嘀咕着很忙,不住浅笑,“刚刚你说的‘门槛’和刚刚问我的话有点联系吧?”

    聪明如他,米予羲顿时一惊,连忙摆手,“没没。”她嬉笑道,试图绕开话题,“你说等我过来,就给我答案。”

    “什么答案?”黑廖风吃完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悠闲地望着面前的小女人,揽住她的腰,坐在自己的腿上。

    “我在向你求婚啊?”米予羲毫不脸红地问道,“你总得给我一个答案!”

    黑廖风一听,睁大了眼,想笑,却又不敢,他强忍住,用手轻抚着她的发丝,“给我一个更好的理由。”

    “理由啊……”米予羲努嘴,“理由是……我现在坐在你的腿上呢。”这样的态度还不够吗?

    黑廖风终于忍不住笑道。

    “很好笑吗?”米予羲纳闷。

    他慢慢敛回笑意,叹道,“那你先给我沏一杯黑咖啡吧。”

    “然后呢?”米予羲今天必须要等到一个答案。

    “然后等你回来,我就告诉你答案。”黑廖风用手指轻刮了下她的鼻梁,眼底尽是无限的宠溺。

    “好,你说的哦。”米予羲赶忙向外走去,出了门口,看到一脸诧异的秘书,“麻烦问你,休息间在哪里?”

    “啊……啊?”秘书恍惚,“啊,直走,右手边第二间。”

    “有咖啡机吗?”米予羲笑着问道。

    “有有。”秘书赶忙回道,不敢怠慢。心中隐约猜到她和老总的关系了。虽然还有太多的疑问,毕竟看起来如此普通的女人……

    米予羲开心地走了过去。

    “新来的?”何经理恰好也走进了休息间,准备泡一杯咖啡,正好看见了正在泡咖啡的米予羲,“给我也倒一杯。”

    “啊,哦。”米予羲努嘴,反正多一杯也无所谓。

    偏偏,又是进来两名高管,一男一女。

    “真是麻烦,他到底什么时候走啊?”女的抱怨道,“再这样下去,我可能都快要辞职了,算上今天我都快有连续半个月见不到我家宝宝了。”

    男的跟着抱怨道,“你还算好的!我们每天下午三点都要开会,最受不了的是他总是会骂人,不管怎么做都不对!”

    米予羲静静地听着,不敢转

    可是……他们貌似谈的是黑廖风哎!

    他的人缘怎么这么差啊?

    米予羲不住撇嘴,脊背冒着冷汗,如果别人知道她和他的关系,会不会马上杀人灭口?

    “您的咖啡。”米予羲递给何经理,手里端着另外一杯,正打算离开。

    “新来的?”女的看见米予羲,叫道,“什么时候招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管他呢,喂,给我泡一杯。”男的吩咐道。

    “我……”米予羲楞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女的冷声道,“真是,公司里最近招来的员工脾气也都上来了,没以前素质那么高。”

    说她素质低?

    米予羲忍不住翻白眼,刚准备接着泡咖啡,就听后传来一道低沉男声。

    “泡个咖啡,怎么那么久?”黑廖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米予羲的后。

    米予羲慢慢转过,手里正拿着准备倒入的咖啡豆,“我……”

    黑廖风扫了一眼后已经站定不敢出声的几人,又瞥了一眼何经理手里的咖啡杯,顿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脸色顿时暗沉,黑煞得仿佛可以滴出墨汁来。

    “通知各部门主管,到我办公室开会!”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