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的柔情软化

     对男人的失望,让刘怡倩的心掉到了谷底,感觉毫无生趣。这也激起了她的傲气,她心里想摈弃一切需要从男人那里得到安慰的想法,决绝的想跟边所有的男人都分得干干净净的,也绝了她自己对男人的希望。韩朝君却生怕这一放开她以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希望得到她的原谅了,就抱紧她不放开,任凭刘怡倩在他前的挣扎和捏着粉拳在他口敲打。他吻着她,虽然刘怡倩躲闪着,不让他这令她感觉到肮脏的吻过女的嘴唇碰触到她。她口里喊着:

    “不要碰我,你这个肮脏的坏男人。放开我,放开我。。。。。。”一边挣扎不停。韩朝君也恼了,心想跟你说不清楚就用实践来说明问题吧。他索剥开刘怡倩的衣裙,将他已然坚-的昂然压进刘怡倩挣扎着的体。刘怡倩惊恐的挣扎着,不让他碰她,可又挣扎不开,她在韩朝君的昂然毅然冲进去的刹那间感觉到了绝望。她心想这肮脏的被别的女人还是女用过的脏东西进去了她的体,让她感觉到痛不生。她说着:

    “完了,我这辈子都完蛋了。”她悲沧得泪流满面。韩朝君在她上肆虐着,不理会她的痛不生的挣扎。最后在刘怡倩的体外面释放了,可刘怡倩还是感觉到恶心。她甚至心想,韩朝君肯定把女的脏病也过给了她了。韩朝君从米莲厌恶的眼神里感觉到了屈辱,就更激起他非证明给她看不可的念头。他虽然有点愧疚,却又不想让她就这么误会他,所以就对她动了蛮劲。米莲感觉到心都已经死得冷冰冰了,她失神的穿上衣物,呆滞的要走出房间。被韩朝君拥着,千错万错的道歉着,千保证万保证的让刘怡倩放心,说自己真的没有跟那女的有过体的接触。那女的还说让他可以当和尚去了,哪有不要他出钱的美女也不去碰的?韩朝君做了一夜的柳下惠却还让刘怡倩误会了,他也心疼得发紧。解释又不能让刘怡倩相信,他也不知道怎么好了才冲动的用蛮力去要了她。为的是让她放心,可这却让刘怡倩差点疯狂了。她的怒火在心底燃烧过后,就决绝的放下了对任何男人的奢望。她感觉到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好男人了。把这辈子都寄托在男人的希望里是一种愚蠢的想法。

    在韩朝君的安抚下,刘怡倩安静了,她想: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她推开韩朝君的温存,讲心收拾好,回去了。韩朝君看见她安静的走了,就没有再留。

    第二天,刘怡倩带着辞职书来到总台,她告诉老板说:

    “我家里有点事,没有时间来帮你上班了,我先辞职,等你真的忙不过来再来帮你。老板也知道,刘怡倩是怪他给韩朝君找了女的事,其实他是想试试韩朝君是不是对刘怡倩是真心的,这刘怡倩毕竟是他老家的邻居,怕刘怡倩对他的感深了,不能摆脱出来,到时候会伤害了她。没有想到,他的做法却直接的就让刘怡倩生气到辞职。他也没有想到刘怡倩是个这么倔强的人。他只好答应她先去休息一段时间。

    刘怡倩走了,韩朝君知道刘怡倩是责怪他现在他也无可奈何了,只是不想让自己也难堪,就离开了酒店,从此不再去这个宾馆出现。不到一个月,老板就急了,他和老板娘一起到刘怡倩的楼下去叫刘怡倩。刘怡倩听见有人教就下了楼,这老板和老板娘就恳求刘怡倩还是去帮他,给她加工资。刘怡倩在家里也是玩不下去的了,老公给她生活费用度她也不想对他开口,这冷冰冰的夫妻之间已经跟敌人一样的冷了。只是在家里还可以听见女儿的笑声和瞎眼的的说话声,刘怡倩和徐之明都很少讲话。刘怡倩更是一张白板脸,看见女儿开心的时候才露个笑脸。跟说些必须要说的话才肯开口。也说刘怡倩最近怎么不怎么说话了?

    长期在家里不上班也不是办法,何况不久后徐之明要去外地做事了,她总不能在家里老等这个负心汉拿钱回家养家吧。她就答应了继续去了宾馆总台上班。

    其实老板来叫刘怡倩上班也是有私心的,他是想让韩朝君这个大总裁仍旧来他的宾馆长期包几个房间,这样他的宾馆最起码的开支就有了。刘怡倩没有想那么多,是建芳后来告诉她的,说老板马上打电话给韩朝君说刘怡倩又来他这边上班了。韩朝君就立马长期的又包了几个房间,转到他的宾馆里来了。在总台的刘怡倩看见韩朝君进来也没有多疑,还以为他是依然天天在这里包房间的。他来长犊间交押金刘怡倩也没有多看他一眼。韩朝君却目光灼灼的瞧着她,不肯放弃的叫她的名字说: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连看我一眼都不想?”

    刘怡倩很平静的抬眼看着他说:

    “你好,请问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她太过客气的用词和平淡得跟陌生人一样的说话语气,让韩朝君的心里很难过。他说:

    “你老公对你好些了?原来你老公对你好了,你就不认识我了。”

    韩朝君有点吃错又有点失落的说完,就要上楼去了。想想又觉得憋气,就问她说:

    “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现在就退了房间走,以后也不来打搅你的生活。”

    刘怡倩虽然心里对他还是有别扭,可他毕竟是老板的大客户,她也不能气他走。

    “谁让你退房了?你在这里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韩朝君扪扪心口才走上楼去,毕竟刘怡倩没有冲口说出不想见他的话,也让他心里好过一点了。他来长犊间交押金刘怡倩也没有多看他一眼。韩朝君却目光灼灼的瞧着她,不肯放弃的叫她的名字说: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连看我一眼都不想?”

    刘怡倩很平静的抬眼看着他说:

    “你好,请问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她太过客气的用词和平淡得跟陌生人一样的说话语气,让韩朝君的心里很难过。他说:

    “你老公对你好些了?原来你老公对你好了,你就不认识我了。

    听别人跟刘怡倩这样说了韩朝君的近况,刘怡倩也很感动。她心里想:

    “是不是去劝劝他?跟父母拧这干也不好的。”

    “下班的时候,上来一下。”

    韩朝君依然强势的电话给刘怡倩,说完就放下了,他不想给她拒绝的机会。可刘怡倩这回却也没有想拒绝,她心里也想仔细了,这么多的时间了,自己也没有感觉不舒服,说明韩朝君也是个很干净的子。也许她真的是误会他了?再者,她也要跟他讲清楚,不管以后怎么样,她都不会嫁给他的。所以就不要扭脾气了,答应跟那女的结婚吧,不要让父母着急了。她心里是想这这许多的,可上去一看见他含脉脉,嗔怪她的摸样,她就又被他的柔给融化了。韩朝君的两个好朋友小雄和林勇,看见刘怡倩进来房间,就放下扑克牌走到隔壁房间去了,他们把房门带上。留给他们独立的空间。韩朝君虽然有点不好意思让两个朋友避开,却也没有说什么。他一把揽过刘怡倩,就抱了一个满怀。刘怡倩本来只是想跟他说话话来着,这韩朝君却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就一个闷盖,将刘怡倩给一把抱着吻得喘不过气来。

    刘怡倩也不好意思的推着他,可怎么能够推动分毫。韩朝君吻得刘怡倩要窒息了才放开她: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我天天到你家楼下想去等你也等不到你,你就不想我?我连你女儿都见到过,却就是没有碰见过你,你是不是在躲避着我?”

    她知道韩朝君还提着一箱他们老家的土特产猕猴桃给她的女儿提回家。她问女儿是谁送的,女儿说是韩叔叔,她就知道是他了,所以出去买菜都是避开那条近路的,转了一大圈子去买菜。现在听他这样讲,她也有点心软,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给他机会了,不然的话韩朝君的感就越发的不可收拾了。

    她跟韩朝君说:

    “你回去结婚吧,结婚了我就理你,不结婚的话,今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说话。”

    韩朝君气的脸色通红,他眼神都黯淡了,仿佛要把这个太压抑自己的女人给拆开来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可以这么的理智?

    刘怡倩心里也痛着,她是想他好,她又怎么能够放任自己去毁掉他的时候他一家人安定和谐的关系?

    -------记得收藏啊,谢谢荷包-------------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