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15元一瓶牛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哈哈哈,”黑廖颜忍不住大笑,“我终于明白我大哥为什么喜欢你了,真是可。”

    米予羲捡起铲子放到了桌面上,跟随着她进了屋,“要不要喝杯水?”

    “黑咖啡,谢谢!”黑廖颜扭头对她致谢,又是上下打量着这个屋子,“你是我哥交往的第三个女人,可是,你却是第一个让他专门为你买了房子的女人。”

    米予羲有些惊讶,但并不是因为她是黑廖风第三个女人,而是因为黑廖颜为什么要对她说这番话。

    她将手里的咖啡端给黑廖颜,“要不要加点糖?”

    黑廖颜摇头,不住怪异地笑了下,“我们家里人都很怪,喜欢喝苦的东西。”

    “为什么?”米予羲好奇地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黑廖颜看着屋内的陈设,“这是你挑的?”她拿起桌面上的一件瓷器,“很可,我哥绝对不会买这种东西。”

    米予羲暗自吃惊,没想到他们兄妹之间彼此这么了解。

    黑廖风尝了一口咖啡,“我觉得你很有潜质当我大嫂!”

    “大嫂?”米予羲对于这个称呼感到陌生而不习惯,她干笑了两下,“我觉得你还是……还是叫我予羲吧……”

    话还没说完,黑廖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推门走了进来。

    “大哥?”黑廖颜惊喜地叫道。

    “小颜?”黑廖风眉眼间微露一丝笑意,“你怎么过来了?”

    黑廖颜嘟嘴,“怎么,现在有了大嫂,就丢下我们了?”

    黑廖风摇头笑了笑,脸上尽是无奈,他看向米予羲,走上前揽住她的肩,“这是予羲。”

    “我们刚刚就认识了。”黑廖颜冲米予羲眨了眨眼,有些调皮地问道,“是不是,大嫂?”

    米予羲点了点头,羞红了脸颊却又不敢直视黑廖风的双眼,“呃,我去做饭,你们俩先聊着。”她想了个借口,赶忙冲向厨房。

    “哥,我觉得大嫂人不错,好可,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黑廖颜对着米予羲仓皇逃跑地背影说道。

    黑廖风转过头,眉头微皱了下,“妈也过来了吗?”

    “还没有。”

    ……

    晚餐三个人吃得很愉快,席间,都是黑廖颜和米予羲在聊天,她们似乎很投缘,黑廖颜其实与米予羲年纪差不多,两个人的好也一样,平常总是喜欢看一些肥皂剧,而最令米予羲没想到的是黑廖颜似乎有意要进军娱乐圈。

    米予羲一想到未来的超级明星可能是黑廖颜的时候,就赶紧找来白纸和签字笔,让她一连签了好几个名字。

    而黑廖风虽然不敢苟同米予羲荒唐的举动,但也没有阻拦,只是转过悠闲地喝着咖啡,嘴角微微上翘。

    晚上七点半,黑廖颜开车离开了这里。

    ……

    晚上黑廖风只字不提他的家庭况,更没有向米予羲解释他妹妹为什么会来这里。两个人依旧一如往常一般地睡下。

    第二天早上起来,米予羲感觉浑酸痛,后来才发觉自己全都被黑廖风给压住了。

    她试图轻轻将他推开,没想却将“沉睡中的狮子”给吵醒。

    黑廖风俯视着她,没有一丝因为压着米予羲而感到不好意思的模样,“你推我?”

    “没没。”米予羲乌龟的心里在作祟,但转念一想,明明自己是占理的,于是又仰起头,“你压着我了。”

    “是你钻到我怀里!”黑廖风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说道。

    米予羲眉头拧起,她竟是没想到黑廖风会这么无赖。“我明明就睡在这边,你看看,明明是你过了三八分界线。”

    黑廖风顺着米予羲手指的地方看去,眼睛眯起,“这是我的,我喜欢睡哪里就是哪里。我还没嫌你昨天晚上都没洗澡就睡在我上!”

    “喂,你……”

    “七点钟了,再不起来就赶不上你今天的第一节课了。”黑廖风故意打岔道。

    米予羲扭头看闹钟,立即从上跳了起来,“啊……怎么不早点叫我啊。”她抓着蓬乱的头发,顾不得自己的睡裙早已脱落到了脚边,更顾及不得黑廖风就在自己的边,直接就光着子换起衣服。

    车子快速地行驶向学校。

    米予羲在车内大口地吞着汉堡,还不断地赞道,“今天的早餐好吃,比吃了快有两个月的吐司好吃多了。”

    黑廖风扯了扯嘴角,他扭头看向米予羲,“慢点吃,我在你包里还装了一个汉堡。”

    “呵呵,”米予羲咧嘴干笑,“是不是我吃饭的模样特别像要饭花子?”

    黑廖风眉头蹙起,不解。

    “有同学嘲笑我,说我吃饭样就带着一种穷酸相,这辈子注定也发不了大财。”米予羲解释道,边说还边咬了一大口汉堡。

    黑廖风听后眉头微紧,但很快又舒展开,趁着红绿灯,他从后车座上拿了一瓶牛,“昨天买的,尝一尝。”

    米予羲看着黑廖风递过来的牛,“这是什么牌子的?”

    尝了一口,米予羲不又是叹道,“真好喝。”她又仔细看了看这瓶牛,“到底是什么牌子啊?不是蒙牛,也不是伊利……”在她的认识里,好像只有这两种牛

    黑廖风听后笑了笑,却不说话。

    米予羲撅嘴,咬着插管儿,“贵吗?超过三块钱我可不喝啊。”

    黑廖风摇头,又是一阵暗笑。她哪里知道,这瓶牛其实是15元一瓶啊……幸好没有说,不然后面一整箱的牛她又怎么能全都喝完?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