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A罩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皮淼 书名:婚内沉沦
    没有来非洲以前,米予羲从电脑上也搜集过非洲美食的图片,令人垂涎滴。但当到了黑廖风的酒店,真正尝过这些食物之后,她感到……确实吃不习惯。一个月下来,她就瘦了快有十斤。黑廖风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些,特意命酒店大厨为她改做中餐。

    这天早饭后,黑廖风没有像往常一样提着公文包离开。而是将一个档案袋推到米予羲面前。

    “这是什么?”米予羲疑惑地看了一眼黑廖风,而他只是转过,摆明不想解释。

    米予羲撇了下嘴,打开,“入学通知书?你、你打算让我在这里上大学?”她将通知单塞回档案袋内,“我不要。”

    黑廖风眉头蹙了下,“只是暂时。”

    “暂时,也不要!”米予羲强硬地说道。

    黑廖风盯着她,似乎发觉自己竟是劝动不了她。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竟是纵容她的胆量一天比一天的大了,现在更是敢与他唱起了反调。而最令他感到吃惊的是……他竟然拿她没办法?

    “理由?”黑廖风再次坐回餐椅上。

    “理由就是,我不习惯这里。如果上大学,我一定要回国。”米予羲越说越动容,“那里才有我的熟悉的朋友,况且这里这么乱,谁知道出去以后会遇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黑廖风听后默不作声。他沉思了一会儿,点了下头,“那再等一个月。”

    “真的?”米予羲不敢置信地看向他,“我一个月以后就可以回国了吗?”

    黑廖风扭头与她对视,看着米予羲那双充满了期待的双眸,莫名地,他就是想要戏弄下她,“我说了吗?”

    “你有啊,你刚刚明明说,再等一个月。”米予羲站起,撅嘴道。

    黑廖风也跟着站起了,高大的形高过米予羲一个头多,“我没有提‘回国’。”

    “可是,可是……”米予羲仔细想了想,好像的确是啊。可是那他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黑廖风俯视着她脸上那种纠结的表,嘴角渐渐翘起,心越发好了起来,“走不走?”

    “去哪里?”米予羲哀怨地问道。

    “尼罗河!”

    尼罗河?米予羲惊喜地睁大了眼,这不是她一直最想去的旅游景点吗?再说,这可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可以外出的机会呢。

    米予羲看黑廖风正穿外向外走,赶忙追了上去,“等等我啊……”

    ……

    黑廖风承认自己一开始就犯了错,尤其是今天不该发善心带她出来玩。

    他‘悲剧’地看着手机提的东西,还有脖子上挎着的相机,以及前面那依旧兴奋的小东西。他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大精力,明明都转悠了四个小时了,她竟然还可以跑得起来?看不出来腿短就是好,倒腾得还快嘛。

    而后面跟着的几个小弟更是大开了眼界,谁人不知:黑老大是出了名的“黑脸”,谁都别想从他这里看到好心,说出的话更是噎死人,只有被冻死的命!

    可是今天……那五个小弟使劲地擦了擦眼,生怕自己看错了,可是活生生的笑啊,就那样真实地挂在了他们老大的脸上,就连眼底都是,毫不遮掩。

    “你在笑什么?”米予羲跑了回来,好奇地看着黑廖风脸上那还没敛回的笑意。

    黑廖风摇头,“是不是又要买东西?”

    “没有。”米予羲否道,可是一想,又点头,“我想吃冰激凌。”

    黑廖风扭头俯视着她稍显稚气的表,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他腾出一只手将自己的钱包递给米予羲,“里面有零钱。”

    “哦。”米予羲很自然地接过,走了两步又是折回,“给多了可不算我的错啊。”

    黑廖风无奈地摇着头。

    五个小弟看着他们的老大不住浑打冷颤,说实话,他们还是比较习惯那个冷冰冰的老大。

    ……

    晚上十点,米予羲准时端着黑咖啡走入黑廖风的房间,而他也正好刚洗完澡坐在上。

    他扭头瞥了一眼米予羲,接过她手中的咖啡,抿了一口。

    米予羲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的表,似乎也没有很是享受的样子,她努了努嘴。

    “可以读了。”黑廖风说道。

    米予羲赶忙坐定,拿起报纸,“是接着昨天的?”

    黑廖风用白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略显疲惫地点了点头。

    米予羲开始读了起来。

    如果是往常,黑廖风一定不会在半个小时以内就闭上眼,更不会在米予羲轻声离开时突然握住她的手腕。

    “不要走。”

    就连米予羲自己都愣住了,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扭头看向上那正半眯着的黑廖风,似乎正梦到痛苦的事,五官都纠结到了一起。

    米予羲试图想要抽回自己的右手,但是依旧不敌黑廖风的手劲儿,无奈下,她只得坐回了椅子上,咬着下唇直盯着他看。

    说实话,已经快有两个月以来的相处,米予羲很清楚地知道了黑廖风并不是坏人。虽然表面上总是冰冷,但其实内心很火。根本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米予羲伸出空闲的左手来,慢慢抚平他皱起的眉头。奇迹般地,黑廖风那痛苦的表慢慢消去。

    米予羲不理解,这么强大的一个人怎么也会有这么胆小的一面呢?

    她摇了摇头,不住打了个哈。自感困意,顺势就趴在了的边上。

    ……

    清晨,一缕光束从落地窗帘的缝隙中打了进来,照在米予羲的脸颊上,暖洋洋的。

    米予羲深深地吸了口气,她不住伸了个懒腰,一面不雅观地张着大口打哈,一面用手抓着有些乱糟糟的头发。

    “还不起来?”

    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耳畔中响起,米予羲忽地瞪大了眼,一扭头,不期然间与黑廖风那双深邃的黑眸相对视。

    他的脸上挂着一抹讥笑,上下打量着米予羲那不堪的面容,摇着头。

    “我……你……”米予羲赶忙坐起,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躺在了黑廖风的侧,而且还跟他一起同一被,关键……关键她的睡裙因为她的不雅睡相竟然早已半脱落。她赶忙钻回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你有看到什么吗?”

    黑廖风不住再次笑了起来,“该看到的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

    米予羲撅嘴,有些生气地背转过,“要不是你昨晚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我才不会大发善心地陪你。”

    黑廖风坐起,依旧俯视着她孩子气的表,嘴角的笑意加深,“你前几天买的内衣都应该换成A罩杯的。”

    “没有,我是B。”米予羲一听,反驳道。

    “你买的是B罩,没错,但是你撑不起来,应该换A的。”黑廖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怎么可能?”米予羲随着他的目光掀开被子,用自己的手测了下,“好像A也差不多啊,你还厉害……”话没说完,才意识到两人谈话的内容有多尴尬。

    米予羲顿时羞赧地红透了脸颊,她再次背转过,“讨厌讨厌讨厌……”

    接着就是一阵低沉的笑意。

    直到门轻轻地被关上,她刚要起,没想门又打开,黑廖风满眼尽是嘲笑地说道,“我可以让大厨给你炖一点木瓜汤,或许你可以撑起B罩……”

    ……

重要声明:小说《婚内沉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