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绑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喂,风,你说为什么啊?明明他不该是去年的最佳男主角啊?”米予羲忽地扭过头与黑廖风对视,“他那时候连一部完整的电视剧都没有演完,怎么可能呢?”

    黑廖风抬起的手臂慢慢放下,但眼底的惊喜越发明显,他不由牵起嘴角,“谁说最佳男女主角一定是靠作品?”

    米予羲一听,点了点头,“也是。”有可能是哪个大老板一句话的事就搞定。

    黑廖风喝完了咖啡,又将杯子递给了一旁的米予羲,“咖啡。”

    “不许喝了!”米予羲断然拒绝,“这都几点了?你不想睡觉了吗?”她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按照平常他一定早就在自己的卧室里了。

    “你不也没睡?”黑廖风扭头看她。

    “我?”米予羲怔住,关他什么事?“可我明天又不上班?”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黑廖风目光依旧紧紧地锁住她。

    “切——”米予羲不撇嘴。

    ……

    迷迷糊糊的,米予羲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隐约间,她看见有个人影正悄悄地从楼梯上走了上来,隐约间还有轻缓的脚步声,

    “谁?”米予羲眨着眼,拚命想看清步步向她的人影。

    人影不答,只是全隐在黑幕中,令人看着不打着冷颤。

    “你到底是谁?”米予羲开始害怕起来。

    人影依旧没有说话,慢慢地将体靠近,再靠近,嘴一例,露出两排洁白却森带着血迹的牙齿,这……这分明是黑廖风二姑?!

    她忽然伸出一双白骨般的魔爪扣住她颈项,然後用力锁紧、锁紧、锁紧……

    米予羲顿时感觉呼吸困难,神智逐渐陷入迷蒙,“救命啊,救命……”

    “没事吧?快醒醒!”

    米予羲悠然地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黑廖风充满焦虑的面孔,他说道,“哪里不舒服?”

    米予羲环视四周,伸手摸摸刚刚仿佛真的被人掐住的脖颈,依稀还有痛感,心底深处的恐惧逐渐浮现,“我……我看见二姑了……”她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看她满脸鲜血,她来找我报仇,想要掐死我。”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黑廖风凝望着她,眼神逐渐变得异样,他俯下的体慢慢靠近米予羲,将她揽入怀中,“不怕,不怕,都是假的,只是噩梦。”

    或许是黑廖风的阳气果真震慑住气,米予羲的体不再颤抖,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忽地抬起头,“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复婚?”

    黑廖风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理由是什么?”

    “理由,理由就是……我做噩梦梦见二姑了!”米予羲瞪着大眼说道,“白向北会认识二姑吗?”

    “她见过。”黑廖风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见过?”米予羲扬声,“你跟白向北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黑廖风眼底渐露一丝笑意,“不算朋友的朋友。”他解释道,“你醒来以后难道没有照过镜子吗?”

    “照啊,每天洗脸时看一眼。”米予羲点头。

    “你可以仔细再看看。”黑廖风站起,目光扫向她的上。

    米予羲随着他的眸光看向自己,这才发现不知是谁替她换上一黑色薄丝长睡衣,口开得低低的,半透明的布料更让她全曲线若隐若现。

    她的脸不由一,双手立刻揪紧前衣襟,试图遮掩。

    黑廖风似乎为她的举动觉得好笑,隐隐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米予羲的双颊烧烫得更厉害了,她不自在地瞥向他,忽地注意到他脚边处有一支烟蒂,隐约还有着光亮,似乎是由于太过着急随手扔在了地上,但屋顶上方似乎还徘徊着一缕缕烟雾。

    难道他……一直站在这里?

    米予羲颦起眉头,“你没睡觉?”她扭头看了一眼钟表,已经凌晨两点半。

    “嗯。”很显然黑廖风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那如果你碰巧也睡不着的话,要不要……考虑在这里躺会儿?”米予羲拍了拍边的空位,脸颊微红道。

    她本以为就像是她一再说复婚一样,黑廖风一定会拒绝。

    可没想到,就在米予羲打算笑着掩过这个话题时,黑廖风竟然脱下拖鞋,侧躺在了米予羲的边上,“睡吧。”伸手再次关上了头灯。

    米予羲瞪着眼,一下子精神了,她扭头,“这个……是不是代表着你答应我的复婚要求了?”

    “睡觉……”黑廖风一翻,将米予羲压在了下。

    米予羲的鼻尖处可以清晰地闻到属于黑廖风上专属的味道,很清爽,也很……熟悉……

    米予羲的嘴角不由牵起……

    ……

    “小颜小姐,小栗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不小心打碎了这对杯子。”

    “不小心?”黑廖风冷声责备道,“你一个不小心就当什么事都没有了吗?我告诉你,这杯子是我和我哥的专属杯子,我们从很小的时候从拍卖市场买来的。你说说值多少钱?”

    拍卖市场?

    小栗吓得跪在地上,“小姐对不起,要不……要不您扣我一个月工资?”

    “一个月”黑廖风讥笑,“就算你十年的工资怕是都抵偿不起!”

    小栗的脸色不由煞白,而站在一旁的方姐也不再言语,很明显她知道了这对杯子的贵重,更知道了小栗犯下的错误的确已经超过了她们所能想到的办法弥补。

    “你说怎么办?”黑廖风反问。

    米予羲午休后从楼上刚走下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你要替她赔吗?”黑廖风手里拿着碎片,“或许加上你十年的工资,可以抵偿一个杯子。”

    方姐慌张地一股坐在了沙发上。

    “难道你不想让她留下来吗?难道说你刚刚所谓的友都不过是假的?”黑廖风句句人,“还是说……”

    “没有还是说!”米予羲站在了黑廖颜的后。

    黑廖颜听到声音后,慢慢转过,眯起眼睛,“白向北?”

    米予羲,毫不示弱。

    “我那天明明警告过你,不许你再踏入我们黑家半步!”黑廖颜气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屋子的主人应该不是你吧?”米予羲略带挑衅地反问道。

    黑廖颜眼神里多了一抹憎恶,她怒视着米予羲,“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这样对我说话?你们俩,把她给我轰出去!”

    “小姐……”方姐犹豫地瞥了一眼黑廖颜。

    “还不快去?”黑廖颜几乎是吼道,“好,如果不去的话,马上就给我滚出这个屋子!”她扬起手臂,指着外面道。

    方姐和小栗一齐扭头看向米予羲,为难道,“白小姐,我们……我们不得已……”

    米予羲不住浅笑,“原来你的手段也不过如此,一年不见,我倒是觉得你退步了许多。”她对着黑廖颜的背影讥讽道,“不用任何人拉扯,我自己走。”说完,她帅气地走了出去。

    真是有够气人,怎么可以这样仗势欺人?为什么以前就没有发现黑廖颜可以坏到这种地步?

    米予羲心里暗骂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林子,于是她伸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

    ……

    白家。

    米予羲回来才半天,白妈妈竟然就给她联系了一门相亲。

    “妈,求您啦,我真的不去!”米予羲坐在沙发上不耐烦道。

    “不去不去不去,就知道说不去!那行,你给我赶紧带回来一个女婿,我就不你了。”

    “现在还带不会来,不过……会很快的。”米予羲依旧乐观道。

    白妈妈忍不住怨道,“北北啊,我是你妈,我会害你吗?”

    米予羲抬起头,望着白妈妈,不摇头。

    白妈妈走上前,挨着米予羲坐下,“妈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结婚生子,看到你幸幸福福地生活,甚至还可以早点看到我的小外孙长大,我真不希望等我已经完全花白了头发才看到你结婚。”

    “然后呢?”米予羲正经地问道,“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和李斯相亲?”

    “不是他,我知道你对他没感觉。”白妈妈眨了眨眼,“这次绝对是一个帅哥,比黑廖风那家伙还帅,年纪上比你也才大四岁,正合适,家里可是开珠宝连锁店的!”她越说越兴奋。

    “珠宝连锁店?”米予羲撇嘴,“又是一个钻石王老五?”

    “没错没错,就是钻石王老五。”白妈妈毫不介意这个说法,她猛点头,“北北,听妈的话,去见一面,不合适也无所谓,关键是咱去见了,而且是妈的一个朋友给介绍的,不去反而不好。”

    米予羲犹豫了起来,她望着白妈妈,忽然发觉她的鬓角处确有了几丝白发,不免心头有些酸痛。

    如果真的是白向北的话,她会选择去吗?

    “北北?就当妈妈求你?”

    米予羲咬着下唇,“我可跟您说啊,我只是因为是您的朋友介绍,到时候您不好交代,所以我才……”

    “哎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白妈妈赶忙拉起米予羲的手向卧室走去,“妈给你挑件漂亮衣服,好好打扮一番。”

    晚上六点半,饭店。

    米予羲望着对面坐着的那个已经快有两百五十斤的胖男人,忍不住问道,“我听我妈说……您长得很像刘德华。”

    “啊,是胖一点的刘德华。”男人笑得腼腆,还不忘从腰间抽出一条白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天啊,这年头谁还用手绢?关键还是……白色的?

    米予羲端正体,“我听我妈说……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啊,小时候在少年宫学过一些。”男人依旧在笑着,胖得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隙。

    米予羲忍不住感慨,那还有什么可以夸赞的?

    “哦,您既然是开珠宝连锁店的,肯定会鉴赏各种各样的珠宝吧?”米予羲显然对这一点很感兴趣,她每逢周末总是喜欢看一些砸宝的节目,偶尔,黑廖风也会拿着文件陪她一起,两个人也会下赌,赌输的一方要洗一周的袜子。

    男人一听到这个,眼前一亮,“啊,这个略懂。”他说得很是谦虚,“不知道白小姐对哪种珠宝感兴趣?”

    “这样吧,您给我讲讲琉璃?”米予羲一谈起这个,就显得兴致勃勃,她昨天无意中瞥到黑廖风文件上的内容,似乎他有意要举办一个珠宝首饰会,当中会有琉璃精品展现。

    “琉璃呀……”

    “跟我走!”胖男人刚说了三个字,突然插入一道冷声。

    米予羲仰起头,看去,“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完全没雨注意到黑廖风黑煞的脸色。

    黑廖风拽起米予羲,“走!”

    “你……你是谁啊?”胖男人用粗短的手指指着黑廖风,责问道。

    黑廖风没有瞥他一眼,似乎也根本不想对他说一句话,只是拉着米予羲走出了饭店。

    “不会又这么巧,你也在饭店吃饭吧?”米予羲脑袋还没转过来,完全被动地跟着黑廖风的脚步。

    黑廖风沉默不语,推着她上了车,然后撞上车门,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位上,将车子慢慢驶离了饭店。

    米予羲扭头窥视了一眼他,发觉他似乎还在生气,可莫名地是……他在气什么?

    米予羲嘟着嘴,看向指示标,“咦?你开错方向了吧?”这条路明明是去机场的路!

    黑廖风显然不想解释,继续向前开着。

    米予羲颦起眉头,喊道,“你带我到底去哪里啊?这样带走我,要算绑架的?”

    黑廖风突然快速地掉头,车子距离机场越来越近,“你一直是我的人,这样算绑架?”

    米予羲不愕然。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