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无望的生趣

     “云想衣裳花想容,风拂槛露华浓……”;“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多只有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刘怡倩在唐诗中徘徊了好久,意犹未足。随又拾起手边的《名家经典散文选》,翻看着读过几次的徐志摩的《泰山出》。曾饱饮过江海与印度洋无比的彩的他,那无厌的好奇心所捕捉到的特异的境界感动了她。刘怡倩他写的诗和散文,也曾经狂地背过“……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他“匆匆的车轮……催老了人生。”也扎碎了刘怡倩的心,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去追求她自己的幸福?现在她是真的迷惘了。

    看见朱自清的《背影》,因为喜欢他写的《荷塘月色》,就细细的读了一遍。从他父亲的背影,她不想到了自己的老父亲,那慈祥的面容,温柔的眼神,填满了心中的角角落落。该回去看看爸爸妈妈了,心里突然的很想念他们。他们如果知道因为他们拼命地劝说,才又维持了几年的婚姻,现在又频临破碎,心里会是怎样的难过呢?

    又翻看了丰子恺的《初冬浴感想》,“……前之所欢,变成了今之所恶……”,“人生也有冬夏,常教人感觉变叛”。记得以前有看过丰子恺的另一篇文章还有一幅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令刘怡倩在夜凉如水,新月如钩的夜晚,常常想起了10年前,徐之明有了新欢之时。她一个人独自徘徊在陌生的巷弄里,抬头呆望着园盘般的明月,脚下似走时停一路痴痴呆呆,思绪万千,心潮起伏,孤寂无伴,对月交心,心碎如裂。及至后来,青天明月终于平抚了她心中的惊痛,挽留住了她那一腔无望的生趣。

    “一生都快蹉跎尽了,还需要挣扎吗?还是随自己的命运去走我以后的路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会成就出另一个辉煌的人生也不一定啊。”刘怡倩终于想开了,走到什么地步就过什么子吧。

    这是刘怡倩婚姻中的难关,在十年以后,她回过头看还心潮起伏的写下了一段话:

    “终于迈过来了。现在不再去想那噩梦般的往事了,不过我还是要把以前的文章发出来,保存起来。因为有了往的痛苦,才更能够体会到婚姻中的平淡和谐的幸福,所以我现在所写的一些文章都是平淡生活中的涟漪与感想,我也会将之好好的保存起来,起码让我自己在绪低落的时候,会有一星幸福的感觉留在我的眼前。我时常安慰自己的一句话是:‘痛苦来了又去了,只有心灵的平静永存’我不去想他以前的放浪,浪子的回头是金不换的我带着感恩的心对待我的老公,感谢他让我在这样经历过痛苦,失望,乃至绝望后,又给了我希望,给了我天,给了我比初恋更感觉到甜蜜的幸福与满足感。08,03,22。”

    --------------求收藏,谢谢送的荷包-------------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