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暴雨般掠夺

     刘文娟的美丽是那种很有格的美,她走路是有点往前倾的那种,表现出她的急子的模样。总是喜欢穿平底鞋,小腿不是很美丽,整体却很秀气的那种美女。一口细碎的牙齿,如果是倒着看,就像是小白兔长长的小细牙一般。因为刘怡倩睡在她的另外一个头,所以就经常的会欣赏到这美丽的小细牙和感的凸出的小红唇。眼睛黑白分明又清澈,鼻子很,眉头总是喜欢微蹙着,只有在笑得很灿烂的时候,才能看见她的光洁又圆润的宽额头,全白皙的皮肤让人喜又羡慕。她笑的时候,刘怡倩就心里想,如果让她去做个牙齿的模特儿,那真是太绝了。在刘怡倩的心里,总是柔柔的有一块地方是露出细白的牙齿的刘文娟的笑脸,那是会温暖她心田的笑容。多年过去了,这笑脸也不曾消失模糊。也许这就是友的魅力,这种友是长长久久的,会在心田里刻画下深深的印子的,经久不衰,还越年久越清晰。

    甚至在刘怡倩的脑海里还常常闪现出刘文娟的那花色漂亮的暗红色连衣裙。真想她从对面那样笑容满面的走过来,然后就抱着她笑在一起。想到这里,刘怡倩总是有一种,要去刘文娟的老家查看一下她的消息,怎么这许多年过去了都不能碰到一次呢?

    后来她也打听过刘文娟的事,好像听人说:

    “刘文娟有个妹妹,她的爸爸妈妈关系不好,她爸爸经常的打她们的妈妈,所以她和她妹妹就帮她们的妈妈一起杀死了她的爸爸,然后她们姐妹就都无声无息的离开家乡了。因为在他们家的老房子里挖出了一具男的骨架,而他们的爸爸许多年都没有出现了,所以大家都在怀疑是不是她的姐妹帮着她们的妈妈做的事?而这个男骨架是不是就是她们的爸爸也就不得而知了。”

    刘怡倩听说了这样的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的述说,总是不以为然的以为不会是刘文娟做的事。那么秀气的一个女孩子,虽然格是有点偏激要强,可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糊涂事。说不定是误传呢,说不定不是这个刘文娟呢?因为在刘怡倩的记忆里,刘文娟是个很不错的人,是个很有正义感的漂亮的女人。

    样板房的屑术员是个模样一般,脾气很温和的男人。跟他在一起共事可以感觉到他的内涵的饱满,刘文娟也许就是受到他的惊艳的目光的攻击了,所以被他吸引了。刘怡倩常常不相信他们之间会有什么的火花,因为这个屑术员跟刘文娟相比较起来也太弱了。如果他们成了一对,以后的子里不被刘文娟欺负那就奇怪了,因为强势的刘文娟是个不甘被命运压在底层的女。她不是喜欢用美色去勾-引男人的人,却也是会不自的被男追随着目光的漂亮女人,在她的周围从来不缺的就是男帅哥欣赏的目光。

    不过也不能排除刘文娟被屑术员吸引到可能,因为她太缺少和温柔了,在她的心田里就是缺少一种父般的恋。刘怡倩听说了这件事,就去样板房找刘文娟。都过了午饭时间,她怎么还没有下来吃饭?因为听人家说,今天刘文娟有些小绪。所以刘怡倩就找上在午饭时间楼上空无一人的车间的对面样板房,样板房的门没有关严,一推就开了,里面没有看见人。因为刘怡倩在样板房呆过一小段时间,她清楚的知道里面还有个小房间。她就去敲门,里面是有声音,却没有人回答她。她感觉有点不乐,莫非刘文娟真是就是喜欢上了屑术员?现在在里面亲?她有点抑郁的回走下楼梯,因为她是责怪刘文娟对她隐瞒自己的感。她以为自己是对她最亲的人了,现在她却从别人的嘴里听见刘文娟的闲话和她最近的动态。她也有点责怪刘文娟的眼光,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矮个头其貌不扬的屑术员?所以她的心里有点堵,有些不被信任的和依赖的失落。

    不过后来这个传闻消失了,也许是刘怡倩在文娟下楼吃饭后,问她是不是有这样的事后,刘文娟否认了。她自己也感觉到这样问题太孟浪了,就疏远了这个切的追求着她的屑术员。

    后来在一次人士调动中,刘怡倩将刘文娟调离了样板房,让她去了后道当检验组长。因为后道的总管成钢也是从老厂过来的,平常跟刘怡倩也很熟悉,常常跟汪建平他们一起吃宵夜聚会的。所以刘怡倩在汪建平的协调下,就让样板房放人,由成钢接受。

    成钢丝光有老婆的男人,他的个子不是很高,却长得很有个。一个鹰钩鼻是他最明显的标志,在这个厂里,最明显的一个长着鹰钩鼻的人,是个外貌很俊俏的一个男人。他做事很有主见,有时候可以用犀利来形容他。刘怡倩在精品组结束后,也有一段时间在楼下帮忙刘文娟的检验组做了几天的经验,所以成钢对她很是照顾。刘文娟就是脾气急躁,常常跟成钢会有冲突。刘怡倩就总是站在刘文娟的这边,跟成钢翻脸。成钢很无奈,就总是妥协。后来成钢的老婆回家去生孩子了,在后道的成钢的眼光就老是在盯着刘文娟和刘怡倩乱转。这两个美女在常的工作上也是很让人可以欣赏到他们的美丽的。

    一次刘文娟生病了,在房间里休息。刘怡倩帮她向跟成钢请假后,就忙碌起来。后来因为担心文娟,就想回宿舍看看她。宿舍的门关着,刘怡倩敲门后,刘文娟从里面冲出来了。刘怡倩见她的头发有点散乱,面孔微红,成钢却跟在刘文娟的后面,也朝门口走来。

    刘怡倩就怀疑成钢刚刚是不是扰了刘文娟。她很生气的问他:

    “你干什么?刘文娟为什么会这样冲出去?”

    “我没有这么她。”

    成钢分辨着说。

    “我不相信,那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刘怡倩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说。

    成钢有点生气的说:

    “我是来看看她的,你不是说她病了吗?”

    刘怡倩无语,却还是有点狐疑。她用疑问的眼光看,有点责怪他的表

    这成钢却一把抱住刘怡倩亲吻起来,说:

    “我要喜欢也是喜欢你。”

    刘怡倩猝不及防,被他吻个正着。

    她倒吸了一口气,用舌头顶出成钢溜进她嘴里乱搅的舌尖。推开他的交缠:

    “你这么可以这样?”

    成钢说:

    “我知道我得不到你,你喜欢上汪建平,可他现在已经走了。”

    “走了又怎么样?我喜欢谁要你管?”

    “你就不能看看我?我也是喜欢你的人。”

    “抱歉,我要去上班了。”

    刘怡倩不理睬他,任凭他在那里懊恼,她先出去上班了。

    刘怡倩是跟他老婆认识的人,他老婆不漂亮却生得一白皙的好皮肤。他的小姨子也是在刘怡倩的手下当组检的。所以刘怡倩才不会对他有任何的想法。

    但是她又有想保护刘文娟的护犊的感,所以心里很矛盾。她很怕成钢再去继续交缠刘文娟,这个老婆怀孩子了许久,却没有得到发泄的男人,会不会对她们有什么威胁呢?

    所以她总是很谨慎的在下班的时候都不让刘文娟单独的有时间跟成钢在一起。

    那一次,成钢让刘怡倩下班后等他一下,刘怡倩心头就咯噔一下。她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了,她看向刘文娟,想让刘文娟留下来等她一下的,可刘文娟却说她先去打饭,等她回来吃。她在成钢阻止她的眼光下,也不能太明显的叫刘文娟等她,所以她就跟成钢说:

    “我今天有点事忙,有什么事等下来听你说。”

    成钢生气了,就很凶的对她说:

    “叫你等一下都不可以了?”

    刘怡倩很委屈的等着他,站在一边嘟着嘴生气。因为她还没有被人这么的凶过呢,连汪建平也不会这样的凶她。

    人都走光了,后道只是剩下他们两人。成钢去关上后道的门,将刘怡倩扯到另外的一个空的房间里。她知道成钢安的是什么心,就是想占她的便宜,可现在他是她的顶头上司,他既然开口了要她留下来一下她也很无奈。

    可是在心里也还是存在着一丝侥幸,心想他不会对她太过分的。

    成钢拉她过来,刘怡倩有点不太愿意配合。他也知道,刘怡倩对他没有那份心思,可两人都是成年人,他既然已经跟刘怡倩表明了心迹,就当作刘怡倩已经同意他对她的喜欢了。

    他松开让刘怡倩挣扎着的手,一把抱住刘怡倩说:

    “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刘怡倩不肯让他抱着,就挣扎着他的钳制。

    “不要这样,你留我下来有什么事就快说。”

    “我留你下来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要你。你难道看不出来?你是不是故意的不想知道?”

    成钢有点恨恨的说。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那就让你知道一下。”

    他就开始暴躁的用舌头撬开刘怡倩的牙齿在她的口里狂风暴雨般的掠夺着她的甜美。刘怡倩推开他,想要跑出门去。成钢就从后边抱住刘怡倩,又掀起刘怡倩的裙子,将她里面的内裤往下褪。刘怡倩被她往前面送去,刘怡倩就不由得往前一扑,手撑住地面,把个股翘翘起来在成钢已经露出的雄岸如铁的肿胀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