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黑廖风,回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辛连生吓得冷汗涔涔,跪趴在草坪上却不敢动一下。

    这时从远处的宝马车上跑下来一名女孩儿,她直冲向趴在地上的辛连生,哭道,“爸,不要求他,咱们回家……”

    黑廖风听到这声脆的声音后,眉宇微扬,上下打量了女孩儿一番后,不嘲讽道,“你的父亲为了自己的生意将你出卖过,你还对他那么好?”

    女孩儿倔强地仰起脸,“那也总比你这个没有人的狼强上百倍!”

    “狼?”黑廖风忽地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比喻我。”

    女孩儿搀扶着辛连生站起,“爸,咱们走,不求他。”

    “等你们完全破产的时候可以再来求我,或许我会同你,给你一张支票作为补偿……辛伯父只好辛苦辛苦,再等等了……”

    辛连生听着后面黑廖风的冷言冷语,心底就像是插满了无数的刀子,他的手心泛着冷汗,紧紧地攥着搀扶自己的女儿。

    ……

    米予羲没有想到黑廖风竟然真的这样做了,办了一个大型的选秀节目,并找媒体大力宣传。米予羲当上了名副其实的评委,一个公众人物。

    然而,起初媒体对于她的资历都感到怀疑,毕竟她手底下的艺人也只有姚舒彦,而且还是备受争议,首先她被抢走了最佳女主角奖项,其次很多人都说她没有实力。所以很多新人想到的可能是米予羲这个人应当有很强硬的关系,否则也不会办起这样大型的选秀节目。

    与她同是评委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被观众选为最受欢迎的导演周导,另外一个人是廖氏集团的许总经理,不用说,这两个人都是受黑廖风的委托。

    七天过去了,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识过,有的令评委啼笑皆非,有的甚至感到有些枯燥无味,有的人简直就是神经病,一上台就表演双节棍,抽了三次,三次全打在自己脸上,就连评委都在心底喊疼,不到十秒就让下了台。

    休息室内,许总倒了两杯咖啡,端给周导和米予羲,笑道,“这些人没一个能拿得上台面的。”

    周导不感慨,“唉,找一个好艺人得有多难。如果不搞选秀节目,我一定向你大力举荐电影学院的学生。”

    “可为什么那些学生不愿意来参加选秀?”米予羲接过咖啡杯,喝了一口。

    “选秀出来的人大都不能长久。”周导解释道,“而且非议太多,现在很多电视台都在打压选秀出来的人。如果想有更好的发展,那些学生也就都不愿意参加。”

    米予羲撇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答应了……”

    “什么?”周导问道。

    “啊?”米予羲恍惚,赶忙回道,“没什么。”一扭头,对上廖氏集团的许总,看他一脸了然的笑意,她的脸颊更是烧得酡红。

    周导的手机也适时地响起,他拿着手机走出了休息室,顿时屋内只剩下米予羲和许总。

    许志辉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人,但看起来保养得很好,不说年龄还以为只有二十**,他是黑廖风信赖的一个下属,很早之前就跟随着他,直到黑廖风独掌了两大集团之后,也将他提拔了起来。

    米予羲看着许总,不苦笑,“看来这次要令你们总裁失望了,白白砸了那么多钱。”

    许志辉笑了笑,低声道,“为了你,他就算倾尽所有也不会后悔。”

    米予羲怔住,摇头。

    “黑总上个月收购了一家娱乐公司,你知道他要将这家公司交给谁管理吗?”许志辉暗笑,漆黑的眼神仿佛洞察分毫,“你!”

    “我?”米予羲诧异道,“怎、怎么可能?”

    “我看了下这家娱乐公司的业绩报表,很不错,我想就算你不会经营,瞎搞一通也能熬个十年没问题。”许志辉扬起眉宇,“黑总为你考虑得很周到。”

    米予羲紧握着咖啡杯,锁起眉头。

    “其实……我想我更应该称呼您为夫人。”许志辉爽朗地笑道,“我一直在想他将来的老婆会是一个怎样的人,是一个骄傲、势力的女人?还是找一个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的女人?”

    “我让你失望了……”米予羲自嘲。

    “不,恰恰相反。”许志辉摇晃着手指,“我还是欣赏你的,虽然子看起来很柔弱,但骨子里很有个。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似乎对我们的黑总有些兴趣缺缺……”

    米予羲眉宇攒了下,随即又舒展开。

    “你不想说点什么?”许志辉讶异,“你就不怕我跟黑总去说,你可能只是暂时利用他,到时候他不给你投资了,你的下半生可就彻底被打入了谷底。”

    米予羲笑了下,“你不用说,我想他也知道。”

    许志辉双眼紧紧地盯着米予羲,“你们之间的交易是很明白。但我想他对你可不是普通的交易。”黑廖风已经搭上了心,看得出来,他在乎她,不,确切地说,是太过于在乎她。

    米予羲敛回了笑意,淡淡地说了一句,“是吗……”

    这时周导走而来进来,抱怨道,“又来了一千个人,下午有得忙了……”

    ……

    将近半个月过去了,选秀依然没有结果。

    姚舒彦刚开始知道米予羲要举行选秀节目的时候,大吃一惊,先是生了几天的闷气,关上门不见任何人,不接任何的广告杂志拍摄,后来考虑清楚后又给米予羲打了电话。她知道自己的发展遇上了瓶颈,或许招个新人过来,对她,对米予羲都是一件好事。

    考虑清楚后,米予羲邀请姚舒彦到现场担任了几次嘉宾,也连着上了几天的娱乐报纸头版,人气又跟着高涨。

    这也算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那天选秀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米予羲和姚舒彦一起向门口走去,突然一抹白色的人影令两人不吓了两人一跳。

    “予羲?”

    俏丽的容颜,眉宇间却透着一股焦虑与不安,黑廖颜从黑暗处走了出来,站在路灯下望着米予羲。

    “她找你干嘛?”姚舒彦显然很是反感。

    “可以单独和你说几句吗?”黑廖颜请求道,不似以往那么傲气。

    米予羲瞅了一眼姚舒彦,“你先打车回去。”

    “那你呢?”

    “我晚点再走。”米予羲冷静地答道。

    姚舒彦担忧地看向米予羲,又是顺着她的目光打量着黑廖颜,不瞪了一眼,“小心一点,这个女人很狡猾。”

    “嗯。”米予羲点头。

    她和黑廖颜两个人来到附近的一家茶餐厅,这个时候的客人已经很少。

    “我通过电视节目知道你在搞选秀节目。”黑廖颜开门见山道,“为什么自己不当艺人?我觉得你也很有潜质。这几天的报纸没有任何一个娱乐圈的人物头条,全部都是你和另外两个评委。”

    米予羲笑了下,不置评价。

    “你知道有记者背地里开始调查你了吗?”黑廖颜提醒道。

    米予羲喝茶的手一顿,确实是自己低估了记者,“我没什么可调查的。”她又是低下头,强装镇定。

    “没有可调查的?那你的手刚刚为什么会颤?”黑廖颜敏锐地发觉到了,她笑了下,“你和我大哥的婚姻的确是存在的,况且如果我是你,我宁愿被报导出来,毕竟对于你来说,这无疑对你的事业是一大帮助。”

    米予羲浅笑,“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

    黑廖颜敛回笑意,不理解地摇了摇头,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毛遂自荐!”

    话一出口,米予羲手中的茶差点打翻,她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她放下茶杯,盯着黑廖颜,然而却看到她一脸地严肃认真。

    “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让你生气的事,你可能无法原谅我。但是我想你很聪明,一定知道事业和感是两码事,分得开,是吗?”黑廖颜反问道。

    米予羲轻笑,“你在激我?”她站起,“我想,你不该来找我。”

    黑廖颜看她要离开,也跟着站起,喊道,“你在怕吗?你怕我抢走了你的‘摇钱树’?你怕我在你们背后搞动作?”

    米予羲停住脚,“奇怪了,你是他的妹妹,我怕什么?”

    黑廖颜脸色稍变了下,她讥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肯收我?你该知道凭借我现在的名气,就算是没有经纪人,我照样可以赚很多钱,比你底下的姚舒彦价高上一倍还多。我自愿让你利用,这样不好吗?”

    “那你图什么?”米予羲讽笑道,“一个人会白白地让其他人利用?”

    “我图的是你曾经答应过我的话。”黑廖颜严肃道,“你答应过我,会将我大哥还给我,不是吗?”

    米予羲咬了下唇,默不作声。

    她的确有答应过她,米予羲清晰地记得,只是现在的这个时候似乎和以前那个时候的心境又不一样了……

    米予羲扭过头,冷声道,“撇开这些,就算是我想要接收你,也还有两外两位评委点头同意,我是一个公事公办的人,所以你该知道怎么做。”说完,踩着雪地靴走了出去。

    走出外面的时候,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不知不觉,又要到了年底。

    这是第几个年头了?米予羲自己都快要记不清了。

    反正,这一年,她已经二十五岁了!

    ……

    凌晨两点多,当黑廖风回家,车子停到了小区楼下,看到五层的灯光已经昏暗,知道她已经睡下了。

    去了香港一个月,虽然天天与她通电话,可依旧补偿不了他心中对她的思念。甚至仿佛与俱增,这几年间,他对她的习惯,对她的依赖感越来越强烈。

    这个屋子不大,尤其是对于他高大的材来说,一个人住都显得有些小,但为了她,为了保留属于他们俩人的幸福味道,他愿意放弃好几百平米的豪宅,与她一同蜗居在这个小房间里。

    他手提着行李箱上了楼,开门,锁门,轻手轻脚地走向了边,他居高俯视着上正酣睡的女人,嘴角不由牵起,轻轻地俯在她的额头吻了下,转走向了客厅。

    今天是12月31,从明天起,她就正式二十五岁了。

    他想着她十九岁时的容颜,望着她现在的面孔,竟是觉得没有任何的差异,她,在他的心目中永远是美丽的。

    纵使在别人看来,她是平凡无奇。

    轻吻之后,他注意到米予羲正轻轻地呢喃,他以为他在说梦话,慢慢将耳朵靠近,却什么都听不清。他不由笑了,笑自己竟然变傻了。

    他怕吵醒她,于是拖着行李进了浴室,这里的隔音效果会好一点,他先简单地冲洗了一下,换上睡衣。

    再出来时,看到上的人儿已经光着,被子被踢到了脚下,体蜷缩成一团地向右侧睡着。

    他皱起眉头,走上前将被踢走的被子拉起,重新为她盖上。之后自己也脱了鞋子,上了

    然而他刚触碰到枕头,顿时感觉到一股冰凉的体靠拢了过来,再一看,原来是米予羲那蜷缩的小体,他用手轻触着她光滑的脊背,慢慢地那副体打开,双脚却很自然地夹在他大腿的中间汲取源。

    黑廖风无奈地无声笑着,用手为她捋着散乱的发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竟然已经习惯他一上就自动靠拢过来,知道他哪里最暖和,夏天的时候会自动远离他这个火炉,只抱着他的手臂。

    黑廖风忍不住想要吻她,虽然他知道已经很晚,她可能会生气,但一个月不见,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他低下头咬住她的唇瓣,舌头慢慢地撬开她的齿关,灵巧地探入她的口中,品尝属于她的甜美。

    “嗯……”米予羲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她睁开惺忪的睡眼,最先入目的是那张熟悉的俊脸,不用多想,只是鼻尖处满是属于他的那种味道,她就知道:黑廖风,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