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百万名车换几万块钱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你……开玩笑的吧?”米予羲转过,仰头看向黑廖风。

    “你看我的表像是开玩笑?”黑廖风反问,用手指轻轻地抚着她的脸颊,看到上面那触目的手指印时,眉宇微拧,“你选的这几个艺人,没有一个人让我看着放心。”

    “所以你打算亲自上阵?”米予羲啼笑,“你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盼着得到你这个艺人,论长相绝对算优质,论材,”她咳了下,“我保证是绝对棒;再说你的能力,无论是哪个导演估计都抢着要你拍,毕竟还能拉到一大笔投资!”

    “所以……你今年会数钱数到手抽筋!”黑廖风无奈地用手指轻刮了下她的鼻梁。

    米予羲不住笑眯了眼,她一扭头,看到秘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办公室内,她尴尬地红了脸,“有事?”

    秘书恍惚,赶忙说道,“那个……韩子月已经过来了,她在休息室等您。”

    米予羲点头,“好,我一会儿就过去。”

    秘书转走出,刚一关上门,不由喘了好几口气。

    天啊,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一听到他们说着亲昵的话语自己的心就突突地跳个不停,难道是太过于羡慕了?

    可……最让她吃惊的是:原来米总后的势力竟然是黑氏集团总裁黑廖风!

    关键两个人……还是侣?!

    爆炸新闻,如果她是记者,绝对会立即报道出来,不管是死是活,绝对会被领导赏识重用,仅凭这一条新闻啊……

    ……

    “予羲,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啊?”姚舒彦一看到米予羲,就一脸委屈道,“你看看我最近,除了广告还是广告,根本就没什么收入了。”

    米予羲叹了口气,“放心啦。”她拍了下姚舒彦的肩膀,“稍微等一下新人,他们三个还没正式加入培训已经有人要找他们拍戏,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那我呢?”姚舒彦站起,“我就只能退居二线了?”

    米予羲淡淡一笑。

    “你还笑?我都快急死了!”姚舒彦跺着脚,“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死活都不让你收其他人当艺人呢。”

    “你急什么,”米予羲白了一眼她,“我有说过你非得要走演员这一条路吗?”

    “什么意思?”姚舒彦不解。

    米予羲笑道,“看下这份合同,如果同意担任我的助理,你就签。”

    “助理?”姚舒彦提高了音量,“你要我当你助理?”

    “你别以为这个助理和公司里普通的助理是一样的,当助理可比你当演员要赚得多得多,”米予羲解释道,“更何况现在咱们手底下的三个艺人都是很有实力。”

    “那钱……怎么算?”姚舒彦撇着嘴,“是固定工资?”

    “当然不是。”米予羲站起,看向姚舒彦,认真道,“四六分,如果中间你还接拍了其他活动,钱算你自己的。”

    姚舒彦一听,不咧嘴笑了,“予羲,还是你对我好……”她一把冲过去,搂住米予羲的脖颈,“你会不会怨我?怨我分得太清?”

    米予羲浅笑,她轻轻拂开姚舒彦的手臂,“亲兄弟都要明算账,再好的姐妹也会因为钱的事闹掰,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分清楚一些也比较好。”

    “真的,你也这样想的?”姚舒彦喜道。

    “嗯。”米予羲转过,提起包要向门口走去,拉到门把手时忽地想起刑一鸣,她扭头又问道,“你和一鸣的结婚期订了吗?”

    姚舒彦点头,“定了,下个月初。”

    “这么快?”米予羲吃惊,但旋即又笑道,“恭喜。”

    “呵呵。”姚舒彦扯起唇角也跟着笑了几声。

    ……

    工作已开始渐渐步入正轨,比起姚舒彦那会儿,米予羲现在可谓是轻松了许多,毕竟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作后盾,凡事她只需签个字就搞定,合同她不需出面谈,艺人程也有专人负责,化妆、查看剧本等一些杂碎工作也招聘了相关人员。

    米予羲每天只是坐在办公室内喝着茶,听着音乐,偶尔拿着笔记本坐在转椅上看着各种微博,准备了一张银行卡,上面是她的名字,合约搞定后自然有钱就入账,然后手机的短信会发来提醒。

    ‘嘀嗒’短信提示。

    米予羲拿出手机一看,又有三百万入账,她面无表地将手机放到了一边,继续戴上耳机听音乐。

    或许是劳苦的子过得太久,偶尔过一过清闲生活竟是令她感觉空虚。

    那种抓不着、看不实的东西,着实让人有一种害怕!

    “好悠哉!”

    米予羲隐约听到一句调侃声,不由摘下耳机,看向已经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杜宇,“怎么会过来?今天不是有宣传会?”

    杜宇打量着屋内的摆设,最终将目光定在米予羲的脸上,“我觉得……有必要和你道歉一声。”

    米予羲怔了怔,她笑了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深刻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儿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没有了两年前那样的嚣张和骄傲。

    “对不起,我妈妈让你难堪了。”杜宇鞠躬,九十度。

    米予羲敛回脸上的笑意,定睛地看着他,一点点抬起头,“我觉得你妈妈说得没有错,纵使你再想当演员也不可以不跟他们商量一下就武断地辞去了公务员的工作。”

    杜宇耸了耸肩,“我不在乎。”他嘲笑道,“看看我父亲那时候,就算是再大的官又怎样?还不是一样被落井下石?”

    米予羲没有吱声。

    “我已经决定从家里搬出来了,现在一个人住,所以以后应该不会再遇到那天的场景了。”杜宇承诺道。

    米予羲叹了口气,“我没有怪她。”天下父母心,可以理解。

    杜宇不苦笑,“我倒宁愿你怪她……你越大度,我越是感觉自己没有希望……”

    “杜宇……”米予羲轻声道。

    “咦?”没等米予羲说完,韩子月突然推门而入,她左右打量着米予羲和杜宇,尴尬地抓头笑道,“我……我又忘记敲门了……”

    米予羲不住跟着她笑,“有事儿吗?”

    “有啊有啊。”韩子月频频点头,瞪着一双大眼莫名地还闪着水珠一般,透亮而清澈,“我看了我的行程表,我觉得太满了,就连打豆豆的时间都没有了。”

    “打豆豆?”杜宇蹙起眉头,也跟着重复道。

    “不会吧?你都不知道?”韩子月诧异,“大叔,您多大了?”

    “我?”杜宇向米予羲瞅了瞅,不敢确定地扬声,“你是……叫我大叔?”

    “不然这个屋子里还有谁是男的?”韩子月撇嘴,“怎么会连打豆豆都不知道呢?”她纳闷地咬了一下手指头,又是看向米予羲,“米姐姐,我要申请打豆豆的时间!”

    米予羲忍俊不地笑道,“好,我让人给你安排。”

    “至少一个小时哦。”韩子月比划着小手指要求道。

    米予羲应道,“好。”

    韩子月顿时乐开了花,她蹦蹦跳跳地转过,准备离开,忽地顿住脚,“大叔,我想我还是应该好心提醒下你,人呢,就算是老了,但是心不能老啊!”一本正经地样子更是令人啼笑皆非,说完,她不等杜宇气急,跳着离开了办公室。

    “她……她……是谁啊?”杜宇指着门口,脸色发青道,“她是谁啊?”

    米予羲将资料推给了他,“你自己看,了解了解也好,本来想给你们聚集到一起认识认识的,还没来得及。”

    “她竟然叫我大叔?我不过比她大四岁而已!”杜宇怒道,“这个小丫头!”

    米予羲终于按捺不住,背转过大笑了起来。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地欢乐了……

    ……

    夜色降临,福星社区的路灯亮了起来,大概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居委会人员因为要做人口调查,来到了米予羲的家里。

    “平常就你自己在家里住?”居委会主任扫了一圈,看到鞋架上还有男士拖鞋。

    米予羲倒了一杯茶,端到了居委会主任边的茶几上,她回道,“没有,还有我男朋友,不过我们的户口都不在这里。”

    “哦。”居委会主任点了点头,“我在电视里看见过你,你男朋友也不简单吧?我看换了好几辆车,都贵的!”她怕米予羲误会,于是又赶忙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提醒你们小心一点,这个社会不太平,贫富差距太大。前几天电视上就报道了一则,那个富商莫名其妙地就被扎死了!”

    米予羲笑了笑。

    “我看你年纪也差不多了,可以考虑考虑和你男朋友结婚的事了。”主任岔开话题,说道,“我正好管妇联这块儿,有什么不懂的事可以向我问。”

    米予羲点头。

    “对了,咱们小区要搞个志愿者活动,哈哈,我希望你们年轻人都参加参加,周末有空的时候还能出去做点公益活动。”居委会主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忍不住赞道,“这茶不错。”

    米予羲笑着站起,打开冰箱,将前两天黑廖风刚拿回来的茶叶拿给了她,“您喜欢就拿去喝吧。”

    “这……”居委会主任臊红了脸,“我……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米予羲也跟着轻笑,“志愿者的活动我报个名,至于他……也给写上吧。”

    主任一听不笑了,“那敢儿好。”她看了一眼茶叶,“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先收下了。”她再环视一圈,“你这屋子虽然小,但一进来就感觉特温馨,你们小两口儿准幸福!”

    米予羲随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四周,竟是发现连两个人的合照都没有,她忍不住轻叹了口气。

    “好吧,今天就不打扰了,那等我周末通知你们活动!”

    米予羲点头,送走了居委会的主任,她刚要打开电视,手机传来了短讯,黑廖风因为开会推迟点回来。

    看着空的屋子,莫名地,米予羲竟然感觉到一抹凄凉……

    纵使家具再多,抱枕再暖,却也抵不住一个人心的相陪……

    她想,她已经习惯了……

    将近六年的时间,他们彼此已经习惯了太多太多。

    黑廖风回来的时候,米予羲已经躺下了,他简单洗漱了下,便躺在了她的侧,习惯地刚一伸出手臂,米予羲便自然地靠拢了过来。

    她睁开睡眼,揉了几下,“刚回来?”撇头看了看时间,才不过十点。

    “晚上吃了吗?”黑廖风轻声问道。

    米予羲点头,“煮了一袋泡面。”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你呢?”

    黑廖风将被子向上提了提,将她盖得严严实实,他笑着,“我也吃了。”其实他没吃,开完会后他就一心想着赶紧回家见到她,明明要开半个小时的车他却一路超速,只用了十五分钟,明天早上起来还要去交罚款。

    即使这样,可他更不忍心让她还起为他做宵夜。

    “哦。”米予羲点头又要闭上眼。

    黑廖风躺在了她的侧,紧紧地搂住她,两个人的呼吸渐渐平稳。

    “风……如果有一天没有了我,你也要活得好好的。”米予羲突然轻声说道。

    话刚一出口,黑廖风的手臂不由加紧,“为什么这么说?”声音略显低沉。

    米予羲撇嘴,“今天居委会主任来做人口调查,正巧说到一则报道,有个富商因为开太好的车被陌生人扎死了。居委会主任就好心提醒咱们也小心一点。”

    黑廖风一听,不失笑,“那就算是这样,也不是你被扎。”

    “你也不会挨扎!”米予羲忍不住瞪了一眼他。

    黑廖风的手臂渐渐放松,他侧头吻了下米予羲的鼻尖,“别瞎想,明天我就换辆车,买一款二十多万的,怎么样?”

    “还是贵!”米予羲说道。

    “那十几万的?”

    “几万吧。”米予羲想了想。

    “好。”黑廖风应道,忽地眯起眼,“那……几万块钱的车都有哪些啊?”

    米予羲扭头看了一眼他,只感觉眼前一群乌鸦飞过,“……”

    ……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