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悸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夜色渐深,呼呼的冷风像是刀子一样划过路上的每一个行人。

    不知不觉,已经步入了秋末。

    这时,手机响起。

    黑廖风看向来显,眉头蹙起,“妈?”竟然是他的二妈。

    电话那端的二妈显得有些局促,似乎是慌张之下才拨出的电话,“廖、廖风啊?”

    黑廖风浅浅地‘嗯’了一声。

    二妈抱着电话,思绪一片混乱,忽然想到白天遇见的邻居,赶忙说道,“廖风,你年纪也不小了,正巧我现在居住地方有个朋友的女儿也打算回国,我看了,那女孩儿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是法学硕士,听说现在还……”

    “廖颜呢?”黑廖风像是故意岔开话题一样,自然地问道。

    二妈左右张望,“你要和她说话?”

    “没什么,就是问一下。”黑廖风随意地说着。

    “你等下,我帮你叫她。小颜——”

    不等黑廖颜接电话,黑廖风却先挂断。

    他做事一向很有风度,只是今天,莫名地,他的心很乱很乱……

    二妈虽然是他父亲的第二个老婆,也虽然是他的后妈,但是却对他很和善,没有亲儿子那么亲切,但是也没有所谓‘电视剧’中的后妈的那么恶毒。

    也或许,二妈其实一直是怕黑廖风的!

    打从第一眼见到他,她就怕!

    “咚咚——”

    汽车玻璃窗外,一个戴着鸭舌帽,手中挎着大大的包包,随意及的长T恤打扮的米予羲,此时正对着他开朗的扬着唇,露齿地笑着。

    黑廖风摇下车窗,脸上表不悦,“这么晚不回家?”意思就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米予羲左右摇晃着,不停地跺脚搓手,“先让我上车呗,外面好冷。”

    黑廖风一听,赶忙推开车门。心底还暗怪自己怎么刚刚没注意。

    一等她上车,立即将她上的大小束缚拿开,握住她的一双小手,反复揉搓,“在这里站了多久?”

    “就从你打电话那会儿。”米予羲灿烂地笑着,“我看你似乎心不好。”

    黑廖风望着她的面孔,扬起嘴角,并未想把事告诉她。而刚刚的沉闷似乎也被她的到来驱走,他伸出手拿下她压在头发上的鸭舌帽,“新买的?”

    “嗯。”米予羲像是好好学生一样地点头。

    “像是男孩子。”黑廖风取笑她道。

    “还不是你给我头发剪得太短了?”米予羲撅嘴,“反正怎么看都像男孩子,我也不怕再多个特征了。”

    黑廖风无奈地笑了笑,“前面不远处有间咖啡厅,咱们进去坐会儿。”

    “不要。”米予羲断然拒绝,“我宁愿还是回家喝点水。”

    回家?

    这两个字触动了黑廖风的神经!

    不知为什么,这两个字在今天的晚上显得尤为亲切。

    冰冷的天,仿佛因为‘回家’而变得暖和了一些。

    黑廖风没有争辩,‘顺从’地将车子向家的方向行驶。

    米予羲打开储物箱,找出一包纸巾,对着车前镜擦着脸上的污渍,接着又熟悉地看着车后座上的牛,打开了一盒,插入吸管,慢慢地喝了起来。

    车窗前,摆放着两个太阳花,旁边还放着一个车内清新剂,是一个粉色的星星。

    一切的一切都和眼前的男人气质不符。

    只因,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多了一个她!

    而这一切,也都是“拜她所赐”。

    黑廖风的生活中渐渐地被米予羲的习惯所充斥着。

    “为什么这么晚出来?”黑廖风扭头,质问道。

    米予羲不舍地将牛拿开,嘴角处还有白色的渍,“今天正好有个同学生,为了帮他一起庆祝,我们就定在了这边的饭店。”

    “男同学?”黑廖风扬声,语气中略带一丝不满。

    “嗯。”米予羲没有一点意识,快速地答道,“他可是我们班的风云人物哎,不仅学习优,体育优,就连工作都优。”

    “哦?”黑廖风强压下心中的嫉妒与愤怒,“工作怎么优?”

    “他现在已经是国际旅行社的团长了。”米予羲一脸欣羡,“听说工资是上万……”

    黑廖风冷笑,“你每个月的零花钱是多少?”

    “我啊……”米予羲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好像是……三万……三……万?”她一下子惊呼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能这么花钱!

    “他连你一个月的零花钱都赚不到,怎么优?”黑廖风讽刺道,车把一转,向左边的高级住宅区行去。

    米予羲撅嘴,咬着吸管,“可是,可是……他是自己赚的。”哪里像是她,好似一只寄生虫,哪天主人不要她,她也就因为无食而亡了!

    想到这里,米予羲忽地扭头,全神贯注地看向黑廖风。

    黑廖风笑道,“怎么了?”

    “你……哪天会不要我?”

    “为什么这么问?”黑廖风停下车子,细心地为米予羲解开安全带。

    “我现在都快习惯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了,而且都是高档品,等哪天你不要我了,一定要给我一段时间适应下。”米予羲可怜兮兮地说道,鼓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黑廖风再次失笑,“放心好了,还没到那一天。”他用手揉着她的短发,很柔顺很舒服,还带着一股和他头发一样的味道。

    其实起初他一直是用男士洗发液,但是因为她固执地要用水果香味,所以害得他也必须用这个味道的洗发液。

    “那……那你将来结婚呢?”米予羲跟上去,心理依旧忐忑不安,毕竟将来他要结婚,而结婚对象不可能会是她。

    豪门的那些所谓‘规则’,米予羲虽然单纯,但通过那些电视剧她还是略懂一些的。

    黑廖风突然停下脚步,与正跟上来的米予羲撞个正着,他俯搂住米予羲,用冰凉的手指轻刮了下她的鼻尖,“不会有那一天!”嘴角处的笑容若隐若现。

    米予羲望着他慢慢转过走入屋子里,心理莫名地悸动。

    他,真的长得好好看。

    近看,更是美得让人窒息。

    可是……不会有?

    难道他真的是个GAY?

    那……他是攻还是受?

    像他这么美,肯定是小受了!

    黑廖风发现后面没有了动静,扭过头,不期然间与米予羲一双充满同的眸子相对视,他一震。

    同?这可是第一次别人看他的眼神中会饱含同

    黑廖风越发感觉到有趣了……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