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任他索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方万民想到此,不咬牙切齿,他抬头看向面前的这幢大厦,上面硕大的四个字竟是晃了他的眼。但愿他今天能有所收获。

    他承认今天来得有些唐突,毕竟他要面对的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最诈商人——黑廖风!可即便如此,他却不胆怯,因为再如何狡诈,也不过就是一个“孩子”!无论是商场还是政界,其实有句话是通用的:姜,还是老的辣!

    方万民被秘书带上了电梯,直入了一间休息室,所走之处,他无不咋舌,感叹这里的奢华。

    他捧着茶杯喝了一杯又是一杯,跑了不下三趟厕所,直到时间已经过了快有两个小时,他实在坐不住了,终于站起准备直接推开黑廖风办公室的门,可谁知当他刚是拉开门把手,看到门口站定的人,心中竟是不由吓了一跳。

    “黑……黑总?”方万民本来的胆势却不知何时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地看到他本人,尤其越是靠近心跳声愈加明显。

    黑廖风面无表地俯视着他,转坐在了方万民对面的单人沙发上,修长的双腿翘起,远远一看,竟像是长辈训斥晚辈一般,而可笑的是五十岁的方万民却成为了才三十二岁的黑廖风的“晚辈”。

    半天,方万民等不到黑廖风一声回应,双腿更是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颤,他慢慢抬起头,尴尬地笑了下,“黑……黑总今天很忙?”

    黑廖风依然无声地望着他,但却不知从哪里拿来一盒烟推给了方万民。

    方万民怔住,他颤抖着手接了过来,抽出一根,只是一瞬间他就可以判断这盒烟绝对是非一般人能买得起的,偏偏他又是一个老烟鬼,一嗅便知。

    他拿起打火机点燃了一根,弯走近黑廖风,“黑总……”将烟递了过去。

    黑廖风冷觑了一眼,蹙紧眉头,“我从来不动别人摸过的烟,这一盒烟给你!”

    方万民一时有些尴尬,他伸出得手臂僵在半空中,他扯了扯嘴皮,慢慢收回手,却识趣地又将烟给捻灭,坐回在了与他隔开一段距离的沙发上。

    “方局长今天大驾光临,有事?”黑廖风虽然嘴上叫‘方局长’,但语气上却像是对待自己的下属一般。

    方万民干笑着,他挪动着部,坐正体,“我其实……其实有点事,我就是想告诉您一些关于杜泽康的事。”他眯着眼,细心地观察着黑廖风脸上的每一个表变化。

    “杜泽康?”他扬声,像是在回忆一般,忽地恍然道,“噢,你是说杜书记。”

    方万民当然知道黑廖风是装的,他继续说道,“他贪污受贿,不仅如此,他的老婆刘琴和儿子杜宇更是靠他的关系收敛不正当的钱财,与一些商老板进行不正当的交易。”

    “哈哈哈,方局长,我觉得你肯定是找错了人。”黑廖风大笑,“我这里可不是警察局,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只是想要您知道您所支持的人的真面目,他根本就是暂时借用您的关系上位而已,当初也是故意接近您。”方万民心急道,“他的儿子杜宇更是有着复杂的感纠葛,明里和A市市长女儿交往,但是暗地里却在他父母的许下和演艺圈的一个叫米予羲的女人纠缠不清!”

    黑廖风放在沙发上的手不由攥成了拳头,但很快又是打开,他依然淡然地笑道,“那么方局长的意思是?”

    方万民一听,心中不得意,看来还是自己胜了一筹!

    他笑了笑,“整治贪污**是在下的职责!”

    黑廖风扬起嘴角,眼神深邃,“我很钦佩像是方局长这样‘正义’的人!”

    方万民笑了笑,心中终于得到了最想要的答案,心更为大好。

    一等方万民离开,黑廖风的秘书走了进来,他不解地问道,“黑总,这个人据我调查有些问题。”

    “我知道。”黑廖风低着头批阅着文件。

    秘书蹙紧眉头,依然疑惑,“那您……”

    “借他手除一害,还不脏了我的手,何乐而不为呢?”黑廖风嘴角牵起,眼神变得深邃。

    秘书恍然,点头退出。

    ……

    方万民的动作,要比黑廖风想象的更快。十二月底,杜泽康才担任了三个月的C市市委书记,却因为被查出贪污**而被开除党籍,甚至连刘琴和杜宇都受到了牵连。

    不过不到九十天,杜泽康这大半辈子的努力已经全部化为了乌有,存折上的那些他煞费苦心得来的钱财却也一夜之间变成了零。

    而曾经总是着脸对他谄媚的人却也看到杜家人就像是见到了扫把星一样,能闪多远就多远。忽然之间,杜家成为了不能谈及的话题,而杜家的大门却仿佛变成了牢狱的锁门,黑暗而深远。

    杜宇抱着已经哭得快要断了气的刘琴,在警察局蹲守了两天,终于见到了被关押的杜泽康。

    “爸?”杜宇想要拉住自己父亲的手,然而却隔着一个偌大的玻璃窗。他看到一夜之间却仿佛已经满头白发的父亲,心头隐隐发痛。

    “小宇,快、快帮我找一个人去。”杜泽康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他叫黑廖风,是黑氏企业集团的老总,只有他能救我。当初就是他帮我调去C市的,他背后有很大的势力……”不等他说完,探视时间已过。

    望着那垂死挣扎的杜泽康,杜宇的双手攥紧了拳头。

    黑廖风?!

    ……

    今年对于米予羲和姚舒彦来说简直是丰收的一年,更为有幸的是,姚舒彦竟然接到了今年最强的贺岁片担任女主角。整整将近半年的时间,终于临近了尾声。

    米予羲下了飞机就向家里走,顺便从市场买回来了菜,准备做一桌子美食报答黑廖风的‘照顾’之恩。

    要不是他,今年哪里会赚那么多的钱?

    要不是他,又哪里有那么多的知名导演眷顾她们?

    米予羲刚从市场回来,就看到黑廖风已经坐在了客厅处,没有像往常一样换上家居服,反倒穿戴着整齐,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米予羲疑惑,“晚上有事?”

    “去洛杉矶住一段时间!”他站起,拿起米予羲还没整理的行李箱。

    米予羲意识到她自己也要跟去,她忽地笑了,“干嘛这么急?先坐下等着吃饭!”

    “我订了晚上七点半的飞机票,时间有点赶。”黑廖风看了一眼手表,语气不耐烦,“走吧,我带你到机场吃点。”

    刚到了门口处,就听到黑廖风的手机响起。

    黑廖风放开了米予羲的手,走进小卧室。

    米予羲知道黑廖风一定有事,但她不想过问,无论是他生意上的,抑或是……感上的,她现在都不想知道得太多。

    米予羲将菜拿到了厨房,准备烧菜。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黑廖风没有再过来拉着她说去机场。而米予羲也已做完了饭菜,她摘下围裙,向卧室走去。

    门开了一道小缝儿,里面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米予羲背过,想要回客厅等,可黑廖风的那一句话却说得那么大声,最终还是落入了米予羲的耳朵。

    【我必须要带着她!】

    【是的,没有她,我宁愿放弃两大集团,到时候您就等着撑着那快要瘫掉的子从上爬起收拾那些烂摊子吧!】

    【不肖子?】黑廖风冷笑。【当然也有商量余地,答案你知道的。】

    米予羲一听他挂断了电话,她赶忙轻步向客厅的沙发上坐去,听到黑廖风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她故作轻松笑道,“吃饭吧。”

    然而黑廖风却没有如她所想一般地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反而从后面搂住了她,他的头轻轻地搭在她的颈窝处,“对不起……”

    米予羲笑了下,“对不起?”

    “没有我的那一年……你过得好吗?”

    米予羲怔住。

    “会不会觉得活不下去?”他又追问。

    米予羲噗嗤一笑,“如果真活不下去,那现在坐在你面前的难道是鬼啊?”她试图挣扎开他的手臂,可没想到他却更加用力将她困住。

    “如果,如果再让我失去你一年,我想,我会死掉!”

    米予羲的笑容忽地僵住,脑袋竟是一片空白。

    他这是在干嘛?在向她求?求她能够回心转意?

    米予羲干笑了下,“我们的合约只有十年。”她仰起下巴,眼睛向上望去。

    黑廖风漆黑的双眸忽然变得复杂,他俯视着她小的面孔,眉头蹙紧,“可以变为无期,只要你点头。”

    米予羲的心一顿,漏跳了半拍。

    他在向她……第二次求婚?!

    “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米予羲不甚确定地问道。

    黑廖风重重地点头,“如果你愿意,十年合约可以变为无期,只要你点头。”他又重复道。

    米予羲扯起嘴角,“你又在跟我开什么玩笑?”她吐了口气,站起,“对了,我这次回来给你买了两条领带,你看看喜不喜欢。”

    “予羲,我……”

    不等他说完,他的手机再次传来了铃声,黑廖风看向来显,不由蹙起了眉头,拿着电话走进了卧室,掩上房门。

    米予羲望着那道虚掩的房门,只是觉得有些讽刺,一句话虽然简单,一个点头很容易,可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像是那道虚掩的房门一样,可能永远都无法触及。

    所以她宁愿像是乌龟一样地逃避……

    ……

    “什么你要去找他?”刑一鸣看着坐在对面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的杜宇,不敢置信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这个人可是黑白两道都很危险的人!”

    “所以更应该去找他!”杜宇坚决道。

    “黑廖风这个人,我们警方其实一直在查,只是这个人很狡猾,不露出一点蛛丝马迹,足以可见这个人的诈。”刑一鸣严肃道,“你和这个人去谈判,你认为能有几分胜算?你不被他玩死就算好的了。我现在都十分怀疑,伯父会不会就是他给栽赃陷害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如果真是他陷害的,或许就更好办了。”杜宇站起

    “你不要那么天真!”刑一名拉住他的肩膀,“你冷静点,有些人根本碰不得!难道就没有其他人了吗?”

    “我爸当时只给我说了这一个人,我想他说的准没有错!”杜宇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谢谢你,还陪在我边。”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刑一鸣摇头,“我只恨我自己帮不上忙。”

    杜宇左手轻轻地拍了下刑一鸣放在自己肩上的手面,安慰道,“放心,我有分寸的。”

    ……

    黑氏集团。

    杜宇看着桌面上的黑咖啡,香气扑鼻而来,然而他却没有心品尝。

    这已经是第三次踏入这里,先前的两次都被拒绝在黑氏集团的外面,可这次竟然让他进来了。

    他看着墙壁上挂钟的秒针快速地走着,直到半个小时后,接客室的房门被推开。

    杜宇看到黑廖风走了进来,莫名地手心出了冷汗,他没想到能独撑这么大一个集团的总裁会是这么年轻,又如此的帅气。

    他看着黑廖风坐在了前面的牛皮转椅上,端起桌面上刚刚沏好的黑咖啡,喝了一口,才缓缓地抬起头。杜宇对于黑廖风的‘怠慢’并不感到生气,毕竟是他在求黑廖风!所以不论多久他都愿意等。

    黑廖风凝眸,上下打量着杜宇,忽地勾起唇角,“你爸爸经常对我提起你。”

    杜宇回以一笑,“我一定很让他生气。”

    黑廖风扬眉,不辩驳,“不过……你还年轻,有年轻人该有的叛逆,没有什么不对。”

    杜宇的心跳加速,他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还是真的跟不上黑廖风的节奏,莫名地他竟不知该怎么与他接话。似乎他的每一句话都意有所指,又似乎他是无心地说着每一句话。

    黑廖风看着杜宇,“我下午三点有个会议。”

    杜宇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两点五十分,这就表明他仅有十分钟时间。他赶忙拉回自己的绪,切入正题,“黑总,我知道我来得有些唐突,但是我父亲杜泽康告诉我说,只有您可以救他,他是被诬陷的。”

    “我?”黑廖风扬声笑道,“你父亲这样告诉你的?”

    杜宇眉头蹙起,“是的。他说当初也多亏了您才调到C市。”

    “所以……他的意思是……我栽赃陷害他?”黑廖风忽然变了脸,冷声质问道。

    “不,不是。”杜宇急忙解释,“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说怪我调他去C市?”

    “不,也不是这样。”杜宇急躁了起来,“您听我解释,我父亲真的是很感激您,只是他自己愚拙,竟然被小人暗算,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境遇。他希望您可以帮助他。”

    黑廖风淡笑,“很抱歉。”

    这简单的三个字就像是一个地雷一般,重重地砸在了杜宇的心头。

    黑廖风站起,“我想你的父亲肯定也搞错了,我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可以调动他。我只是一个经商的。”

    “请再等一下。”杜宇低垂的头抬起,他就像是垂死挣扎的鱼一般,“他最后还是很想跟您说一句‘谢谢您’。”

    黑廖风微侧了下头,面无表地向门口走去。

    ……

    杜家的事很快就传开了,而借助杜家人关系上位的人也因此有多远躲多远。

    唯有杜宇的好友刑一鸣,但他也才担任副科一年,一听说杜宇家里的事后,很是着急,但莫能助,最多也只能打电话安慰他。

    偏偏有人走衰字,却也有人走运字。

    姚舒彦的名气越来越火,才刚拿了一个最受大学生喜女演员奖项之后,马上年底的最佳女主角奖项也进入了候选人名列,令她庆幸的是没有看到黑廖颜这三个字,毕竟这三个字代表着一个家族,一个强大的势力,如果真的有看到就代表她彻底没有了希望。

    米予羲低头看着程表,不住笑弯了眉眼,“明年你的价就翻番。”

    “八位数?”姚舒彦激动道。

    米予羲点头,“至少。”

    姚舒彦才想开心地跳起来,忽地想起刚刚刑一鸣与她打电话说的事,又是忍不住犯起愁来,“予羲,有件事……一鸣说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想了一下,我觉得或许你会有关系。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什么事?”米予羲合上程本。

    “就是杜宇,他爸爸是市委书记,才刚调到C市没多久就被人诬陷贪污**,现在还被关押着。”姚舒彦说道。

    “贪污**这事儿咱们管不着也管不了,再说了官场上的我怎么可能会有关系。”米予羲无奈地解释道。

    姚舒彦撇嘴,“也是,你认识的人大都也是娱乐圈的导演,唉。”她叹了口气,“你说他爸爸年纪都那么大了,要是被开除了党籍什么的也都无所谓,可是还要连累杜宇和他妈妈,估计不开除就算好的了。”

    米予羲的眉头不由颦起,“会那么严重?”

    “当然了。”姚舒彦瞪大眼,“你不知道官场上有多黑暗,其实他爸爸也不一定真的是贪污,有可能是有人妒忌才会遭人陷害。”

    “那……杜宇,他还好吗?”米予羲一想到原本阳光的大男孩儿可能从此不再笑,不再开朗,她的心就莫名地担忧了起来。

    “他啊,现在天天为他爸爸的事跑关系,听说还去找了黑氏集团总裁,哦,就是给咱们的戏经常投资的人,”姚舒彦一说,忽然又惊讶地看向米予羲,“对啊,黑廖风这个人你好歹有接触,或许你可以帮他说说话。”

    “黑廖风?”米予羲眉头拧起,“他?你确定他能帮忙?”

    “我不确定,但是刑一鸣跟我说他有关系。其实想想也是,能撑起那么大的集团,更何况又那么年轻,做的也有进口投资等生意,必定要和一些当官的打交道。”姚舒彦说道。

    米予羲沉默了会儿,扭头又问道,“除了他,还有其他人能帮上忙吗?”

    姚舒彦鼓着嘴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

    米予羲背靠着树,右脚脚尖点起,踢着地面上的石子。

    “你是不是不想帮啊?”姚舒彦疑惑地看向她。

    “不是。”米予羲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是怕越帮越忙。”

    她不怕求黑廖风帮忙,只是她担忧的是黑廖风强大的占有和妒忌心,虽然她看不懂黑廖风一直都在想些什么,但是她跟了他那么久,她看得清楚的是他对她的占有很强烈。

    “怎么会越帮越忙?”姚舒彦不解,“予羲,其实……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帮帮他,算我求你,我觉得杜宇其实可怜的,他虽然是富家子弟,但是从来都不傲气,尤其是对朋友很仗义,他边的朋友不多,大多数也都是因为他家里的关系才靠近他。而且他一点也不快乐,他只是伪装得很开朗……其实你是他的初恋……”

    米予羲怔住,“这怎么可能?”毕竟他在学校时是风云人物,追他的女孩儿可以从学校的正门排到后门。

    “是真的,在学校里传出他和谁谁交往都是假的,他其实一直在暗恋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姚舒彦说道,“我也是通过一鸣那里才知道的,一鸣一直都知道杜宇喜欢一个女孩儿,但是却不敢表白。直到大学毕业才鼓足了勇气。”

    米予羲的体僵住,她不敢置信,“我怎么可能会让他暗恋?”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一鸣跟我说都是真的。”姚舒彦咬着下唇。

    “舒彦,准备下一场戏……”化妆师向姚舒彦招手。

    姚舒彦走了两步,又是扭头看向米予羲,“这场戏下午就结束了,明后天都没我的戏份,你要是回去找杜宇,有时间。”说完,转向前小跑去。

    米予羲的眉头锁紧,她望着姚舒彦的背影,心头一阵烦乱,如果没有听到她刚刚的那番话,或许她就这样旁观还显得有些自在,可现在……她却感到内疚,莫名地歉疚……

    她突然间感觉自己竟然和黑廖风一样变得狠心,对一个全心付出的人竟然全然看不到,也无动于衷,这样的她和黑廖风有什么区别?

    她是懂得了保护自己,却变得自私了……

    “予羲,想什么呢?”旁边的一位制片人笑望着米予羲,说道,“你手机响半天了。”

    米予羲扯了下嘴角,赶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显。

    【在忙?】黑廖风没有因为米予羲迟接电话感到生气。

    【嗯。】米予羲撒了谎。

    【明后天有时间吗?】

    明后天?米予羲迟疑了下。【还有几场戏。】

    【……哦……】黑廖风略显失落,但随即他又低笑,【那只好等你下个礼拜了。】

    【好。】米予羲也跟着浅笑,【对了,下礼拜我回去之前你买好鱼,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

    黑廖风显然很是开心,他抱着电话竟是笑得很大声。

    米予羲的心也随之暖了起来,【好了,不说了,周围还有其他人。】

    【好。回来时提前给我电话,我想早点看到你。】

    【……嗯。】

    挂断了电话,米予羲依旧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是那样地快。

    如果是在黑廖风面前,相信现在的她一定会被他看穿。

    幸好……幸好……

    米予羲慢慢平复了绪,拨通了一个TAXI电话,“麻烦您送我到A市……”

    是的,她欺骗了黑廖风。

    ……

    米予羲按照姚舒彦给的地址找到了杜宇的家,这是第一次踏入他们的家门。

    她连续敲了几次,都无人理睬,正打算离开,门,忽然开了。

    杜宇一副颓废的样子,他的胡须看似已经好几天没有刮,上只是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下是黑色工装裤。从前那干净透亮的双眸却也失去了光彩,唯有的是黯淡。

    米予羲随着杜宇走了进来,刚一进屋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强烈的酒气。

    “予羲……我好累。”他坐在地面上,头靠着头,眼神空洞。

    “对不起。”米予羲眉头颦起,走了过去,“我没帮上忙。”

    “我不怪你,不怪你们任何一个人。”杜宇轻声说道,“我只怪自己太没用……不然也不会去求别人。”

    米予羲望着蜷缩成一团的杜宇,忍不住心疼道,“吃饭了吗?我给你做碗面汤。”

    “予羲,我真的很累……”杜宇依旧是那句话。

    “再累也要吃饭。”米予羲坚持道,她放下手里的包,准备向厨房走去。

    杜宇没有再说什么,任由米予羲在厨房一阵忙碌。

    米予羲端着面条汤走了进来,“先吃完,吃完就不累了。”

    杜宇压下米予羲的手臂,盯着她的眼,不苦笑,“我是真的很累……”就像是心口处压着一个千斤顶一般。

    “我懂。”米予羲将碗放在了一旁,挨靠着他坐在了边上,“你说的这些,我懂。”

    杜宇的右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瓶红葡萄酒,他突然扬起手臂,又是大口喝了进去。

    “那是红葡萄酒,不是白酒!”米予羲眉头皱了下,她一把夺走他手里的酒瓶,看了一眼标签,“这酒很贵。”

    “嗯。”杜宇笑道,“这些酒都是我爸那些所谓的‘好友’送来的。”

    米予羲楞住,随即又笑,“那可真是花了不少钱。”

    “现在一出了事,跑得比兔子还快。”杜宇讽刺道。

    “兔子?兔子还算快?”米予羲扬声,“比喻小狗还差不多。”

    “哈哈哈,对,就是小狗。”杜宇拿回米予羲手中的葡萄酒,再次饮了一大口。

    “别喝那么快,当心酒精中毒。”米予羲扯住他的手,“阿姨呢?”她打量着这个屋子,很大也很宽敞,是个三室一厅的大房子,而杜宇的房间就像是一个蓝色的海洋一般,很美也很整洁。看得出来,应该是有人经常打扫。

    杜宇摇头,“她自从知道我爸被关押那天以后,天天落泪,昨天因为高血压被送去了医院……”

    “那你还坐在这里干嘛?”米予羲急道,“干嘛不去医院陪她?”

    “陪她有什么用?”杜宇吼道,“我现在不去找人,我和我妈早晚也要进入那道铁门,到时候想求都来不及。”

    米予羲沉默了……

    杜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赶忙向米予羲道歉,“予羲,对不起……”

    “没事,不怪你。”米予羲深吸了口气,“官场上的这些,我不太懂。”

    “不懂也好,懂了只会脏了你的心。”杜宇苦笑,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顺手拉开自己头柜的抽屉,拿出两份文件,“这是我跟零安的辛总谈的一笔生意,他底下也有影视公司,正准备和好莱坞联手拍摄一部新电影,他答应我会找你和舒彦拍摄这部电影,这是协议,到时候别忘记和他谈好价格。”

    米予羲的子僵住,“你……你怎么……”

    “我怎么还想到你的事?”杜宇将米予羲没有说完的话问了出来,他苦笑,“那时候你问我‘你能给我什么’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底利用自己所能可以给你什么,我既没钱又没多大的势力,唯有的就是一个市委书记老爹,所以我借助了一点他的关系拿到了那份协议。”

    “那条件呢?”米予羲急问道,“你跟他换取的条件是什么?”

    “他投资房地产,要用到地皮,我让我爸批了。”杜宇扬起嘴角,“这没什么,只是一个签名而已。”

    “签名?怎么可能?”米予羲急得眼泪都要夺眶儿下,“你真是的,明知道有很大的风险,干嘛还要做它?何况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警察不会去调查吗?这一抖搂出来,还不又连累到你?”

    “为了你……值得!”杜宇双眼紧盯着米予羲。

    “值得?”米予羲讥道,“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值那么多钱!”

    “那个男人呢?你也会对他说这番话吗?”杜宇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看米予羲默不作声,他不自嘲,“其实,你喜欢他,对吗?”

    “不是!”米予羲急忙否定,“我不喜欢他!”

    杜宇悠地笑了……笑得有些凄然……

    两个人背靠背就这样坐在地上,许久,杜宇说道,“我从小就让我爸妈费劲了心,不知道被老师劝退过多少次,我妈求着老师让我接着上,后来我爸的官位一点点上去了,我即使再调皮捣蛋也不会有老师骂我打我,他们只会奉承,恨不得天天开家长会,跟我爸妈近距离接触。”

    米予羲扭着头,静静地听着。

    “我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但是我并不想走这一条路,我觉得好辛苦,我有喜欢的职业,可是为了他们我必须要放弃。”杜宇苦笑,“他们说,趁着他们还没有老没有退休,赶紧借助他们现有的关系坐上一个好位置。于是,我就顺从了……”

    “好的,如果我有这样的父母,我或许就连做梦都偷着乐。”米予羲羡慕道。

    “是吗?”杜宇扯了扯嘴角,“但我宁愿追求自己的生活。我做不到像他们一样那样勾心斗角的生活,就像是现在这样的境地,我竟是全然束手无策,唯一的一条门路却也被堵死。之后我也试图去联系过其他一些叔伯,没想到他们根本连电话都不敢接。”

    米予羲低下头,“你是指黑氏企业?”

    “一鸣和你说了?”杜宇也不诧异,他点了点头,“这个男人深沉得让我害怕!”他看了一眼米予羲,笑了,“很讽刺吧,我有生以来,最害怕见到第二面的人竟然是一个与我不相干的陌生人!”

    不止是你,估计全天下的人看到他都会忌惮。

    米予羲叹了口气,“我……”或许可以帮你联系下黑廖风。

    没等她说完,杜宇拉住米予羲的左手,“予羲……”

    “什么?”

    杜宇拧了下眉宇,接着又是摇了摇头,“没事了。”

    米予羲也不再过问,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快要晚上十一点。

    米予羲站起,“时间不早了,我得要离开了。”

    她刚一转,悠地背部传来一股暖意,米予羲不愣住了。

    “陪我,再陪我一会儿就好。”这种脆弱的语气和以往的杜宇判若两人,只怕是任何一个人听到都不忍心去拒绝。

    震惊的米予羲一动不动,她挣扎了半天,她知道这是因为他的酒的作用才会这么冲动,还有,他的怀抱和黑廖风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黑廖风的似乎占有更为强烈,恨不得将她吞掉,而杜宇的似乎更为温暖。

    然而,这样的温暖又可以持续多久?一分钟?两分钟?还是说其实连半分钟都不太可能?

    米予羲幽幽地叹了口气,越是贪图这点点的短暂温暖,她带给杜宇的痛苦也会越来越深。

    米予羲右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试图挣脱开他的怀抱,没想他却将手臂缩得更紧了几分。

    “很晚了,我得回去了。”米予羲解释道。

    说完这番话,她以为他会很快就松开,但,没有。

    “予羲,陪我,求你,陪我,只要一个小时,再一个小时。”他将自己的脸埋进米予羲的颈窝处。

    “杜宇……”米予羲再次轻叹了口气。

    她只是轻轻一动,他就加紧自己的手臂,真的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陪我,求你……”

    米予羲承认自己还是心软,她不想伤害他,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

    “我喜欢你,我很早就喜欢你了……”杜宇坦白道,“为了找你,我换了很多的学校,为了你,我交往过几个女孩儿,但都是短短的几天,算不上真正的恋,我一直在寻找你的影子……我真的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你,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像是中了毒……”

    “杜宇……”米予羲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予羲,我只想要你。”杜宇将米予羲转过来,面对自己,“论先来后到,那个男人不该是你最后的归宿,我可以等,只要你让我等,等多久都可以……”

    米予羲闭眼,又是摇了摇头,“杜宇,我不知道要怎么对你讲,我其实和那个男人结过婚……”

    不等米予羲说完,杜宇突然出其不意地吻住了米予羲那张正准备拒绝的嘴。

    “嗯……”米予羲努力地抗拒着,用手挣脱开他的钳制,“唔,放开我……你先听我说……”

    她惊愕的睁开了眼,对上他闪动着深沉**的眼,那眸子里尽是她熟悉的**,纷乱的不安绪逐渐取代头昏脑胀的激,她伸出手推开他,他却不放弃想再度引起她的念的想吻她,见状她立刻转头回避他的亲吻……

    “我不想听,你又要找新的理由来拒绝我,我知道。”杜宇好似无法控制自己的绪,一直以来绷紧的神经仿佛随时都要断裂,令他发狂,“你就当……还给我的人,你不是可以拿体买卖吗?”

    一句话,却说到了米予羲的痛处。

    米予羲奋力反抗,然而此时知道了,男人与女人的力道差得太过悬殊,她纵使使太大的力气也难以抵过他的压制。

    他的吻霸道而强势,积极的强索,像是满腔的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管道。

    在呼吸瞬息汲取着她馨甜的气息,在不知不觉中他需索的更多,唇不安于攫取樱唇上的艳色,更迫切的登堂入室的品她的甜蜜。

    杜宇的动作逐渐而下,大掌隔着衣服抚着她微微轻颤的子。

    米予羲闭着眼,摊开四肢,就像是摆开一个‘大字’,任由他索取着,眼角的泪光依旧在闪烁着。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