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妈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黑廖风的嘴角微抽了下,他深邃的眼神忽地添了一抹鄙夷。

    米予羲看他要直起,手不由又紧了几分,“我……我打车来的。”她看向站在自己后的出租车司机解释道。

    “神经病,你自己打车来的,你……”

    不等黑廖颜说完,黑廖风冷声道,“给她一百!”说完,转向前走去。

    顿时被抽走衣摆,米予羲险些栽倒在地面上,看着被甩下来的一百块钱,像是被人遗弃的破烂一般,她低头看着这红色钞票,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了上面。

    “小姐,该给钱了吧。”出租车司机先生走过来,看着她说道。

    没反应。

    “小姐……”

    米予羲慢慢站起,转向司机,“你能再帮我拉回去吗?”

    出租车司机先生怔怔地望着她,甚感无语……

    ……

    米予羲坐在车上想了好久,她还能去哪里?顶着这副皮囊,她也只能回到白妈妈那里。于是她拿出了手机,找到了家里的座机号,拨通了过去。

    ……

    这是白向北的家吗?

    米予羲打量着四周,屋子面积大约有一百三十平米,三室两厅,周围的装潢还算典雅别致,看得出来白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小康。客厅沙发转角处还有一张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张合家欢照,照片上白向北笑得灿烂,看起来生活充满了激与无限地活力。

    白妈妈通过刘医生那里得知自己女儿已经失忆,所以看她一脸陌生地望着屋子,倒也不感到任何诧异。

    她走进厨房,端出一杯水,“北北,你先坐下来好好歇歇,医生都嘱咐了,让你这几天要好好在家里待着,别乱跑,过几天咱们再到医院去复查。”

    米予羲将手里的照片放下,扭头对白妈妈笑了笑,“谢谢。”接过水杯,抱在手上。

    白妈妈看到女儿对自己客气竟是一下子难以适应,她微哽咽道,“北北,不管怎样,你只要记得我是你妈,有什么事就跟妈讲,别跟妈客气……”

    顿时,心头一股流涌向心间。

    米予羲点了点头。

    “北北啊,告诉妈,刚刚去哪儿了?”白妈妈疑惑地问道,毕竟自己女儿已经失忆了,按理说不该有认识的人啊?那还能去找谁?

    米予羲喝了一口水,“我……我刚刚……”糟糕,说什么理由呢?

    这时座机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白妈妈绕走了过去,接起,“嗯嗯,回来了,放心吧,好好……”挂断了电话。

    米予羲也跟着站起,“妈,”喊出来竟是有一丝不习惯,“我爸呢?”照片上的中年秃顶男人应该是白爸爸。

    “你爸……”白妈妈言又止,嗓音多了一丝颤音,“你爸他年初因为心脏病复发,所以……所以就……”

    米予羲也不由伤感,她走上前,将白妈妈拥住,“别担心,还有我,还有您的女儿呢。”

    白妈妈一听,心中更是酸涩,她紧紧地搂住米予羲,“你爸他一直愧疚,知道你死心塌地喜欢黑廖风,可你知道凭咱们家的实力根本入不了人家眼,以前还有黑家父母做主,现在二老都去了以后,他的格更是晴不定,说裁员工就裁员工,连你舅舅也被裁了下来,毫不顾忌两家曾经的分。”

    白妈妈说到一半,忽然又抬起头,“哎,瞧我,我都忘记了……”她暗自懊悔道,“你肯定不认识黑廖风了吧?”

    “我……”米予羲咬着唇。

    “不认识也好,不认识也好。”白妈妈感慨道,“那种白眼狼,不认识才好呢。”她拉着米予羲的手,轻轻拍抚道,“肚子饿了吧?妈给你弄点吃的。面条汤行吗?”

    米予羲点了点头。

    白妈妈转走进了厨房,米予羲径自打开了电视,试图让是室内气氛活跃一些。

    ……

    一连两天过去,米予羲试图将白向北的事全部搞清楚,甚至她与黑廖风的过往。

    她手里拿着白向北生前珍惜的照片,反复地看,上面很少有她和朋友的合照,大多数是她单人照片,当然也有她偷拍黑廖风学生时期照,那时候的他看上去脸上偶尔还会闪现过一丝笑容,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经常会坐在场上一个人望着天空,他经常会夜里一个人出来打球,甚至会对着空寂无人的草地上大吼……

    如果不是白向北这些记录,米予羲怕是一辈子也看不到黑廖风的改变。

    莫名地,米予羲有些吃味,毕竟是这幅体亲眼见证了他的变化,而不是她,米予羲。

    “北北?”白妈妈敲门走了进来,“李主任过来看你来了,赶紧收拾下房间。”她觑了一眼铺在地面上的照片。

    米予羲合上相簿,站起

    “向北好些了吧?”一道清醇的嗓音传了进来,“我一出差回来刘医生就跟我说向北醒来了,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在医学上都可以称为奇迹,明明已经没有心跳……”

    声音渐进,米予羲转过,看向门口站定的男人,莫名地觉得眼熟。

    “北北,快和李主任问好啊?”白妈妈在后面挤眉弄眼。

    米予羲颦起眉头,脑海里不断地闪现着某人的影像,是的,像谁呢?眼前的男人看起来个头不算高,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不算帅气,但还算干净清新,慢慢地这张成熟地面孔和她记忆中的男孩儿相重叠。

    是的,是的……李斯?

    “北北,快啊?”白妈妈急道。

    “呵呵,没事的,”李斯笑了笑,用手托下眼镜框,“失忆的人不宜多想,阿姨要是方便的话,我想和向北单独谈谈。”

    “方便,方便,当然方便!”白妈妈边笑边走出,还不忘将门关上,“你们俩谈。”

    米予羲的眉头紧锁,她没想到世界竟然这么小,再重生,竟然第一个找到她的人还是他!

    米予羲不觉笑了……

    “笑什么?”李斯走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米予羲。

    米予羲摇头,“李斯?”她轻声叫道。

    李斯惊讶地挑眉,但随即又是笑道,“白阿姨跟你介绍过我了吧,如果真记不起来不要费劲心神去想。该忘记的就忘记……”李斯转过坐在了对面的单人沙发上,“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米予羲努嘴,不由又是无奈地摇头,“你怎么去学医了?”

    李斯蹙眉,眼神变得复杂,“你……真的失忆了?”

    米予羲低头浅笑,没有回答,依然问道,“你当时学的不是金融,怎么转去学医了?”

    好无厘头的话语,再次令李斯惊讶,“你……你怎么会知道?我明明以前从来没和你说过?”不可能的!她怎么会知道呢?他们不过是两年前才刚认识,那时候的他已经是医院的医生。

    “没说过吗?”米予羲暗恼自己的冲动,于是她又笑道,试图转移刚刚的话题,“医院应该很忙才对,怎么会有空过来?”

    李斯的眉宇依然纠结在一起,很显然他还没有得到刚刚的答案,“听说你醒来,我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

    米予羲点头,赶忙让开体,“你要不要坐这里?”

    李斯瞥了一眼那红色的女式单人沙发上的相簿,笑着摇头,“刚刚在看照片?”

    米予羲犹豫着要不要拿给他看,没想他自己已经走了过去,翻开。

    “你还记得他?”李斯指着照片上的黑廖风,淡淡地问道。

    米予羲望着,没有应声。

    李斯不由苦笑,“忘记了最好……”他低头看着照片,仿佛勾起了无限的回忆。

    “你……”

    李斯慢慢抬头看向她,“对了,回来这两天体有没有异常?比如呼吸不顺畅?比如感觉自己心跳太快?比如……”

    “没有那么多的比如。”米予羲笑着打岔道,“一切都很好。”

    “那就好。”李斯低头,将手中的相簿放回原位,他看了一眼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去见院长,改天我再来。”

    “嗯。”米予羲点头。

    临出门时,李斯手扶着门把手疑惑地转过了头,“你……”

    “嗯?”

    李斯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拧着眉头走了出去。

    送走了李斯,白妈妈端着走了进来,“李斯这孩子不错,当初你爸爸心脏病复发时,他帮了很大忙,虽然最终也没能成功救回你爸爸,但是我们还是得要感激人家。还有你,这一年你在医院也多亏了他的悉心照料,他只要有时间就过去看你,陪着你看报纸,医院里的人都以为你是他女朋友。”

    “哦。”米予羲接过牛杯,“那……咱们家是怎么和他认识的?”

    “还不是你爸?”白妈妈叹了口气,“你爸他本来体也不太好,经常跑医院,这样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刚来医院的李医生,你爸他觉得李斯这个孩子特别老实,所以就想撮合你和他,没想到你们俩倒好,合谋起来骗你爸,让你爸误以为你们俩在交往。后来一年前你爸发现了,这不无奈之下只能随着你子帮你介绍了黑廖风……”

    米予羲不了然,“难怪……”李斯会对白向北这么关心!

    “北北,要我说李斯这孩子也不错,才一年就升为了主任医师,以后的发展一定会更好。”白妈妈劝道。

    “妈,我头疼……”米予羲故意撒道。

    白妈妈无奈地摇头笑,“一跟你说这些你就转移话题,这一点跟以前一模一样。”她站起,“你先休息会儿,我去给你煲点汤喝。”

    ……

    白家的生活还算富裕,只是自从白爸爸去世以后,公司自此没有人打理,白妈妈又不懂得经营,最后只得卖给了其他人,获得了一笔钱。

    这笔钱足够米予羲和白妈妈两人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毕竟不再有以前的运气,如果没有大笔开销的话,最多也只能富裕五十年。

    这天,米予羲趁着白妈妈找朋友打麻将的机会也跟着出了门,她来到了黑廖风的公司,偏偏门口的保安说什么不让她进去,非要看她的工作者。

    无可奈何下,她只得按照那天老妇人给她的纸条找到了他现在居住的地方。

    这里……这里不是老房子?

    米予羲的心不由擂鼓,远远望去,这个看起来已经有五十多年的老房子矗立在林木中带着一抹威严与冷漠,周围的树木已经快要长得和三层楼一般高,院子里的草却已被清理干净,但依然没有任何的生气。

    米予羲试图从门口处按着门铃,许久,才走出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她一脸陌生地望着米予羲,“请问您找谁?”

    “我找你家少爷。”米予羲笑着说道。

    “我家少爷?”女人扬声,“少爷在公司,而且他临走时没说今天会有人找他。”

    怎么现在见他一面都这么难?

    米予羲不住暗自责怪,但又不得不解释,“我是临时有事,所以才……”

    “方姐,小少爷又哭了……”这时从屋子的另一端又走出一个年约三十的女人,“怎么哄也不行,你快来看看。”

    小少爷?

    米予羲拧紧了眉头。

    这时,里面传来清晰‘哇哇哇’的孩子啼哭之音,仿佛每一声都敲着米予羲的心头。

    她抚着口莫名地疼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地难过。

    莫非……

    她赶忙追问新走过来的女仆问道,“这个孩子是……你家少爷和你家少夫人生下来的小少爷?”

    “你这话说的。”女人瞪了一眼米予羲,转要走。

    “再等一下,”米予羲手紧紧地抓着大门铁杆,“麻烦你告诉我,你家少夫人是谁?”她的声音颤抖,就连眼睛都不由红润了起来。

    “我说你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女仆迈步要离开。

    “拜托,拜托让我进去一下,我有办法让孩子不哭……”

    可里面的两个女人根本理都不理她,只是进了屋。

    “方姐,小少爷到底怎么回事?我刚看了看也没尿,也没拉,头也不烫,就是哭,一个劲儿的哭。”年轻点的女仆不安道,“一会儿少爷和小颜小姐该回来了,肯定又要骂咱们。”

    年纪大点的仆人犹豫着,手里抱着孩子,“哦,不哭不哭……”

    可小少爷的哭声却一声比一声高,仿佛就要跟她们俩较劲儿一样。

    “刚刚过来的那个女人还在门口吗?”年纪大的女人问道。

    “在的。”

    “那让她进来吧,她不是说有办法让孩子不哭吗?”年纪大的女人无奈道。

    “好,我这就叫她去。”

    ……

    说也奇怪,这个孩子刚到了米予羲的手上轻晃了几下,顿时就不哭了,甚至还瞪着一双大眼打量着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抓着她的脖颈处的项链,试图向嘴里塞。

    那两个女人看得目瞪口呆,“真是怪了,就连小颜小姐哄着他时都没这么乖过。”

    米予羲逗着孩子笑,一面问着面前的两个人,“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你管那么……”

    不等年轻的仆人说完,年纪大一点的打断道,“黑艾米!”

    “黑艾米?”米予羲不确定地再问道,“是男孩儿?”

    仆人笑道,“是男孩儿。只是我们少爷太我们少夫人,少夫人姓米,这是她临走时给我们少爷的‘礼物’,所以少爷就给小少爷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真的是,真的是她的孩子?

    米予羲的手不由颤抖,她的眼眶不住湿润了起来。

    “你……你怎么……”

    米予羲摇头,哽咽道,“没事,我只是觉得太感人,所以……没事,真的没事……”她望着怀中将近一岁大的宝宝,眼泪更是控制不住地向下流,她真的没有想到孩子竟然活下来了!她更没有想到她是何其有幸能这样抱着她的孩子……

    黑艾米像是感应到了自己母亲的伤痛,竟是扬着小手向米予羲的脸上蹭,试图将她的泪水擦干,两位仆人看得更是大吃一惊。

    这时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还没等几人反应,外面人已经进了屋。

    “你怎么会在这里?”黑廖颜手拿着包,瞪向米予羲,怒言道,“我问你们,她怎么进来的?”

    “我……我们……看孩子哭,她说她能让孩子不哭,所以就……”两个仆人吓得脸色煞白,低着头不敢看前面。

    “连一个孩子都哄不了,那我雇佣你们干嘛?”黑廖颜看着两个仆人。

    后走进来的黑廖风淡漠的眼神扫向正抱着孩子的米予羲。

    “我告诉你们,如果以后再让我看到这个女人踏入这道门半步,你们就等着收拾东西回家。”黑廖颜骂道,一扭头,“哥?”

    黑廖风紧紧地将目光锁在米予羲的上,他慢慢地迈动着脚步,一点点地靠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抱着孩子的一幕,他的心头仿佛有一抹暖暖的流在涌动,许久,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他的脚步不受控制地想要靠近,甚至想要护住眼前这温馨的片刻。

    “咯咯。”小少爷小胖手紧紧地揪住米予羲前的衣服,试图要将嘴凑过去,“妈妈,喝……”貌似不清楚地发着这样的音。

    屋内所有人都惊诧地扭过了头,这……这是小少爷第一次喊‘妈妈’!

    就连黑廖风的脚步也不由顿住了,他怔愣地望着面前的米予羲,漆黑的双眸忽然变得深邃……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