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厅门奸情曝光

     徐之明在他老婆带孩子回娘家的时候,他就在家里跟那女人厮混。

    可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当徐之明的老婆从娘家回到自家楼下的时候,平常跟他老婆交好的小店老板娘告诉他老婆说:

    “你们回娘家了?那你们家昨天晚上是不是有女客人?因为昨晚你老公在我这里买去饮料,刚才又买买去同样的饮料。”

    刘怡倩听说家里有客人,就有点不妙的感觉在心头升起。她不动声色的脸上挂着笑容,给小孩买了喜欢吃的点心后就告别出来,一路狂飙一样的跑上楼去。

    在她打开自己家的房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徐之明跟邵静乔在饭桌上吃饭。

    徐之明惊慌的站起,讨好着跟刘怡倩说:

    “你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一边走过来要帮忙拿东西。

    那邵静乔却也不声响,还是坐在那里吃饭,也不打招呼,纯粹一个家庭女主妇不待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客人一般的态度。

    刘怡倩看见这个态势,知道自己的挑战对手来应战了。

    她平静地问徐之明:

    “你有客人在啊?”

    徐之明不自然的答道:

    “什么客人,不算是客人。”

    “那是朋友咯?”

    “也不能说是朋友。”

    “这么说来,你们是一家人在吃饭?”

    刘怡倩突然的就发火了

    ‘在吃饭~’这几个字被刘怡倩用高音给喊叫出来。

    徐之明颤抖了一下,嘴巴里咕哝着:

    “胡说什么?什么一家人?说得那么难听。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盛饭。”

    刘怡倩气得直发抖,她咬着牙关长长的呼吸了几下,平静了一下心

    她不理睬他的讨好,不冷不的说:

    “你们继续吃吧,我不饿。”

    徐之明从来没有看见刘怡倩用这样撕心裂肺的声音喊出这样的三个字,所以在猛然一震的况下,头皮发麻。

    手足无措的只顾着站在老婆边,想怎么安慰一下老婆,却找不到词汇,想解释一下,又怕得罪了坐在那里吃饭的那位,就一味的只是叫老婆过去吃饭。

    偏偏他老婆在吼出那一嗓子后,又恢复了平静,却用平淡得有点冷的声音让他自己去继续吃饭。

    在听见这样冷得能够让人打战的声音里,徐之明慌兮兮的不知所措。知道这样的声音表面他老婆是介意了,恨上他了。

    他顺着她的话,回答说:

    “我吃饱了,不吃了。”

    他又想用孩子来转移老婆的注意力。

    就边问孩子:

    “你吃饭了吗?”边看老婆的脸色。

    刘怡倩看着饭桌上的几碗菜,和大大小小的碗,看来丰盛的,并不是像他嘴巴里说的那样随便的吃一下工作餐。

    听徐之明嘴巴里说着吃好了,而那女人还在那边不动声色的吃着饭,夹着菜,好像他们夫妻之间的吵架跟她没有关系一样。刘怡倩走到桌子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空碗无意识的一个一个的叠着。最后看见她还要不知好歹的去夹菜吃,就突然火大的把手里的一个空碗往她夹的那盆菜上面压去叠起来。

    那女的到现在才知道刘怡倩不动声色的表下,是火一般的在燃烧着。

    她胆怯了,赶忙站起来说:

    “我也吃饱了。”

    刘怡倩也不客气,将桌子上有菜的和没有菜单碗碟都一起叠起来搬着往洗碗池边走去。

    徐之明看见他老婆将邵静乔在吃的那盆菜给叠起来了收拾走了,害得邵静乔还没有吃饱就跳起来说吃好了,就突然也发火了:

    “我恨起来给你一巴掌。”

    刘怡倩听到徐之明的这句话,刚刚强生生给压下的火苗窜了出来。她将手里的一大叠盆子碗什么的瓷器,啪嗒一下全部都重重地摔进水泥砌就的洗碗池里,“哗啦啦”一声全部都给摔得粉碎。随着这惊心动魄的响声,她嘶叫着:

    “徐之明,你来打我。”从洗碗池边冲了过来。

    徐之明说是要给她一巴掌,可是并不肯真的去做。他看见老婆疯子一样的将碗全部摔碎了,被惊吓到了。他还没有看见过这样发火的老婆的表,一时之间就呆在那里的发不出声音来。

    他老婆看他没有动作,被自己吓呆了,气却无处可出,就搬起门后桌子上的铁脸盆洋瓷盆等东西‘扑朗朗’‘扑啦啦’的丢在他脚下。(也是舍不得往他上摔的。)

    感觉到还不解气,手边没有东西丢,就一把拎起水瓶来,“啪”“啪”“啪”几个水瓶响雷一样的爆炸声全部都在徐之明的脚下响起。

    徐之明被发疯一样的老婆给吓到呆住了,嘴巴里喃喃着说:

    “你摔吧,都摔了。都摔光了。”

    他是个不舍得摔东西的男人,火气大了也不舍得摔东西的。

    又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发觉他老婆发起威来说如此的可怕,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去阻止事态度发展。

    邵静乔站在徐之明边,也被这几个水瓶摔过来的爆炸声给吓懵了,等声音消失了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声:

    “我没有想到你老婆的脾气这么坏。”

    然后匆忙的的跑下楼去了。

    其实刘怡倩这么的生气就是因为他们俩刚刚还站在一起看刘怡倩发火。所以她更是火大得想把水瓶直接往他们上摔过去。

    摔完了东西,看见邵静乔走了,刘怡倩拉住也同样被吓呆了站在她边拽衣角的女儿说:

    “宝贝,你爸爸不要我们了,没关系,不要怕。走,妈妈带你下楼去饭店吃饭。”

    刘怡倩没有理睬呆呆站立在门口的徐之明,穿过他的边,拽着轻喊着‘爸爸’想哭又不敢哭出声的女儿走下楼去了。

    女儿也吓坏了,她乖得不得了。看见妈妈刚刚怒发冲冠的模样,现在还偷偷的瞄一眼妈妈,看看妈妈是不是伤心了有没有流泪。

    刘怡倩回要流出眼眶的泪水,面无表的走到饭店,给女儿叫了一碗面。

    在女儿吃面的时候,刘怡倩没有吃,她的嗓子眼里都给赌上了气,虽然面子上是风平浪静,可心里的一把火是烧得她仿佛要疯掉一样。

    徐之明骑着车也下来了,在饭店门口站了一会没有走进来,看见女儿在吃面条,老婆却没有吃,就知道老婆是生气了。他知道老婆的脾气,平常生气的时候就是面无表的怄气,表面的冰冷平淡不代表内心平静。所以他不敢进来打招呼,只好继续往前走。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