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行人欲断魂

     刘怡倩很久没有看见过他了,他是韩朝君的朋友,以前经常跟韩朝君在宾馆里开-房间的。后来刘怡倩也曾经借给过他钱的,所以他总是不能忘记刘怡倩的好。

    刘怡倩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过韩朝君了,反而是他的朋友更看见了刘怡倩几次。

    想起刚刚晚上的时候她都在和女朋友们在说:

    “在老家都没有朋友了,一个男的都不认识,连舞伴都找不到一个,真失败。”

    没有想到,刚刚出来就有人拦她的路,女朋友们都在呵呵的笑她。刘怡倩也感觉好笑,没有看见朋友,有个小弟弟和她打个招呼感觉也很好。

    “知心朋友,让人开怀。不过有人叫声姐姐好,总是令人开心的事。哈哈。”

    “茫茫人海,遇到故知也算不易,哪怕在记忆的小河流上起一小圈涟漪,也可贺可喜。”

    故乡的邂逅~

    “呵呵,魅力足够哦”

    孤帆飘影,

    他们交换了新的名片,就让他先走了,其实他们平常都很少会看见,看见了也只是打打招呼而已。不过有人叫声姐姐好,总是令人开心的事

    回家睡觉是太早了,刚刚和朋友们分手,心里想着去网吧(手提电脑没有带回老家)再上会儿网,朋友就在那里说:“不是去网吧玩的呢。”刘怡倩就大笑了起来,说:

    “你们真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哈哈”

    ------------场景风景线-------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断魂。......”最是古时候清明时节的写照。常常想,那时候的行人,不是走路就是骑马或马车舟船。走路碰到雨可是很糟糕的事,骑马也好不到哪里去,马车也常常是路况每每,最有意境的就是雨中烟雨水中景了。不过在刘怡倩此时脑子里闪现的说起来很有意境实在人在其境却是不可恭维的凄凉:“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

    现在的境况可就很是不同了,虽然相思依旧,近乡怯,可哪怕是打工族,也不会是走路回家来。现在的交通很是方便:天上的飞机,地上的汽车,水上的轮船,要怎么方便就怎么方便。何况还有不少的可以说是很普遍的私家车。

    就象今天,刘怡倩也要回老家去过清明节了,主要是上坟去,可路上的风景也是眼睛和照相机所捕捉的让心飞扬的契机。把这一路上的美景当作是游的机会,让紧张的生活伸个懒腰。

    可是,虽然现在的生活好了,却找不到古人那诗般的意境。是文化趋没落,还是现代的人都没有诗画意了?只好到唐诗宋词里引章断意,无病呻吟一番,却没有自己的精彩。是江南才尽,还是诗文化的没落?现代人都没有那般做诗的才能了,可寻遍今后,还会出现能够和李杜般有文采的新诗篇吗?

    只怕最后,连引用他们的诗,也会是趋稀少了。真是让人断魂。

    ---------------求收藏,谢谢荷包。----------------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