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风,我回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米予羲必须还要在医院观察三到四天,但因为她一再要求,白妈妈还是找到了医生,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北北啊,一会儿回去以后妈给你找了一个黄大仙儿,她有道符,说是可以祛百病,你就……”白妈妈一面走着一面不停地唠叨着,恨不得要跟自己的女儿说完这一年所有发生的事儿,“你大姨现在都当了,今年年中刚抱了一个小胖孙子……”

    米予羲左右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越走越是熟悉,虽然大体上有些变化,变得更加繁华,这里多了一个大型商场,那里多了几家新开的小摊位,但整体上她还是知道的,这是A市的步行路。

    从这里打车去她的家只有不到二十分钟……

    想到此,米予羲的心跳越来越快,她忽地向左转,正巧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她赶忙伸手拦截。

    “你表哥今年年初也刚结的婚……”白妈妈一扭头,看到自己的女儿正上一辆出租车,她吓得追了过去,“北北啊,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妈,我先出去会儿,很快就回来。”米予羲迫不及待地要去见黑廖风。

    “那……那你总得跟我说去哪儿啊?”白妈妈不放心地抓着出租车,“这样,你拿着我的手机,有事打家里座机电话。”

    一等白妈妈放了手,出租车司机立即开了出去。

    米予羲坐在车子里,看着这部老式手机,不由心中有些内疚。

    她欺骗了白妈妈,她对自己那么好,但她并不是她的女儿……

    这个世界这么大,时时都在上演着悲剧。

    米予羲在上面走了这么一圈,终于才体会到什么叫‘珍惜’。她真的错过了太多,明明可以抓住的幸福她却一再推延,如果……如果早一些,或许,她和他现在已经坐在公园里闲谈漫步,或者手中还牵着他们的孩子……

    车子已经开到了福兴社区内,司机看了一眼价格表,“总共是56元。”

    “哦,好。”米予羲低头找钱,却发觉兜里竟然全是空的,她尴尬地笑了笑,“这样,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上去找人,他会给我钱的。”

    “哎?”

    不等司机阻拦,米予羲快速下了车,她直奔上她的家门,心跳‘噗通噗通’,每一下都那么有力。

    “咚咚咚。”她大力地拍着,又是按着旁边的门铃,显得异常兴奋。

    然而……

    “你是……”一个老妇人打开了门,她上下打量着米予羲,“请问你找谁?”

    米予羲怔住,“我……我找黑廖风!”

    老妇人警惕的眼神变得柔和,她笑了下,“你是少爷的朋友?”

    “少爷?”米予羲重复道,她从来不知道他家里还有这样的仆人,于是她赶忙回笑道,“是,因为有点事,所以我们将近有一年没有见面了。”

    “噢,那就难怪了。”老妇人频频点头,“这一年来,少爷家里发生了太多事。不过,他现在已经不住这里了,我只是在这里帮他看房子。你要是有重要事找他,就去这个地址吧。”说着从屋里找来一张白纸和笔,写了上去,递给米予羲。

    米予羲感激地对着老妇人鞠躬,“谢谢您,谢谢您……”

    看米予羲要下楼梯,老妇人又叫道,“呃,小姐等下。”她向前走出了两步,“我都忘记了,今天你去找他估计也不在。”

    “啊?”米予羲扬声,“那在哪里?”

    “今天是少夫人的忌,我想他应该会去林园公墓。”老妇人说道。

    林园公墓?

    米予羲默念着,“好,谢谢您。”她快速地冲到了楼下。

    出租车司机看见她,赶忙推开门,“拿钱下来了?”

    米予羲看到他,喜出望外,她拉开副驾驶座,“麻烦到林园公墓!”

    “喂,小姐,你刚刚的钱还没有交!”出租车司机眉头蹙起,“你是不是想坐霸王车?”

    “我要是想坐霸王车就不会下来了。”米予羲解释道,“我朋友去林园公墓了,等我到了那里找到他以后,肯定会把钱给你。”

    “你不会又要骗我吧?”司机一脸戒备地看着她。

    米予羲提声,“我怎么可能为了一百块钱骗您?”想当初她的账户上都是论几百万入账的。

    出租车司机无奈地启动了车子……

    林园公墓。

    米予羲刚要下车,司机拽住了她,“你……真的能一会儿下来?”

    “我要不下来,我在上面干嘛啊?”米予羲哭笑不得,“要不……您陪我上去?”

    司机一甩头,“我上去那边干嘛?”

    米予羲笑了笑,下了车。

    她站在山底下,仰头望去,到处都是白色的大理石墓碑,从山的中间开出一条水泥路。

    今天来的人不多,毕竟也不是上坟的子,山底下只停了三辆车子,有本田、宝马,还有一辆车是奔驰,米予羲猜不出哪一辆车是黑廖风的,只得随着刚过来的的一拨人向公墓走去。

    “今天好像黑家人也来了。”

    咦?

    米予羲瞬间耳朵竖了起来。

    “唉,也可怜的,一年之内,一下子死了四口人,你说这家子怎么过?”一个女人叹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

    “别瞎说。”男人瞪了一眼女人。

    死了四口人?她和黑廖风二姑之外,还有谁?

    就在米予羲低着头混在后面的时候,突然前面的两个人脚步停下来了,米予羲抬头一看,泪水瞬间就涌出。

    黑……黑廖颜?!

    她穿着一黑裙,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很有大牌明星范儿。

    女人看到黑廖颜以后,寒暄了两句,就继续拉着男人向上走去,独剩下站在原地发呆的米予羲。

    黑廖颜慢慢摘下墨镜,眉头拧了下,“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黑廖颜认出她来了?

    米予羲激动得泪盈眶,她走上前握住黑廖颜的手,“小颜,我真的好想你们……”第一次,她竟是这么毫无芥蒂地拥抱着黑廖颜!

    黑廖颜子向后退了一步,瞪着她,“白向北,你又要搞什么花样?”

    白……白向北?

    “不,你看不出来吗?”米予羲眨着眼,“我是……”咦?发不出声音啊!

    “怎么回事?”一道深沉的嗓音从后面传来。

    米予羲一听,脑袋像是被雷击过一样,瞬间木了。

    面前的这个男人和她脑海中那熟悉的黑廖风又有一丝不一样。他长满了胡茬,脸颊削瘦,眼窝凹陷,鼻梁依旧很英,但整体的形象却异常地颓废,黑色的风衣在他高大的形下,令他从远处望去有些欧美范儿。

    “又是白向北,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刚刚突然抱住我。”黑廖颜近乎撒道,“明明一年不见了,怎么又冒出来了!”

    黑廖风上下打量着米予羲,冷漠的眼神令她瞬间惊醒。

    是啊,她已经不是原来的摸样了……

    “走吧。”黑廖风目光转向前方,随即又变得空洞。

    “嗯。”黑廖颜又戴上墨镜,准备下山。

    米予羲一见此,心中又急又恼,她想要告诉黑廖颜她是米予羲,可是根本说不出话来。无奈地她只得小跑地跟在后面,她知道自己在冒风险,但她不得不这样做。

    明明自己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

    这是一种怎样的荒谬场景?

    就在黑廖风即将要上那辆奔驰车的时候,米予羲突然拽住他的手臂。

    “白向北,你不要太过分!”准备开车的黑廖颜怒吼道。

    米予羲不死心地紧紧地拽住他的黑色衣袖,“风,你认不出我来了吗?我是……”米予羲啊!哎呀,又说不出来。

    黑廖风眉头微蹙。

    “白向北!”黑廖颜从驾驶座位上下来,她扯开米予羲,“你要犯病就回家去犯!我哥才没那闲心治你病!”

    米予羲甩开黑廖颜的手,仍旧不死心地向黑廖风冲去,“风,你好好看看我?真的不认识了吗?”

    黑廖风疏远而淡漠的眼神,令米予羲有些失落。

    “神经病!”黑廖颜狠狠地拽了一把,将米予羲扯到地面上,“哥,咱们走。”

    黑廖风高大的体进了车内。

    米予羲望着车子缓缓开起,她心内像是燃了一把火一般,她迅速地起,手抓着还没摇上的玻璃窗,眼泪再次决堤而下,“风,你曾经跟我说要我跟你再婚,我愿意,我现在愿意啊,我回来了……我回来跟你再婚来了……”

    但米予羲的脚步依然不如车子的速度快,她终于无可奈何地趴在了地面上,她哭泣道,“为什么,为什么……”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突然前面的车子停下来了。

    “哥,她说的都是疯话!”黑廖颜扭头看向坐在后面的黑廖风,“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经常会犯疯!住了医院一年,现在突然出院了,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肯定是疯了!”

    黑廖风冷峻的面孔顺着前车镜看去,只见趴在地面上的女人哭得肝肠寸断,莫名地,他的心有些揪疼……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只是白向北,那个他讨厌的女人!他根本连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的女人!

    为什么会在今天……有了一丝丝的不同?

    “哥,你别理她……”

    不等黑廖颜说完,黑廖风竟是下了车。

    “哥?”

    黑廖风慢慢地走向趴在地面上的女人,蹲下,他用冰凉而纤长的手指托起她的下巴,“你说……你回来跟我再婚来了?”声音依旧很冷。

    米予羲的眼泪依然止不住,她点头,再点头,“是,是。”

    “你的名字叫什么?”黑廖风颤着声音问道。

    “我……”米予羲,三个字根本喊不出来啊,怎么办?“我……”

    “你叫什么名字?”黑廖风再次问道。

    “白向北,拜托你不要抽风了,好不好?”黑廖颜站在了米予羲的侧,怒道,“你还嫌我们家不够乱吗?”

    “我……”不,她不是白向北。“我不是白向北。”

    黑廖风的眉宇微蹙了下,黯淡的眼神忽地闪过一丝异样,他冰凉的手指狠狠地掐住米予羲的下巴,再次追问道,“你到底是谁?”

    “哎呀,我说不出来名字啊!”米予羲无奈地爬起来,坐在了地上,“怎么办?怎么办?我知道我说出来你们也不信,但我真的不是白向北……风,我只能告诉你,我回来是跟你再婚的,我真的回来是跟你再婚的啊……哇……”米予羲大哭了起来。

    “这个女人想跟你结婚想疯了!”黑廖颜一脸鄙夷地看着米予羲。

    黑廖风眼神再次变得空洞,他慢慢地站起,高大的影立刻覆盖住米予羲,冷声道,“不要再让我看见你!”转迈开了步子。

    黑廖颜低头看了一眼米予羲,“你以为我大嫂去世了,你就有机会了?你以为就算你装得和我大嫂一样的格,甚至还冒出离谱的话来,我哥就会上你了?荒谬!拜托你动动脑子,谁会相信死而复生这种事?”她踩着七寸的高跟鞋,向远处走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明明就有啊!她就是死而复生啊?只是换了个摸样!

    米予羲哭得已经没有力气,正巧出租车司机开车过来,“小姐,钱拿到了吗?”

    米予羲一惊,赶忙爬起来,追上前面那黑色的高大人影,她死死地拽住他的大衣摆。

    黑廖风蹙眉,扭头看向她,眼神依旧是那么冷漠,仿佛只要她再近一步,他就会掐死她一般。

    米予羲咽了咽口水,斗着胆子说道,“给我……一百块钱!”这气势,好似给她钱是理所当然!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