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不爱的人

     他就开始暴躁的用舌头撬开刘怡倩的牙齿在她的口里狂风暴雨般的掠夺着她的甜美。刘怡倩推开他,想要跑出门去。成钢就从后边抱住刘怡倩,又掀起刘怡倩的裙子,将她里面的内裤往下褪。被他往前面送去,刘怡倩就不由得往前一扑,手撑住地面,把个(屁pì)股翘起在成钢已经露出的雄岸如铁的肿胀面前。

    “你神经病,你干什么?啊~”

    刘怡倩被成钢从后面进入了,她叫得很伤心。她心里好痛,汪建平你在哪?她在心里叫喊着他。

    成钢有点不忍心看见刘怡倩的痛苦。他顿了一下,因为刘怡倩的挣扎让他忍受不住的勇猛的抽动起来。

    刘怡倩伤心自己的老公没有本事让自己幸福,更伤心汪建平的毅然离去。然而这些都已经过去的伤心事却在今天这种屈辱的时候一起争先恐后地拥上了心头。她泪水涟涟,让成钢像细长的钢筋在捅着伤口一般的由接触点到内心都纠结到疼痛不已。她从来没有这样难受的被折磨着,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欢乐。她也不由得心想:

    “和自己所(爱ài)的人做-(爱ài),怎么会相差这么多?”

    她忍受不住的想要去推开成钢,手往后面去触碰他的(身shēn)体,想推开他。可是却触碰到了成钢湿润的坚-硬,这让成钢倒抽了一口气,很兴奋的马上就要到高-潮了。

    “我让你想着别人,我让你不理我。”

    成钢边抽动边这样说着。然而刘怡倩听见他说的话,更加的痛苦,因为这让她的心里感觉到自己更的对不起汪建平,她的以后都不再有勇气去见他了,虽然在她的心里恨不得在(身shēn)上孟浪的这位就是汪建平。她缩回了手,试着要直腰来,却夹着了他的肿胀,让他感觉到了刘怡倩紧致里的力度,成钢更加快速的抽动着将刘怡倩的(屁pì)(屁pì)抱得更紧。在他(挺tǐng)直腰的一瞬间,他在刘怡倩的里面(射shè)了,又突然的抖了抖弯下了腰,趴在刘怡倩的(身shēn)后,不动了。

    他放开刘怡倩,抽出还在颤抖着泛着红光的湿漉漉的肿胀。刘怡倩直起腰的一瞬间,先就给了成钢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很响亮,让成钢呆了一呆。他连提裤子都忘记了,将手捂住脸揉了揉。刘怡倩提着内-裤,走到桌子前面去扯出一把餐巾纸擦了擦手和下(身shēn),将脏的纸扔进垃圾桶后,就穿好内裤放下裙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她不去看成钢那复杂的眼神和被她重重地打过这个巴掌后,脸上的红晕。

    刘怡倩骂他:

    “你怎么可以做出这么畜生的事(情qíng)?汪建平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知道我喜欢的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是知道汪建平也喜欢你,可我也喜欢你。我不想你就看着他一个人,那天我看见你在他的办公室等他,我就火冒三丈,你不知道吗?”

    “你老婆都在家里上孩子了,你还这样?有没有良心啊你?”

    “就是她要生孩子了,我已经好久没有做了,我想要你想的发疯。”

    “畜生。”

    刘怡倩就这样骂着他,他也不还口,就在那里辩解着。到后来刘怡倩看看怎么说他都不会让他内疚的,就让他开门,她要回去了。

    成钢走近刘怡倩的(身shēn)边,想要去拥,却被她厌恶的甩开了。

    他看看强要了她的(身shēn)体也不能让她喜欢上他,反而让她恨死了他,他心里也很难过。

    打开被他反锁的门,刘怡倩气急败坏的先走了。她堵着一肚子的气,往((操cāo)cāo)场边的水池你先洗过手,再去了厕所。等她回到宿舍,刘文娟已经吃好晚饭了。她不想吃,就弯着(身shēn)子卧在(床chuáng)上,将脸用薄被子盖住。

    “怎么了?”

    刘文娟问她。刘怡倩不出声。

    “你不吃饭啊。”

    她又问。

    “嗯。”

    刘怡倩在鼻子里嗯了一声,没有动。

    刘文娟去探她的头,又想揭开盖脸的被子。被刘怡倩扯住被子边缘,不让她掀开来。

    “是哭了吗?他骂你了?”

    刘怡倩被刘文娟的问话给((逼bī)bī)出了眼泪,又偷偷的用被子擦了擦眼睛。她长呼吸了一下,想平静一下心(情qíng),却抽泣了一声,被刘文娟听见了。

    刘文娟可能察觉到刘怡倩的神(情qíng)不对,所以她也闭上了嘴,坐在(床chuáng)边。她也只是猜测,因为她也察觉到成钢看刘怡倩的眼光不一样。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刘怡倩用强。

    刘怡倩平静了一下心(情qíng),就坐起来(身shēn)子。她闪避着刘文娟探询的眼光。说:

    “饭帮我拿过来。”

    刘文娟也没有再问她什么,只是默默的将饭递到她手上,又将菜放在她刚刚铺在(床chuáng)缘的一张纸上。

    刘怡倩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神思游离。又抬头碰上刘文娟关切的眼神,她对她强笑了一下,说:

    “没事,你去做你的事(情qíng)吧。”

    刘文娟看刘怡倩恢复了正常,就端上脸盆里的脏衣服,顺便也带上她自己吃完的饭菜盆子到外面去洗了。

    刘怡倩和刘文娟都知道这集体宿舍里不好说话,所以她们都是用眼神来交流的。

    刘怡倩看着她摇摇头,她就知道是让她不要问,她们已经是心有默契了。刘怡倩吃好饭,就拿出(日rì)记本,想写点东西,在翻开的时候看见了自己去年写的(日rì)记:

    95,6,29,

    三十年如梦似幻,一晃而逝。十年懵懂,十年求知,及至今的十年,所拥有的,是一个我最疼(爱ài)的女儿和一份伤痕累累的的感(情qíng)经历。(爱ài)(情qíng)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地溜走了,所剩下的只有一种似近若远的难以抓住的梦。

    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我今后的路,该走哪一条?我没有放弃他的决心,又怕失去我现在还能拥有对孩子的(爱ài)和亲近。我已失去了太多,只得到一颗表面麻木却又极易受到伤害的心的痛楚。我自己也不能确定我是个怎样的一个人?我甚至不相信自己是个有个(性xìng)的人。我软弱,无知,神经质,而最致命的是神经质的脾(性xìng),使我得不偿失。我的神经常常要在自己的修养加软弱的双重的压制下,才得已不至爆发。常常令自己有苦不肯说,有气不能生,却只是忍受我这是何苦?

    我这颗极易破碎的心在五年前就已经破碎了,我只是破罐子破摔,偷生到今天。报复也报了,可所受的报应却应在了自己的(身shēn)上,我的软弱却使我不敢承认自己之所以做对不起他的事,是因为报复,也许只是在内心里有报复的念头,虽然行动上不是甘愿的。几年来补偿补过也补了,罪也受了不少,可(爱ài)(情qíng)竟似白纸一张。竟是背道而驰越隔越远了,陌生得跟路人一般,只有对孩子的一份责任心,和无波无浪的相处之(情qíng),估称之为感(情qíng)吧。

    如今他已不愿回家过夜,甚至出差十来天后的今天,也不想在家呆一晚,回家来两手空空,包也不记得带回家,又整夜不见人影的出去混。我无法容忍下去了,我应该作出选择。就此不生不死的拖下去,没有意思,只有使自己更痛苦,虽然我的痛苦的心,已被冷漠的脸所掩盖。

    我心里清楚,他仍然是我所(爱ài)的那个徐之明,却也清楚自己已不是他的唯一。我也已经老了,而且也不想用自己的(身shēn)体来引得他的(爱ài)。有时候想想,既然曾经(爱ài)过,又何必真正拥有。可我如何能扮从容?今(日rì)的从容,乃是绝望的表象。其实,如何能从容,如能从容,想必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可不从容又咋样?…..能重新从跌倒的地方不记前嫌的爬起来吗?似乎已经太绝望了。再死一次吗?我不能丢下我的女儿和生我养我的父母。还是去成就出自己的明丽吧

    95.6.30.早,大雨,人不归

    此时此刻唯有你来入梦,为何梦里的你也冷酷,四顾茫茫,人生风雨中,谁能与我共扶舵?把正方向,不至于吞没在茫茫里风雨中冷酷的你怎肯来与我共扶舵?人生的风雨中,四顾茫茫,我该何去何从?我该何去何从?

    醒来谱哀歌一曲,在孤寂,黑暗的隧道里,我为自己伴奏

    恶鬼也来欺凌我,(床chuáng)头剑,自出鞘,退却恶魔,伴我进入温和梦,心上人,你竟不似刀剑温柔能暖我心窝。孤寂独守,梦中带儿共受惊吓,梦中的儿,你也备受惊吓。甜睡的儿,可有恶梦缠你心头?娘怎能让你代受过?儿明(日rì)的幸福可有盼头?

    我如今是(日rì)里微笑度(日rì),夜里呜咽自悲,生不如死。老公偏说我厚脸皮,黑心肝。〈竟既厚且黑,不成大雄,也是大(奸jiān)。〉

    我终于知道我将失去了。我以前不知道珍惜,现在才觉着:他是我最好的,以后我在也找不到比他更适合我的了。我(爱ài)他我每每总希望看到他能快乐,即使我知道他现在的快乐不是我给他的。我已失去了,完全失去了他,我已无法再挽留的心,我索(性xìng)就大度地不去挽留的(身shēn)了,我还是让自己吞下这枚苦果吧我只在心里(爱ài)他,我再不要求他为我做什么,再也不幻想他能回心转意了,他的心,已交给了别人,即使他曾经许诺过,已原谅我。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