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他堂堂总裁屈身为艺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扑鼻香的早饭端上了桌,腾腾的牛倒入了玻璃杯中,餐桌上还多了几支早上新插好的玫瑰,伴随着饭菜香气。

    米予羲看着眼前的一切,心理莫名地暖了起来,她手肘撑在桌面上,看着忙碌的黑廖风,“你不是后天才到吗?”

    “我将会议提前了。”黑廖风将吐司面包切好,放在了米予羲的面前,“想早点看到你。”

    米予羲的脸颊不由了起来,她强装镇定将燕麦倒入中,用勺子舀着喝,“对不起,选秀让你失望了……”

    “我通过电视节目看到了。”黑廖风说道。

    米予羲惊讶,“你还有时间看电视?”

    “就算不看电视,也看报纸了解况。不过,我还是能看电视就看电视。”他笑着,“因为上面有你,偶尔打哈欠的镜头都给你拍上了。”

    米予羲张大嘴,“我怎么不知道?”

    黑廖风拿出一张纸巾,亲昵地擦拭着她粘在嘴角处的燕麦片,“在外面要多注意点形象,家里怎样都无所谓,以后你可是公众人物。虽然说被拍到不雅照也不碍事,但万一我又出差不在你边,你怎么去面对那些围攻的记者采访?”

    “哦。”米予羲撇嘴点头。

    黑廖风牵起嘴角,“也就这个时候你最乖。”自然地伸手揉着她的长发。

    米予羲低着头吃着吐司,不再言语。

    她承认自己也有私心,希望既可以利用他的价值,又偶尔享受他的温柔与体贴,当然她也有想要自私占有。只是每当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她会立即让自己忙于公事,然后试图忘记他的好,想那一年他毫无理由的离开带给自己心灵的创伤。

    早饭后,黑廖风便开车离开。

    选秀下午才开始录制,米予羲还有很长时间,正当她准备出去逛街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让她打掉了念头。

    米予羲按照电话里女人留的地址来到了这家娱乐公司,一座繁华区域大厦的整整一层,上面的牌子已经被换了下来,米予羲一面跟着女人走进办公室里一面打量着四周。

    女人倒了一杯咖啡端给米予羲,笔直地站着,双手自然地攥在前,“米总,我们按照许总的吩咐已经将您的办公室整理了出来,以后您可以在这里办公,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米总?

    米予羲听到后只想笑,幸好面前的女人太过严肃,令她收敛了笑意,她走向黑色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轻轻地落座,左后转了一圈,说道,“我什么都不太懂,以后还需要你多帮助。”

    “米总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女人弯,接着又顺手拿起放在一旁的两份文件夹,放置在米予羲的面前,打开,“这是今年两份新签的合同,一份是咱们公司从政府那里购买了一块地皮,另外一份是和廖氏集团联手举办大型公众节目,现在已经和电视台方面都谈妥,从今年六月份正式上线。”

    米予羲扬眉,点了点头。她简单翻看了几眼,突然看到一份合同上签署的名字当中有一个‘杜泽康’,她心理一个咯噔。

    米予羲合上了文件,站起,“改天我过来你再给我细讲讲。”

    秘书将两份文件合上,抱在了怀里,跟随着米予羲走了出去,走进大厅时,突然一个男孩儿冒冒失失地跑了过来,一不小心撞到了米予羲的肩上,她险些就载到了地上,幸好穿的平底鞋只是后退了两步。

    “怎这么没有礼貌?”秘书瞪着男孩儿,“是哪个部门的?现在才过来?”

    男孩儿低着头嘟哝了两句,眼神无辜地瞅着米予羲,像是在求救一般。

    米予羲不住愣住,凭借她的直觉,这个男孩儿很有明星的气质,个子细长高挑,皮肤干净细致,头发与耳朵齐平但却衬出更加与众不同的气质,白色衬衫外加牛仔裤,一副中的打扮足以让男生女生都为之着迷。

    “快说,哪个部门的?”秘书追究着,“部门经理是谁,这个你知道吧?”

    “我……”

    “你要不要考虑当演员?”不等她说话,米予羲插话道。

    不论是男孩儿,还是秘书,都不由得震惊住。

    男孩儿瞪大眼望着米予羲,足足比米予羲高一个头,但却依旧让人看着有种怜惜,“你……你是说……”

    刚一开口,略带清脆的嗓音却令米予羲怔住了。

    “你是……女的?”米予羲不敢置信道。

    她看了看站在米予羲边的秘书,又望了望她,不由点了点头。

    “你真是女的?”秘书也诧异地扬声,她的眼里莫名地燃烧着妒火,显然她起初以为只是个漂亮的男孩儿,“你……你……不会是人妖吧?”

    她忽地一笑,嘴角处的两个米窝凹陷了下去,用白皙细长的手指抓了抓短发,“我我也想,可也没那么多钱啊。”

    米予羲的眼睛更是为之一亮。

    天啊,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大好的事吗?这么优质的人,竟然被她捡到了!

    “你叫什么名字?”米予羲拿出笔记本。

    “韩子月!”

    名字也不错。米予羲心底直笑,“年龄呢?”

    “21。”

    年纪正好,走演艺圈这条路简直是太合适了。

    “在哪个部门上班?主要负责什么?”秘书也跟着插话道。

    韩子月腼腆地低下头,黑漆漆的瞳孔黯淡了下来,“我……今天是来面试的。”

    秘书闭上嘴不说话了,扭头看向米予羲,“米总……”

    “简历都带来了吗?”米予羲打断道,抱歉地瞧了一眼秘书。

    韩子月一听,赶忙将档案袋递了过去,“带了带了。”

    米予羲没有打开,攥好档案袋,笑看向韩子月,“下周一来这里找我,你的简历我收了。”

    她看着米予羲走向了电梯口,一头雾水地打量着她的穿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算是娱乐公司里的员工他都不信,可听她说话的口气……

    “姐姐,刚刚跟我说话的是?”韩子月笑看向秘书。

    秘书咳了下,用手扶正眼镜框,“我比你大很多吗?”

    “啊……”韩子月眉头纠结到了一起,眼神煞是无辜,“我……对不起。”

    秘书实在不忍心看她一副懊悔的样子,只得坦白道,“她是咱们公司的新老总,米总,今天也是刚过来。”

    “老……老总?”韩子月诧异得张口结舌,“真、真的啊?”

    “难道还有假!”秘书瞪了一眼他,“这个老总来头不小,她看上你是你福气,好好伺候着。”说完,扭着部走回了办公区。

    伺候?怎么伺候?

    ……

    米予羲拿着档案资料准备去选秀现场,刚走到门口却碰到许志辉,他对米予羲说人选已经好了,是周导挑中的。

    米予羲一听,赶忙给周导打了电话。

    “什么?真的选到人了?”米予羲惊讶道。

    “哎呀,予羲,我跟你讲,这个男孩儿真不错,虽然没有经受过专业培训,但很有天分,长相高都具有偶像的气质,我看了下简历,人家还是当官的,特意为了参加选秀给辞职了。”周导劝说道。

    “当官的?”米予羲扬声,“他叫什么名字?”莫名地,她的心底直擂鼓。

    “杜宇。”

    果然!难怪她一天右眼都在跳!

    挂断了电话,米予羲翻到杜宇那一行,望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拨出,可她早晚要和他见面的。

    下午两点半,KFC。

    杜宇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表快要哭掉。

    “予羲,我可不可以有点小小要求?”杜宇小心翼翼地问道。

    米予羲放下饮料的吸管,直言,“不可以,我知道你要说换个地方,但是不行!”

    “为什么?”杜宇抗议。

    “就凭我的钱不能乱花,就凭我不同意你为了当演员将公务员辞掉。”米予羲瞪着他,“你说你怎么想的,明明熬了那么久才坐上副处级别,你爸爸又刚过了那档子事,现在全靠你是他的寄托。”

    杜宇一脸懊丧,“他已经官复原职了。”说到此,他又赶忙追问道,“对了,都差点忘记要跟你说声谢谢,介绍那么好的律师,我听一鸣说费用应该高的。”

    “嗯。”米予羲应了一声。

    “所以,我要跑来当你的艺人,为你赚钱出力,这样才能还清债务。”杜宇又露出一脸贼笑。

    米予羲甚感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打开了一包番茄酱,挤入汉堡中。

    “你喜欢吃?我再去给你拿两包!”杜宇说着向柜台走去,“麻烦再给我拿两包番茄酱!”

    帅气的面孔,令人无以招架的开朗笑容,时尚的穿着打扮,令柜台后的服务生一阵脸红,走的时候又是偷偷窥视了一眼,直到对上米予羲好奇的眼神,才赶忙收回目光。

    米予羲不暗笑,看来还真有点明星的气质!

    “看吧?是不是已经开始后悔没跟我交往了?”杜宇又是挂起一股痞痞的笑容。

    米予羲淡笑,不置理睬,又是连咬了几口汉堡才问道,“周导找你谈话了吧?”

    “嗯。”他点头,咽下口中的薯条,笑道,“这个导演我见过,好像拍了好几部大戏,他还跟我说打算让我拍他的新戏。你说我会不会今年就开始大火?”

    “火不火放一边,你知道演员接到一部好戏不仅仅是运气,更多的是实力。周导明天就让你过去试镜。”米予羲看向他,“你知道怎么演吗?”

    “不就这样演?两眼一瞪就生气,两眼一闭就是死,两眼一眯就要哭……”杜宇一面说着一面表演给米予羲。

    米予羲无奈地笑出了声,她伸手打住,“好了好了,演戏绝对不是这样。我建议你晚上回去恶补下偶像剧,看下片子里男主角的表,尽量自然一点,不要太过于做作。”

    “不然……你晚上到我家来帮我看看?”

    米予羲顿时警觉了起来,她瞪着眼,一副看见大灰狼的感觉。

    杜宇咬着可乐习惯低下了头,表落寞。

    “我听舒彦说,你打算三十岁考虑结婚,那么会有想要恋的对象了吗?”杜宇抬起头问道。

    “舒彦和你说的?”米予羲惊讶。

    杜宇没有吱声。

    “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想要谈恋可以找你?你会免费提供我恋感觉?”

    杜宇一听,狂点头,就像是小鸡啄米,“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

    米予羲白了一眼他。好像他的心思,她全都了解了一般。

    杜宇解释道,“难道你不觉得我是很合适的人选吗?在你枯燥无味的生活里,我可以为你添加一些恋的体验。再说了,陌生人都不靠谱,所以啊,杀生不如杀熟,我也乐意。”

    米予羲噗嗤一笑,“亏你想得出来!”

    “那考虑考虑还不行?”杜宇的笑容有些牵强。

    “不行!”米予羲坚决道。

    “予羲,我不干扰你正常生活,只是在私底下提供给你,还是免费的哦!”他故意可地眨着眼,勾引着米予羲。

    米予羲叹了口气,“还是……不行!”

    “你好狠!”他大力地咬了一口吸管,恨不得要将它咬断。

    米予羲站起,“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希望以后合作愉快!”说完,转向外走去。

    “予羲——”杜宇在后面突然扬声叫道。

    米予羲停下脚,扭头。

    “谢谢你!”杜宇笑得灿烂阳光。

    周围的人无不侧头望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米予羲,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米予羲浅笑,走出了KFC。

    ……

    选秀节目终于结束了,杜宇以最高票通过了考验,另外两个人也一并纳入了米予羲的底下当做培养艺人,一个是韩子月,另外一个就是……黑廖颜!

    倒不是因为她的激将法起了作用,只是和周导私下里商量,考虑到未来的发展以及对米予羲的好处来说,无疑黑廖颜目前来看是最快、最直接的人选!

    果然,宣布了结果后,连着三天的报纸头条都是这三个人的背景调查,甚至就连杜宇的家庭背景都被抖搂了出来。

    原本平静的世界似乎一下子又要开始炸开了锅。

    米予羲正在娱乐公司的办公室内收拾东西时,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一股大力撞开。

    米予羲怔住,看向站在门口正怒气冲冲的妇人。

    “麻烦您出去,我们经理没说要见您。”秘书下着逐客令,甚至后面还跟着两个保安,“带走。”

    “你个狐狸精,你别以为叫我儿子过来演戏你就能踏入我们家门了,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休想踏入我们杜家一步!”

    杜家?

    米予羲放下手中的箱子,“放开她!”她镇静地打量着面前的妇人,“你们先出去。”

    秘书不放心道,“那我们在外面守着。”

    米予羲点头。

    这是刘琴第一次见到米予羲,她也上下看着米予羲,眼底不现出一丝鄙夷,虽然她知道是米予羲救了她的老公,她也明白应当知恩图报,可她就是觉得这个女人一定图谋不轨,居心叵测。如果她的儿子不辞掉工作,或许她还会感激米予羲。

    可现在刘琴只觉着眼前的米予羲就像是狐狸精,勾得她儿子整天魂不守舍!她,恨透了她!

    演艺圈的女人能有几个是好东西?不是傍着这个大款,就是傍着哪个高官!

    “你高兴了?得意了?”刘琴嘲讽她道,“我告诉你,我们杜家欠你的,我会一分不差地还给你,不过你休想从我儿子那里得到什么!”

    米予羲不笑道,她冷静地拍了拍手上的尘土,“阿姨?我可以这样叫您吧?”

    刘琴‘呸’地一声。

    米予羲低头,“首先我表态,我从来没想过从您儿子那里得到什么,您看看我这里,我缺什么?钱?我有得是。甚至比你家多上好几倍!图你老公的官位?我想我既然可以帮您老公从监狱里救出来,我是不是也图不了他什么?再说权利,我想我现在堂堂一个娱乐公司的总经理,或许他将来还有用得上我的地方。”

    刘琴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是啊,她承认,这个女人绝非一般!

    当时刑一鸣带来的那个律师,说是这个女人请来的,她就感到了诧异。尤其是在接到这个律师名片的时候,她更是大吃一惊!

    这个名字太过响亮,不仅在报纸上登过好几次,就连电视上也都报导过。凡是他接手的案子成功率百分之百!

    她先是为自己老公感觉到庆幸!其次又暗暗怀疑起米予羲的背景来历。可据她所知,米予羲不过就是一个孤儿,可凭这样的背景根本不可能在娱乐圈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立足,能有今天的地位。

    只有一个可能:傍大款!

    话还没说完,门又被推开,杜宇一脸焦急地走了进来,他拽着刘琴喊道,“您来这里干什么?”

    “还不是你?你要不为了这个狐狸辞职,我至于到这里来找你?”刘琴扯着杜宇的手臂,“走,跟我回家,我跟你爸商量,帮你托人恢复原职!”

    “我不回去!”杜宇甩手,“我说了,我要当艺人!”

    “艺人有什么好?都是卖体的!肮脏!”刘琴瞅着米予羲,怒骂道。

    “妈,您积点口德好不好?”杜宇劝道,“好了好了,您骂也骂了,就先回去冷静冷静。别在这里瞎闹了!”

    刘琴一听,更是火怒三丈,“我瞎闹?我怎么就瞎闹了?”她指着米予羲道,“要不是因为她,我们一家子会成这样?我都知道了,你爸现在和你串成一气,为了帮她,冒着风险还签署了一份合同!”

    “妈,就算没有这份合同,照样还是会进去!”杜宇喊道。

    刘琴眼睛一瞪,瞅着米予羲,“我告诉你,要是她的话绝对不行!”

    “够了,喜欢谁是我的自由,娶谁做老婆也是我自己的自由,不是你想指谁就指谁!这么喜欢权利,这么喜欢攀龙附凤,你找个比我爸更有权有利的改嫁好了!”杜宇恶言道。

    刘琴气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你……你……”

    米予羲站在旁边实在是看不下去,她走了过去,试图要叫保安请出刘琴,没想刚走到她的边上,体被猛地一拽。

    只听‘啪’地一声,一个鲜红的手指印打在了脸上。

    “妈——”杜宇急了,赶忙将米予羲拉了过来,护在自己的后。

    “狐狸,狐狸!”刘琴骂道。

    米予羲镇定地看着面前的一切,她手抚着右脸,试图让火辣感慢慢减退,她冷声道,“你带你妈先出去谈!”

    杜宇担忧地看着米予羲,无奈地扯着刘琴走向门口,“对不起……”然后关上了门。

    不一会儿,门又打开了。

    米予羲面向着打开的窗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听到脚步声,问道,“人走了吗?”

    忽地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力道,紧紧地将自己圈在了怀中,顿时鼻尖处满是熟悉的味道。

    “你知道你这样做,是在考验我的忍耐度吗?”他好似在按捺住自己的怒气一般。

    “你怎么会过来?”米予羲没有转头,只是淡淡地问着。

    “想你,就过来了……”他伸出右手抚上米予羲被打的地方,冰凉的手指仿佛带着一丝镇痛的效果,“有多疼?”

    米予羲摇头,“好多了……”

    “非要这样吗?”

    米予羲没有吱声。

    隐约间,她听到后的黑廖风叹了口气。

    “如果你非要凭自己来赚钱,我愿意让你做我的经纪人!”

    黑廖风话刚一出口,就连刚要端茶进来的秘书都吓得险些打翻了茶杯。

    这……这是怎样的状况?

    堂堂黑氏集团总裁竟然为了小小经纪人屈降级为艺人?!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