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霸道的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律师收回协议,拿出相机,笑道,“那麻烦黑总和夫人体靠一靠,我给你们拍一张2寸照片?”

    米予羲怔住,不是说结婚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吗?

    为什么她感觉会那么简单敷衍?

    没有婚纱,没有戒指,也没有公证人,只有一纸协议。

    律师打开相机的摄像头,先试着拍了两张,看效果,点头,“可以拍了吗?”

    黑廖风眉头蹙起,“今天不拍了,改天我带她出去找个专业一点的照相馆拍一张。”

    米予羲扭头望他,黑廖风对她回以一笑,伸手抚摸着她的短发。

    原来……他懂她的心思!

    ……

    他们没有举办盛大豪华的婚礼,没有任何亲朋好友的捧场与祝福,或许多多少少有些遗憾,但幸好婚后一直以来很幸福。

    他宠她,到了一种已经溺的程度。

    哪怕是她夜里两点睁眼突然说想吃西瓜,他也会开车出去为她逛遍整个城市也要买到。

    她想,拥有这样她的人,她还奢求什么呢?

    “懒虫,起了。”黑廖风掀开被子,对着米予羲的耳朵轻声叫道。

    没有反应。

    黑廖风无奈,再次弯,“予羲乖,今天第一节是不是那个说要挂你的女教授的课?”

    “蹭”地一下,米予羲坐起,短发被压得已经没有了型,东出一缕,西出一缕,像是杂草。

    “衣服。”黑廖风从衣柜里拿出一递给她,“赶紧穿上,别着凉。”

    “哦。”米予羲闭着眼。

    其实黑廖风是很忙碌的一个人,从结婚到现在,似乎每一天他都有忙不完的事。熬夜更是常见。

    而昨晚米予羲根本不知道黑廖风到底是几点睡的觉,更不知道他又是几点起的

    有时候,她都怀疑,到底黑廖风睡觉了吗?

    她心疼他,但又同时享受他对她的“宠”。

    车上,米予羲打开盒饭,“这是……面条?”

    “换一个口味,每天吃汉堡怕你腻了。”黑廖风笑道。

    米予羲吃了两口,觉得有点熟悉,眼睛忽然瞪大,“你煮的?”

    黑廖风扯了下唇角,“好吃吗?”

    “嗯哪。”米予羲狂点头,“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黑廖风难得红了脸,他趁着红灯拿了一杯新买的牛,“尝尝这个牌子,我的秘书说好喝。”

    “秘书?”米予羲眯眼,顿时警觉了起来。

    “男的。”黑廖风笑了笑,安抚她道。

    米予羲心踏实下来,她喝一口牛,果然味道不错,“哦,对了,我打算要出去找工作。”

    “是实习的事?”黑廖风已经听说,“实习单位你不用去找,到时候也不需要去上班,我已经安排了人事部门给你和你朋友直接盖章。”

    “不要。”米予羲拒绝道,“即使是在你公司,我也必须要有这个实习的过程。”

    “不行!”他断然道,没有一丝商量余地。

    “为什么?”米予羲不解。

    “你以为实习很轻松吗?让你天天端茶倒水,给人复印文件,看人脸色行事。我不希望你这样。”他说道,目光依然看着前方。

    米予羲撅嘴,“可是这是我们必须要去面对的,我以前也干过这些工作,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那是以前,现在你是我老婆!”

    这一句话令米予羲怔住,她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怒。

    喜的是,他心疼她。怒的是,他对她的独占以及霸道。

    “停车,停车!”米予羲心沮丧到了极点。

    “又闹什么绪?”黑廖风稍显不耐。

    “我要去坐公交车。”泪水徘徊在眼眶中。

    黑廖风不自地叹了口气,他将车子停在了离学校不远处的叉路口,用温的掌心抚向米予羲的短发,“哭了?”

    米予羲想要甩开他的手,偏偏又敌不过他的劲道,反倒是被他强揽入怀中,“予羲乖,等你毕业了,你想去哪里工作都行,但是现在你的份只是一个实习生。除非我跟部门上下都打招呼说‘你是我老婆’,你说这样行吗?”

    “不要。”米予羲快速拒绝道。

    结果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没有人敢让她做事,或许就是去上厕所都有人争相前去陪同。

    黑廖风取笑她道,“怎么还长不大,跟个小孩子似的闹脾气。”他为她擦掉眼角处的泪水,眼底充满了宠溺,“你要是真想实习,我让秘书在我办公室里多增加一张桌子和椅子。”

    “然后呢?”米予羲仰头看他。

    “你可以帮我整理资料,也可以帮我泡泡黑咖啡,现在喝别人泡的咖啡根本喝不惯。”他苦笑道,“如何?”

    “额……”米予羲撅嘴甩头,“我考虑考虑。”到底,将她还是作为一个摆设!

    黑廖风再次用手掌抚着她的冰凉小脸儿,“牛不喝了?”

    米予羲将牛递给他,“有点凉。”

    黑廖风眉头紧蹙,看来得需要再准备一个保温箱。他接过牛,顺着她刚刚喝过的地方吸了几口。

    “我下车了。”米予羲拿好书包,打开车门。

    “注意安全。”他不放心又追了出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围巾,“昨天叫秘书出去买的,就知道你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保暖。”他责怪道。

    米予羲心头一,刚刚的气闷仿佛随着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而被打开。

    她站在原地,望着车子渐行渐远。

    “米予羲?”一道清幽的嗓音从后传来。

    米予羲转,惊讶道,“李贺?”

    “我听舒彦说你和她在找实习单位?”他笑着走近,显然没有注意到刚刚开走的车辆,“正巧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正在招人,你……要不要去试试?”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