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悟平淡就是福

    前面整包的搭配都是由刘怡倩自己来配的,后来人手多了也有些是因为断码了就不能管顾得那么多了,最后的一批就返工了一下,重新配包。在后道跟办公室之间的过道都被沾满了,都忙着重新搭配打包。

    在顺利的出货后,毛晓云要刘怡倩带一个徒弟。等徒弟出师了,就安排刘怡倩的徒弟去管理后道。而给刘怡倩重新安排的是随便她自己挑一个职务。她也清楚,毕竟自己跟生产厂长合不到一块,在她的车间里做什么都没劲。

    毛晓云是老板老婆的最要好的同学,她做出的决定,一般来说就没有回旋的余地的。她的心思是想把所有汪建平的死党都给换下管理的岗位。而刘怡倩是这帮管理人员中最后一个被换下来的。

    刘怡倩就知趣的提出辞职,因为她的心里已经萌生了去意,也因为她的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所以就回到老家的一个老乡开的宾馆里上班了,后来才碰上了韩朝君的。

    只是米莲没有想到的是,他老公跟邵静乔的感(情qíng)会愈演愈烈,让她感觉到生不如死,心灰意冷。韩朝君的追求也温暖不了刘怡倩的心。直到后来徐之明去了外地做生意,邵静乔也嫁人以后,刘怡倩才过上了安生的(日rì)子。虽然徐之明在外面的生意失败过,刘怡倩也没有失望。再后来,刘怡倩知道徐之明在外面又保养了另外的一个女人,她就让徐之明选择了去一个其他地方开实体店铺的提议。刘怡倩因为带孩子在老家上学,还帮徐之明服侍瞎眼的(奶nǎi)(奶nǎi)。所以第一年没有跟过去,徐之明就带那个相好的先过去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刘怡倩去了以后知道了真想,让她心(情qíng)差的都要郁闷死。这时候潇潇也长大了已经是个高中生了,而且出落得亭亭玉立,美丽大方。刘怡倩看着女儿都这么大了,也就安心的在家相夫教子。

    渐渐的她老公不想管的事(情qíng)都由刘怡倩管理去了,比如记账,比如跑银行,比如店铺的生意。所以徐之明就更清闲了,因为知道老婆对那个相好的很介意,他就跟她慢慢的断了。

    刘怡倩也以为徐之明有心对家了,这样的(日rì)子也过了有一段时间,倒也相安无事。

    在潇潇高中毕业以后,徐之明的桃花又开了。潇潇考上了大学不再在家生活,刘怡倩就更加的寂寞了。因为这时候,徐之明又喜欢上一个跟她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他们经常的在一起鬼混,在手机里还留下了录像,都是那个女孩子的(身shēn)影。刘怡倩也没有太介意,她只是心里难受了一段时间,徐之明换手机她也让他换,以后怕自己伤心,就不去看他的手机。

    徐之明天天半夜有电话要接,有信息要发,她也只是心里难过。

    这徐之明已经摸清了刘怡倩的心理底线,他是打死也不承认,刘怡倩就没有办法向他发脾气。而刘怡倩也渐渐的想开了,她自我安慰起来,也懂得对自己好了。她常常去做面膜,也常常和女朋友一起出去逛街,喝咖啡。直到徐之明也对她有意见,看见她出去就发脾气。

    刘怡倩有时候是为了故意的激怒他,让他吃醋,就常常在网络上跟男人聊天。聊些(性xìng)感的话题,吸引男人(欲yù)罢不能就向刘怡倩要电话,刘怡倩也给他们电话,所以也就常常有男人打电话过来,或者发些暧昧的短信到刘怡倩的手机上。刘怡倩还常常故意的把手机乱丢,所以徐之明接到电话,对方开口说:

    “亲(爱ài)的,宝贝。”就将他气得半死。短信里也是常常好几个人发来,这个说亲(爱ài)的,那个说宝贝。徐之明就火气冲天,没收了刘怡倩的手机好几天。他天天窝在家里看着刘怡倩,不让她出门去玩。哪怕是女的来接她去玩,也不能出去太久,一久就生气。出去的话也成天打电话回家,知道刘怡倩出去就立马发飙,责问去了哪里?刘怡倩却也老实,从来都不去骗他。跟朋友在唱歌她也说去唱歌了,大白天的在唱歌徐之明也吃醋,要刘怡倩赶快回来。刘怡倩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偷笑。

    刘怡倩看看徐之明对她还是很紧张的,就连生气都忘记了,将那些男人都拉进了黑名单。手机也换过,所以又清净了一段时间,让刘怡倩的手机变成了一块废铁。平(日rì)里就只是看看时间用用,连电话和信息功能都忘记了。因为他们家里有两只电话线路上可对外打长途的,刘怡倩常常窝在家里,就基本上不用手机了。

    这样平静的(日rì)子也过了一段时间。

    后来,徐之明在事业上遇到一些挫折,被人挖了墙角。他就心灰意冷的不想做本行的生意了。刘怡倩也支持他,让他又转了个行当。可徐之明离开刘怡倩出去另外开了个公司以后,他们又分居两地了。刘怡倩一次去看徐之明的时候,发觉他又接上那个比他女儿都小的女人在新公司过上了。刘怡倩被气得难过得要死,可分开后,她又安静了。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老公(身shēn)边的时候,她会被他的脾气所伤,也容易会(爱ài)上这个男人。分开后,前一段时间还会对徐之明念念不忘,总是心想着要去和他一起过(日rì)子。可后一段时间就平淡下来了,她又习惯的过上了平淡的(日rì)子,不去想着徐之明了。不过时间一长,徐之明没有给她打电话,她就心里会多想。是不是他的心里真的没有她?是不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她了?是不是徐之明想的是自己离他越远越好?

    可如果徐之明用好声气跟她打个电话,她又开心起来,心又放下了,安静的过着平平淡淡的(日rì)子。也许她也是心态老了。不想再去争了。也或许她是真的放下了。放下这些无谓的斗气,无谓的挑衅。反正也看不出来谁输了谁赢了,不去计较的人就是赢了,不生气的人就是赢家。

    原来这世界上的老夫老妻都是在这样互相致气又自我调整中一步步的走过来的,没有一帆风顺的和和气气的一辈子。

    刘怡倩的这些想法,是经过了许多次的失望和伤心后才得出的结论。所以她现在选择以后跟女儿能够多聚聚就多聚聚,和老公离不离婚都可以过。老公挣不挣钱,她都无所谓。只是能帮的就帮他一些,能关心得就关心一下,能给个好声气的就给个好声气。而自己跟女儿在一起,可以开心的时候就开开心心的,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她胡思乱想的。女儿也希望她妈妈可以幸福一点,所以也就样样都顺着她。偶尔打个电话跟妈妈问候一下,跟爸爸也聊一下。所以一家三口,在电话中仿佛都很和顺很幸福的各自过着各自的(日rì)子。

    在节假(日rì)的时候他们就一起从三个地方回到老家聚集,当然也有时候会去对方的所在地住几天。这样的(日rì)子刘怡倩感觉非常的舒服,没有心累的感觉,反而是轻松愉快又充实。

    她还常常接去老母亲和她一起居住,平常就在公司里养些花草小狗小鸟,(日rì)子过得很安详。

    她这辈子是斗气斗累了,挑衅也挑累了,到头来,她什么也没有失去,也什么都没有得到。这样的一个平平淡淡的心态和久经风雨的经历,只是将她的(性xìng)子都磨平了,心态也跟着平和了。

    她就这样凭风言随意的飘过,不想大意的挑起战争,还揪心的空留下一场心酸。

    她就这样让自己优雅的老去,不去刻意的雕琢容颜,却留心着最后的一抹美丽。

    她就这样任(日rì)子平淡的溜走,不敢随意的破坏平静,只用心的写下了一生坎坷。

    (日rì)子依旧的逝去,生活仍旧在继续,感(情qíng)仿佛已成熟,容颜已经渐老去。

    不复激动的心(情qíng),不再对谁去动(情qíng)。回忆依旧历历在目,主角在故事里重生过,也在故事里毁灭过,可心中唯一不灭的,还是对老公隐约的牵挂,这是对别的男人所没有的担忧和吃醋的牵挂之(情qíng)。哪怕是曾经心动过的汪建平也只是一抹灿烂的回忆;哪怕是曾经惊心动魄的追求过她的韩朝君,也只是一个温暖的过客。更别说那些不知姓名不知背景的聊友网友,虽然依旧在线,却连打个招呼都提不起兴趣。

    目前的刘怡倩--

    最想做的事(情qíng)就是好好的给母亲快乐与依靠的感觉,让‘树(欲yù)静而亲不待’成为一句空话。

    最想过得生活就是平淡的心如止水不起涟漪的(日rì)子,让‘风雨(欲yù)来风满楼’成为一个风景。

    最想要的东西就是经久的永恒不变婚姻幸福的将来,让‘幸福不是毛毛雨’成为一首(情qíng)歌。

    最向往的场景就是浪漫的一年几度游山玩水的旅途,让‘快到天涯海角来’成为一个口号。

    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理解刘怡倩的,有什么需要演绎或者可以补充的,我会继续在这里呈现,希望看客们不要对刘怡倩失望,可以保持着这种心态的女人不容易,可以把这样坎坷的经历都踩在脚下的女人也不容易,可以在经历过这样的磨难后,依旧家庭愉快可以享受天伦之乐的女人更是不容易。有心支持的亲在这里多评论,多发表意见。拜托了。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