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情出轨

     结婚七年的时候,徐之明的老婆刘怡倩离开家乡去了外地工作,他耐不着寞就跟一个缠着他教跳舞的女孩子邵静乔发生了关系。

    那是一个夜晚,他们跳舞出来的时候,天气变冷了,也下起了毛毛细雨。

    徐之明骑车搭着女孩子邵静乔回宿舍,因为天气不好,雨打湿了两人的衣衫。徐之明就提议邵静乔去他家换一件他老婆的衣服再回去。这女孩子也是心里对徐之明悄悄藏匿着慕之心,就二话不说的跟他上去了。

    在女孩子换衣服的时候,这徐之明就关了门,将邵静乔一把抱住不放。这女人也是胆子大,有夫之妇也敢答应他的求欢。在徐之明不由分说的一顿吻下,邵静乔已经软了筋骨。刚刚剥脱出衣服的女-体,被徐之明这个离开老婆半年之久的正常男人在思想上就已经念大炽。更何况是亲眼目睹?大失风度的徐之明,变成了一个猥琐的强-瘪。一把抱住这躯,就是一顿狂吻。这女孩子虽然是对徐之明慕有加,可实际在上面还是个青涩的酸果。被徐之明撩起的,不知道该怎么排解,所以就任由他轻薄了去。一路从嘴唇吻到的小小的坚-,女孩子也是窦初开,晕乎乎的就被徐之明剥去了裤子,横陈在-上。在女孩子的半推半就之间,徐之明急色的露出早已经按耐不住的渴望,将炙的孽根往女孩子的生涩的洞里戳去。女孩子从来没有经过这等事,待要拒绝已经迟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徐之明刺进这姑娘的体,在经受不起的疼痛中,徐之明对这女孩有了些许的愧疚感。可半年没有跟老婆在一起做-的那种滋味,碰上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体,不被激得刺啦精光如何能停?

    狂浪过后才知道后果严重,这老婆回来该怎么面对?这小姑娘以后如果痴缠着自己该如何处理?在思想斗争激烈中,也像被抛上风雨浪尖的小船,已经无力去自救了。停歇不下来的悔恨跟刺激的享受双重冲击着徐之明的心扉。跟让这女孩子变为女人的心同样的复杂。

    他们两个就在这雨夜里,心复杂,却又抵触着不肯犯错的心,将自的快乐提到了最首要的程序上来。

    徐之明在这脑子发的瞬间将这个女孩子吃光抹净了。

    女孩子挣扎起羞涩的-体,在雨夜里上徐之明老婆的衣服去上大夜班。一夜腮红脸的回味着徐之明的狂浪又霸道的强悍占有。一颗芳心都失落在了那有夫之妇的上了。

    这边的徐之明也是即懊恼又兴奋着这占据一个鲜嫩躯的快感。一个大夜班都在回味着其中难以割舍的滋味,想想也觉得高昂的孽根坚-硬如铁,如果再来几次,他也会奋不顾的冲上去的,哪怕是飞蛾扑火,他也在所不惜。

    好容易才熬到下班,这男女的脚步就不约而同的往一起靠拢,走向同一个方向,徐之明的房间。

    在再次的独处的空间里,他们的嘴唇和已经都思念对方太久了,像是有磁铁一样的紧紧的拥抱粘帖在一起。

    徐之明的帐篷已经搭得太久,坚硬如铁的下憋着许久的,看见随便一个女就想将之扑倒。这刚刚开了个头就去上班的体,如何压制得住?

    他三两下的就熟门熟路的撤去女人的衣裤,将年轻女躯陈列在眼前。

    手脚都激动得有孝抖,将自己也像个刚刚剥开的鸡蛋一样的白皙肌肤紧紧的贴上女孩的躯。肿胀的下体,搜寻着女人有点发红的洞,这女人也不怕是初次经历人事,半推半就的就被徐之明给插-入进去。孟浪的抽动起来,女人在上次的疼痛中没有享受过的快感,在这一瞬间也被这男人的绪给带上来。手和嘴巴并用的在女人的体上肆虐着,发泄着他的。在这个场景里,哪怕只是光看着女的,他也能泻了,何况是如此软的。

    女人脸红腮羞模样,就已经让徐之明高-潮不断了。从来没有跟老婆做过一夜两次以上的这个男人,竟然不知道累是怎么写的,疲软都与他无缘了。一碰就昂头的那话儿,在这大白天的也不知疲倦的做着不知羞耻的事

    鱼与熊掌得兼的成就感顿时满溢心间,他天真的以为这样的事是可以在瞒着老婆的况下,长久的享受鱼水之乐的。可谁知道,他老婆竟然很快的要回来了。

    不久的几天后,他老婆就回来了。徐之明在老婆面前还是比较老实的,他没有跟邵静乔过多的接触,可邵静乔却找上了门。借口说他们的孩子常常让她带的,所以她要带他们的孩子去她家玩。

    徐之明就顺水推舟的将自己的孩子给这个邵静乔带回家,然后她们三个人一起去舞厅跳舞。

    等舞厅回来,送邵静乔回家,再带回孩子。孩子是邵静乔的妈妈带的,徐之明的老婆还感动了一下下。

    不过几天后,他老婆就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们的眼神不对劲,动作不对劲。常常在一起相聚的时间也不对劲。

    谁家的老婆不在家的时候,一个年轻女人会常常跑到一个男人家来替他带孩子啊?

    所以,徐之明的老婆就不动声色的关注着他们之间的一举一动。

重要声明:小说《没有输赢的肉搏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