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亵渎的女人

     刘怡倩回勾住韩朝君的头颈,压下他的头吻了吻韩朝君的嘴唇,就决然的推开他走出房间去了。

    韩朝君目送着这个倔强的女人走出房间,失去温度的怀抱和嘴唇让他的心里也顿生出惘然若失的感觉。

    他叹息着,这个难以改变她决定的女人,又窃喜着刘怡倩主动的回揽吻他。他用舌头去触碰着被刘怡倩吻过的嘴唇,又用牙齿细细的压住那种麻麻的感受,怕这种感觉消失得太快。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着,眼里漾着浓浓的笑靥。

    刘怡倩昂头走在厚厚的地毯上,高跟鞋和包的一步裙让她迷人的材展露无疑,浅绿色西服的腰接线更是衬出她的丰和小蛮腰的感。直的背脊和骄傲的头颅透出一种坚定的,不容亵渎的高贵的气质。

    她的内心里已经暗暗的做出了决定,她不会轻易的去说离婚,为了女儿也不能离。韩朝君虽然有吸引她的特质和对她的一腔真,可她不能用女儿潇潇一辈子没有父的代价来换取自己的快乐。更何况,她不会跟韩朝君一样头脑发烧的只顾目前的幸福,不去考虑他父母的感受。谁家的父母会同意这样的婚事呢?不可能的事就不要去幻想,这是刘怡倩做人的宗旨,她是个头脑清醒的女人,家庭高于一切的想法让她不会去凭空幻想着其他的种种的不可能。哪怕徐之明跟她提出离婚的事,她也不会去嫁给韩朝君。这跟自卑没有一点关系,却跟自知之明很有关联。

    她也想找个自己的人好好的依靠依靠,抒抒怀的,可是她不能伤害到别人,这个人还是对她一往深的男人。她已经后悔刚刚为了安慰自己对他决绝的说不会嫁给他而怕伤了他的心才给他的那一个吻。怕又要让他的心再沉沦到一个新的高度,虽然已经说过不会嫁给他。

    她甩甩头,想把这种复杂的想法驱逐出乱了的脑子。回到家才记起徐之明的还在这里,让她呆住的是,徐之明又和邵静乔坐在他们家的沙发上。在边上喃喃着:

    “死来寻死。”

    刘怡倩静了静心,走过去也坐在沙发上,牵住的手:

    “,没有关系,我已经不会生气了。”

    刘怡倩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她自己的心都被揪得发疼了,却还在安慰不要生气。

    徐之明看看刘怡倩,又推推邵静乔,邵静乔不肯走,她甩掉徐之明推她的手,依然在那里不动。徐之明拽着她的手想让她站起来下楼去,可邵静乔不肯挪动子。徐之明没有办法,又不能赶她走,就说:

    “你不走我走。”

    他说完就往房外走去,不再理睬坐在沙发里瞪着刘怡倩的邵静乔。

    刘怡倩在那边也看住邵静乔不做声,因为她从他们的行为上已经猜到是邵静乔要赖在这里不走,为的就是跟刘怡倩示威。而的话则无疑让她很恼火可偏偏又不能对发作。徐之明既怕生气又怕刘怡倩伤心,更恼火邵静乔的无理取闹,就只好以退为进,想避开这个尴尬的场景。

    他也讨厌邵静乔这种不知疲倦的吵闹,刘怡倩的知趣和的生气的样子也让他看清了现实。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