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尽苦难的妈妈

    刘怡倩在姐妹们的催促下,带来小狗看看就回到了老家江山。

    她打电话让她妈妈周宝凤来城里跟她一起生活。宝凤接到电话就很开心的说:“连回来了?我刚刚从阿志家回来,等下就坐车下来。”

    她带来十几个粽子和两个花椰菜,衣服也没有带就感到城里来了。在楼下的麻将馆里,刘怡倩在边打麻将边等她妈妈。宝凤也是想下来看下眼睛的,她有一个眼睛的白内障已经遮挡住一半的眼黑了,做事(情qíng)看东西都很不方便。

    宝凤在刘怡倩的(身shēn)边坐下,戴上老花眼镜,看她打麻将。等一局结束了,她们又一起去菜市场买了许多菜。

    刘怡倩将她妈妈带上楼去,将东西放下后,就开始打电话约姐妹朋友们一起到饭店吃饭。吃完后,刘怡倩又带她妈妈回家,帮宝凤从里到外的衣服后换洗过,帮宝凤洗头洗澡,找出衣服给她穿得漂漂亮亮的。将(床chuáng)铺收拾好,好让妈妈先去睡觉。

    宝凤却也有点兴奋,她看着刘怡倩将换下来的衣服都分次洗好晒好,很晚了都不先去休息。一直等刘怡倩忙好,又提议(热rè)几个粽子吃过了才去睡觉。

    第二天,刘怡倩早早的将厨房一寸一寸的用刷子(热rè)水洗洁精冲洗干净,碗筷都洗过,才开始烧饭吃。

    宝凤(爱ài)吃比较咸的菜的,刘怡倩就特意的放稍微咸一点。卡卡也喜欢吃咸的食物,狗粮都不喜欢吃,刘怡倩就给它吃(肉ròu)。宝凤看见刘怡倩净给卡卡吃(肉ròu)了,就说她不能这样宠着它的,可以拌点饭下去给它吃。

    在刘怡倩坐在电脑面前的时候,宝凤就跟刘怡倩话家常。她老人家喜欢罗嗦一些往事,刘怡倩也愿意听她讲,有时候也会开导她几句。

    这不,宝凤又讲开了。

    丽娟(刘怡倩的大弟媳妇)生孩子的时候,正是农忙时节,宝凤将自己田里的谷子才收回来,就匆忙赶到丽娟家去。丽娟有很严重的外痔,生完孩子都不敢坐,月子也做得很辛苦。丽娟家养了不少的猪,和好几个池塘水库的鱼,又种了好多的田,那边又在建造新楼房。宝凤看见儿子阿志忙得不可开交,谷子都堆在家里,也没有时间拿出去晒。就在照顾好丽娟后又去帮他晒谷子。她看不得儿子家里的脏衣服堆得跟山一样,连厨房里的碗筷都要堆成山了,地上都是鸡屎。宝凤正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刘怡倩的爸爸刘宗畅打电话来说手指受伤了。

    刘宗畅的脚曾经摔断过,所以行动不是很方便。这次周宝凤不在家,刘宗畅就拖着残体,用木车将家里的谷子拉出去晒,在快到晒谷子的场地附近,车轮压到石头把车子后面的一袋谷子震得掉下去了。他连木车一起往前一跤跌到在地,右手大拇指骨折了。刘宗畅还是坚持晒好谷子,到接近黄昏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肿胀到疼不可忍,才打电话给宝凤。

    宝凤匆忙赶回家,将谷子收回家,顾不上照顾刘宗畅就又赶去离家15里的儿子家。

    刘怡倩那时候远在苏州,他们再忙她也帮不上,所以她爸爸怕刘怡倩惦记担心,他的手指受伤也没有告诉刘怡倩。

    还有刘怡倩的小弟媳妇却在那边一味的争,说他们的爸爸妈妈没有给她带小孩了。丽娟阿志也想让宝凤在他们那边一直不要回家,宝凤跟他们说:“你有没有能力一直养着爸爸妈妈呢?爸爸妈妈还有自己家的田地需要打理的。”想到爸爸也需要有人照顾,丽娟就没有再留妈妈继续照顾她。宝凤服侍了丽娟几天后,也回家去了。刘宗畅还是很坚强的带着手指的伤痛,去赶集卖菜苗。甚至去离家50多里的峡口赶集。在一次峡口回家的车子上,因为路面颠簸不平,他的背部又受伤了。回家后整个人都不能动弹。宝凤给他用药油全(身shēn)按摩擦搓才慢慢好转。

    宝凤每每想到辛苦之处都会眼泪涟涟,感叹自己的命苦。

    今天她又在刘怡倩面前又大叹苦经,说现在的(日rì)子,过得这么的清闲自在,却偏偏眼睛又看不见了。

    夜里睡不着宝凤也会常常想起往事:

    从小时候开始,宝凤就一直受苦。她的兄弟姐妹七八个,常常吃不饱。好容易刘怡倩的外公买回来一斤豆瓣,炒起来给宝凤兄弟几个每人分一盏,谁省着点就多吃几顿。那时候,一顿全家10来口人,才一碗米,烧一大锅的粥。米汤清得可以瞧见碗底。烂番薯皮,干番薯叶没有油炒也抢着吃。她那时候还小,整天饿得哭不停,宝凤爸爸也被他哭的眼泪横流,哄着她不要哭了。

    后来宝凤又陪着她(奶nǎi)(奶nǎi)去要饭,在玉山的时候,第一天没有被狗咬到,却被吓坏了。第二天,(奶nǎi)(奶nǎi)又被狗咬了。小腿肿起来跟大腿一样粗。宝凤流着泪将(奶nǎi)(奶nǎi)一路撑扶着乞讨回家。(奶nǎi)(奶nǎi)的膝盖下都烂出碗口大的洞了,连脚筋都烂断了。还在后来有个亲戚给了一个偏方:用辣草捣烂了敷,敷了两次就好了。

    (奶nǎi)(奶nǎi)心疼她孙女饿肚子,就跟宝凤说带她去走亲戚。到亲戚家后,将宝凤支出去玩,等她玩回来的时候,她(奶nǎi)(奶nǎi)已经悄悄的回家去了。宝凤那时候才7岁,每天哭闹着要回家,阿姨天天骗她说明天带她回去,明天复明天的就让她住定了(性xìng)。她每天在他们家里将堆成山一样高的番薯藤的叶子采摘下来,阿姨家的小猪和母猪养了一大群的,番薯藤分类分好了,给小猪和母猪分别畏食。宝凤的一双手被番薯藤弄得黑乎乎的,都皲裂了。

    宝凤每顿吃两小碗番薯饭,吃完后还要将小猪赶到山上去放养。因为穿着破单鞋,她的一双小脚生满了冻疮,脚后跟都化脓了。

    因为想家,常常独自哭泣。这样的(日rì)子过了半年多,一次,宝凤在田野里采猪菜的时候,被她的大哥看见了,叫了她一声,她就扔掉竹篮子,飞奔着跟她大哥回家去了。后来虽然又被阿姨带回来,在宝凤想家的时候,她又往自己的穷家跑。虽然穷家里常常吃不饱饭,她还是要往自己家里跑,挨打也要往自己家跑。后来长大些就跑回家再也不肯回去了。

    后来宝凤在挑担子浇菜的时候腰扭伤,被丽娟阿志接过去了。丽娟家的(床chuáng)是没有扶手的,宝凤腰疼得起不来,尿急也不会起来。一动就像刀扎一般的疼。丽娟阿志夫妻俩和他们的儿子斌斌都每人几次的把(肉ròu)端上来劝妈妈吃,宝凤却实在是吃不下去。

    阿志打电话给黎明,说:“哥哥,妈妈想去你家玩。”

    黎明满口答应,说:“可以的,让她过来。”

    可是,当阿志说妈妈腰痛到不能起来的时候,干哥哥就说,那不行的。

    所以宝凤就一直在生气他说的话。在心里说黎明:“如果我的子女真的只有你一个的时候,是不是我烂在(床chuáng)上你也不会理睬我了?嘴巴说的好的。”

    黎明是宝凤的(奶nǎi)水喂大的,平常黎明总是跟宝凤说:“干妈,我是跟你亲生的一样的。”

    刘怡倩也劝宝凤:“妈妈,他在你生(日rì)的时候,曾经买了一个金戒指给你,这就已经不错了。你这样不能动的样子到他家去,他也是个忙人,叫谁来服侍你呢?你对他的(情qíng)他也应该还够了,就看在他给你一个金戒指的份上就够了,我们认他的(情qíng),不要去争他其他的了。”上次因为娘家的哥哥新房子动工,黎明和阿志来妈妈家想搭她去周家的时候,妈妈感冒去挂瓶了。他们没有找到妈妈,直接就去了舅舅家。等他们后来回家后就忘记了妈妈还病着。宝凤过了几天,没有等到他们的电话,也没有等到他们的人,就生气的给他们打了电话。说他们太狠心了,知道妈妈去挂瓶也不来看看,连电话都没有一个。后来他们都来看宝凤了,黎明还给宝凤200元钱。宝凤说:“我不是要贪图你们的钱,我是想让你们知道还有个妈妈。来个问候就可以让我心满意足的,我不是那么奢求的人。”

    刘怡倩总是很耐心的听着妈妈的絮叨,还专门陪妈妈看越剧的片子。宝凤在女儿(身shēn)边总能够感觉到幸福。阿志看见刘怡倩在QQ上面签名:“回到老家了。”就跟他妈妈说:“姐姐回家了。”宝凤在阿志的家里立马就呆不住了,马上说要回去,要去城里找刘怡倩跟她一起住。

    刘怡倩每天晚饭都要早些烧好了,让妈妈吃完,她才出去跟姐妹朋友们喝酒。这个乖乖女,细心的教会了妈妈怎么用网络电视的遥控器,才肯放心的玩自己的去。她在沙发上,还上下都垫了被子,放一堆的枕头,让妈妈躺进暖和的被窝里看电视。

    宝凤想先去看眼睛,刘怡倩劝她先玩几天再去,等(身shēn)体调整好些了再去。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