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复婚理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黑先生,向北说要回去。”李斯说道。

    “是她说,还是……你在说?”黑廖风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顿时令李斯的脊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她……”

    没等李斯说完,黑廖风冷声打断道,“我问的是她!”目光盯著米予羲那张略显憔悴的脸颊上。

    米予羲颦起眉头,她双眸回望着黑廖风,双唇掀起又闭上,“我……我想……”

    “你不是想和我结婚吗?”黑廖风眯起好看的眼,“只要你留下,你就可以。”

    米予羲怔住了,只要留下?就可以和他继续生活?然后……还有他们的孩子艾米一起?

    “予羲,”李斯叫醒已经浑然忘我的米予羲,“予羲。”那眼神好似在说‘忘了我和你说过的话了吗?’

    米予羲咬着唇,幸福就在眼前啊,如果她一旦踏出这里,或许再想踏进来就会很难很难,李斯不会明白的,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明白的……

    就在众人的目光下,米予羲点了点头,“我留下。”

    黑廖风看着李斯,眼底露出一丝鄙夷,他走上前,从他的手上揽过米予羲,“其他的人,这里不欢迎,可以离开了!”

    李斯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你不会后悔吗?”

    “不会。”米予羲毫不犹豫地回道,她始终笑着,“我会记住你的话,你也要好好地生活下去。”

    李斯蹙紧了眉头,再次瞥向米予羲,多了一抹不舍,他凄然地回以一笑,“为什么我总是输给他……”迈步向楼下走去。

    “喂,李主任?”刘医生和两名护士赶忙追了出去。

    所有人离开后,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米予羲不由叹了口气。

    “怎么,不舍得?”黑廖风似调侃。

    米予羲撅嘴,“不是不舍得,只是觉得我好像总是在亏欠一些人。”更不知道自己这次回来,到底对,还是不对。

    黑廖风转要回房。

    “等等一下。”米予羲知道自己即将说出来的话很令自己难堪,可她必须还是要问清楚,“你是有答应要和我复婚吧?”

    他扭头,冷瞥了一眼她,嘴角牵起,却没有回她。

    “黑廖风,你到底什么意思啊?”米予羲追在他的股后面,“你明明刚刚就是说要和结婚的啊?”

    “我有说过吗?”黑廖风忽地转

    不巧,米予羲紧紧追随的体砰地一下撞在了他的上,“你想耍赖?”

    “我没说过,怎么算耍赖?”黑廖风讥笑,“从头到尾都是你……想跟我结婚!”

    米予羲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好吧,她忍。“行,就算是我。那好,你要和我复婚吗?”

    “我为什么?”黑廖风耸肩。

    “为什么?”米予羲瞪大眼重复道,“为什么……因为你想你的妻子,所以就要和我复婚啊?”米予羲说完,自己都觉得理由太过太过于牵强。

    “我想她,和你有什么关系?”他追问道。

    “因为我……我就是……”糟糕,口为什么又开始痛了起来?

    “你是谁?”黑廖风紧紧地问道。

    米予羲虚弱的体扶住扶梯,可刚一碰到,脑海中立即想到一年前的那天景象,仿佛可以看见打量鲜血在上面,她顿时抽回了手,脸上写满了恐惧。

    “我是白向北。”她低下头,试着说出了这副体的名字。奇妙的是,刚一说完,口的疼痛感就消失了。难道说……她根本就不能向黑廖风有一丝的坦白?

    黑廖风不讪笑,再次走进了卧室。

    “黑廖风,那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复婚啊?”米予羲想要继续追上前去,只听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跟过来的两个仆人手里端着两个茶杯走了过来,“少爷呢?”

    “进去了。”米予羲气道。

    “哦。”两名仆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客气地笑道,“您要不要跟我们看下您的房间?”她们用手指着对着楼梯口的那个卧室,隐约还开着一个缝隙。

    米予羲吓得浑毛骨悚然,她抚住口,脑海里挥之不去曾经的影像,她摆了摆手,“小少爷呢?我去看看他……”

    ……

    米予羲仿佛就这样理所当然地住了下来,白妈妈知道后先是抱着电话对她骂,说她怎么这么看轻自己?明知道黑廖风不可能要她的,却还倒贴?

    米予羲一直没有吱声,只是静静地听着。

    白妈妈无可奈何下也只得随着她的子,一个星期先后不下五次来到了黑家老宅子看望,生怕自己的女儿会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

    然而,事实是,的确睡不好。

    米予羲自从住进了这个老宅子以后,夜夜都做噩梦,尤其是在那间对着楼梯口的卧室里,后来她等所有人睡着以后就会抱着被子到一层客厅的沙发上去睡,第二天一早儿趁着所有人还没醒来再回到房里。

    “白小姐怎么不多休息会儿?”年轻一点的仆人小栗走了出来,她一面戴上手,一面笑着。处了一个星期多,她渐渐发觉米予羲的格特别柔和。“哎呀,这种事让我来干。”她看到米予羲正准备着午饭。

    米予羲伸了伸腰,显得很是无聊,“我一天到晚都没事干,必须得要找点事啊。”

    “可是……那您也不用做饭。”小栗指着电视,“您可以看电视,您也可以看看报纸。好了,您还是去歇着吧。”她走上前,试图推着米予羲。

    “不要不要,我都准备了一半了,”米予羲坚持道,“我就做这一次午饭,如何?就一次?”

    “那……那您可千万别跟少爷说。”小栗一脸紧张地看着米予羲,“如果让少爷知道了,我们的工作就没了。”

    米予羲鼓嘴,“他那么苛刻?”

    “嘘,您可千万别说这话。”小栗吓得赶忙捂住米予羲的嘴,“我跟您说啊,这个家虽然从表面上看很平和,但是很恐怖的,小颜小姐也经常会过来,以她的脾气,只要做错一点事都会不留余地地让你收拾东西离开。”

    米予羲颦起眉头,一面削着红萝卜一面听着小栗讲着老宅子里的事

    ……

    中午的时候,一般只有她和两个仆人一起吃饭,再就是黑艾米。

    “好了,上饭了。”米予羲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扭头对着坐在高椅上的黑艾米笑道,“等着妈妈给你做点清粥啊。”

    黑艾米眨着一双大眼,仿佛听懂了米予羲的话,口水都不流了出来,逗得两名仆人哈哈大笑。

    “小少爷似乎跟你特别有缘,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你,自从你过来以后你不知道我们俩多轻松呢。”方姐看着米予羲的背影说道,“我觉得应该让少爷给你开工资。”

    “那你去说,我可不敢!”小栗故意将体向后闪去。

    米予羲将碗筷摆好,再转汤端了上来。

    “哇……好香!”小栗一脸幸福地说道,“这还是我到这里第一次吃到别人做给我的饭菜。”

    “你要是喜欢,我天天做也可以。”米予羲熬着粥,扭头对小栗笑着,“你们先吃,别等我。”

    “那怎么……”小栗的声音戛然而止。

    米予羲转过,不怔住,“你……你怎么回来了?”

    黑廖风挑眉,“这是我家,难道我不能回来吗?”

    米予羲摆手,“不是,可你平常不是都在公司吃?”

    “回来拿份材料。”他径自拉开了椅子,挨着黑艾米坐下,“我的饭和菜呢?”他看着自己面前空空的碗。

    小栗和方姐早已吓得站在了一边。

    而黑廖风也显然没有让她们坐下同桌吃饭的架势,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咀嚼,突然他停住,眼底露出一抹复杂的绪。

    方姐看到后,以为黑廖风吃不习惯,她赶忙走上前,“少爷不喜欢吃芹菜,要不我给您重新做一盘。”

    黑廖风见她即要端走这盘菜,他‘啪’地一下用筷子打开她伸过来的手,依然无声地继续吃着。

    方姐和小栗两人对视,一脸地不解。

    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

    少爷那表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看不懂!

    两人眼神会意,但最终也没有得到一个结果!

    米予羲端着一碗蔬菜粥走了过来,摘下围裙,“怎么就你自己坐下吃?”她冲着小栗和方姐招手,“过来一起吃啊!”干嘛躲得那么远?

    小栗和方姐两人直摆手,脸上写满了“不要,拜托不要!”似乎看米予羲要上前拉拢她们的架势,两人吓得立马就冲回了自己的小屋子,不敢再出来。

    “真奇怪。”米予羲撇嘴,挨靠着黑艾米的右边坐下,端起菜粥,吹了吹,“艾米,乖——”

    黑艾米小嘴儿一张,恨不得将整个勺子都吞下去,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他的碗里是什么菜?”黑廖风难得地第一次主动和米予羲说话。

    “菠菜啊!”米予羲应道,“小孩子吃菠菜好。”

    “我也吃!”语气似带着一丝命令还有一种……撒

    米予羲顿住了,她以为自己意会错了,不由抬起头,却看到黑廖风将筷子放在了只吃到一半的碗上,“我炒的菜不好吃?”

    黑廖风没有吱声,只是眼巴巴地望着米予羲手里端着的粥碗。

    “想吃?”米予羲问道。

    黑廖风抿唇不语。

    “那我去给你盛一碗。”米予羲忍俊不,天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和艾米有多像。

    黑廖风看了看自己的碗,又望了望黑艾米的,“为什么我们俩的菠菜还不一样?”

    “因为他吃的叶子,你吃的是根部。”米予羲不厌其烦地解释道。

    黑廖风不住又蹙紧了眉头,将粥碗向旁边一推,再次拿起筷子,继续吃起了饭菜。

    一个中午,他基本上没再说过话。

    ……

    小栗和方姐出来的时候,黑廖风已经回了公司,她们看见米予羲正哄着黑艾米睡觉,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餐桌,小声道,“你真厉害。”

    “什么?”米予羲不解。

    “你竟然敢让少爷吃根部。”方姐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笑,“少爷竟然都没有对你发火?”

    米予羲摇头,“他后来吃了饭菜。”

    方姐看了看桌面上的菜,再次叹道,“你可知道,少爷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芹菜了,他竟然也没叫你去给他炒一盘新菜。”她忍不住咋舌。

    米予羲笑道,“以前的时候还不是乖乖地我做什么他吃什么。”哪里懂得挑食?

    “以前?”方姐和小栗异口同声地问道。

    “呃……没没。”米予羲吐了吐舌头,赶忙转过头继续哄着黑艾米,偏偏小家伙似乎精神异常好,瞪着一双大眼炯炯地望着她,张着小嘴儿一直望着她坏笑,小手更是放肆地向她的部袭来。

    这么小就懂得使坏?长大了肯定和他老爸一样会勾引女人!

    ……

    今天的黑廖风真的很奇怪,先是中午回来取资料,再是晚上才五点多就回来了,如果是平常,一定要十一二点才进门,而且是不和任何人说话,直接进卧室,洗澡,然后睡下。

    可是现在……是怎样一个况?

    黑廖风手里提着一大袋子的食物,有熟食,有粉,有新鲜的蔬菜,一进门就递给了米予羲,很明显是让她去准备晚饭。

    米予羲低头看了一眼袋子里的蔬菜,竟然没有一样是他所不喜欢的?

    米予羲不自地笑了出来,她转走向厨房。

    “白小姐,让我们来吧。”方姐不放心道,“少爷的口味,我们比你清楚。”

    不等米予羲说话,黑廖风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几人喊道,“让她做!”

    方姐和小栗两人望了一眼米予羲,眼中更多的是不解与不安,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她要取代她们以后的工作了?

    米予羲拧起眉头,她很明白她们的想法,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开始准备晚饭。

    餐桌上,黑廖风依然没有说话,他也不评价米予羲的手艺好坏,只是那天晚上……他吃了三碗饭!

    据小栗和方姐后来告诉说,这是黑廖风一年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多。

    或许是因为白天一直没有休息,所以黑艾米很早就睡着了,米予羲从他的房间走出时已经晚上八点半,她闲着也没有事,索就打开了电视机,找到了娱乐节目。

    “咦?子月?”米予羲惊喜地嘟哝着。

    她变得好美,曾经的短发现在已经及腰,白皙的皮肤,细致的五官。

    电视上面报道说她现在正在拍摄一部年底贺岁片,阵容相当强势,男主角是上届最佳男主角……杜宇?

    米予羲诧异地叫了出来,“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黑廖风不知什么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

    米予羲没有转,她指着电视上的杜宇拍摄画面,一脸不敢置信,“杜宇是去年的最佳男主角获得者?”

    “你跟他很熟?”

    “废话啊,他不是我原来底下的……”说到一半,米予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和人聊天,她忽地扭过头,不期然间与黑廖风一双探寻的双眸相对视。

    不解,疑惑,甚至是多了一层令米予羲期待已久的……惊喜?

    他的眼睛里融汇了太多复杂的绪,令人难以看懂。

    看出来了吗?看出她是米予羲来了吗?

    米予羲有些无措地支吾着,“我……我……”

    “你想说,你要和我复婚?”黑廖风面无表地问道。

    米予羲惊喜地瞪大眼,“可以吗?”

    “给我理由。”

    “理由……理由就是我刚刚的话啊,我认识杜宇,他曾经是我底下的艺人。”这么透彻,难道他还不懂吗?

    黑廖风的表依旧淡淡地,许久他回道,“太过牵强。”他绕,坐在了边上的双人沙发上,拿起文件继续看了起来。

    “牵强吗?”米予羲嘟嘴,“那你还要怎样的理由?”她都说得这样明白了。

    “咖啡。”黑廖风没有抬头,说道。

    “哦。”米予羲气鼓鼓地转走向厨房,找到了咖啡豆。

    不一会儿,一杯香浓的黑咖啡端了过来,“给。”

    黑廖风接过,没有喝,仿佛只是盯着它,鼻尖处只要嗅着它的香气就够了……

    米予羲挨靠着黑廖风坐下,继续看着娱乐节目,“明明那一年他还没有演完第一部电视剧,怎么就能获得最佳男主角呢?”她以为自己只是小声嘟哝,但其实一旁的黑廖风却听得真真切切。

    他喝了一口黑咖啡,慢慢地扭头望向米予羲,双眸多了一抹难以言喻的神,抬起空闲下来的右手臂,向米予羲的左肩处,指尖莫名地颤抖着……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